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17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十七章-緋色的未卜

從南府到江家其實不遠,便是上次嘎維送德馨回府的路倒著走。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維嘎,會不會是江家的人?』
不會,如果是江家人,馬告會暗示讓我知道, 但是我怎麼隱隱覺得,維嘎的舉止間有一點江家的殺戮氣息,但是眉眼裡卻透著寡淡, 不對,他的眉眼,像西北外族的後裔,太稜角分明太俊挺…
要出嫁的這一天想著他可不太好…
『等等,我這又不是真的嫁,心底想著誰,誰還管得著嗎?』
德馨被八人大轎抬著晃著搖著想著,整個隊伍佇列在佛寺前,儀官引導德馨下轎,今天風不大,新嫁娘的紅蓋頭披蓋穩妥,紅裙擺墜垂端正,儀官不用狼狽地對抗風雨以保護新嫁娘的儀容。
京畿的姑娘家習俗不同,在出嫁當天,會特意經過東市的這間臨沂寺燃香祈福,為自己也為夫家,祝願一生平安。
德馨的手修長得太像女人家,畫上紅色的指甲,像極初綻的芙蓉花,儀官都有點困惑,怎麼才過一個晚上,南葆煦的手就美白了,改日定要找這位江夫人諮詢一下南府織造肯定有自己的偏方。
德馨發現,自己其實不用擔心美姿美儀,這些被衣服束縛被攙扶的儀官儕擠緩步:『這是新嫁娘的辛苦?還是女生都這麼辛苦?』
即便身高相仿,女生的腳版還是再細小一些,紅色的新鞋太新,當跪拜再站起,德馨有點不穩,踉蹌一下,長直腿露出了一點肌膚,也露出一點燙傷初癒的疤痕。
江南聯姻,因為嫁娶都在京畿,因此整趟迎娶的路上,只有這座佛寺是破綻,烏爾家族知道,阜邑馬告當然也會知道。
所以馬告直接調派僕傭鎮守整座佛寺,
『但願佛寺真的如所有善男信女祈求的這般平靜,這樣就當我多心。』
一路平安!我最敬愛的姊姊,南葆煦。
一點都不平安!肉眼可見烏爾家埋著殺手在寺裡,他們很聰明,換成中原的衣著打扮,隱身在善男信女之間。但是善男信女通常有一定的參拜路徑,這些在原地遊蕩徘徊的人就像喪屍沒有心,才會在寺廟殺人。
下手的時機,是老住祠灑淨祝願聖水的那一刻,尖銳的暗殺武器會同時貫穿兩個人。
馬告向手下使了眼神,鎖定目標,自由擊發。
習武的門客最喜歡自由擊發,鎖定目標見了就打,意外的是,烏爾家很聰明,除了善男信女,也扮作僧侶,所以其中幾個連戒疤都畫上的光頭出手的時候,馬告就算武力值再高也只擋下兩個,剩下的兩個,相當意外的,是被儀官擋下。
即便蓋著新娘頭巾,德馨知道這是阜邑家在保護自己,果然他們家的僕傭個個是打手,所以他們家賣的應該不只是書,但是除了書,還賣些什麼?
先不管這個,現在最棘手的,是自己不能出手。於是德馨最擔心的不是自己的性命而是馬告的安危。兩個人都互相擔心著對方,只是馬告應該是沒有認出自己不是葆煦。
這樣很好,越多人相信自己就是南葆煦越好,吸引力法則。
但是救自己的,除了一身黑衣的阜邑家僕,還有一席紅袍的儀官。
照理來說,儀官即便會一些工夫也只能傍身,擋在自己身邊這種等級的,就只能涕零感激老皇帝的深謀遠慮。原來老皇帝在推就著南佬嫁女兒的時候就已經盤算好這場保護。所以皇帝早就知道南家會遭逢此劫嗎?才會派了人暗中保護?德馨長嘆一口氣莞爾:
『這真的是個複雜的世界,我不知道的太多了。』
要平安渡過此劫,可能真的挺困難,南德馨啊南德馨,馬告能救的就是這一刻,晚上和之後三日的硬仗我們自己擔著,福禍由命,死生由天。
德馨在刀光劍影的殺戮中,心無旁騖恭敬參拜。雖然自己可以將生死置之度外,但是唯有自己徹底執行好與小姐一起訂定的計畫,小姐才有機會獲得老爺的嚮望,一世平安。
「我需要很大很大的幸運!拜託祢了,佛祖大人。」
烏爾家的殺手頭子眼見情勢不對,即刻撤兵,留下一地斑斑血跡。
危險解除,只是此地晦氣,儀官攙扶著新娘速速走出佛寺,速速坐上花轎,立即整頓,往江府出發。
馬告在寺院前站了很久,直到整個隊伍幾乎消失在視線,才移開思念的眼睛。
該回家整頓一下,還得趕去江府參加晚宴。馬告長嘆了一口氣。
德馨又回到轎子裡了。
深呼吸,摸摸前襟的木盒,還在;偷偷開了一個小縫確認兩個白玉糕,都還在。
伸出手指,端詳鮮紅欲滴的甲彩,這是昨天德馨向小姐撒嬌拜託小姐幫自己畫上的。小姐還在兩個無名指分別寫上「系」和「隹」二字。
「為什麼?」德馨一時想不明白。
「你瞞不過我的,你燙傷那天,騎馬送你回來的人,腰間的令牌掛著這個字。我不知道那是誰家公子哥,但是自從那之後,你會嘆氣耶!你知道嗎,談戀愛的女生才會嘆氣。我好羨慕你喔!說,姓啥名誰?什麼來歷?」
小姐拿著手上的紅貼花作武器,朝著德馨步步逼近。
「不是,小姐你誤會了…」
德馨整張臉紅透了,慌張的害羞的。
「不要擔心,我很開明的,你需要我先向爹爹說一聲嗎?」
葆煦體貼的擔心,擔心時間不夠,擔心沒能好好嫁南府最棒的總管。
「不用,真的不是,小姐,那就是萍水相逢的…」
德馨一把搶過小姐威脅的紅花。
「萍水相逢也是逢。」
葆煦所幸站起繞到桌旁,這次是輪起一本書當作武器,
「說,你們怎麼邂逅的?他騎馬載你回來的時候,你們靠得有多近,他身上是什麼香味,你知道嗎男生選的香味和他們的個性有關係喔,你看,我還特地跟馬告借了這本書來,你跟我說嘛,我們來看看這個維先生是什麼樣的人啊?」
「不用看啦,我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
德馨下意識脫口而出。
「喔!你看,明明就有認識,還說什麼萍水相逢把人家講得跟路人一樣!」
葆煦放下武器,開始翻查,
「快點跟我分享,我要嫉妒死你了,這輩子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有這樣的感覺。」
「小姐,我有機會和你分享嗎?」
他的身上,沒有香水的味道。所以他很特別。
明明就是世家公子或少爺的身份,但是他和他們不太一般,沒有佩戴香囊,衣服上薄鑲著淺淺的味道,那是一般洗淨後曬過太陽熨平收儲之前熏上的防蛀蟲保養,就只有這樣,跟我們下人跟平常老百姓一樣。我也很想知道,什麼樣子的富貴人家,會選擇這樣。
「我還有機會,再見他一面嗎?」
德馨又嘆了一口氣,輕輕閉上眼想稍作歇息,然後,江府就到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