TimeTay-晚香玉9

回到家的Tay心情很糟,不是因為擦破皮,而是因為被綁在調教室的Time。
青梅竹馬、曾經的男友、已經解除婚約的未婚夫,每一個身分都在提醒他,他和他糾纏不清的十多年。
所有的開端都沒有什麼不同,蜜一般的甜,空氣都充滿粉紅泡泡,只要能陪伴在彼此身旁都覺得幸福。但是後來?哪有什麼後來!成年後,Tay學著接管部分家業,有幾次成功的案子讓他大放異彩,漸漸的風采壓過Time。
他怕Time會介意會受傷,公司的事情他儘量低調不提,可管不住別人的碎嘴。所有的事情開始變調,本來嬌俏可愛的小脾氣,變成盛氣凌人的霸道;Tay也搞不清是Time在為他的不忠找藉口,還是自己真的變了⋯。
Time開始變得熱愛Party,熱衷飲酒作樂,說這是為了生意逢場作戲。好,他忍了!不論有多少風言風語,多少人到他面前叫囂,他都選擇相信Time。
人前Tay仍是貴氣大小姐,被Time嬌寵著,事事都以Tay為先。人後,呵,Tay苦笑。
人後Tay就像是深閨怨婦,每晚都在等著Time。起初,他還會擔心Time,又是打電話催促Time回家,又是替酩酊大醉的Time更衣漱洗。但後來,Tay懂了,沒有用的,無論Tay做什麼都不會有用。
Tay開始冷眼旁觀,他學會不聞不問,Time醉著回家,他就吩咐管家清理Time的混亂。原以為就這麼過一輩子,每日懷念著珍惜著年少的感情,能夠撐完這一生,卻讓Tem改變了一切。
Time不忠的事,鬧到天坤面前去了,Tem是Porsche的好友,天坤不喜歡自個兒面前出現這些污穢之事,所以把Time斥責一頓,把Tay找去深談一番。
是呢!天坤說的沒錯,這樣的男人留著做什麼?他自問。
於是,Tay累了倦了。罷了,罷了,他什麼都不想要了,他只帶走自尊來到這。
-
韓見Tay神色黯淡,知道他是在回憶,韓不忍驚擾,就是默默地陪著。
「他如何?」Tay臉色灰敗,語氣無奈。
「前男友?」韓明知故問,語氣不善像是隨時準備對Time飽以老拳。
「是!韓,別鬧,我頭疼。」Tay扶額,他是真頭疼,想要冷處理,又咽不下這口氣。真要追究,Tay又厭煩於面對Time。
似乎怎麼做都不對。
「對不起,我只是生氣他這麼對你。」韓心疼的按摩著Tay的太陽穴,怎麼會有人捨得欺負Tay,他視若珍寶的存在。
「沒事,我去看看他。」Tay一說完,便明顯感受到室溫降了幾度,或許是韓的嫉妒與不悅所致,Tay在心裡笑著。
轉身抱了他的小男友,哄著:「我只是去跟他說清楚,順便讓他付出應付的代價。早就不愛了,我現在不是有你嗎?」快速地啄了韓的唇,偷襲成功的Tay快步走了出去。
被偷吻的韓驚訝地撫著唇,笑著看耳朵已經全紅的Tay像逃走般,快步離開。
可愛!
-
推開調教室的門,一眼就望見「前未婚夫」被綁在牆邊的架子上,特製的,通常是拿來審訊犯人,或是體驗繩縛快感的。
本來低頭休息的Time聽到開門聲響,便抬起頭看是誰,「好久不見呀Tay,你的小男友呢?」
「記性還真是差呀,我們幾日前的酒會剛見過,何來的好久不見。」Tay觀察著拘束著Time的繩子,不得不說管家手藝還真不錯呀,綁得又牢又緊,這當下肯定吃了Time的虧,才會如此戒備,不過這繩縛技術值得加薪,他得好好去跟管家討教一番才是。
「哼!」Time從心底發出嗤笑,「想不到你也是挺厲害嘛,前腳剛離開我,馬上就找到新的追隨者,怎麼樣?技術好嗎?」
Time內心一股無名邪火,當初還好意思大肆撻伐他,Tay自己不是也如此不忠貞嗎?找備胎找得挺快的嘛,八成在這就是天天淫亂尋歡吧!
「不要把我跟你相提並論,況且,我們早就解除婚約了不是嗎?我交新男友,有什麼不對嗎?」
「呵呵,人盡可夫就不要跟我說什麼貞節牌坊,早知道你這麼會玩,我們也不需要分開,各玩各的不就好了?」Time的笑容不懷好意,「或是你喜歡,我們也可以交換著玩呀。」
Tay的自尊受不起這樣的侮辱,朝Time使勁地揮鞭子,「閉嘴!」
「放心,我不會向你求饒的,我跟你是半斤八兩,不如就湊合著吧,你這輩子是擺脫不了我了。」Time忍著痛沒有喊出聲,他料定Tay不會對他如何,肆無忌憚地滿嘴跑馬。
「住口!我叫你住口!」Tay幾近失去理智地鞭打Time,也不管他是否能受得住。
Tay厭惡這樣的誣陷,沒想到都到現在這局面了,Time依舊不知悔改,還要出言折辱,令人噁心!
徹底黑化的Tay決定讓Time好好嚐嚐他受過的苦楚。
Tay在工具箱拿出,一根矽膠釘,走到Time面前,帶著笑介紹新道具,「這些玩意都還沒有人試過,你是第一個,是不是很榮幸呢?」
Tay並沒有做好充足的潤滑,就把矽膠釘往Time下半身的尖端開口送入,「你就好好享受吧,享受下我多年來的痛苦,雖然你這身體上的痛,遠不及我心上的1/10!但受著吧!直到我高興為止!」
「啊!」突如其來的入侵,尿道開口熱辣辣的痛,讓Time驚呼出聲。
Tay猙獰的笑,充滿憤恨地盯著Time的眼,一吋吋往開口擠入那根碩大的釘子,看著Time疼痛的顫抖,額上開始冒出冷汗,Tay大笑出聲,「爽嗎?你的調教才開始呢!可別昏過去了。」
Time看Tay拿起乳環,對著他笑,那笑容全無暖意,Tay的眼眸裡盡是地獄,彷彿Tay身後展出黑色羽翼,輕輕抖落黑羽。
這人,是惡魔吧!傷害別人如此理所當然,如此輕易⋯。但Time沒看見的是惡魔在心底流淌的血淚。
雖然調教室的隔音太好,在外等候的韓聽不到半點聲響,但Tay遲遲不歸,擔心的韓還是衝了進去。
Tay正好幫Time穿完乳環,Time在架上因為疼痛喘著氣,身上一片狼籍。韓完全不理會架上的受害者,逕自往施暴者走去,一把摟進懷裡。
輕撫懷中Tay的頭髮,「沒受傷吧?」,韓心疼Tay,都已經片體鱗傷偷偷躲起來舔舐了,還要這麼被追趕著逼迫著,揭開不願面對的回憶。
「我沒事,受傷的是他。」Tay微笑看著韓,就像韓是個傻瓜般。
「嗯,真的不會再難過了嗎?」韓捧著Tay的臉輕聲問,Tay的淚瞬間湧出,韓溫柔的用指腹揩去,溫聲哄著:「不哭啦,現在有我疼你。」在額上印下一吻。
韓越溫柔Tay的淚越洶湧,都抽噎到快打嗝了,淚眼婆娑的Tay望著韓:「抱我,韓,我想要忘記。」
「好。」
韓沒有嫌棄滿臉淚痕的Tay,只覺得心抽抽地疼,想要給他全世界最好的事物,換取他的一笑。
舌頭交纏著,沒有人在乎是淚水還是銀絲,只是深刻的吻著。肢體也早已緊貼著,礙事的衣物早已落地,韓炙熱的核心在Tay手裡不住跳動,「你輕些,每次你ㄧ碰我,我都高興到要瘋,很容易擦槍走火的,慢點折騰它,我還想疼你一整晚。」
聽到韓直白的情話,Tay忍不住睨了韓一眼,這又把韓看得更興奮了,吻得Tay忍不住開始呻吟。
「你們這對賤人!這是要在我面前表演嗎?tui。」
「我勸你把臭嘴閉上,好好看!看清楚你棄若敝屣的人,在我身邊能有多美。Tay值得全世界的美好!」韓打斷Time的話,把他的嘴堵上。
眼中只有彼此的兩人,根本不在乎Time這個觀眾,只在乎對方的愉悅。
「呼,韓你好熱。」Tay覺得所有被韓碰觸過的肌膚,都被撩起了火焰,急需什麼來降火。
韓笑著挑逗Tay胸前的紅點,看著Tay舒服的顫抖,咬著唇欲拒還迎的樣子,忍不住又想逗逗害羞的女王。
「如果這樣就熱,那更熱的核心怎麼辦?」韓拉著Tay的手撫摸他的核心,核心在Tay手中讓韓忍不住呻吟,低吼著。
「天!太舒服了,Tay。噢,不行,我要先出來了。」韓興奮地在Tay手中噴薄而出。
Tay故意揚著沾滿體液的手,小小地舔了一口,看向韓的目光灼灼,飽含情慾,是挑逗也是挑戰。
Tay笑著讓韓推倒,韓挑眉:「你自找的。」欺身而下,攻擊Tay的敏感帶-鎖骨。
Tay被誘得直呻吟,「好壞!那就看誰先求饒了。」Tay翻身而上,佔領攻擊位置。
佔領韓的唇還不夠,Tay一手在韓胸前肆虐,蹂躪韓的紅點,一邊握住韓的核心,在股溝磨蹭著。
「啊,Tay!讓我進去。」韓急欲幫Tay擴張,好讓自己的核心能進到舒服的體內,看著Tay在自己身上扭腰,呼吸都隨著他的舞姿而動,一會兒深吸一會兒屏氣。
Tay沒說話,只是挺起腰肢,讓韓的核心沒入體內,「才剛剛釋放過,又變得這麼有精神了,漲得好舒服。」
「那是因為Tay太性感了,魅惑人心,不由自主的想多疼你幾次。」
Tay指尖撫過韓的唇,「那~不要讓我失望喔。」
韓用力上頂,「這樣,可以嗎?」
好深!Tay呻吟著軟倒在韓身上,承受韓的進攻,「嗯~舒服,還要。」韓捧著Tay的蜜桃,猛烈的挺進,Tay渾身軟得連挺起上身都沒辦法,但韓卻握著Tay的昂揚逗弄著。
「啊~不行,不要逗它。唔~忍不住了。」被前後攻擊的Tay也爆發了。
在情慾的高潮中,韓也沒放過Tay,讓Tay背對自己趴著,再一次的進入Tay。
Tay感覺新一波的浪潮襲來,隨著情慾搖擺,呻吟的不像自己,韓又在耳邊誘惑著,誘惑著。
整晚,Tay融化在韓的懷裡,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累得睡了過去。
在旁看著這一切的Time,被Tay在他身邊從未出現過的魅惑,迷惑了眼。從原本的厭惡變成了沈迷,核心也漸漸的升起,渴望著能加入這一切。尖端打入的塑膠釘,也從疼痛羞恥,變成了快感⋯。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看黑幫VP看到不小心寫了同人,然後不小心創了群跟社團,一切都是不小心(笑)。歡迎大家一起來玩: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2096792643825560/?ref=share
這是Tay大小姐的故事,Tay在黑幫少爺愛上我-第一季中,並沒有得到他夢想中的愛情和愛人,反而在不適合的愛中,消磨了驕傲,消磨了美麗,消磨了一切。現在,我只想再給他一個幸福的機會。
留言3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