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21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二十一章-謎裡的涼薄

「小德啊,去阜邑書肆取二十四節氣。」
南老爺相當謹慎,他的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是只要事關女兒,一切就當作明面上相信,一切都必須暗地裡進行。只有小德可以一點就通,只有小德需要知道以後女兒的來信都是託著阜邑家的書運,作為掩護。
「好的,老爺。」
德馨總是能夠馬上悟出話語裡的玄機,只是,阜邑書肆是嗎,嘆了一口旁人幾乎察覺不到的氣息,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德馨好久沒有上街了,東市的人們都知道這些日子南府遭逢巨變,於是大部分的街坊都友好,維持著像從前一樣的交道,想以此讓小德總管好過些;只有少部分商場上的競爭對手、看不慣南家作風的政敵,認為現在是南府最脆弱的時候,所以面露凶機,但是沒有人上前挑釁。
步入書肆,小廝帶著書迎上來:
「小德總管,您總算來了,這本書您說若是自己十五沒有來取,維嘎少爺定會如約來拿,但是沒有,這…都快兩個月了,還是沒有…要不您自己還給他吧。」
小廝善良的沒有提到德馨沒能來的原因,盡責的說出嘎維的化名。他並不知道,現在這兩個字無論順序,都會扎疼德馨的心。
『過了這麼久嗎?』
德馨有點不知所措的接下書,連最本能的工作用禮貌微笑都擠不出來,甚至虛應的禮儀都沒有力氣辦到;而他現在滿臉哀戚才是對的,所以無論憂愁的是什麼事情,都說得過去。
『果然是如同傳聞般的甘家少爺啊,決絕才是他應該要有的樣子。』
若是這樣,那麼之前他對自己的百般寵溺,目的又是為何?或者自始至終都是我一廂情願?
倚在書肆庭院勾欄的邊上發呆,馬告從裏堂走出來:
「好多了嗎?」
只有馬告知道,德馨會暈倒的確是因為過度的哀傷,但不是因為葆煦姐姐。
「嗯。南老爺要我來取二十四節氣。」
德馨刻意用公事迴避,而這也是他還能面不改色站在這裡的原因。
「如果不是南老爺的命令,你是不是再也不會走進我這間書肆了?」
馬告破罐破摔。
「不是,我們認識在先。」
這裡的所有一切都和維嘎牽引在一起,好像認識他之前自己未曾來過書肆一樣。
「邏輯正確,但是與情意不符。」
馬告以為江南聯姻會是出逃的嘎維和德馨的新婚之夜。
「連你也騙我?」
德馨迴避得煩了,稍微遷怒,而他知道馬告總是寬大冷靜的。
「現在不是對我生氣的時候,你都不用關心幫助你出逃的人在幫助完你之後音訊全無是怎麼了嗎?」
馬告現在不想花力氣解釋之前的風流韻事,因為南葆煦頭七之前,嘎維像是交代後事的語氣和痛徹心扉的微笑,讓馬告直覺這兩個人不是小兩口子鬧翻,而是生離死別的預兆。
「他是江府的爪牙,可以得到他的幫助是我今生莫大的榮幸。還是不要再有對方的音訊,便是好事。」
德馨鐵了心斬斷思念。
「好吧,如你所願,我言盡於此。」
很棒,如甘嘎維所願。
你們兩個這時候倒是很有默契。所以推測起來,你知道得越少你越安全。
「這是二十四節氣。請幫我問侯南老爺和小葆澈。改日,有機會,我再登門。」
「好。」德馨作揖告辭。
回到南府,德馨呈交小姐的家書給南老爺,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從枕頭後方的木枕箱裡取出一個粗布包袱,打開,將書本和那套衣服收存在一起。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