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娜與修的談判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2023/07/0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哈娜與修的談判,第一回合
在眾人的注視下,哈娜與修一起伸出右手。修遵守著貴族禮節,紳士地等著哈娜主動來握他的手。當兩人手指扣在一起後,史卡特拿起桌上的黃布,一抖揚開蓋著兩人的手。
史卡特的人狼爪隔著布蓋在兩人手上,唸道:「依照史卡拉貝的古老習俗,女神的庇佑,在此的議價,只有雙方與神明知曉,成交之後必須忠誠履約,違者將失去比性命還重要的信譽,以及眾神的眷愛。」
唸完固定的開始禱詞,史卡特轉向哈娜,提醒她:「這邊談定的價格,包含一半當場給付的訂金,以及事成給付的尾款,包食包宿,還有那個貴得要死的醫療保險。尾款會扣除傭兵工會的短期註冊金,還有......喂,妳有在聽嗎?」
「啊,對不起,我不小心失態了!」哈娜緊張得手冒冷汗,腦中各種念頭萬馬奔騰,一半神魂都不知道飄到那個世界去了。
「妳不要緊張,這裡沒有人會欺負妳佔妳便宜的。」修給了他一個溫暖的笑容,握著哈娜右手的修長手指也越發柔軟下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哈那靦腆地笑了:「只是我第一次真的跟人捏價,有點失態,抱歉了,我們繼續吧。」
史卡特豎起姆指,指著身後坐在靠牆椅子上的香儂教授,打趣說:「只要阿速卡坐鎮,這房間裡面的凶神惡煞再多十倍,也沒人敢佔妳一根毛的便宜。」
香儂教授什麼也沒說,就只直直死瞪著史卡特。瞪得他狼耳都垂下來,轉頭避開她的眼光。把剩下的酬金細節含糊囁嚅飛快唸完。
「好了,別再浪費貴客的時間了,我們開始正事吧。哈娜小姐,妳請先。」修揚起左手,請哈娜開始出價。
哈娜深吸一口氣,腦袋裡各種策略轉了兩圈,決定捏了個棄權的手勢。
「整,零。」她小心翼翼唸出這兩個字,將出價權讓給修。她眼睛盯著蓋住右手的黃毛巾,眼角餘光偷偷觀察修俊俏的臉龐,還有在窗隙晚霞下閃閃發光的金髮。
先確認對方的誠意,再隨機應變。哈娜心中打定主意先防守、再攻擊。
修的表情毫無變化,捏了三這個數字,說了:「整。」
三、三枚史卡拉貝銀幣?哈娜心中有點失望。
這個價格不就是一般在街上餐館打工,嗯,大概是幾天呢?哈娜開始心算史卡拉貝銀幣與銅幣的匯率。
修又捏了一個零這個數字,補了個字:「零!」
三十枚史卡拉貝銀幣!哈娜乍聽到這個「零」字,才發現對方開價遠遠、遠遠高於自己預期。她的小腦袋瓜爆發出前所未見的高速,關閉所有感官,急速運算匯率與酬金的換算方程式:
三十枚史卡拉貝銀幣扣除傭兵工會短期註冊金百分之五再扣除預付市政稅百分之十加回貧戶補助百分之八乘以銀銅幣匯率一比九十八點七一除以餐館服務生打工每日基本薪水十七枚半史卡拉貝銅幣加上小費平均預期五枚,等於......
「嗯,哈娜小姐?」修有點不安地問。
哈娜這才發現她自己緊緊掐著修的掌心,像個白痴似的雙眼圓睜瞪著修,嘴巴大大張著,大概一個商隊的馬車都可以列隊從她嘴巴穿過去。
糗大了!
她左手趕緊飛上來擋住自己的嘴,衣袖擋住發燙的緋紅雙頰,尷尬地說沒事沒事繼續繼續。
「好的,那哈娜小姐您接受這個價格嗎?或者......」
或者放棄這塊特級肥肉打道回府?絕不!
「成,成了!」哈娜迫不及待握著修的手,揭開黃布。
「成了?」史卡特吃驚地問修,修也是一臉錯愕回看他。
「就一回合?」史卡特搔搔耳朵,對哈娜說:「哈娜小姐,雖然說我們黑旗幫的呼號是『無惡不作』,但是妳要給我們一個見證,我們在這邊談價是公平公正,沒有仗勢欺人,對吧。」
「是的是的,煤油沒有。」哈娜的腦袋還在換算這筆巨款,激動地連說話的語調都糊成一片。
三十枚銀幣!等於一百二十四個整日又一加四分之一禮拜鐘的打工薪資!
一想到出城做個十幾天的短期任務就可以賺到九倍於打工的薪水,她心中整個飛揚了起來,修的尷尬笑臉顯得特別俊俏,史卡特的狼頭看起來像隻可愛的大號哈士奇犬,四周肌肉發達的黑旗幫眾個個笑容滿面,整個屋子浸沒在向晚的黃輝中,有如發散金光,今天似乎事事都特別順利。
直到她看見坐在牆邊椅子上的香儂教授。
教授坐在妳旁邊,她非常火
教授臉上毫無表情,但是左手正打著泰洛斯姐妹會的秘密手勢,暗號是「戰!」,手腕上的青筋因為用力過猛都浮了起來。
看來教授從一開始就打出暗號,一直維持這個暗號,但有人一直都沒注意到呢。哈娜的笑容僵了,喜悅之情從半空中摔下來,碎了一地。
她可以想像到事後香儂教授在她面前輕聲提問:「哈娜同學,妳的商業談判課跟誰學的?」
突然,這房間的光也沒這麼亮了,圍觀的黑旗幫眾笑容看起來更像是嘲笑新手出糗,而這銀幣的數字⋯⋯
「啊,怎麼又是這個討厭的數⋯⋯」她輕嘆了一口氣,頭都重得垂了下來。
三十枚銀幣。一個曾足以買下她身體與自尊的數字。
3.9K會員
174內容數
寫奇幻小說,畫圖,心得,各式各樣作品的故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