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23.5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迴轉。直覺與執著

「嘎維,你覺得,是誰換了新娘?」
新娘傳出死訊的第二天,江棣恩明顯的試探。
「我不知道。」
果然仔細,耳環換了一副相似的也被察覺嗎?
「你是那天唯一自由出入全區的人,你沒有查覺異樣嗎?」
我沒有影射你不用自己對號入座。雖然我覺得你的嫌疑最大,但是只是你搪塞得出藉口,我可以既往不咎。
「沒有。」我就是那個異樣。
「這樣啊…你去幫我查辦此事。」
一切照著江棣恩的劇本走。
「是。」
嘎維一如既往不問緣由。
南葆煦詐死的第三天,嘎維和馬告剛從停靈的江府拈香回到阜邑書肆。
其實甘家和南府幾乎沒有瓜葛,所以就是藉口陪著好友馬告來葆煦姊姊的靈前,但是兩個人都是為了德馨而來。
德馨的臉毫無血色,在盛暑的蒸溽之中,他更像棺木裡的屍體,沒有人的息氣。
嘎維擔心隔牆有耳,示意馬告進地下兵庫房細談。
「馬告,江家二少命我調查此事。」
嘎維不拐彎抹角。
「不正合他意嗎?調查個屁。」
馬告也直言不諱。
「沒有聲張,才交由我執行。」
所以才更不能明目張膽站在地面層討論。
「那你打算怎麼辦?」
馬告飛轉著腦子,方案甲乙丙丁……
「你也知道,我此生無所欲求,所以月俸還有很多。」
嘎維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個不小的錦袋。
「你要幹嘛?」
方案戊己庚辛…通通用不上。
「我覺得以你的地位不需要這點銀兩,所以這是要麻煩你照看衛家老小和南德馨的。」
面對情深義重的兄弟,嘎維只說得出口重點。
「南德馨不用你的錢。衛家我還顧得起。你拿回去。」
面對歃血為盟的情誼,馬告也只回覆得了重點。
「拿回去會變灰塵喔。」
嘎維像是參透了什麼,今天的話語充滿平靜的力度,沒有半點獰厲之氣。
「甘嘎維,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種奇奇怪怪的笑話。」
嘎維是個有眼見力的人,所以此情此景搭配這些風趣,眼前人估計是開悟得道了沒錯。
「裡面的紙張都比你我的命還貴重,我只能先交由你幫我收著。對了,改明兒個我真的跑路了,再煩勞你飛錢給我。」
越嚴重的情況越要故作輕鬆。嘎維知道馬告懂得。
於是馬告開始越來越不輕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