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未來首相系列(六): 林芳正:不易流行。長州第十位總理大臣?!(4-1)

閱讀時間約 20 分鐘

【前言】

在台灣,林芳正的名字被廣為認知的背景,無疑地是因為他在2021年11月被岸田文雄首相任命為外務大臣時,遭到台灣人所熟悉的安倍晉三及麻生太郎兩位前首相為中心的日本右派人士攻詰其為「親中派」、「媚中派」而名聲大噪。
身為岸田首相所屬派閥「宏池會」第二把交椅的林芳正,不僅很早就宣言有朝他日必會角逐日本首相之座,事實上他的確也曾在2012年跟安倍晉三競爭過自民黨總裁。
對於這樣一位日本資深、具份量且有志於九五之尊的政治人物,我們有必要對他的背景進行爬梳,特別是他被日本右派符碼化為親中人士的背後,事實與原因究竟為何?我們也必須有所了解在先,方能有所應對在後。
特別是林家跟安倍家在山口縣地方上各自的根據地,就在日本海畔相鄰的「長門市」與「下關市」,兩家在地方選舉上的恩怨情仇起於上一代延伸至今長達50年之久。這也是當安倍質疑林芳正親中的「正當性」不夠充份的原因之一,更何況在安倍政權下,林芳正還數度被他任命為內閣大臣,更是有打臉自己的嫌疑。
圖1:2019年7月參議員選舉海報(林芳正推特)
由於林芳正家族跟安倍家族的選舉恩怨,不說明難以理解雙方的怨念所在;細說又容易造成對日本政治人物不夠熟悉的讀者在閱讀本文時的負擔。因此我將該段落約1萬2000字的說明移出,另以『林芳正番外篇:長州內戰/與安倍家的50年恩怨情仇』一文先行發表。在本文中則以簡述方式帶過,望讀者諒查。

【從平民到貴族:五代四世眾議員】

林氏家族的起家,大約在18世紀末的「平次郎」從長州藩下的長門移居到下關(根據『関門若倉精華 第1編』78頁),身家雖是赤貧,但靠著能力存了一些錢而經營米店及當舖開始發跡。
到了林芳正的高曾祖父「林平四郎」時,家族的主要營生事業為釀造醬油的「大津屋」,時值明治維新時期,林平四郎藉著經營手腕高明、且積極參與公共事務,並參與了地方的公職選舉,從町議員一路選到山口縣議員,並在1915年選上了眾議員(『聖代偉績芳鑑』21 - 22頁)。
林平四郎在致富之餘也經常捐錢投入地方上的公共建設,並以此之便,依當時「貴族院法」中的「多額納稅者」規定而在1925年成為「貴族院議員」,並在1930年獲賜「紺綬褒章」。同時在事業上也開創了山陽電氣軌道(現家族企業「サンデン交通」的前身)、下關瓦斯(現家族企業「山口合同瓦斯」的前身)。
曾祖父「林長五郎」,地方資料中僅有其為大阪高工出身,曾任予備砲兵少尉,個性謹厚,早殁。因此林家從松田家過繼「林佳介」為長五郎的養子。
祖父林佳介,東京帝大法學部畢業,除了繼承家業的所有生意外,並曾任陸軍步兵中尉,參與過1937年的日中「蘆溝橋事變」,並成為當時全力配合日本皇軍的「大政翼贊會」山口支部的常務委員。1942年林佳正當選為眾議員,1946年因身為大政翼贊會成員的關係,遭到聯軍總部的「公職追放」。之後就未再參選,而是全心投入商業活動並成為「下關商工會議所會頭」。

#林家、安倍家兩代50年恩怨情仇之初

林芳正的父親「林義郎」原為通產省公務員精英。1969年接受自民黨的安排,回到當時仍為中選舉區複數選舉的山口縣,參與第32回眾議院議員總選舉,並獲初當選;之後歷任厚生大臣、大藏大臣。
林義郎的當選,也開啓了林家跟安倍家的恩怨情仇。這些選舉恩怨「既關鍵又細微」,在說明與簡述之間,我將下列諸事件:
1)林義郎與安倍晉太郎;
2)林芳正於2012年跟安倍晉三競選自民黨總裁;
3)林芳正2012年未能「轉戰眾議員」卻被岸信夫捷足先登;
4)2021林芳正跟岸信夫聯手驅逐河村建夫家的過程;
5)安倍過世留下來的「補選」問題。
另以『林芳正番外篇:長州內戰/與安倍家的50年恩怨情仇』一文在日前先行發表,還未閱讀過的讀者請依以下連結前往「延伸閱讀」。
1969年初當選眾議員的林義郎,其同期中比較著名的包括:森喜朗、小沢一郎、羽田孜(曾任首相)、梶山靜六(菅義偉的政治導師)、浜田幸一(現防衛大臣浜田靖一的父親)⋯⋯等人。
在派閥上,林義郎最初是參加佐藤榮作的陣營,1972年田中角榮擔任首相後,林義郎遂加入田中派,並在「中曾根康弘」首相時期,出任厚生大臣,同時也被黨內認為是「政策通」;並參加了宮澤喜一所組成的跨派系政策研究團體「平河會」,擔任事務局長。
1989年林義郎獲得宮澤喜一「平河會」的奧援,而參選了自民黨總裁選舉,最後獲得120票未能成為首相。
隔年林義郎原屬的田中角榮系統的二階堂派系解散,林義郎遂加入由宮澤喜一任會長的「宏池會」,並在1992年宫澤改造內閣中出任大藏大臣。
林義郎在2003年的眾議院改選時引退。曾任「日中友好議員連盟」第三代會長。

#財閥與明治元勛淵源的母系

相較於父系這邊是屬於從山口縣下關地方發跡起家、並長期在當地發展的地方企業家族;母系這邊,則是大有來頭。
林芳正的母親林萬里子,本名「俵田萬里子」,本家是一樣在山口縣、距離下關市約40公里的宇部市;外高祖父「俵田明」,是日本化學制品的大企業「宇部興業」的創立者。
依照日本維基的資料顯示,目前本部設在東京的宇部興業的資本額約584億日元;2022年3月的總資產高達8380億日元,集團從業人員約9800多人;這樣的家世屬於「豪門之家」完全無誤!
圖2:宇部興業官方網站首頁
俵田明膝下無子,單有一女「初枝」,嫁給父親是三井礦山董事「属最吉」之子的「属寬夫」;寬夫入贅俵田家、並繼承其家業;育有四男一女,其中一子「俵田尚」是林芳正的外公。
俵田尚另有數子,其中三男「俵田武」娶「木戶知子」而入贅木戶家、更名為「木戶武」;林芳正的舅媽木戶知子的家世背景,甚至比俵田家還大有來頭。
木戶知子的祖父是「木戶幸一」,是昭和天皇的側近,曾推薦「東條英機」為總理大臣;戰後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以戰犯罪名逮捕。
木戶幸一的祖母「木戶治子」的哥哥則是長州藩士、被稱為明治維新元勛三傑之一的「木戶孝允」(又名「桂小五郎」)。
簡單講,林芳正的母系這邊,不論是本家或姻親的地位,不僅是在山口縣,放到全日本都是『既富且貴』的世家!

#妻子:百年醫者家族之後的幹練職業婦女

林芳正的妻子林裕子,舊姓河野,目前是山口大學大學院技術經營研究科的特命教授。
綜合日本網路上的資訊,林裕子的家世是來自京都近200年左右、代代為醫的醫師家族,父親「河野泰通」為在大阪的開業醫。
林裕子是家中的次女,1984年考上東京大學時,原就讀教養學部理科2類,二年後轉系到醫學部保健學科,因而跟林芳正的妹妹林玲子成為同學兼閨密,也許是因著這個緣故林玲子成了林芳正夫妻間的邱比特,倆人在1990年10月結婚。
林裕子在東大醫學部保健學科時,主修利用電腦進行醫療統計學,因此在東大畢業後,進入日本IBM公司就職,擔任系統工程師,這在1988年的光景,算是相當少見的。
婚後,林裕子前往美國擔任麻省理工學院(MIT)的Center for Adovanced Enginerring Study的研究員,並於1994年取得該校的理工碩士學位。這個時期,也是林芳正來來回回在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就讀的時期。
林裕子在2006年,取得東京大學大學院工學系研究科先端學院工學的博士學位,並自2007年擔任山口大學大學院的講師,目前已經升到特任教授的位階。
從這些資訊來看,林裕子並不像大多數日本政治人物的妻子那樣結婚後就將自己奉獻給丈夫的政治事業。她不但維持自己的研究工作,還且還是屬於走在時代先端的事業;並且由於她頭腦明晰,在學術領域也有一定的成績,也曾擔任JCR Pharmaceuticals Co., Ltd.這間生物製藥公司的外部董事。
雖然如此,但是每當林芳正要選舉時,林裕子也會投入選舉活動,跟選區在地的選民互動交流,據說也甚受歡迎。
圖3:林芳正夫妻於2013年1月2日參加皇居的新年祝賀儀式(照片來源:林芳正後援會臉書)

【出於東京,長於山口】

林芳正於1961年1月19日出生於東京,屬於摩羯座。
跟據林芳正跟津村啓介眾議員於2011年所合著的「國會議員的工作—政治作為職業」一書中他自己的表述,1969年當時小學三年級的他,有一天下課回家後,發現父親跟母親都消失了,什麼原因也不清楚的情形下,變成親戚來他家照顧他們這些小孩,後來才知道是原來父親是回老家參選。
也因著父親林義郎於該年底的12月27日當選為山口縣選區的眾議員,林芳正遂於隔年升上小學四年級的同時,從東京轉學到山口縣下關市立的文關小學校,並且國中唸下關市立日新中學校、高中唸山口縣立下關西高校;全部都是山口縣下關地區的公立學校,直到大學考上東京大學才離開故鄉。
而同樣是山口縣的另一豪門安倍晉三家的三兄弟則是從小學到大學全都在東京就讀;安倍晉三跟哥哥安倍寬信都是一路就讀位在東京武藏野的私立名門貴族一貫學校:成蹊小學校、成蹊中學校、成蹊高等學校及成蹊大學。弟弟岸信夫則是慶應系統的:慶應義塾幼稚舎(小學)、慶應義塾普通部(國中)、慶應義塾高校、慶應義塾大學。
以跟土地的連結深度而言,林家的做法比起安倍家跟山口縣的關係,就深入且濃厚許多。或許是因為這樣,所以即便安倍家具有一門三首相的家底,但在山口縣地盤上的影響力,卻也未必都是安倍家說了算,其中緣由光是從兩家孩子的「成長背景」來對照,也可以略知一二。
#青春期
根據前述林芳正的著書中資訊,由於他母親非常喜歡音樂,因此在林芳正還在唸幼稚園的時候,就被迫學習鋼琴,但是小小林芳正覺得彈鋼琴太女性化而一直不太喜歡;到了小學的時候終於忍不住而跟媽媽攤牌,不想再學鋼琴。沒想到媽媽的反應是:「那你去學別的樂器!」結果林芳正選擇了小提琴。
進入青春期的林芳正,有天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裡,首次邂逅「Let It Be」這首歌後,驚為天人,問了同學才知道原來是了當時風靡全球的「披頭四」樂團。
林芳正買了唱片回家後,聽了一遍又一遍,儘管歌詞內容也不太懂,反正就是整個都背了下來!題外話的是,林芳正後來發現那個囫圇吞棗的方式,卻是對他英文的發音有很大的助益,讓他日後的英文沒有太多日本人的口音。
根據網路上的馬路消息,對於「披頭四」樂團的成員裡,林芳正最欣賞的是保羅.麥卡尼,甚至在考上高中後,買了把貝斯當作自己的入學賀禮。林芳正自述,青春期的他,所處的70年代日本,最流行的正是跟死黨共組樂團,在學校的文化祭上彈奏吉他的風潮!
林芳正不僅從國中、高中就在組樂團,他擅長低音吉他的演奏,當時樂團名稱取為「徒然草」(筆者註:徒然草是日本中世紀時期三大文學隨筆體作品之一的名稱,作者是「吉田兼好」法師)。
圖4:官網題著『天下第一關』的林芳正高中母校「山口縣立下關西高等學校」(照片來源:該校官網截圖)
甚至到了讀東大的時候,還跑到早稻田大學友人的樂團去擔任貝斯手!林芳正說,雖然演奏的水準勉勉強強,但無形中卻也在一場場的演出下,鍛鍊出了自己的舞台膽量!
此外,在東大時期的學生社團,林芳正選擇的是「合唱團」,讓他意外的是在升上大二的時候,還被指定接下「指揮」的角色。
從小時就被母親強迫學鋼琴而一度反抗拒學的林芳正應該沒有想到,後來跟披頭四的音樂結緣、在學生時期一次次組成樂團的經驗,竟然在日後他成為國會議員、乃至內閣大臣的時候,都還一直發揮作用、甚至還能聯結到國際場合,這部份我放在後面【逸聞】的部份再詳述。

#政治念頭進入腦海的轉變

根據林芳正在著書中的敍述,回到故鄉山口縣就讀的他,因著父親是當地民選眾議員的關係,也常被當作是「名人」對待。
但是林芳正對這點有點苦惱,在叛逆的高中時期甚至覺得父親的工作跟自己完全沒有關係;不僅連父親選舉時的演講場都沒去聽,對於遇到要考試時,外面若有宣傳車經過,還會在內心咒駡:「吵死了」!
父親林義郎的家庭教育基本上是放任型的,幾乎不會對林芳正說「去做這個、去做那個」這樣的話。只有在考大學時,對原本第一志願要填經濟學部的林芳正說「去唸法學部吧」!但目的原因何在,林芳正也從來沒搞清楚。或許是因為父親很少對他的人生指指點點之故,林芳正反而聽從了建議去唸法學部。
考上東大後而離開故鄉山口縣的林芳正,儘管愛好自由,但上京後的住宿之處卻是「眾議院的議員宿舎」,也因此展開跟父親兩人一起生活的日子。
據林芳正自述,總是公務纏身、疏於跟兒子相聚的父親,每當回到住處,若看到兒子帶著同學回來玩,都會露出開心的表情。雖說是住處是眾議員宿舎,但林芳正常帶同學回來喝酒,甚至打麻將。
由於跟著父親住在一起的機會,林芳正終於漸漸意識到「眾議員」父親的工作是什麼?1982年父親林義郎出任中曾根康弘內閣的厚生大臣,林芳正跟著父親前往厚生省參加「捐血」,活動照片還因此而上報。
漸漸地,林芳正也不再排斥父親的競選活動,會前往幫忙。甚至在大四時遇到第37回眾議院議員總選舉時,當時自民黨主打「國民要負擔健康保險一成的費用」,時局對自民黨不利,最後掉了36席。
而林芳正也在這次選舉中,數度代替父親登上演講台助講,向山口縣的鄉親解說國民負擔健康保險一定額度費用的必要。初生之犢的助講內容,受到後援會幹部讚許為「深入淺出易懂」的評價。也許,林芳正的日後參選之路,就在那時成為了起點吧!?

【從商?從政?Dochi?】

1984年3月林芳正從大學畢業,算起來他在東大法學科唸了五年,為什麼比別人多了一年?他的書上沒講,網路上的馬路消息也查不到說法。
總之,林芳正在東大畢業後,並沒有選擇政治這條路,曾經一度想考公務員當官僚,但最後選擇的是當初報考東大時原本想唸經濟學的方向,到可以進出海外的大商社「三井物產」就職。
在三井物產物資部工作的林芳正,最想去負責樂器的部門;曾經是合唱團成員的緣故,他並沒有抽煙的習慣,但最終卻被分配到負責進口洋煙的單位,讓他感到哭笑不得。
在三井工作的第三年,林芳正終於有機會放洋考察學習,共有兩次各三個月的煙草產地考察行程,第一次去了美洲,第二次去了東南亞。林芳正自述,這樣的深度考查,特別是在80年代紛擾的南美,讓他從世界的角度回頭看日本,並反思日本的政治與國際角色,也開始買相關的書籍來看;雖說如此,林芳正也並沒有就立刻踏入政治這條路。
前文提到,林芳正是家族裡從高祖林平四郎算起,除曾祖父林長五郎外,第四代擔任眾議員。不過祖父在戰後1946年即脫離政壇,到父親林義郎1969年初當選眾議員時,其間相隔了25年之久,他的當選其實並非繼承祖父林佳介的地盤而來,前文也提到是來自周東英雄。因此林芳正究竟是要從父親林義郎算起的政二代?還是高祖父林平四郎算起的政四代?
在林芳正前述出版的書中,他提到不管是被貼標籤為政二代?還是政四代?從小他就很排斥政治,在高中時期尤然,前文也有提到。
儘管在三井物產工作,有機會放洋開眼界,而開始思考政治,但父親卻也從來不曾跟他提出「當政治家」這樣的話來(註:日文中的「政治家」,指的是參選的「民意代表」,是個中性詞;不像台灣的用法上,政治家一詞帶有崇高理想或情操的意涵)。
林芳正在書中表述,在三井物產工作的第四年,正月過年時他回山口縣老家「省親」,剛好有個空檔時候,父親用很不經意的方式跟他說:「將來打算要如何?想一想吧」。林芳正也很清楚父親周遭的人一直勸父親要讓自己準備接棒,但父親終究沒有跟他說「來接棒吧」這樣的話,只是表示:「想一想吧」!所以他也沒有立刻回答說,我要從政。
經過一年的思考,林芳正決定要轉換跑道從政。沒想到提出辭呈時被向上司打槍說,「你這是違反約定啊?!當初你自己講白的,說沒有要繼承父親成為政治家的打算的啊!」雖然執意要退社,但是上司提出一個條件:要求他能去說服美國的客戶,取得諒解,以免因他的退社而傷及公司跟海外客戶的關係。
無可奈何的林芳正為了能順利辭職,不得不前往海外進行「辭職的說服之旅」。
沒想到因為美日國情的不同,美國人對於公共事務的參與向來保持正面看待的態度,讓他的辭職解說,不但沒有受到美國各家往來的公司幹部的怪罪,反而得到許多支持,紛紛表示要當他的後援。就這樣,林芳正離開了待了五年的三井物產,正式離開商界。
1989年6月林芳正回到故鄉山口縣的下關,擔任家族企業「サンデン交通」(舊名為「山陽電氣軌道」,取其簡稱「山電」之音)的社長秘書;隔年轉到家族另一企業「山口合同瓦斯」工作。表面上這二個工作也還在商界,但事實上應該就是讓他用地方企業的身份在故鄉露臉,經營人際關係的用意。
當年7月的參議院選舉,自民黨慘敗。宇野宗佑首相宣佈內閣總辭,自民黨內遂進入總裁改選的程序;林芳正的父親林義郎在獲得宮澤喜一派的支持下參選總裁。人在家鄉的林芳正接到來自東京的緊急招喚,進京擔任父親的隨行秘書,協助這場選舉。
最後林義郎獲得120票,雖然海放「石原慎太郎」的48票,但仍不敵「海部俊樹」狂掃的279票。儘管尚未進入政界,但卻也藉著這個機會一睹日本政治最高層級競選的堂奧。
圖5:1989年自民黨總裁選舉。左起石原慎太郎、海部俊樹、林義郎(1989年8月5日時事通信社)

#結婚、留學取經

前文提到,綜合網路上的馬路消息,林芳正可能經由妹妹林玲子的關係,而結識了玲子的同學兼閨秘的河野裕子,兩人經過交往後,在1990年結婚。
根據林芳正在書中的自述,決定從政後的林芳正在回到故鄉山口縣的同時,也在思考如何讓自己在政治上的認識能夠「升級」?原本林芳正是打算到美國政治中心的華府去進行他所謂的「武者修行」,前文曾提到,他的妻子林裕子在婚後前往美國擔任麻省理工學院(MIT)的Center for Adovanced Enginerring Study的研究員,根據林裕子的個人資訊,她在1992年至1994年就讀MIT的技術與政策學程,並取得該校的理工碩士學位。
或許是因為妻子的選擇是在MIT,所以林芳正於1991年1月前往美國深造時,並沒有去華府,而是選擇同樣在麻州的哈佛大學,在研究所以「特別研究生」的身份就學(以修習學分為主)。
儘管在名門哈佛大學就讀,林芳正仍然未能忘情當初想去華府的初志;1991年9月至11月,透過民主黨友人的介紹,林芳正得到機會前往華府,在民主黨眾議員史蒂芬.尼爾(Stephen L. Neal)的辦公室實習。
1991年底日本宮澤喜一內閣成立,林芳正在某個日美相關的研究會上進行了「新內閣解說」的30分鐘英語演講,剛好被共和黨的參議員威廉.羅斯(William Roth)聽到,遂在該年年底邀請林芳正去他的辦公室擔任助理。林芳正在威廉.羅斯參議員辦公室工作的時候,還協助提出了一個法案,該法案至今仍在日本適用,導致有些日本人長年都因這點駡林芳正,親美親到把日本當美國的第51州?這部份,我把它放在後面林芳正究竟是親美派?親中派的章節再詳述。
即便林芳正在美求學期間也積極地在華府學習政治的實際面,但他的求學過程也是頗為波折。
1992年9月終於申請到哈佛大學甘迺廸學院的林芳正,但沒想到才三個月,就遇到日本宮澤首相進行內閣改組,他的父親林義郎被任命為大藏大臣(即財務部長)。隔年2月,父親一道命令下到美國,要林芳正回國擔任他的政務秘書官;才剛入學半年的林芳正只好休學返國。
(圖6:父親林義郎當大藏大臣時,林芳正為秘書官,合影於父親辦公室.(照片來源:翻拍自「國會議員的工作」一書
隔年1993年6月宮澤喜一遭到眾議院通過內閣不信任案,只好解散國會進行總選舉;該次選舉如眾所知,自民黨首次失去了政權,細川護熙政權成立。
1994年2月林芳正再度回到美國,在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復學。據他在書中自述,由於要趕在6月能夠畢業,他那段時間是沒日沒夜的苦讀,不僅每天至少讀100頁的英文書,還參加許多課堂上的情境設定辯論的訓練,收獲甚豐。
(本文未完,請接4-2)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 請按下方心形的讚,感謝!)

【4-1】【4-2】【4-3】【4-4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3會員
92內容數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基於共創和協作的城市發展,實現SDGs未來城市和零碳城市~⿃取県⽇南町日南町位於中國山地的中央,西與島根縣、南與岡山縣、西南與廣島縣接壤,是連接山陰、山陽的JR伯備線的要道,南部是構成中國山脈脊樑的千米級山脈,北部是緩坡的半平原高原。縣內三大河流之一的日野川發源於本町,流經城鎮中心,其他大小河流從山谷匯入,鄉村分佈在這些河流流域周圍,大部分村莊和耕地位於海拔280m至
Thumbnail
avatar
喬以思
2024-05-30
20240304 市場手札 - 美股展現穩定上升趨勢,關注AI領域和未來利率走勢上週美股在科技類股人工智慧(AI)的引領下,持續展現穩定上升的趨勢。AI仍然是市場的熱門話題,各個相關個股在AI領域擁有獨特的題材,相互之間的影響使得資金動能不減。
Thumbnail
avatar
湯馬仕
2024-03-04
為何《楞嚴經》中說的情想,能決定你來世投生哪一道呢?我在之前文章中說過,《楞嚴經》中說:純想即飛,純情即墮,情多想少要墮入三惡道,而人道則是處在情想平衡的狀態。 因此,一旦你此生大部分時間都處於情多想少的狀態,來世必墮入三惡道,根據你的惡業報,重則投生地獄道,輕則投生畜牲道。 相對的,你此生大部分時間處於情少想多的狀態,甚至能在禪定中進入純想
Thumbnail
avatar
吳九箴
2024-02-01
慈悲 龍德上師:佛陀為何來世間?慈悲 龍德上師:佛陀為何來世間? 免費加入觀音山會員 即可聆聽完整長篇開示 更多請見「觀音山 全球資訊網」 https://www.fazang.org/info/events.php
Thumbnail
avatar
觀音山吉祥洲
2023-11-03
另一個車用環保題材? ESG結合LED未來將迎來大成長?如果有一間公司跟你說,他們的目標是要在未來幾年成長20%以上,且宣稱在手訂單達到100億以上,訂單能見度達到2030年,這種公司您能不去注意嗎? 閱讀此公司的111年報,可以感受到公司對於未來研發及訂單開發的積極度,今天就來帶大家介紹一個很有成長淺力的公司。 正文開始:
Thumbnail
avatar
一碗泡麵
2023-08-27
令和最浪漫告白|2022年度神作【2022年度報告系列-動漫1】輝夜姬想讓人告白《輝夜姬》第三季的奉心季演出,讓這部作品走向新高峰,當劇本已經是很神的情況下,動畫製作組更進一步昇華,把過往積累的感動在這一刻創造出新的歷史頁面。至今在MyAnimeList仍是處在高位,如果看排行的作品,就可以看出校園戀愛喜劇能夠有如此地位,已經寫下新的歷史。 奉心季篇章厲害的地方在於每個節點
Thumbnail
avatar
周建良
2022-12-11
人生該來的總會來臨,遲來的總會用另一種方式還給你,不再追求完美因為你有你適合的路 。 對於完美已不再刻意追求了。 因為知道人生沒有所謂的完美,最近不斷思考著「完美」是個一丁點錯誤都不容許的近乎苛求的完美,但人生真的有可能入此嗎?小時候我不解為何班上的同學因一次的考試成績不如意而接近崩潰的哭,不就是一張考卷中裡頭錯了個幾題沒上滿分,也不至於傷心到哪裡去吧,也許這是他對自己成績的有所要求
Thumbnail
avatar
漢克魏 「漢克魏景觀站」
2022-12-01
【荒島爵士101】●No.8●琴音和樂響化為海洋的壯麗與凶險,這段在海洋中航行的旅程將會令你永生難忘📷 Ketil Bjørnstad / The Sea (1995) 凱特爾.畢卓斯坦 / 海洋 「琴音和樂響化為海洋的壯麗與凶險,這段在海洋中航行的旅程將會令你永生難忘。」 *建議播放音樂搭配下方文章閱讀 這或許是挪威鋼琴家 凱特爾.畢卓斯坦(Ketil Bjørnstad)描繪自然景觀作品中最
Thumbnail
avatar
爵士殺手 Jazz Killer
2022-11-28
七六:太陽病,發汗後,大汗出,胃中乾,煩躁不得眠,欲得水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五苓散方 澤瀉6、茯苓3、白朮2、豬苓3、桂枝2 注意:注意:漢制劑量八兩等於現今的六錢,一錢等於3.75公克。上方方劑內容的劑量單位為「錢」。 豬苓3十八銖去皮、澤瀉6一兩六銖半、茯苓3十八銖、桂枝2半兩去皮、白朮3十八銖右五味,為末,以白飲和合服方寸匕,日三服,多飲暖水,汗出愈,如法將息。 「太
avatar
鮪魚肚
2022-10-01
沒你強的人,為何混得比你好? 所有的付出,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报先說我的結論: 因為他們的人脈 機運 比我好! 還有 我以為他們沒有強,其實是我誤會了... ... 沒你強的人,為何混得比你好? 所有的付出,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报 作者: 毅冰 出版社:方舟文化 目錄 自序: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Chapter 1你對於職場的認知,都對嗎? ——世味年來薄似
Thumbnail
avatar
leader
2022-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