兲朝官媒的新冠恐吓宣传结束了,美国官媒针对兲朝人口的恐吓宣传还要持续多久?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在毒性低的奥密克戎变体出现后,共匪官媒仍按照毒性高的阿尔法变种的特征大肆炒作什么后遗症,恐吓民众服从变态的清零政策,这其实就是一种恐吓宣传。清零政策的终结也结束了共匪官媒持续一年左右的新冠恐吓宣传。这180度转弯虽然迟到了,总比死不认错、永不转弯要好得多。
但在新冠恐吓宣传出现和终结之前,其实全世界还有另一种持续时间更长的恐吓宣传,那就是长达十几年的针对中国计生政策的人口恐吓
这场有海内外媒体共同参与的恐吓宣传规模更大、范围更广,且一直都伴随着对中国特定群体的污名化和妖魔化:一开始是独生子女和独生子女家庭(“失独家庭上千万”、“独生子女家庭教育差”、“421家庭”、“倒金字塔结构”),然后是单身人士尤其是单身女性(“计生导致三千万光棍”和性别比严重失衡、把年龄略大的单身女性污名化为“剩女”),然后是老年人(夸大“老龄化危机”和中国“人口结构”对经济的影响)。
然而事实证明,以上的恐吓宣传没有一个是可靠的。
独生子女的死亡率和犯罪率并不比非独家庭子女高;多子女家庭把父母当皮球来踢的“养老模式”也并不比独生子女家庭2个年轻人养4个老人好得到哪里去。(参考《反节育派弥天大谎之二:独生子女家庭教育差》和BBC中文网《網友投稿:被妖魔化的獨生子女》)
1953年PRC第一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在长达十几年的大规模战争“杀雄”之后,当时兲朝0-59岁年龄段人口全部都存在男多女少的性别比失衡,且0-19岁年龄段是重灾区,为后来的“光棍危机”埋下祸根,导致这个问题的真正原因是易富贤热爱和维护的宗族社会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而不是大约30年后才普遍实施并写入宪法的计生政策。(参考:《张菁,你还在继续撒谎》)
日本从1966年开始出生率就降低到更替水平以下,却并没有对日本经济发展和民众生活水平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更没有导致日本崩溃;非洲很多国家年轻人多、人口结构理想得不得了,但那些国家并没有因此走向富强。真正导致兲朝无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是共匪的独裁体制,而不是生育率下降和老龄化。(参考《出生率下降真有那么可怕吗?》。在张洁平创立的Matters网站上,本人在“反节育派”和“造假大师易富贤”标签下有针对这些恐吓宣传所作的大量事实核查文章。)
在撰写本文期间,因为我无法通过VPN访问Matters网站,不得不依赖Google搜索我那些打假文章的链接,结果发现很多文章都无法从Google上搜到了,换了几个搜索引擎才找到部分文章的链接。看起来,手眼通天的反节育派不仅能够在墙内墙外(如美国之音网站及其YouTube频道)对我搞删评控评习禁评,而且还能删除Google上的搜索结果
美国之音在《从“最严峻形势”到“新冠不可怕”:中国官媒一周内的180度大转弯》一文中嘲讽兲朝官媒新冠恐吓宣传“180度大转弯”,但是你们自己呢?在这场持续十几年的人口恐吓大宣传中,voa一直都是最积极传播造假大师易富贤谎言的媒体之一。共匪官媒的新冠恐吓宣传结束了,美国官媒针对中国人口的恐吓宣传还要持续多久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