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未來首相系列(六): 林芳正:不易流行。長州第十位總理大臣?!(4-2)

2022/12/26閱讀時間約 19 分鐘

【政治家之路:參議員選舉】

林芳正首次出馬參選是在1995年的第17回參議院選舉,但在這之前,有必要先向讀者說明一下日本的參議院選制,以及山口縣的地方政治生態,這樣會比較容易理解林芳正參選的奇特,及對後來他政治生涯的影響或者說「限制」所在。

#參議院議員選舉方式

首先,日本參議院議員的任期為六年,雖然是內閣制國家,但首相若進行解散國會,受影響的只有眾議員,會立刻失去眾議員身份;但參議員則不受影響。
其次,任期六年的參議員,每三年進行一半人數的改選;以目前總共248席來說,就是每次改選74席的區域參議員及50席的比例代表,共124席。跟眾議院改選不同之處是參議員的比例代表,各政黨的名單是全國統一一份,跟我國的不分區立委相似;而眾議院的比例代表,則是依照日本全國共11個區域,各自有比例代表的方式不同。
另外,參議院的比例代表「不能」跟區域候選人重複提名,這也是跟眾議院選舉不同的地方。
此外,眾議院的改選次數,是從「大日本帝國憲法」時期的1890年7月1日為「第1回」開始起算,即使戰後實施新憲,「回數」仍繼續累計,去年10月31日改選的是「第49回」。
但參議院則是依照戰後「日本國憲法」而實施,1947年4月20日實施的是「第1回」,2022年7月10日進行的則是「第26回,由於每3年進行改選,因此原則上在單數回當選的參議員,下次改選也會是單數回;偶數回者亦然。
參議院選舉,依照日本47個都道府縣分成47個選舉區,但是共有74個區域席次依照人口數進行分配。因此像東京都這個選區就形成應選名額6人的複數選舉區;以今年第25回選舉的分配來說,就如下圖所示。
圖7:第25回參議院選舉各選舉區得選議員人數一覽表(資料來源:日本維基百科)
如上圖所示,山口縣屬於1人選區,也就是每3年的改選,全縣只選出一名參議員。

#參議員選舉在山口縣

山口縣這個明治維新的發跡之地,在選舉上向來被稱為「保守王國」。
自民黨在1955年結黨後,在本選舉區的參議員選舉,只有兩度被日本社會黨拿下,以及1998年被前自民黨員「松岡滿壽男」以無黨籍身份選上1次。
簡言之,在山口縣的自民黨參議員選舉,從第4回到第26回,再加上其中2回的補選,共計24次的選戰中,自民黨拿下21次的勝利,而且動輒都是大贏10萬、20萬票,甚至林芳正還曾經在2013年大贏對手36萬票!
前面曾提到林芳正在1989年辭去三井物產的工作後,返鄉從接下家族企業的工作開始跟地方接觸;那年7月正好是第15回參議院改選,前面提到的松岡滿壽男當時是現任的自民黨參議員,卻以近10萬8千票之差敗給了日本社會黨的「山田健一」,上次自民黨山口縣參議員選舉失敗是遠在33年前的1956年。
林芳正當時以下關支部青年黨員的身份,也曾前往助選,這也是林芳正第一次幫父親以外的人助選。那次選舉自民黨的慘敗,以及對手「山田健一」的高人氣,都讓林芳正印象深刻!

#意料外的參政之路

林芳正在決定要走上從政之路時,原本設定的路徑自然是將來接手父親的眾議員棒子。但就在他1994年春天,要回去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復學前,自民黨山口縣議連(議員聯盟,其作用與影響力,類似我國各政黨的「縣市地方黨部」,不同的是日本是由各該地的黨籍議員所組成)就已經有人來跟他詢問探口風,「隔年95年的參議院出馬候選如何?」
1994年是村山富市政權下的光景,雖然自民黨是跟日本社會黨共組執政聯盟,但對手畢竟是村山富市首相領導的日本社會黨成員、具有高人氣的現任在地參議員山田健一。
林芳正在美國繼續攻讀學位的同時,也不斷有人來家中向父親打探由他出馬的可能性。1994年年中林芳正畢業歸國不久,隨即知道前述事情。
而父親的反應,也正如林芳正所了解的個性;林義郎認為:「一家同時出二位國會議員,也太不知分寸了!」而鄭重地婉拒這個提案。
宥於對手太強大,地方苦於無人可以應戰,因此頂著東大、哈佛光環的林芳正,就被地方人士鎖定為參戰人選,從議連的會長到各方幹部都來陸續說項,1994年秋天,林芳正就被自民黨公認(提名)為1995年出戰山口健一參議員的候選人。
當然,對於是否要參戰這個突然的機會,林芳正也困惑過。因此他身邊從山口縣在地的以前同窗、到留學時代的友人、乃至擔任父親秘書官時代所認識的朋友,都曾被他找過商量。
意外的是,幾乎所有的人都贊成他接下這個難得的機會,尤其在日本政界,比起年齡,更注重的是「當選屆數」,因此都支持他趁著才34、5歲的年紀放手一博,不要錯失這難得的機會。
前面提到過參議員的選區範圍是「全山口縣」,而眾議員選舉,在當時還是中選區的時代,山口縣分為二區。父親林義郎參選的是山口縣西半部的第一選區;也就是說即便曾在大學時期幫過父親助選,但熟悉的也只是西山口縣。
東山口縣部份對林家的政治地盤來說,根本是空白地帶。為了彌補這個不足,林芳正決定將重心放在開發東山口縣去組織後援會跟辦演講集會,大部份的時日,一天都是20場所左右。
由於是初次參戰,又是剛從美國深造練功回來,林芳正覺得那時候的日本,跟大正時期一樣,需要有新的政治來引領日本走出新的未來,因此便使用『平成的民主』作為選戰的Slogan。
選前民調顯示,林芳正陣營稍稍處於劣勢的狀態;投票日的截止時間是下午6點,開票則是到了晚間10點左右,才分出勝負,最終林芳正以28萬7千票,打敗現任日本社會黨現任參議員山口健一的26萬9千9百票;雙方僅差1萬7千票,是山口縣參議員選舉中,含補選在內共計28次選舉中,差距第二少的票數,可見得有多激烈!
圖8:1995年第一次參選的林芳正(照片來源:翻拍自「國會議員的工作」一書

【初當選、入派閥、入閣】

林芳正自1995年第17回參議院選舉初當選後,接著在2001年、2007年、2013年及2019年連續當選,並在2021年轉換跑道改選眾議院議員成功;依照自民黨內不成文的慣例,雖然他在參議院當了五屆共26年的國會議員,但在眾議院,他算是「初當選」的「一回生」(只當選一屆者)!

#加入派閥與誤闖鴻門宴

當選為國會議員後要加入派閥在當時是理所當然的事,根據林芳正在書中自述,雖然內心覺得沒有加入派閥也無所謂,但父親是宏池會成員,而他結婚時擔任介紹人的宮澤喜一則是當時宏池會的會長,加上他選舉時來幫他助講的例如河野洋平等人也多是宏池會的成員,所以他也就自然地在成為國會議員後加入了宏池會。
關於「派閥」,林芳正在書中透露了一段他親身經歷的恐怖經驗。
某一天,父親跟他說有一個「午餐會」的聚會要找他去參加,當他到了會場,看到20幾位宏池會的熟悉老面孔,也就不疑有他的參加了。哪知道這場餐會並不是一般的「懇親會」,而是由河野洋平跟麻生太郎因為不滿加藤紘一逼退宮澤喜一,因此決心要脫離宏池會、另組新派閥「大勇會」的成立大會。也就是說這場餐會,根本是「鴻門宴」!
隔天的新聞中,林芳正的名字出現在其中,讓他首次領略到永田町政治的「恐怖」,自此他對於這類的「聚會」,變得比別人都要留心謹慎。

#入閣再入閣:從短中繼到先發

2008年8月2日,時任首相的福田康夫進行內閣改組,林芳正接替「石破茂」成為防衛大臣,這也是林芳正的「初入閣」。
只是沒想到才過一個月的9月1日,福田康夫宣佈辭職。9月24日麻生太郎政權成立,繼任人選正是目前在岸田政權回鍋的防衛大臣「浜田靖一」。林芳正的首次入閣為大臣的時間,就這樣未滿兩個月就告結束。
不過隔年的7月2日,他又獲得麻生總理的任命,接替「与謝野馨」的經濟財政大臣之位;只是好景再度不常,當年8月30日的眾議院改選,自民黨大敗失去政權,林芳正這次大臣只做到當年的9月16日,為期2個半月。
2012年底自民黨在安倍晉三的手中重新取回政權,由於安倍晉三選擇拉攏他1993年初當選眾議員的同期,也是甫於當年9月繼任宏池會會長的岸田文雄,因此在拿回政權的第二次安倍內閣中,派任了4位宏池會的大臣;包括林芳正以農林水產大臣的身份獲得再入閣。這次任期,直到2014年9月3日內閣改組為止,將近2年旳時間,總算不是「短中繼型的救援投手」了。
圖9:山口縣議員連盟為林芳正就任農林水產大臣而舉辦的祝賀會(2013年6月3日林芳正後援會臉書)
2015年2月23日,原接任林芳正為農林水產大臣的西川公也,因為爆發政治獻金的醜聞而下台,結果林芳正又臨危受命,回鍋接任農林大臣,至該年10月的內閣改組為止,任期約8個月,這次算是「長中繼」。
2017年8月3日,第三次安倍政權第三次內閣改組,林芳正則被任命為文部科學大臣,任期則是到2018年10月,為期1年2個月,算是正常的大臣任期長度。
總計林芳正在安倍晉三擔任首相的期間,數度出任農林水產大臣及文部大臣,共計擔任天數長達1181天;在安倍晉三政權中,大臣來來往往,但林芳正的任期長度其實還能排在第9名;只能說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真的「不好說」。
2021年11月10日,在第二次岸田政權時,剛轉任眾議員的林芳正接任外務大臣一職,截止本文撰寫的2022年12月的時間點,仍在任中。
林芳正至目前為止,以參議員的身份出任大臣,共計4次,加上眾議員身份的外務大臣,一共已出任內閣中的「五個職位」,領域跨得很廣,不愧是以政策專長出名的「宏池會」第二把交椅!林芳正在黨內的評價,也的確在政策能力頗受肯定,這也是他三度被當作「中繼投手」緊急登板救援的緣故。
產經新聞記者豊田真由美曾寫過一篇林芳正的特稿,指出林芳正是一位「政策通」,不僅懂金融財政,還歷任了防衛、農林水產、文部科學及現在的外務大臣。只要有閣員出事辭職,林芳正總是那位被提及可以緊急上場救援的人。
在日本野球界,阪神虎有位專職代打的名球員「川藤幸三」,他有「板凳區的主將」之稱,甚受阪神虎球迷喜愛,所以永田町就有人以此稱呼林芳正是「政界的川藤」,來強調他的重要性!
接下來的【參選總裁、挑戰安倍】,【鞍替】及【選區調整與安倍離世】三章節將以節略版的方式呈現。全文請參見日前發表的『林芳正番外篇:長州內戰/與安倍家的50年恩怨情仇(連結)』一文。

【參選總裁、挑戰安倍】

自民黨在2009年再度下野後,經過時任總裁谷垣禎一的勵精圖治,再加上民主黨的執政荒腔走板,2012年自民黨例行的總裁改選就顯得格外顯眼與重要,因為勝出者極有可能就是下屆的日本首相。
職之是故,該次選舉有多達5人參戰:包括安倍晉三、石破茂、町村信孝、石原伸晃及林芳正。
最後經過兩輪的投票,最後由安倍晉三擊敗石破茂而逆轉勝出,開啓了日本憲政史上任職最久政權的一頁。
該次選舉,議員票有198張、地方黨員算定票有300張,共計498票。結果林芳正只拿到27張票敬陪末座,之所以票數這麼低,除了當時宏池會分裂投票外,背後其實牽涉到「究竟參議員是否適合參選總裁」這個命題。
圖10:2012年自民黨總裁選舉(照片來源:自由民主黨官網)

#史上首位角逐總裁的『參議員』

林芳正2012年的參選,是自民黨總裁選舉史上,唯一一位以「參議員」身份角逐寶座的人。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參議員挑戰過總裁之位呢?
簡單地講,主要是因為日本憲法規定:日本眾議院議員任期為4年,但有「眾議院解散權」的規定,因此當解散國會時,全體眾議員隨即失去議員身份。
換句話說,首相是眾議員時,其宣佈解散眾議院、進行總選舉的同時,自己也是要重新接受選民投票的考驗,這讓首相,在解散眾議院的決定具有「政治上的正當性」。
而日本參議院議員,任期為六年,憲法中『沒有解散』參議院的規定。
也就是若首相是參議員的話,當他宣佈解散眾議院、進行總選舉時,他本身卻不必改選,也就無法在總選舉中接受選民重新投票意向的裁判,顯然會具有「政治上的不道德」,在解散國會的正當性上會有暇疵。
因此林芳正2012年參選自民黨總裁,總票數敬陪末座也就不意外了。
所以有志於大位的林芳正,勢必要轉換跑道,改選眾議員不可。

【鞍替】

在日本政界,轉換跑道稱為『鞍替(くらがえ)』,原意是改行、轉業。

#Part1:錯失的2012

2012年首次有機會讓林芳正轉換跑道,但他在遲疑之間,機會被跟他一樣是山口縣選出的另一位參議員「岸信夫」給拿走了。
為了便於讀者理解,請先參看下表山口縣自從1996年小選區制實施以來的眾議員選區的歷次選舉結果(如下表一)。
表1:小選區制下山口縣眾議院選舉歷屆當選人一覽表(製表:謝文生)
由上表,各位讀者可以很清楚看到在山口縣的四個小選區,除了第2區外,1、3、4選區自1996年以來全是自民黨的天下;而第2區在2012年由岸信夫當選後也未曾再失去,自此山口縣成為「自民黨王國」。
要談2012年林芳正『鞍替未遂』及岸信夫卡位成功的往事之前;要請讀者先看下圖4個選區的地理位置:
圖11:山口縣眾議員選區區分圖(製圖:每日新聞2021年10月21日)
林芳正家族在山口縣的地盤是在屬於第4區的下關市,但自從小選區制實施後,該區成為安倍晉三的選區。
而位於第三選區下方的「宇部市」則是林芳正母親林萬里子的娘家、俵田家宇部興業的大本營所在地。
第二選區如上表所示,在2000年到2012年間幾乎都處於民主黨眾議員「平岡秀夫」竹的地盤。
另一方面,岸信夫把握住山口縣參議員「松岡滿壽男」在2004年引退的機會,在該年轉進政界,搶下該席次而成為該縣繼林芳正之外的另一席參議員。
2012年9月林芳正的自民黨總裁選舉敗選原因之一,就是他的「非眾議員」身份。因此,當年年底的第46回眾議員改選對於有志九五之位的他來說,第2選區的參戰實屬「千載難逢」之機。
根據新聞記者報導,林芳正最後對於當時參選山口縣東半部的「2區」,無論在「地理上」或「心理上」都覺得頗有距離感,而未選擇參戰。
其實,林芳正也的確有想要在當時轉換跑道,但他相中的是母親娘家所在的「3區」,但遭到10連覇的資深議員河村建夫的強力反彈而作罷。
等到林芳正終於扳倒河村建夫、順利參戰3區的眾議員時,已經是9年後的2021年、60歲的年紀了。

#Part2:強渡關山的2021

日本眾議院第49回的總選舉日期,依法最晚應在2021年9月舉行(但實際上因為受疫情影響,改選日期是超過任期的2021年10月31日)。
日本由於少子化及人口向都市集中的影響,造成各選區『票票不等值』的情形嚴重。因此在安倍政權時,決定以2020年的「國勢調查」的人口分佈,進行各都道府縣的「應選席次」調整,並在『第50回』的眾議院改選時實施。
而山口縣因為人口流失嚴重,預計將會減少1席;因此第49回的眾議員選舉,可以說是林芳正將來要「爭取首相寶座」前、轉換跑道的「最後機會」了!
但是他的對手「河村建夫」不僅是二階派的最高顧問,同時也曾是麻生太郎政權時的官房長官;在山口縣是連任4屆縣議員、10屆眾議員,未曾嚐過敗績的元老級議員。
圖12:身為巴西日本議員聯盟會長、副會長的麻生太郎及河村建夫(2020年6月20日巴西日報)
沒有退路的林芳正於2020年12月將他的住民票(類似我國的戶籍謄本)從4選區的老家下關市,遷移到3選區的宇部市。為了表示破斧沈舟的決心,更在2021年8月16日向參議院議長提出辭職申請,並對外表示,即便最後未能獲得自民黨的提名,也會以「無黨籍」的身份參選到底!

#被徹底殲滅的河村家

這場山口縣第3選區的自民黨提名之爭,隨著岸田文雄於9月30日登上自民黨總裁後,形勢逆轉!包括幹事長甘利明及選對會委員長遠藤利明都是跟林芳正有長久淵源的人。
據自民黨內部所做的民調,10月上旬的數據顯示,即便是「三角督」,林芳正都海放河村建夫及立憲民主黨的對手20個百分點以上。
在形勢不如人的態勢下,河村家轉為退而求其次,讓出3區給林芳正,交換條件是讓長男「河村建一」得以「單獨列名」中國選區比例代表的「首位」,並獲得選對會委員長遠藤利明的同意。
10月16日河村建夫召開記者會,宣佈引退,並將全力支持林芳正代表黨參選。
然而也在同一天,時任防衛大臣、也是山口縣議員聯盟會長的岸信夫,向黨中央提出形同「破門狀」的抗議書。最後河村建一會被移到「北關東選區」比例代表的第32順位,其結果當然是未選就已落選!
雄霸山口縣數十年的豪雄河村家父子,就這樣被林家及安倍家聯手,不僅3區的席次被拔除,最後更是被清出山口縣的政治地盤之外!
因此,當麻生太郎大聲質疑林芳正的「親中傾向」時,讀者也要了解背後還有這一層恩怨在內。

【選區調整與安倍離世】

山口縣第50回眾議院改選席次減1的問題,在選區重劃的各種方式中,大致上是岸信夫受影響的程度最小,也幾乎會由他繼續在該區參選。
剩下的就是高村正大、林芳正跟安倍晉三的選區要怎麼切成2區?由於安倍是前任首相,最後劃分成保障了安倍的第3區;而剩下的新1區則由林芳正跟高村正大去爭區域參賽權的局面。
根據日本總務省公布,將於2022年12月28日起實行的選區劃分法,山口縣的選區變更對照,如下圖:
圖13: 根據日本2022年12月28日施行的「区割り改定法」,第50回眾議院選舉山口縣的選區變更圖示(照片來源:總務省官網)

#安倍驟逝,困局依然未解

2022年7月8日,安倍晉三在參議院選舉中前往奈良輔選,不幸遭到槍擊身亡。安倍的逝世,讓第50回眾議院改選的席次問題,似乎出現了解方?!林芳正剛好可以移回老家下關市所在的新3區?!
依照日本公職選舉法,安倍所遺留下來的第4區席次還是「必須補選」,按照補選慣例日期應會是2023年4月23日。
問題在於:誰來參選?參選的人還會繼續參戰第50回的區域選舉嗎?
原本安倍晉三的母親安倍洋子表示『我會派孫子出馬』」;但事實上安倍的哥哥之子無意從政;安倍的弟弟岸信夫,因為健康因素也宣佈將引退,下屆將由長子岸信千世接棒參選。
而眾人所期待的安倍遺孀安倍昭惠也公開表示「沒有意願」參與補選。

#熄燈號:安倍服務處

由於安倍家族遲遲未能找到願意接棒的家人出來參與補選,10月底安倍昭惠召集了下關市及長門市的後援會會議;除了向幹部表達長年來支持的謝意之外,也決定在2022年底,關閉這兩市的事務所(即地方服務處)。
從祖父安倍寛或外祖父岸信介當選議員起算,雄霸山口縣西部近80年的安倍家,就在安倍晉三遇刺後,即將登出地方政壇?!
這件事,看在與之相執近50年的林家目前掌門人林芳正眼中,不知感想若何?
(圖14:參加安倍晉三2014年於下關市舉行的新春聚會;後方三人為:安倍晉三、安倍昭惠及母親安倍洋子(2014年1月5日林芳正後援會臉書)
(本文未完,請接4-3;下一章節開始針對親中?日本安保的看法?提出相關說明)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 請按下方心形的讚,感謝!)

4-1】【4-2】【4-3】【4-4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10會員
87內容數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