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6/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常常會想,自己身為sub的優點是什麼?姣好的身材、傑出的外表、獨特的氣質、優秀的技術?不,我一項也沒有。頂多有一顆赤誠的心。可是這又要如何跟他人訴說呢?這是要用行動證明的。然而在正確的對象出現之前一切都是空談,更何況忠誠是一個非常主觀的形容詞。
平常的文字、面對他人時的表現、不夠多的經驗,常常讓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很好的sub。我是個自尊心略強、用字有時候可能有些粗俗、很有主見及自己想法的人;面對他人時我總是無法放心地將自己交出去,藉由調皮、頂嘴來偽裝無法臣服於對方的自己,有時還會覺得自己不夠「乖」;經驗不夠多使得我沒有辦法很精確地將感受即時回饋給主動方,而沒有經歷過訓練也使得我在看到那些訓練有素的狗勾時總會覺得自己相形見絀、無地自容。
版上很少關於圈內的發文也突然令我開始思考,在別人眼中我會不會只是個冒牌貨?明明生活都跟bdsm無關硬要說自己是圈內人?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發那些相關的文字,可是沒辦法啊。總是孤身一人的我,心中sub的那一區塊已沉寂許久,被埋在時間的塵絮底下了。一直沒有合適的對象使得我想臣服於某個人的心逐漸安靜,剩下的只是靜靜的等待對的人出現,而在那之前我能做的只有努力生活。
久未接觸刺激使得我最近對於被支配的慾望逐漸減少,心中的某一塊拼圖好像被拿走了。在無欲無求的狀態做什麼都很無趣,自慰也越來越難得到滿足。曾經可以靠自慰時的性幻想達到滿足的我如今也想不到東西了,腦袋一片空白,如今不過是像打卡般滿足生理需求罷了。被說「你只是色」時我心裡既難過又無奈,沒想到在他人眼裡我是這種樣子,總感覺被否定了一切——我明明就不是這樣的人。我想要的絕對不僅僅只是這些,只是如今我不知道怎麼「想」了。箱子一旦太久沒打開,要開啟的時後便會卡住吧?我的箱子也開夠久了,如今蓋子逐漸闔上應該也不足為奇,這明明不是我的錯啊。
突然很害怕箱子再也打不開,或是在需要的時候打不開。想起曾經持有拼圖的那段時光,雖然求而不得很難受,但有多渴望,在得到滿足時便會有多愉悅。在偶獲甘霖時那興奮得雞皮疙瘩、感覺一切都瞬間活過來了的那種感覺是騙不了人的,這才是我要的啊。
如今快要遺失那種感覺,我還會是我嗎?好害怕。
    15會員
    28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