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年劫

2023/01/2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都怪昨天從老家北返時,突然心想:「今年過年沒生病,真好。」今天大年初五,還來不及開工,就又跑了趟急診室。
不知為什麼,常在過年期間生病。也許是平時太忙,連生病的時間都沒有;也許是弦繃得太緊,一鬆懈就出問題。雖然都不是什麼大病,但過年沒醫生可看,就只能跑醫院掛急診。
外婆還在世時,年初二總是在小鎮知名的餐廳擺桌請回娘家的女兒外孫們。印象裡,我就有好幾次坐在餐桌上,看著大家大快朵頤,而我只能小口嚼著無滋無味的白吐司。
最悲慘的一次是,年假剛剛開始就感冒發燒,實在撐不住,打電話給熟識的醫生。他當天下午便要出國,於是要我馬上到急診室,他趕過來幫我看看。
彼時女兒還年幼,保姆放假,無人看顧。怕帶幼兒在急診室易感染,我請先生在家照顧女兒,我自己去急診室。
醫生朋友訊速診察,開了藥,因為覺得我有點脫水,所以交待留院打點滴,才去趕飛機。
年假的急診室依舊擁擠,但醫護人員明顯不足。坐等許久,護理師喊我的名字:「去推一張病床來,打點滴。」
推一張床來?看看四周,我沒聽錯,病床都是陪病家屬自己推進來的。我步履蹣跚,勉強推了張病床到留置區,但要躺上床時,才發現這床是壞的,沒法躺。
「去換一張吧。」護理師說。
高燒未退的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旁邊另一名病人的家屬見義勇為:「我去幫妳推。 」
護理師這才露出有點同情的眼神:「沒有人陪妳來啊?」年節期間孤伶伶來掛急診的女人,多可憐哪。
躺在病床上吊點滴,我倦乏得睜不開眼睛,但覺得好冷,尤其是下了針的左手。
不知過了多久,一聲尖叫驚醒我。緩緩睜開眼,發現是鄰床老人的外籍看護。我循著她驚恐的目光與指尖往下看,地上一大灘鮮血。
是我的血。針頭不知為何沒有戳好,血管裡的血汨汨流出。
護理師忙著處理時我掏出手機,請先生找人幫忙照顧女兒,快到醫院來陪我,「否則我不知道回不回得了家。」
才剛慶幸今年平安無恙,上午就在浴室滑倒,著地的右臂劇痛,只得去掛急診。幸好經X光檢查沒有骨折,應只是挫傷,吊了三角巾,還趕上中午與友人的餐敘。
都說運隨心轉,想來都是我隨便動念,才有此劫。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靜靜讀一本書
靜靜讀一本書
喜歡閱讀,喜歡寫字,喜歡用文字與影像拼貼回憶光影。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