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 (下)

2023/03/1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返鄉(下) (圖:from Tingey Injury Law Firm, unsplash )
(六)
阿嬤往生後,瑪麗亞要回菲律賓,行前五叔跟她說:「你先回去,過幾個月我會去菲律賓把你娶回來。」
家族裏的老人對五叔要再婚,都表現得憂心忡忡。
麗卿的父親嘆著氣說:「瑪麗亞要和文程結婚,她想要分財產。」
「阿爸,法律是這樣規定的,如果她和五叔結婚,她有權利啊!」麗卿說。
二叔母也憂心地說:「文程的財產會被瑪麗亞分了。」
麗卿認為五叔和瑪麗亞的交往可能因她回國而結束了。
但是幾個月後,五叔竟然到菲律賓辦了手續,娶回了瑪麗亞。
「文程把他的財產分成四份,他自己分了一份。」二叔母說。
「唉! 這也是好辦法,讓三位兒子不必耽心。」麗卿說。
(七)
七年後五叔要重蓋他分到的祖厝,他和瑪麗亞住的祖厝屋況愈來愈差。
五叔要求住在隔壁的四叔的大兒子拆掉冰櫃屋。
他說:「你們要把冰櫃屋拆掉,你們那個冰櫃屋占到我的土地。」
「那是我父親蓋的,花了好幾十萬耶! 拆了,我怎麼做生意?」鴻政辯著。
四叔當初向堂叔們買了祖厝三合院右邊靠馬路的舊房子,拆掉,蓋了三樓的住家,又花了數十萬在住家對面馬路邊的大院子,蓋了一間佔地六坪大的冰櫃屋。
那冰櫃屋冰了多種魚類,有自家魚池的魚和從外地購買的魚,都是要去附近的城鎮賣的。
麗卿打電話給她的大哥說: 「阿兄,你比較有機會碰到么叔,你跟他說,叫五叔要拿錢出來賠鴻政,五叔出外有賺到錢,鴻政經濟比較差。」
麗卿同情一直待在鄉下的鴻政,尤其他沒了父親。
「鴻政他們蓋的冰櫃屋有占到五叔的土地。」大哥說。
「鴻政他們也是大意,他們沒想到搬去高雄發展的五叔會回來,唉!他們當初如果有拿錢出來買就好了,只是佔到他一點點的地。」麗卿說。
「么叔說要把祖厝的持分賣給五叔,么叔是站在五叔那邊的。」大哥說。
(八)
五叔聽了他的小兒子的建議,把鴻政告上法院,麗卿的父親和二叔和么叔都被要求出庭作證,每一次的出庭都讓大家怨聲連連,因為麗卿的父親已坐了輪椅,二叔已拿了拐杖,每次出庭都要勞動外地的親人回來搭載。
他們共出庭三次,每次麗卿都打電話問:「阿爸,法官問你什麼?」
「法官說的話,我都聽不到,我跟法官說我聽不到。」麗卿的父親說。
麗卿的父親使用的電話有擴音功能。
他有嚴重的重聽,平常她跟父親說話都湊到他耳邊。
「那二叔怎麼說?」麗卿問。
「你二叔說完了,又說他記錯了,又要重頭說,法官就不採信他說的。」麗卿的父親說。
法官最後結案了,鴻政的冰櫃屋拆了一小部分。
(九)
麗卿父親的外勞打電話給她說:「阿姨,瑪麗亞和她的老公你的五叔,他們搬到我們這邊菜園豬舍改建的房子。」
菜園豬舍改建的房子是三叔的資產,他已去世,他的後代不再回來了。
「真的喔! 太好了。」麗卿興奮地叫出來。
她一直希望五叔和瑪麗亞有合適的房子居住。
「他們跟你三叔的兒子買的,花五十萬。廟口的一位店家老闆娘說,早知道賣五十萬,她要搶先買。」麗卿父親的外勞說。
「她買不到的,那是阿彌陀佛出來喬的。」麗卿說。
麗卿父親的外勞不會說「出家的尼姑」,每次講到那位出家的姑姑,就說那位「阿彌陀佛」。
麗卿猜一定是出家的姑姑出了力,三叔一家人都對這位姑姑敬重萬分。
(十)
麗卿回家探望父親,在村外的道路上碰到五叔。
在遠處,五叔就大聲呼喊:「你回來了!」
「我回來看我阿爸! 」麗卿也大聲喊著。
她一直不敢去祖厝那邊探望五叔和鴻政,她愛他們兩人,不希望讓任何一人傷心。
她快步走近她的五叔。
「你住的地方買多少錢?」
她要確定他是買的,不是借住的。
「五十萬。」五叔說。
「你有登記嗎?」麗卿問。
「有。」五叔說。
「一定要登記,才不會被趕出來。」麗卿說。
「有啦,有登記。」五叔說。
五叔在新的住家,養了四隻流浪狗,瑪麗亞收容了一位受家暴的故鄉婦女。五叔說他現在還在上有機農作的課程。
麗卿看到五叔愈來愈年輕了,她想應是五叔返鄉找到了愛情和興趣。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