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暖和得让人害怕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进入2023年之后不到10天,我所在的这个地方的气温就从最高零下4-5度窜到今天的零上12度。带着猫咪坐在村子对面的小亭子里晒太阳,猫咪晒上一会儿就受不了,躲到树荫下面凉快去了。
往年首恶之区的冬天,从12月到次年1月底2月初是最冷的,一般最高气温都在零下4至7度左右,偶尔会降到零下十几度;进入2月份,也只是升到0度到零下2度左右。像今天这样暖和的日子,通常要到3月才会出现。
虽然晒着暖洋洋的太阳很舒服,但总觉得这种舒服不正常,舒服得让我提心吊胆。冬天已经过去一多半了,我这里连一场像样的雪都没有下。
村委会或许比我更早意识到这种不正常的气候,早在秋天,他们就在已有的机井旁又打了一口井。虽然村里常住人口只有30-40人,一口井的水已经无法满足大家的日常所需——更别提村民偶尔还要用水浇浇菜地了。
在我那个通常一到秋冬季节就阴雨连绵的故乡,气候同样干旱得可怕。老家那边冬天的气温一般都能保持在0-10度左右,依然可以让蔬菜保持正常生长。但是去年秋天播种时,却因为天气过于干旱,种了几次才有少量种子发芽。
这样的气候放在毛时代,绝对会有很多人饿死——大跃进时期明明全国大部分地方都没有明显的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人还要栽赃给“自然灾害”呢。然而幸亏那本在1990年代风靡一时的《谁来养活中国人?》让共匪提前为可能降临的粮食危机全球布局,从一二十年前就开始大量进口粮食,即使去年秋天的干旱导致老家那边粮食和蔬菜生产出现严重问题,民众却没有因为这事饿肚子(因为共匪“清零”政策导致的食物短缺倒是每一次封城都会出现)。
但是,如果这样的异常气候在全球发生,如果几个主要的产粮国家都遭遇天灾,那又会导致什么后果呢?
在《圣经》里,当耶和华用大洪水把人类搞得差点绝种后,他曾经允诺以后再也不用这种方式折腾人类了。那是否意味着大洪水之后的所有天灾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人祸”?
与此同时,联合国两个常任理事国的两大独裁者却在忙着打仗或准备发动战争。也许Matters网站的基督徒“爱心哥”说得对,习魔头就是耶和华派来惩罚不信神的兲朝人的,可是为什么拥有信仰自由的、无辜的香港人、台湾人也要受连累呢?“爱心哥”式的因果报应论无法解答这个问题,也许正确答案还是要从另一位基督徒马尔萨斯那里寻找吧。
我妈说老家那边的这一波疫情并不严重,大多数人都只是感冒症状——也没准就是得的感冒。可是依然有不少老年人没有挺过这个暖冬,没有挺过这场“小感冒”。在人口基数更大、长寿老人更多的京沪等地,死者数量已经触目惊心到让共匪不敢公布真实数据。
有时我不禁怀疑习魔头是在利用病毒屠杀老年人,解决反节育派们热炒的“老龄化问题”。也许这就是人权爱好者多年来对兲朝搞人口恐吓的结果。他们以为自己持续的人口恐吓会诱导共匪彻底废除计生政策、鼓励生育,没想到共匪想出来的对策是易富贤炒作多年的“楢山节考”。
9會員
29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