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23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二十三章-真相而無用

「你是真的需要非常大量的素布和薄襖,還是只是要我來你的府上你才肯說。」
走進書肆的裏堂,德馨想不透馬告哪句話是代稱哪句話是忽悠,情緒是真的,但是話語聽起來似真似假,而我不想知道情緒,
「我想知道真相。」
「你前幾日不是這樣說的。」
馬告被兩個好友夾擊,裡外不是人,講也不是不講也不是。
「是哪裡被查覺了?」
德馨換另一個角度切入,如果自己猜測得準確。
「據說是屍體浮腫無法辨認,江棣恩找來儀官抄錄的紅冊確認每一件應該出現在新娘身上的東西:新娘洞房的紅兜不是皇帝御賜的那一件、其中一對耳環對不上。」
德馨伸手摀著胸口,那是一條長長的粗紅繩,繫著只有一半的玉墜子。另一半最後一眼是被維嘎緊緊攢在手心,當下傷心太重,忽略了叮嚀,叮嚀要歸還,
『所以,是我害的…嗎?』
「其實江家達成目的了,他們就是想要葆煦姊姊不要進府擋住嫡位,只是這樣,所以迎來送往,該有的禮制都備上,這關就過了,南府會一如既往地平安。」
馬告需要提前制止德馨凡事先自省的慣性。
德馨沒有說話,他只是靜靜的等著馬告宣判自己的無期徒刑。
「江棣恩多疑善嫉,很在意這件事情究竟是誰做的,命嘎維負責調查。」
「他只要讓任何人頂罪就好了…」
殺人如麻,什麼樣的屍體要不到人丟命,什麼樣的罪責找不著人擔替。
「他可能…再也不想做這些事情了吧。」
馬告的眉間落著少有的酸楚。
「你到底在說什麼?」
這些話聽起來無憑無據。生死交關,德馨不想要模稜兩可的答案。
「我記不得那是多久以前了,總之是在頭七之前,江棣恩命他調查的那幾天。他來找我,讓我什麼都別說,讓你記得恨他就好。」
馬告用極為平靜的語氣說著最好的兄弟最後的託願。
「所以他現在人在哪裡?」
德馨很平靜的問出自己最迫切的問題。
「我不知道。」
這是馬告這些日子以來最迫切的找尋。
「是生是死?」
德馨的聲音越來越稀薄。
「我找不著。」
馬告被德馨的壓抑嗆紅了眼眶。
「我找不到他,整個甘府,只有他,不見了。」
和盤托出。
德馨沒有說話,只是聽著。
回憶只到自己身在江家設靈的隔天,而維嘎來拈香,他一身素黑,殺手的模樣。然後是頭七的前一天,維嘎的身影立在很遠的水榭附近,他穿著那天去看花火的衣裳,在烈日下站了好久,好像一整天就只有這一件事情,其它都不急,入夜,他就消失了。然後,自己再也沒有見過他。
「鹽運的令牌現在握在他的父親手中,代表…嘎維…可能…」
馬告作最壞的推測。
「可能什麼?」
德馨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問著。
「這麼多年鹽運都是嘎維在處理,人脈人情都在他手上…」
「沒有人找他嗎?」
德馨看起來像一縷魂魄,冰冷著,隨時都會灰飛煙滅的。
「沒有。」
沒有人會問鬼吏為何未至。
「甘老爺呢?」
所以自己一直誤會甘家嗎?
「你知道甘家用人尚武不尚親,越殘暴的越聽話的越受到重用,他是西北塞外鬥場武力值最強的那幾個,所以才被帶來京畿。雖然是庶出,還是被帶在父親的身邊;也因為是庶出,所以他從小就被當殺人機器養著。殺人機器,不可動真感情。」
馬告一直都知道嘎維的寡淡是他的護身符,而當他劃破了界線,就等同踏上生死的臨淵。其實,馬告有問過嘎維,值得嗎?嘎維只是輕輕地笑了:
「我的一生總是在面對死亡,不是別人的就是我自己的,只有德馨溫暖善良,他就是我在人世間的清風與陽光。」
這個距離生死交關近在咫尺的人眼裡滿是溫柔。
「他不是江棣恩的心腹嗎?」
德馨不懂怎麼會有人如此殘忍。
「不是。江棣恩沒有心腹。或者說,有很多心腹,所以少一個沒差。」
所以我才不想讓你們南府和江府扯上關係。
「為什麼…」
德馨哭了,眼淚很安靜的掉落,沒有抽抽搭搭沒有停下。
「我要去救他。」
「你好好活著,就是他最希望的事情了。回去吧。」
面對嘎維生死未卜,馬告並不想放棄,但是他知道德馨的個性,所以不給他希望不讓他折騰。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