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盒子 (2018)

2022/11/1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看完這部紀錄片,我與朋友都忍不住哭了。眼淚所包含的東西太多了,不僅僅是可能不再被需要的文化、難以延續的傳承、或廣袤又狹隘的父與子。

這是一個關於臺灣傳統布袋戲的紀錄片,強烈建議大家有機會的話,來戲院看一看,不管是不是最後一眼,都來看一看陳錫煌師傅,看一看他們的美麗與哀愁。我很希望楊力州導演的「不願說再見」能成真,儘管我們可能真的得說「再會」。

《紅盒子》不只是傳遞傳統文化技藝很重要,希望大家好好珍視的概念,它更透露了現實的鋒利與為難,讓觀眾清楚地看見:
這些人都被困住了。
以下小小雷。
他們都被困住了,不管是身負重任卻看不清遠方,或是彷彿永遠也撕不下來的「李天祿之子」這個標籤,都是無形的枷鎖。這是個由許多的無能為力所組成的,充滿無可奈何的人世間,他們的偉大,其實充滿了很多無奈。每個人可能都沒有辦法:父親與兒子沒有辦法、師傅與徒弟沒有辦法、觀眾沒有辦法,甚至可能連政府都沒有辦法。
「只有弒父,他才能成為他自己。」
導演輕悠悠的一句旁白,裡面所包含的情緒卻無比的細緻而沈重。時代的困局與命運的無獨有偶,都難以責怪或評論,因為我們皆非當事人。

愛與恨常常在我們不注意時,交織的很粗糙。導演或許添加了個人意見,旁人或許傳述了從他們的角度所看見的東西,我們或許無法代替陳錫煌師傅說他沒說出口的那些話,但是我卻感受到了導演所言的:「模仿他、成為他、超越他、離開他。」
我很喜歡楊力州導演的拍攝筆法,每句旁白都溫柔而平靜,每幅畫面都充滿了他想說但不用說,我們自然就能懂的話。陳錫煌師傅的手美極了,擁有著時間才能塑造的、充滿底蘊且不思議的張力,像魔法。尤其是最後那段曾經表演給聽障孩童們的戲,再次為觀眾們演出,是一種無聲勝有聲的力量。雖然看到默演時心情很複雜,因為我也不會說台語,是無法聆聽的其中一人。
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微不足道,甚至無處安放手腳,只能在陳錫煌師傅進場時起立鼓掌、在觀影後排隊與他合影表達我的感動,然後回家寫一些心得。
身處的角色不同,看見的東西自然也會因此而不同。布袋戲、樂師們、師傅與徒弟、傳統與現代、父與子、政府與觀眾......我們能怎麼辦?大家能怎麼辦?
一縷煙飄散,田都元帥筆直地注視著前方。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瑟西
瑟西
喜歡電影、書籍與文字。 在IG以瑞影時光為家,原本名字是Lisa,但看了女巫瑟西和永恆族後,決定以Circe為分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