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夢醒時分

2023/01/2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初次寫於 2017.01.24 ,家中
略修於 2023.01.13 ,家中
食用情緒:模糊的兩界分野與溺於其中的人們
t/here

旋轉、跳躍,無人眨眼

「咳、咳、咳⋯⋯」
原先潔白無瑕的床單,被床上體弱多病的少年染成怵目驚心的鮮紅色。
「這是報應吧⋯⋯」
家裡遭逢變故後,原本愛笑的少年,忘記了該如何微笑,似乎也忘了自己有著快樂的權利。
「頭又開始痛了⋯⋯可惡的腫瘤⋯⋯要讓我死就快點啊!為什麼不快一點!」
少年罹患的腦瘤,其嚴重程度,是使全部醫生放棄他的原因。
但是,就算如此,我還未放棄他。
「不准你說這麼喪氣的話!」
「難道我不能快點死嗎?繼續住下去,也只是浪費醫療資源。」
「說不定你會有痊癒的一天啊!」
我知道我這反駁是多麽的無力,但是我不想看到他那悲觀樣子。
「哪有可能⋯⋯」他輕輕嘆了口氣,「妳不用一直把時間浪費在我這不爭氣的病人身上。就算不管我也沒關係,去外面再交個男朋友也沒關係,我不會在意的⋯⋯」
「我想做什麼是我的自由——我就是決定要在這裡照顧你!況且,我心中認可的男朋友也只有你一個⋯⋯由我來照顧你,不是最恰當的嗎?」
他一時語塞,恰恰證明了我在他心中還是佔有一定份量的。
「⋯⋯頭好痛。」
「等著,我幫你去找醫生!」
我伸手就要按下床邊的呼叫鈴,沒想到被他止住了手。
「不用麻煩了,我⋯⋯」
只見對方坐起身,看了看自己的手腳。
正當我以為一切都沒事時,他回望過來——
沒想到他望著我的眼神,竟是如此陌生!
「妳⋯⋯?」少年的聲音有些沙啞,像是久未出聲。
「我是你可以信任的人,不用害怕!」
——我正是為了尋找消失的記憶,才會遇到你啊!
對方走下床,順手摘了多床頭櫃上花瓶裡的花,別到了我的頭上。
「果然是差了這麼一點⋯⋯不過這副身體,似乎到頭來還是成了妳的累贅。」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我不覺得你是——」像是不願再聽到我表白心跡的語句,他逕自打斷了我的話。
「那是因為記憶還沒恢復吧⋯⋯這就還給你。」
霎時,隨著悠遠而陌生的歌謠響起,我被數道光芒團團包圍。
一道道光承載著塵封已久的記憶,逐著歌,一一回到我的腦海。
開心的,難過的⋯⋯繽紛多彩的回憶裡,自始至終唯一不變的是眼前人的身影:
未曾老去,未曾長大。
「抱歉,我沒辦法陪你到最後。」
突兀的警鈴聲大作,趴在病床邊的我睜開了眼睛——
床上既沒有熟悉的人影,床邊也沒有那一個裝滿鮮花的花瓶。
關於我怎麼逃到頂樓,怎麼從火場中獲救,詳情已經記不清了。
只記得那天逃生時別著的花朵依舊鮮豔,而頂樓的風聲捎來了那句話⋯⋯
我愛你。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欲言
欲言
這邊是欲言的文字實驗室,風格應該會變來變去再變變變ꉂ(ˊᗜˋ*) 目前規劃緩慢寫一些新的東西+將之前寫過的一些東西傳上來。不定期掉落小文章。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