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影|「山的那一邊」,輕鬆的對話隱藏了深意

2023/01/2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2018年的電影
「山的那一邊」(Hidden treasure in the mountain,2018),由黃瀞怡(小薰)、蘇達、撒基努以及何林駿演出,導演王道南的作品。
在許多社群媒體上,屬於山林喜劇,也有人稱這部為「類公路電影」(road movie,主角為了某些原因而展開一段旅程,劇情為隨著旅途的進展,而探討角色的內心轉變。如同英文譯名一樣,似乎透過螢幕上的「大雪山三日行」,觀影者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心靈財富。
附上預告片

電影本身

小薰所飾演的張心嵐,為東勢林管處的約聘巡山員。男友則是曾為盜木者(山老鼠)的阿德(蘇達)。她想離開這份山林工作及生活,其中最大的掙扎則是與男友的感情,而說出口的當下,男友則是用類似玩笑話帶過,並且「半強迫地」邀她上山,一同去拿之前盜木時期偷藏的紅檜。陳萬德的本意,除了想透過這回旅程,為兩人感情做出努力外,也邀請一位好友-都瑪斯(撒基努)一同上山,後者因父親先前於打獵之際喪命於熊爪,而鬱鬱寡歡宅在家(旁人看不出來XD)。
故事單線主軸,便是由這趟走入深山的旅程展開,一路上還遇到位欲自殺未成功(被他們害的?)的表演藝術家吳介人(何林駿),後來還莫名的硬拖著加入背木頭的行列,後來還救了一頭小鹿,繼續尋木(贓?)的旅程。
感覺是西遊記的組合,差別在於是取紅檜而非取經XD

***教學防雷線***

「山的那一邊」這部電影,透過阿德及都瑪斯的無俚頭對話支撐起來的,至少五成以上也不為過。或許是我曾經在原民區服務過,所以那些對話聽起來十分的熟悉且輕鬆,就很像看朋友之間講幹話一般。而搞笑顛三倒四的語句,似乎作為保護的一道牆,構築在自身壓抑情緒之前。例如心嵐面對自身工作及男友、阿德面對感情及過往的利益、都瑪斯及吳介人面對父親的態度等等。
和以往原民相關題材不同的是,這部電影如同一片山林,他並沒有特別強調原民、自然保育等嚴肅議題,則是輕輕帶過,觀影者需自行觀察、透過劇情發展、人物動作及對話,來自我省思。
一、如果你/妳是張心嵐,你是否能敘述妳搶下槍枝當下的心情及想法?
二、你/妳認為文中對於解救小鹿的兩方爭執點為何?
三、你/妳認為阿德及都瑪斯對於心嵐聽不懂原民話,是否也是一種刻板印象呢?
四、其中出現了都瑪斯的兩幅作品,你/妳認為兩幅作品所具有的意涵為何呢?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嗨!我是「口白人」,乍聽之下,這感覺是台語中的「靠*郎」,似乎有點憤世。然而這名字來自電影口白人生(Stranger than Fiction)。雖然自己如同劇中威爾法洛飾演的公務員,過著平淡、日復一日的生活,但是透過電影、書籍、音樂,實際上心理是充實的,希冀與你分享學習的喜悅。
    嗨!這裡是口白人餐酒吧,這裡沒有既定的酒單及固定主題, 只有我這調酒師,以及閱讀的雜學筆記所堆砌的酒譜, 透過隨思所想、隨性而致搖盪或直調,為你調出一杯文字的特調。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