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未來首相系列(六): 林芳正:不易流行。長州第十位總理大臣?!(4-3)

閱讀時間約 15 分鐘

【志在總理之路:親美?親中?親台?】

對於國外的政治人物,台灣人向來習慣用「親哪一方」來作為認知的依據。2021年11月,林芳正接替升任自民黨幹事長的茂木敏充成為新的外務大臣時,由於遭到向來被認為友台的安倍晉三及麻生太郎等大老質疑,其「日中議員友好連盟」會長身份恐怕會有向中國釋放出「錯誤訊息」的疑慮;一時之間『親中派』的標籤仿如緊箍咒般黏在林芳正的身上揮之不去。
經由前幾章節關於山口縣地方政治的情勢分析,讀者們可以了解到在安倍晉三跟麻生太郎暗示性地指控林芳正跟中國過於親近的背後,其實還有著地方政治上深沈的恩怨情仇在內,並非那麼單純的親中或不親中的質疑。何況,麻生擔任首相時,也曾任命林芳正為經濟財政大臣;安倍第二次政權時曾二度任命他為農林水產大臣,之後又再任命他為文部科學大臣,豈不是自我打臉?
因此這個章節,擬先簡單說明一下在自民黨派閥中,同屬的宏池會的岸田文雄首相跟林芳正之間的關係如何?以及為何岸田會提拔林芳正出任外務大臣?
(圖15:第二次岸田內閣大臣合影2021年11月10日;前排左二即為林芳正(照片來源:岸田文雄官方臉書)
同時也擬從林芳正向來對中國、安保、美國及台灣的態度提出一些相關的資訊,藉由這些不同的側面,讓讀者去綜合判斷,究竟要怎麼理解林芳正。其實,對於親美?親中?親台等這樣的詢問,套一句作者比較常往來、部份台灣的日本研究圈私下常講的話:『哪一派?親日派啦!』

【外相林芳正:岸田首相的盤算】

儘管林芳正跟岸田文雄在自民黨內同屬宏池會,但在派內並不算同一掛;林芳正的背後是宏池會的前會長古賀誠,古賀誠在近年的總裁選舉支持對象是菅義偉,也一再公開反對岸田文雄參選;所以林芳正選上眾議員後,會不會逼岸田文雄依黨內慣例、交出宏池會會長一職以示中立?一度是永田町內關注的焦點。
在派內地位來說,岸田文雄在2012年接替古賀誠為會長(嚴格講,古賀誠是被派內趕下會長的職務)迄今已經10年;而林芳正則是派內的『座長』,是第二把交椅;因此兩人之間就有著屬於「既競爭又合作」的微妙關係。
至於岸田首相在2021年11月第二次岸田政權時啓用林芳正出任外務大臣的原因,我在拙作【親中?親美?親日?--解讀岸田總理任命新外相等人事背後的思考與進化】一文中的【任命林芳正的三重機巧】章節,有詳細的說明,讀者可以依以下連結延伸閱讀。
簡單講,岸田任用林芳正有三重用意:
1)撫平派內不滿:
就宏池會內部來說,有二個效用;其一是增加了派閥成員、而且是位居二哥角色的林芳正入閣,可以有效堵住派閥內成員對於閣員席次分配過少的不滿。
同時也藉此人情既讓林芳正感謝,也讓他在外務大臣工作上忙個夠,無法過度掌握宏池會,以避免林芳正太閒以致於想對宏池會長一職進行『逼宮』的可能。這一人事佈局,可說各蒙其利!
2)增加內閣中的戰力與助力:
在10月4日岸田第一次政權時入閣的宏池會三位閣員都是「初入閣」的菜鳥,老實說,對岸田在主持閣議時,幫助實在有限。再者從黨內派閥角度分析,對岸田首相來講,林芳正不僅是不折不扣的「自己人」、而且岸田首相在想什麼,林芳正無疑會是政權內少數最能理解的幫手,更可況還是一位具有多次入閣經驗的「即戰力強棒」!
況且就對外交事務的熟稔度來說,日本質實上的外交大臣其實還是「岸田文雄」!
3)對中橄欖枝:
對岸田首相來說,日本要作為一個引領國際的大國,日中關係就必須「進行管理」。
因此林芳正具有「日中友好議員連盟」會長的身份,當然是一個值得借用的利器;加上同派閥的信任關係,林芳正的任命,對岸田首相以及中國雙方來說,就是「足以期待的橄欖枝」。
根據讀賣新聞在2021年11月11日對此一人事的分析報導指出,該報特別探詢了外務省的看法,據接受採訪的幹部表示:「對日本外交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美、中兩國;而林芳正不僅是對中國、也包括對留學對象的美國國情都知之甚詳;因此他(擔任外相)是相當適合的人選。」
圖16:就任外務大臣記者會2022年11月11日(林芳正後援會臉書)

【親中派?知中派?】

當然,被貼上『親中標籤』的林芳正,對此也深感困擾;他在11月8日參加電視政論節目時強調,他認為自己是『知中派』,而非『媚中』,他並引用成語『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來解釋,在進行談判時要了解對手才有利。
為了避嫌,也為了在執行公務上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誤解,他也立即辭去「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的職務。
在就任後的記者會上,他強調在面對中國時,將會『秉持該表達的意見就會堅持表達,也會要求中國要拿出具責任感的行動來改善關係;同時也會持續對話,面對共通的課題時也會尋求切實的合作。』甚至還拿出岸田首相在2021年4月及9月總裁選舉時的『國安三覺悟』路線:『守護人類的基本價值之覺悟、守護自己國家之覺悟、主導國際社會之覺悟』作為他在外交開展上的依據。
關於林芳正是否該劃為親中派?筆者擬引用台灣人比較熟悉、且長期專研日、台、中關係的兩位日本學者「川島真」及「松田康博」的發言,以及台灣人熟悉的日本產經新聞支局長矢板明夫的臉書(延伸閱讀:矢坂明夫談林芳正)來供讀者參考。
東京大學大學院綜合文化研究科教授川島真在2021年11月13日接受美國之音記者「向凌」的採訪時表示:「林芳正不能算是所謂的親中派,應該稱為『知中派』」。
他說:「如果所謂的『親中派』指的是以前70年代所謂的 『中日友好派』,那麼現在完全不可能。現在自民黨內,在意識形態上的親中派議員幾乎完全沒有了。連二階俊博這種對中國友好的代表也是因為身居日本觀光團體的會長一職,日本旅遊業很大程度依賴中國觀光客,必須與中國建立好關係,是完全出於現實利益的考慮。 因此用『親中派』這樣的詞彙並不適當」。
川島教授認為:「林芳正很可能肯定自己是『知中派』,也就是知道中國的狀況,對中國有所瞭解。 對日本來說,中國是第一大貿易對象,『知中派』當然是需要的。」
另外一位是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的松田康博教授,他於2022年1月23日投稿了一篇題為『林芳正外相是親中派嗎?』的文章在台灣的自由時報。
松田教授表示,「林芳正外相是親中派嗎?在日本,做如此分析說明的時事評論員,以所謂的「右派」居多。⋯⋯然而,精通日本政治的專家,卻未必會做出林芳正是「親中派」那樣的解釋。」
他指出,「岸田首相及林芳正外相在外交上的基本立場,乃既重視美日同盟,又重視日中關係的穩定⋯⋯,這跟試圖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問日本的安倍政府末期作為相似。」
松田教授特別說明,「日中友好議員聯盟的確是中方指定的『日中友好七團體』之一,係中國共產黨統戰工作鎖定的對象。然而,其前會長『高村正彥』與時任首相的安倍為政壇盟友關係,並曾任自民黨副總裁,竭力推動中國反對的日本『和平安保法制』(即日本國會2015年通過的『安保關聯法』)與修憲。」
松田還指出:「安倍常常透過高村,向中國傳達改善日中關係的訊息。因此,只要擔任過日中友好議員聯盟的會長,就做出此人一定是「親中派」的解讀,即已完全不成立了。」
松田康博也批露了他所知的訊息表示:「林芳正在防衛大臣任內,充分認識到日本自衛隊與美日同盟等的重要性,防衛省常任文官對他的評價很高。」
在結論上,松田康博教授特別提醒台灣讀者,「用所謂『親○派』與『反×派』的標籤來對日本的政治人物做判斷,誤判日本動向的可能性就很高。希望有智慧的讀者諸君多加留意。」。
在林芳正就職滿一周的11月18日,中國立刻透過外相王毅跟林芳正進行40分鐘的電話會談;而林芳正也跟王毅表達兩國應建立「具建設性且安定的日中關係」,在獲得王毅的認同後,林芳正也一如他就職時所宣言的方式,跟王毅直接表達了對於尖閣群島、東海、南海、香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等事項,日本的深度關切;還直接提出了『台灣海峽和平與安定的重要性』。這次會談的詳細內容,可以參見日本外務省旳官網。
同年的12月3日,林芳正外相在內閣會議後的記者會上宣佈,外務省為了展示日本「重視人權」的基調,將會在隔年於外務省政策局中新設立「人權問題擔當」的職務,特別是針對企業活動或製造過程中是否侵害人權事項,不言可喻這當然是針對中國、包括新疆血汗棉工廠的事情而來。
就外交作為來說,林芳正在2022年4月28日到5月2日的期間,跑去中亞的哈薩克跟烏茲別克跟他們的首相與外相進行會談,然後去蒙古,也就是去拜訪了中國的後門;然後5月6日到8日飛去南太平洋的斐濟及帛琉訪問;9日再去韓國作為岸田首相的特使出席尹錫悅總統的就職及進行會談;然後再飛去歐洲參加G7的外相會議;根據當時的新聞報導,他在每個國家的會談,主題都跟印太戰略、反對中國以武力企圖改變國際現有秩序有關。
5月18日他再跟中國外交王毅進行電話會談,抗議中國海警船入侵領海及關切台灣安全問題。
在NATO的外相會議中,林芳正說「中國對於烏克蘭被入侵一事,至今未譴責俄羅斯」,直接指名批判中國。
2022年11月6日,林芳正在福岡市出席一場演講時表示,對於中國在沖繩、尖閣群島等地的出沒日漸增強的現象,他指出「要讓中國得出『沒有勝算』才是最重要的關鍵」!因此要跟美歐等國聯手,雖然跟中國在經濟關係上「無法完全切斷」,但是建構「經濟安保的架構」則是對應的重點所在!
由上所引用的說法或事例,就算林芳正在「日中議員友好聯盟」會長時期,曾發表過對中友善的言詞,但作為日本外務大臣的林芳正,在言動上,並沒有表現出日本右派所攻擊的親中態度。
根據前朝日新聞外交記者「牧野愛博」於2021年12月15日在網路媒體Forbes上的特稿指出,林芳正的確是對中國及韓國的事情比較清楚,但要講的話,他其實更是自民黨內數得出來的幾位「知美派」人士。
據他採訪林芳正的舊知得到的評價,「林芳正的腦袋其實是(從政前在商業訓練的)商業人思考方式。」「他總是從要如何得出最大的利益在思考;所以對他來說,先跟對方見面、聽聽說法的模式是他的作風!倒不是真的對中國或韓國特別有所偏重。」

#網路盛傳的攻擊

如果在日本網路上搜尋一下林芳正是否親中的資訊,最常看到的大致有他2019年的所謂『媚中』談話,以及他「被中國的美人計設局」、「會見外賓時手機放在西裝左胸口袋偷拍影片交給中國」的八卦。
就「誤中美人計」及「偷拍影片給中國」的傳聞,實在是過於八卦。如果真的屬實,以在野黨立憲民主黨今年由記者出身的眾參兩院新科議員所組成的「特攻隊」,不到半年連續逼退岸田內閣3位大臣的火力,豈有讓林芳正這條大魚毫髮無傷的道理?!
至於2019年林芳正被認為過於「媚中」的發言,是指他在當年5月4日以「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的身份率團訪問中國,跟中國的前外交部長、時任「中日友好協會會長會長的唐家璇在北京的釣魚台會館時談話。
他說:「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日本迎來新年號、進入新時代的一年。如今的日中關係如同迎接新的歷史交差點。⋯⋯這一年,是日中關係劃時代的一年,正如同『令和』這個年號般的美麗、融洽,正是具有「和」的狀態。這是由於日中雙方許多人的努力累積之下,才能發展到今天的階段」。
從台灣人的角度來看這段話,的確會非常不舒服。但是,這段話是在什麼樣的時空背景下講的呢?
根據日本共同社2019年2月5日的報導,安倍晉三邀請習近平在該年兩次拜訪日本,一次是當年6月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之外,並邀請習近平在該年秋天能以『國賓』身份再次訪日。而這是安倍在2018年10月訪問中國時,就已經向中國提出非正式的詢問。
也就是說2019年林芳正講那些話的背景,是當時已是擔任日本首相超過6年的強人安倍晉三親自邀請習近平以『國賓』身份訪日的氛圍。
還原當時的情境,林芳正講那些話,再怎樣也比不過安倍晉三邀習近平以『國賓』身份訪日來得重要吧!沒道理安倍晉三的行為「不算媚中」,但當時沒有大臣身份的林芳正的談話,反而「屬於媚中」的道理吧?!
圖17:日中友好議員協會會長率團訪中,跟唐家璇在釣魚台賓館會談(2019年5月4日照片來源:中國國際放送局

【日本的經濟安保】

林芳正對於日本的安保狀態又是如何理解的呢?
自民黨在安倍晉三政權2020年6月4日(很故意?!)於黨本部(中央黨部)成立了「新國際秩序創造戰略本部」,由當時的政調會長、現任首相岸田文雄出任「本部長」,實際操盤部份則是由甘利明擔任座長,林芳正出任「副座長」;山際大志郎擔任幹事長、小林鷹之擔任事務局長。
從這個人事,就可以知道何以在岸田文雄上位首相之後,會任命小林鷹之出任內閣大臣,主責推動「經濟安全保障推進法」並進而成為首任經濟安保相;而山際大志郎擔任經濟再生大臣;這都是在甘利明之下的整個SET。
如果林芳正真的那麼親中,相信甘利明不會同意讓他成為「副座長」;話說回來,日本右翼向來以林芳正為日中友好議員連盟「會長」的身份,抨擊他為親中派,但被視為反中大將的甘利明,事實上更是長年擔任日中友好議員連盟的「幹事長」,那是否也要將甘利明打為親中派?這點值得讀者思考。
圖18:林芳正就任「量子技術推進議員連盟」會長,後排右四即為甘利明(2019年10月3日林芳正推特)
2021年3月23日,由NPO法人網路記者協會主辦、讀賣新聞協辦的「第18回安全保障論壇」,主題為「經濟安全保障與日中關係」。主講人是日本首任國安局長「谷內正太郎」,林芳正以前防衛大臣的身份參與評論。
在會議上,林芳正就以他身為「新國際秩序創造戰略本部」成員的經驗,指出當前已經是經濟因素成為左右安全保障的時代,所以經濟的「戰略自律性」與「戰略的不可欠性」是基本該有的思考;並且向政府提出建言,主張要儘早制定「經濟安全保障戰略」。詳細的內容連結如下:
林芳正自己也知道,從2021年11月上任以來,就一直受到右翼人士貼他親中派標籤的攻擊。所以他在2022年8月30日參加BS-TBS的節目時,就乾脆把話挑明,,對於大家所批評的意見,他都虛心領受,但身為日本的外務大臣「任何行為,都不能自外於外交的基本立場就是國家利益這點;必須要能夠冷靜地進行判斷!」
日本的安全保障,時時刻刻都需要放在思考當中,他強調「從安倍晉三前首相的時代起、包括菅義偉前首相的時代在內,都是『該主張的就要表達出來』。正因為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國家,所以得要求他們,大國就必須像個大國,所採行的一切行動都必須具有責任性。」
2022年底在日本安保方面的重頭戲則是安保3文書的修訂,以及岸田首相向美歐等國承諾的日本軍費要在5年內提高至GDP2%的實現。日本舉國上下朝野各派都知道這是針對以中國為首、外帶俄羅斯與北韓以武力企圖改變國際現狀的反制及抑制之道。
關於這點,林芳正在2022年12月6日外務省的記者會上表示:「外交努力的必要性是無庸置疑的,但若是沒有強化防衛力作為後盾,也會行不通。展現出能夠保護國民的性命與生活的體制,正是關係著外交上能否具有說服力的關鍵。」
當天的日本經濟新聞記者認為,以林芳正的這個「擴充防衛力正是一個可以作為強化對中外交的策略」之回應,可以說是林芳正以『知中派』的身份來作為外務大臣的最佳註腳。
(本文未完,請接4-4;下一章節開始針對親美?親台?提出相關說明)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 請按下方心形的讚,感謝!)

4-1】【4-2】【4-3】【4-4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2會員
92內容數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