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守護者

2023/04/2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圖:from pixta )
(一)
星期六早上十一點,雪芬的老公建文從外面回來,一進客廳,就對著在廚房做菜的雪芬喊著:「王淑雅叫我帶她到勝利街買電纜 ! 」
勝利街有各式各樣的電器和電腦3C用品。
「你不可載她去,她自己有弟弟為什麼不載去?」雪芬質問著。
雪芬聽過一些男人載女人的故事,後來載出了家庭問題。
她很疑惑為什麼王淑雅要找建文載她去買東西。
單身的王叔雅,她的房子就在雪芬家隔壁,那房子住著她離婚的弟弟王大偉和他五個孩子,她則住在不遠處的另一棟房子。
「她弟弟今天不在家。」建文說。
「會出事的,婚姻本來就是脆弱的,不管你,家庭破碎的話,是你一手造成的。」雪芬生氣地說。
「沒有的事,不要亂講。」建文辯著。
「等有的時候,也不用再講了。」
她愈想愈氣,索性直說。
「好吧 ! 你要載就去載,等離婚後,你就不用再去找。」雪芬豁出去地說著。
「你不要心裏亂想甚麼,就講甚麼。給小孩子不好的影響。」建文著急地說。
八歲的兒子從房間跑出來客廳,叫著 :「啊,吃醋了,吃到醋了。」
雪芬在廚房一面炒菜,一面大聲地說:「常往他家跑,對了,他們有幾個沒結婚的。」
王大偉以前開過咖啡店,因經營不善關門。但他一直無法忘情咖啡,常打電話招朋引伴到他家品嚐他泡的咖啡 ,建文是他的座上賓。
「我是去找王大偉,又不是去找她們,在社會上沒結婚的太多了,不要無中生有。」建文辯著。
除了王淑雅,王大偉還有兩個單身的姊姊。雪芬常看到她們在王大偉家出現,她們來關照他的孩子。
她常聽到她們責備著小孩子不良的行為,她也聽過她們在背後指責王大偉沒責任,常常不見踪影。
「你傷害了我的感覺。」雪芬說。
她希望建文不要去載王淑雅 ,但她說不過他,只好訴諸感覺。
「好了吧 ! 我打電話告訴她今天那家商店沒有營業。」建文說。
「不要把我們家和他們家搞在一起。」雪芬說。
她心裏不安著。
「又沒有。」建文辯著。
「你怎樣待我,我就怎樣待你。」雪芬堅定地說著。
建文又開門出去了,八歲的兒子和十一歲的女兒都從房間出來。
「我這樣是防止你們的爸爸被人家搶走。」雪芬尷尬地解釋著。
女兒說:「老爸好像是他們家的奴隸。」
雪芬說:「是僕人。」
她糾正女兒的用詞。
女兒大聲說:「奴隸和僕人都一樣意思。」
雪芬說:「奴隸比較爛。」
那時她一心要守護她的孩子和她的家。
(二)
幾年後的某一天,雪芬躺在床上問建文:「王叔雅怎麼好幾天都沒打電話來? 她會不會生病了?你要不要問一下。」
雪芬自從知道自己得了絕症後,就積極幫她的老公物色女友,最後她想到王淑雅。
「王淑雅品性不錯,又有愛心,對你和我們的小孩比較好。」雪芬說。
「你不要胡想 ! 我和她沒什麼!」建文大聲說著。
雪芬著急起來。
「你不要被別的女人騙了,會害到你和孩子。她把自己的家讓給她的弟弟一家人住,還一直照顧弟弟的孩子,她是好女人。 」雪芬說。
「你好好治病,你會好起來的。」建文說。
「王淑雅說過她喜歡自由才沒結婚,你就給她自由,她自己的經濟不錯,她不會要你的錢。」雪芬說。
建文嘆了一口氣。
「以前我說過,你怎麼待我,我就怎麼待你。」雪芬缓慢地說著。
「是啊 ! 以前你說得氣噗噗的。」建文沒好氣地說。
雪芬不好意思地笑了。
「謝謝你...這輩子...愛我....」雪芬說。
建文哽咽了。
「我耽心我走了以後,別的女人來設計你,騙走我們辛苦賺得的資產。」雪芬嘆著氣說。
「我不會那麼笨! 」建文說。
「你打個電話給王叔雅,關心一下她是不是病了?」雪芬說。
她希望這個家不要因她離去而破碎,她認為王淑雅幫得上她的忙。
(三)
雪芬往生後,建文難過了一陣子,之後他面臨無邊的寂寞和孤單。
有幾個單身的女性對他表達愛慕之意,但他的好友提醒他:「你這個年紀,人家愛的是你的錢,不是你的人。」
建文知道王淑雅不要他的錢,又她一直打電話來安慰他,並關心他的一對兒女。雖然她是個外貌平凡的女人,但她有一顆和雪芬一樣的愛心。
他決定和她携手共走人生剩下的路程。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