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未來首相系列(六): 林芳正:不易流行。長州第十位總理大臣?!(4-4)

閱讀時間約 19 分鐘

【親美派?推動日本成為美國第51州?】

前文在介紹林芳正於美國留學期間,曾在共和黨參議員威廉.羅斯(William Roth)的辦公室擔任助理,還曾協助提出了一個法案,該法案至今仍在日本適用,此即為「曼斯菲爾德研修制度(Mansfield Fellowship Program)」。
該法案始於1994年,是以美國前駐日大使邁克.曼斯菲爾德(Mike Mansfield)的名字命名。其主要背景是90年代日美因為貿易摩擦日益嚴重,有一部份的原因是雙方政府對彼此的運作了解不足所致,遂有該法案的提出。
依據該法案,美國聯邦政府選拔出職員,以2年為期,頭1年的前10個月在華府集中研修日語及日文相關文化等知識,後2個月派遣到東京再現地學習日語及住宿至日本人家庭(homestay),第2年則至日本的各省廳進行為期1年的工作,目的在於讓美國可以更了解日本政府的運作。
長期追蹤這個議題的日刊ベリタの記者・編集者「村上良太」指出,這個法案甚至在小泉純一郎首相時代,美國會依據這些派遣人員回美國後所提出的報告,匯整成「日美法規改革及競爭政策倡議」文件,並據此要求日本政府修改。村上良太指出,這根本是將日本的情報完全曝露給美國。
而這個法案的正是威廉.羅斯(William Roth)參議員在林芳正的協助下所提出,就筆者所瀏覽的資料來說,至少從2010年到2017年村上良太都一直以此議題來抨擊林芳正。
特別是2017年林芳正出任文部科學大臣時,村上良太大駡安倍晉三強調自己最重視教育,結果怎麼會讓親美派的林芳正出任文部科學大臣?究竟安倍晉三是要將日本打造成「美麗的國家(美しい国)」?還是「美麗的日本州?(美しいニッポン州)」
也就是說在日本右翼大舉質疑林芳正是否為親中派的狀態下,在日本也有像村上良太這樣的記者,反而是在質疑林芳正的過度親美!?儘管為數不算多。
圖19:在華盛頓DC的戦略国際問題研究所(CSIS)發表演講。林芳正回憶他當年留學時協助曼斯菲爾德研修制度的通過。2022年8月3日(林芳正後援會臉書)
題外話一則,根據美國之音記者鍾辰芳的報導,美國國會參眾兩院重量級議員在2020年6月26日,仿照日美間的「曼斯菲爾德研修制度(Mansfield Fellowship Program)」,提出了台灣版的「台灣研究獎學金法案(Taiwan Fellowship Act) 」,每年預計撥款3200萬美元供聯邦政府公務員到台灣參加為期2年的研究交流項目,以強化台美關係並「推進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價值與利益」。
據跟林芳正私交甚篤的日本國際大學「信田智人」教授指出,林芳正「是親中派的同時,更是親美派」!
2021年11月12日的Newsweek報導,引用 Foreign Policy 中William Sposato的專文『日本新外相值得期待』(For Once, Japan’s Foreign Minister Is Actually Qualified),他對上智大學的政治系教授「中野晃一」的採訪,中野教授表示,要說林芳正會對中國膽怯是不太可能的,「他是具有強烈信念的自由主義者,同時他更是一位親美派!我不認為在面對中國的時候,林芳正會採取跟美國政策相衝突的決策」!
而林芳正在就任外相後的第三天,第一個與他國外相電話會談的對象,就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雙方就「台灣海峽的和平與安定的重要性,達成一致的認識」;布林肯也確認美方針對尖閣群島的防衛適用於「日米安保條約第五條」的範圍內。產經新聞也以『日美外相初次會談/對於『台灣安定』的重要性達成一致 』」作為該次談話的新聞標題。
圖20:林芳正與布林肯出席柬埔寨金邊的東協+3外相會議(來源:2022年8月5日林芳正後援會臉書)
林芳正在事後的說明記者會上還特別強調,他在電話中跟布林肯說「我們都有組過樂團的經驗,相信我們兩人一定可以在日美同盟的強化上,演奏出美好的協奏曲」。
更進一步講,筆者曾為文指出,要理解現今的日本國際路線與作為,必須要從安倍晉三於2015年所發表的『戰後70年談話』的通過與背景分析來理解。也就是說,日本現在採行旳『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是自民黨當前枱面上所有政治人物的『集體共識』,包括當時擔任農林水產大臣的林芳正在內!延伸閱讀:連結如下:
林芳正是否親美多過親中?其實這樣詢問根本多餘。自從安倍晉三2012年第二次政權以來,日本永田町的政治運作,幾乎快要是「首相制」了,重點還是在首相岸田文雄的外交路線;依照筆者對岸田政權的觀察與分析,特別是在2022年8月的改造內閣,從人事佈局來看,林芳正的留任,除了要繼續配合岸田首相的日本「天下圍中」路線外,也是『留給中國來談判的一道窗口』這樣的角色。

【對台態度】

筆者所掌握的林芳正跟台灣相關的資訊量不算多。
真要牽拖的話,1895年滿清國全權大臣李鴻章跟日本全權處理大臣伊藤博文,在下關市的『春帆樓』簽下日清和約『馬關條約(下關條約)』。
這間原於1877年間由屋主「藤野玄洋」蓋來作為醫院的建築,在1981年由玄洋的妻子「藤野ミチ」將之作為料理店兼旅館之用。1921年春帆樓的繼承人藤野ミチ過世,便由林芳正的高曾祖父「林平四郎」繼承,成為林家的眾多家業之一。
不過簽下馬關條約當時的春帆樓,在二戰的1945年因空襲而焚燬,僅留下1931年完工的「日清講和紀念館」。現今的春帆樓為戰後所重建。
圖21:簽訂馬關條約的所在地日清講和紀念館 (照片來源:春帆樓網站截圖)
2015年2月林芳正又緊急上場後援再度擔任農林水產大臣時,該年4月14日的內閣會議後記者會上,對於台灣政府(筆者註:馬英九政權時代)對福島五縣市的農產品禁止進口一事,表示日本再三要求希望能依照科學證據來處理放寬事宜,卻遭到台灣單方面的規定限制,甚為遺憾!」同時也透過外交管道要求台灣廢除對該食品的不當管制及採取應有的適合措施。
當然我們知道這個本應由科學方式解決的問題,在2018年被郝龍斌用政治化公投處理,強制政府在公投通過後2年內不得開放,以致延宕到2022年2月8日才由行政院宣佈解除。
圖22:謝長廷大使關於林芳正出任日本外務大臣的看法(2021年11月7日謝長廷臉書)
而林芳正在2021年11月即將接任外務大臣的消息傳出後,我國駐日本大使謝長廷,於11月7日在他的臉書上發文表示,「昨天報導岸田首相任命林芳正為新的外務大臣。今天的媒體報導他是日中友好議員聯盟的會長,不少台灣人在問他是不是傾(親)中?會不會影響台日關係?」
謝長廷表示,「他(林芳正)是山口縣出身。山口縣和台灣在歷史有深厚淵源,該縣其他選區當選的眾議員如安倍晉三、岸信夫都是台灣好朋友,日本外交戰略重視台灣海峽的和平安全,是重要夥伴,如果國際大環境和日本民情沒有太大變化,台日關係也不致有影響。」
謝長廷還提到他日前剛好有事公出前往山口縣,也去拜會了林芳正,「談話中感覺對台灣還蠻友善的,(台灣)有些看法是多慮了。」(註:括弧中的台灣,為筆者所加註)
林芳正在2022年2月19日出訪德國參加「慕尼黑安全保障會議」時,關於台灣的議題,他在會中公開表示:「對日本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夥伴及友人。台灣海峽的和平與安定,不止是對日本、對國際社會的安定而言,也都是重要的」
10月16日習近平在中共20大上說不放棄對台使用武力,林芳正在接受記者詢問時強調,日本會繼續向中國直接傳達台灣海峽的和平與安定的重要性」。
11月26日台灣的縣市長暨議員選舉,執政的民進黨大敗,蔡英文總統也對敗選負責而辭去黨主席之職。林芳正在29日外務省的記者會上強調:「對日本而言,台灣是與日本在自由民主主義、基本人權及法治上擁有共同價值,並且具有緊密的經濟關係及人員往來交流之極為重要的夥伴!是非常貴重的友人!」並且在此基礎之上「要更進一步地來深化日台間的合作與交流!」
以上資訊都可以看得出,林芳正對於台灣並非如同某些人所指控的,因為親中而對台灣具有敵意。
當然反對的人也會拿7月初安倍晉三前首相遇刺遭難後,賴清德副總統受到安倍家屬的邀請,代表台灣及蔡英文總統在7月11日前往日本弔唁;林芳正在7月12日外務省的記者會上對於記者的提問,於回答時,被指控「刻意不提賴清德」副總統的名字,引發外界、特別是日本右派及台灣在日同鄉會的指責,抨擊林芳正是受到中國的壓力、對台灣不尊重!
關於這件事究竟真相如何?筆者在日本外務省的官網上找到了相關的二筆包含影音在內的記者會記錄。一份是7月12日當天回應朝日新聞記者的提問,亦即引發上述事件當日的記錄;另一份是7月15日產經新聞記者再次追問12日的回應,林芳正再次說明的記錄。內容大致如下:
7月12日朝日新聞記者「野平」詢問:「接續先前的提問,台灣的副總統,因為弔唁安倍總理而訪日。我認為現職的高官訪日是「破例」,想聽大臣的看法?
林芳正回應:「據我所了解的,關於您剛才所提到的人,因為是來參加安倍前總理的葬儀,完全屬於私人性質的訪日。」「總之,與台灣之間是維持在非政府間的實質關係,我們的基本立場,並沒有因此而有任何改變。」
記者會文字網頁;影音部份在09:31~10:11;其連結如下:
7月15日產經新聞「岡田」記者:台灣的賴清德副總統,因為安倍前總理的過世而來日本。來日本訪問,雖說是屬於私人的行程,但林大臣在記者會上用『所提到的人』這樣的表達方式。想請問您用『所提到的人』這個說法的理由是什麼?有部份的人認為是否是因為顧慮到中國的緣故?批判的聲浪也不小。安倍前總理在生前,是一位重視日本與台灣友情的人,請問依照您的想法,在國葬決定之後,是否會預留台灣相關人員出席的空間?
林芳正的回答為:「首先,詢問『所提到的人』的對話脈絡,關於賴清德副總統,(因為)提問時已經有提到他的名字,所以在回應時就用『所提到的人』來敍述。至今以來,例如(我國的)外交藍皮書等文件,在提到台灣的重要人士時,都會使用他們的頭銜。⋯⋯」
記者會文字網頁;音影部份在5:51~7:25:
這起『事件』,7月12日記者會上,其實朝日新聞的記者也只使用『副總統』,並沒有提到賴清德副總統的『名字』。林芳正的回應,究竟是順著脈絡?還是故意迴避?
就筆者個人的看法,應屬記者會的脈絡之可能性較大。理由是在那個時候的氛圍來說,讓賴副總統赴日弔唁一事,是由岸田首相親自拍版定案的;當時的理由有對日本右派交代、對中國警告及對台示好三個層次;7月12日當天賴副總統才離開日本返台,因此那個氛圍下林芳正沒有什麼要顧慮中國、而刻意要不提賴清德名字的必要。
3天後的記者會,產經新聞記者顯然是『刻意唸出』賴清德副總統的名字來詢問,林芳正在回應時也全稱唸出「賴清德副總統」。就算是被駡之後才改口,但林芳正的回答也特別提到日本正式的白交藍皮書中,提到台灣重要人士的頭銜時都照常寫進去,意指「白紙黑色」都寫在那裡了,口頭上還有什麼不能用頭銜的顧慮?
這是筆者個人的解讀,但提出原文與連結,也是留給讀者自行判斷的空間。

【逸聞】

林芳正曾在接受朝日新聞記者「野平悠一」的採訪時表示,自己的座右銘是:『不易流行』。
不易流行是日本俳句詩聖松尾芭蕉的俳句理念。根據日本三省堂出版的新明解四字熟語辭典,該句是由『不易』與『流行』兩個概念所組成;『不易』指的是永遠不變的本質感動,『流行』則是因應時代的變化。林芳正解釋道:「該改變的就需改變,但是不應改變之處則要能守住;因此如何確實地掌握兩者間的分水嶺,則是最重要的部份!」
要言之『不易流行』,用俳句的精神來說就是「堅持傳統和不斷創新之間的辯證之道」!

#瑜珈熊與東尼

林芳正在就任外相後,第一個通電話的外國外相即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林芳正事後對記者表示,在電話中他和布林肯互相以「ヨギ(Yogi)」及「トニー(Tony)」暱稱對方。布林肯的Tony,自然是源於其名字Antony John Blinken當中的Antony變Tony而來,這點台灣讀者容易理解。
但是林芳正為什麼變成「ヨギ(Yogi)呢?林芳正的名字若用英文表達則為:Hayasi(林)yosimasa(芳正)。他解釋道,Yogi其實是美國的一部卡通Yogi Bear(瑜珈熊)裡主角的名字;在林芳正還是三井物產商社的上班族時代,前往美國考察時被取的綽號。
原因是美國人對於他名字中的yosi(芳)無法正確發音,因此就轉音成Yogi而來。林芳正沒有講,但筆者認為應該還有他的『體型』,也是讓老美幫他取名為Yogi Bear的原因之一吧!
圖23:2012年10月19日臉書

#國會議員樂團:Gi!nz(ギインズ)

本文在述說林芳正於青春期時曾經瘋迷於組樂團,這個嗜好即便是當了國會議員也沒有改變。
1997年林芳正跟小此木八郎、松山政司及浜田靖一(現防衛大臣)等人共同組成了樂團,取名為Gi!nz(ギインズ)。曾經參加的成員尚有前眾議員石崎岳及戶井田徹等人,現在群馬縣知事「山本一太」在參議員時期也是該團成員。
這個樂團並不僅僅是自娛而已,他們經常作慈善性的演出,並為骨髓移植、沃索夫紛爭、2004年印尼大地震等公益活動進行募款演出。並曾在2005年及2018年發行過專輯進行販售;看來演出功力具有一定的實力。
據了解,林芳正似乎是一位『被政治耽誤的音樂家』,他在樂團中除了作詞、作曲外,主要是擔任主唱、吉他手及貝斯手,有時也負責鋼琴;據林芳正自己認為,彈得最好的還是吉他。
圖24:彈奏吉他的林芳正,旁邊是前IT大臣平井卓也;兩人俱是宏池會的成員(2018年6月24日平井卓也臉書)

#緣起的披頭四:音樂外交起手式

說到樂團,讓林芳正與之斜槓一生的緣起,正是青春期時在咖啡廳中偶然聽到披頭四的『Let It Be』。
2021年12月G7的外相會議在英格蘭的利物浦召開,這裡也是傳奇搖滾樂團披頭四的故鄉,甫上任外相1個月的林芳正得以藉開會之便,到披頭四博物館朝聖,真是上天給他最好的就任祝禮!
果不期然,在會議告一段落、尚未晚餐前,這群外相被招待去參觀披頭四博物館,走到約翰藍儂生前所彈奏的白色鋼琴前時,館方導覽人員忽然說:「有沒有哪位願意坐下來彈一首給大家聽呢?」
身為披頭四鐵粉的林芳正便鼓起勇氣,當場坐下彈出約翰藍儂的代表作:「Image」。這首歌本就在鼓勵聽眾想像世界沒有宗教、國家民族、戰爭殺戮、財富差距等造成的隔閡,四海一家的精神;正符合G7的外相在此相聚的目的。
顯然林芳正選擇這首歌來演奏,根本就是「有備而來」!
據林芳正後來跟記者透露,當時他曾邀布林肯一起演出,不過布林肯本身擅長的是吉他而沒有答應,也許有一天,他們倆人可以一起為了慶祝美日關係的共同演出也說不定。
圖25:2021年12月11日林芳正在披頭四博物館的演出,照片最右側的即是韓國時任外相鄭義溶
此次即興演出,從主辦國釋出的照片中,有一張是林芳正演奏後、其他外相喝采環繞的照片來看,顯然大為成功!特別是正中間拍手的,正是該次也受邀出席的韓國外相鄭義溶;韓國前總統文在寅於2021年1月起用鄭義溶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他能協助改善日韓關係。
韓國在2022年5月更替為尹錫悅政權,日韓關係大步朝解凍方向前進。尹政權也特別任命曾經在日本東京大學留學過的「朴振」出任外交部長。
在人事還沒正式公佈前,朴振就向日本經濟新聞的記者表示,他跟林芳正都有樂器演奏的共同興趣,也許有機會倆人可以一起來彈一首『釜山港へ帰れ』(歸來釜山港)?!
這首歌是韓國1970年代的名曲,紅極一時。日本也曾翻唱並且大受歡迎,鄧麗君也曾演唱過,透過其歌聲讓該曲在日本風靡一時。
相信青春期的林芳正當初在玩樂團的時候,應該沒有想到,過了40多年,這個斜槓竟然讓他在國際外交上,有那麼大的助益。
圖26:2021年12月11日林芳正在披頭四博物館,用約翰藍儂的愛用鋼琴彈奏Image。右1為布林肯;右2為時任英國外相特拉斯,左1為韓國外相鄭義溶;左2為加拿大外相趙美蘭 (照片來源:林芳正臉書,英國政府提供)

【半兵衛觀點】林芳正的未來首相之路

令和未來首相系列,睽違一年半再度發表,一來是因為工作之餘,時間有限;二來也是最主要的原因:資料蒐集不易。
前一陣子終於入手了林芳正在2011年跟津村啓介眾議員所合著的「國會議員的工作」一書。按照日本政界的習慣,這本在林芳正2012年參選自民黨總裁前一年出版的書,應該就是為了首相之路而來。
自從美國前總統川普風潮興起後,台灣關心國際政治的人終於多了起來,這是好事。儘管姿勢千奇百怪,但也看到大家慢慢地擴大了視野,只是太容易從我們的認知經驗來理解他國政治人物。
所以筆者經常呼籲,在理解日本政治人物跟日本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時,要避免用台灣人習慣的『親OO派』來作為認知的唯一憑藉;原因無他,因為基本上日本的政治人物「沒有國家認同」的困擾,而「國家認同成為問題」是台灣特殊歷史情境遺留下來一直處於「需要被解決的課題」。
所以日本政治人物效忠的對象就是日本,即便是日本共產黨有他們對日本天皇的不同認知,但他們效忠日本也是無庸置疑的。
包括2020年及2021年兩次自民黨總裁選舉,台灣媒體、名嘴及部份學者,輕易地從我們熟悉的『安倍晉三視角』去做「敵我劃分」,甚至把安倍派攻擊的對象就視為是親中派這樣廉價的評論。
而抨擊抹紅的對象,事實上不但有許多人對台灣挺友善的,這些人甚至有些還極有可能是未來的日本首相。難道我們要用這種逞一時之快的方式,把可能的朋友「超前布署」推向敵方陣營嗎?
有九五之志的林芳正,不管他有沒有辦法在未來的日子裡成為日本的首相,但眼下2022年邁向2023年之際,以日本內閣制的選舉方式,不管你喜歡或不喜歡林芳正,他事實上就是三五年之內的可能人選之一。
與其詛咒他跟中國的關係,不如試著了解他的背景、成長與特點。既然中國,日本,台灣大家都搬不了家,與其讓中國爭取他,台灣自己也要想辦法拉攏、說服林芳正才是正途!
這篇文章在撰寫過程中,筆者深深認為對林芳正的了解還是有很多待加強的地方,也希望台灣在研究日本的朋友,能幫忙補足我力有未逮之處。本文若是有謬誤之處,也完全是因為我研究能力不足所致,望請諸君海涵!
以下是林芳正的SNS,有興趣對他了解的讀者,可以依照下列連結前往拜訪。
(本文結束)
(如您覺得這篇文章值得給予作者鼓勵, 請按下方心形的讚,感謝!)

4-1】【4-2】【4-3】【4-4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12會員
92內容數
介紹令和時代的日本政治現況走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