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22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二十二章-蒼白的焦灼

今天是和阿赤約好的日子。這一個多月以來由於紅白喜喪事宜,讓抽不開身的德馨因為食言失約感到愧疚;而阿赤也沒有拿著自己的小錦囊可憐兮兮地站在南府高聳巨大的門前,估計應該是平安無事的。
備好阿赤喜歡的甜食和照顧衛奶奶脾胃的涼湯,德馨提著食盒避躲在東市西南的邊角等著,因為德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甘嘎維,所以,他就像食性單一的無尾熊,只等待阿赤或衛奶奶這株尤加利葉現蹤。
但是,從早上等到傍晚,都沒有。阿赤沒有、衛奶奶沒有,甚至甘嘎維也沒有。
德馨有點耐不住,便走進衛家茶棧探詢,茶棧的人說,江府來人把奶奶和阿赤接走了,行囊簡便,但是沒有再回來。說是南家小姐在世時曾跟江家二少提道感念奶奶想念阿赤所以接進府裡照顧。
『胡說,小姐根本不認識阿赤。』
德馨背脊涔著冷汗。
趁天色尚未沉暗,趕向河岸的木棧碼頭,情急之下德馨忘記這是他需要迴避的地方,回憶太近太清晰會讓人無法呼吸,但是這裡物理距離最近,也最快接近所欲查詢的真相。
乘船到南市的船埠碼頭,搖櫓的是有幾面之緣的年輕船家。
德馨禮貌探詢,年輕兒子說老父親的酒釀得極好,深得江家二少奶奶的鍾愛,於是被請去江家為喪禮製酒,可能是年事已高,
「不慎…所以不會再回來了…」
同時也謝過小德恩人還記得老父親,並慰勸節哀。
德馨接連踢到鐵板,理由都相同,真相都說不通。越想越後怕。於是他想起馬告壓抑著緊繃的情緒說出的-『音訊全無』-指的是誰?還有哪些人?
「我拜託你,不要亂跑,你不是說此生都不要有甘少爺的音訊,你來這些地方做什麼?」
馬告一把拍在德馨的肩上,氣喘吁吁。
這是葆澈通風報信。
自從甘嘎維徹底消失,馬告帶著白禮親自上南府,假告慰之名行告誡之實:
「南老爺,治喪期間請務必不要出門,您和南少爺都是。」
南嵩和葆澈聽得出來現在風聲鶴唳,越透明越長命。
雖然『肅清』的日子看似終結,但是當葆澈見到德馨出門,不必要的門,乍跳的眼皮隱晦提點著他,還是該去一趟書肆通知馬告為尚。
「這跟他沒有關係。」
德馨更擔心阿赤、衛奶奶和老船家的安危。
「求求你,回去吧。」
馬告知道這些人沒有安,只有危。
「我要去一趟甘府。」
德馨想要當面質問維嘎這是怎麼一回事,也想當面確認馬告所謂的音訊全無指的不是甘家少爺。
「你會陪我去的,對嗎?」
他是甘家的少爺啊,再怎麼說也是富甲一方的商賈之子,職銜是商界金字塔頂端和政界鹽運使的交點,是爪牙是白手套,他們不會倒因為沒有冑貴想被反咬,所以上下交相賊,越黑越安全。
「不然,如果維嘎不願意待見我,沒有關係,我只是想要看他一眼,我想知道他是安全的…還是他不在,又被派去殺人了?」
「小德,你先讓我把事情都安頓好,再出亂子,好嗎?」
馬告陷入兩難,到底該解釋多少:
一個想讓對方恨自己;一個恨不了。
一個想讓對方忘了自己;一個忘不掉。
「你要安頓什麼事情?我是你的亂子?我區區一個南府總管會成為你這位阜邑老爺的亂子?」
德馨再也壓抑不下連日以來積累的情緒。
「南德馨,你還有事情沒有辦完,先回家!」
馬告只能無視眼前人的崩潰,厲聲鎮壓。
「好。」
德馨並沒有被嚇到,這是年幼便擔起整個阜邑家門的馬告的另一面。
「我需要非常大量的素布和薄襖,市價太貴你幫我調,急用。」
馬告跳過迂迴跳過藉口直接提出當下最急切的請求。
「啊?」
德馨回過神,從兒女情長的矇沌裡落回地球表面。
「…數量和預算,何時至府上方便?」
德馨意識到,也許一切不如自己在江府時、回到南府後,所體察到的平靜。
「現在。」
馬告終於耳根子清靜。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德馨情緒失控,也許眼前人並不如表面上平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