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理醫師愛上AV女優 – 187

2023/03/08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個人面對調查過程,一個人接受心理治療,一個人療傷,都是很辛苦、很不容易的。
獨自等待破案、等待水落石出、等待法律伸張正義,則又是另一種煎熬、另一種折磨。
更別提,雖然明知嫌犯(幾乎)不可能出現在眼前、再度傷害自己,但每當獨自一人走在黑暗中,每當午夜夢迴驚醒時,恐懼卻還是真實、強烈的存在,不曾真正消失。
結果經過了9個月心懸在半空中的等待,等到的卻是「嫌犯死亡撤銷調查」這個荒謬的結果。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132 字、3 則留言,僅發佈於賴仕涵的思考王國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92會員
820內容數
從小我就是個怪咖,想讀哲學系、文學系,結果當上醫師。27歲工作一年後離職當SOHO,不到3個月就投降回醫院。33歲自行開設診所,2021決定開始人生下半場。醫師生涯19年半以來,聽過無數故事,看遍無數人性。加上廣泛涉獵眾多雜學,創作內容遍及身心靈、感情、婚姻、教養、人生、旅遊、財經、小說等領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