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歌(四之二) -- Stable Diffusion繪製

2023/09/26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巫娜・莫瑞臉上還是那一副陽光燦爛的微笑,眼中漾著好奇的清澈水波。

巫娜・莫瑞臉上還是那一副陽光燦爛的微笑,眼中漾著好奇的清澈水波。

等歇息夠了,哈娜想了一想,決定先從最初階的訊息交換,就是靠基本的肢體語言加上簡單的單詞交換基本資訊開始。然後用課堂上學到與才剛爬摸打滾過的小惡鬼語學習經驗,靠對方的其他非語言線索來推敲更多資訊。只要彼此夠熟了,就能靠兩人的默契傳遞更多重要的訊息。

康德拉蠻人語我可以的!本姑娘才剛經過小惡鬼語地獄的洗禮!沒問題的。

哈娜手拍拍胸脯替自己打氣,引得巫娜・莫瑞回神過來打量她,臉上還是那一副陽光燦爛的微笑,眼中漾著好奇的清澈水波。


「我來自史卡拉貝,我是史卡拉貝的哈娜,呃,哈娜⋯⋯蔻。」在自我介紹時使用隱名讓哈娜感覺相當彆扭,畢竟在泰洛斯玉碎派的俚語裡,說出隱名的正式用句等同於「交出自己的心」。

在對話中說出自己的隱名,不管對方是再熟的親人都會讓她感覺渾身不對勁,更何況是她今天才剛認識的巫娜・莫瑞。

她說完這一句話,然後再指著自己,慢慢地重複:「史卡拉貝。」

「史卡拉貝!」巫娜・莫瑞顯然聽過這個大城邦的名字,馬上意會到這是在問自己住在哪裡,於是她指著遠方河道中央半隱沒在霧中的白石,又指著自己說:「雅歐卡姆克。」

「雅歐,卡姆克?」哈娜重複一次,巫娜・莫瑞高興地點點頭,說:「達!」

「達?」哈娜猜這是「是的!」的意思。

巫娜・莫瑞兩手高舉,回答:

「達!」

「達!」

兩個女孩同時拍手爆笑出來。

好像兩個白痴似的。

哈娜邊笑邊默記「雅歐卡姆克。」這個地名,以後有時間一定要查出來這在哪邊,有辦法的話就來看看⋯⋯


巫娜・莫瑞猜得到我想問的問題!很好很好,很順利,接下來⋯⋯

哈娜再接再厲,從河攤上拾起十八顆小石頭,放在身旁,數到十八,再指著自己,代表自己十八歲。

巫娜・莫瑞左手食指抵著下唇,偏頭想了一下,也依樣畫葫蘆從身旁的淺水撈出一把小石頭,扔掉雜色石頭,只留下白色鵝卵石,在前面排了兩排上八下八整整齊齊的十六顆一樣顏色的白石,用康德拉蠻人語數給哈娜看「依德諾,緋,崔依⋯⋯」。

所以巫娜・莫瑞應該是十六歲。

哈娜發揮在史卡拉貝大學院行商學院談判課學到的觀察技巧分析巫娜・莫瑞的外觀與舉止。

她身上沒有多餘飾品,沒有刺青,沒有盤頭髮或髮髻,代表她未婚。而她整齊排放石頭的舉動,還有如此一點就通的敏銳思考,這一定不是普通康德拉蠻人平民的舉措,她必定受過某種類型的部落菁英教育與禮儀訓練。

她的身材勻稱,肌肉結實程度只怕跟香儂教授有得比,想必常常在野外跑跳蹦⋯⋯

突然想到今晚在小惡鬼房舍內,藉著月光看到香儂教授挺直結實的裸背和水蛇腰,以及軟聲柔語幫她塗傷藥的史卡特,那畫面,哈娜的臉又不禁紅了起來。

趕緊甩甩頭把奇怪的想法甩出去,繼續思考。

哈娜開始挖掘自己的記憶,例如跟芙悠學姊一起在「期末考求生讀書會」啃書時唸到的「種族差異下的行商原則」筆記時,和蠻人有關的一些知識片段;還有在任務出發前,翻閱芙悠學姊借給她的筆記本時偶然快速翻過去的康德拉蠻人篇章。

一個十六歲的女性對康德拉蠻人平民來說算是晚婚了。但是部落的女性貴族因為要受教育,有時甚至要繼承部落女巫的地位,所以二十歲以後結婚也很常見。巫娜・莫瑞該不會是部落酋長的女眷或者是部落女巫學徒吧?

先從最有可能的選項開始。


「巫娜・莫瑞,妳是貴族嗎?」哈娜發問。

巫娜・莫瑞搖搖頭,不解地看著她,金黃髮鬢自然垂落在胸前,顯然是聽不懂這個問題。

「好吧,那我這樣問:妳父親是部落首領嗎?」

換句話說但巫娜・莫瑞依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嗯⋯⋯」哈娜想著芙悠學姊若是遇到這種情況要怎麼辦。

哈娜想起與芙悠學姊相處時她的各種特大特誇張肢體動作,這一定是跟她的舞蹈表演訓練有關。

那就來演戲吧!天地間的神靈看顧我,月之女神保佑我!芙悠學姊,請借給我一點妳的瘋癲之力。哈娜雙手合握在胸前這樣祈禱。

她抓起一簇河畔漂浮的暗綠水草捏碎,繞著嘴唇塗一圈當作鬍子,隨便撈起一根細樹枝高舉,擺出嚴肅怒目的表情,另一手食指指著巫娜・莫瑞說:「爸爸,把拔,國王,酋長。」

芙悠學姊要是知道我這樣揣摩她會有的舉動,大概會掐死我,要不就是狂搖我的肩膀大喊:「我哪有這樣,不要醜化我啊啊啊嗚嗚嗚——」。

「爸爸。」巫娜・莫瑞重複哈娜的話,然後開始自己猜想。

「爸爸,把拔,趴趴,塌塌⋯⋯塌帖!」巫娜・莫瑞感覺自己猜對,開心地雙掌一拍,馬上知道接下來第二個字的意思。

她雙手緊抓哈娜的白長袖,興奮地說:「茲納伊許,切巴斯達迷耶蠍佛!」

「呃⋯⋯蠍佛?」

蠍佛⋯⋯這個詞讓哈娜想到修手下的黑旗幫幫眾,都稱身為黑旗家族四少爺的修為「蠍夫」,說不定是同一個意思,就是康德拉蠻人語的「老大」!

「蠍佛,蠍夫?」

「達!」巫娜・莫瑞高舉左手慶祝。

雖然大部分聽不懂,但哈娜可以從她的表情、語氣跟寥寥幾個關鍵字知道兩個人想的是同一件事,應該吧。

她們可以透過比手畫腳交談,儘管聽不懂彼此的語言,但是句子裡關鍵的單字、話語中的情緒是可以聽出來的!

於是哈娜開始學著像史卡特一樣講垃圾話,用芙悠學姊的語氣和天馬行空的問題聊天,儘管巫娜・莫瑞可能一句都聽不懂,但是俏皮的語氣與誇張的動作逗笑了她。


兩人開始用兩種完全不同的語言配合各種方法試著猜測對方的問題與答案,用最簡單的單字加上河灘上的小石頭、泥土、苔蘚與木棍,進行著人生到目前為止最離譜的瞎扯淡。

交流的速度越來越快,問的問題越來越複雜、害羞。


經過一陣混亂的思想交流,哈娜大概知道了巫娜・莫瑞:

喜歡吃魚,或者喜歡游泳抓魚。

喜歡爬樹,或者喜歡當猴子(巫娜・莫瑞揪著嘴吊著眼假裝猴子爬樹的表情特好笑,差點讓哈娜笑得一頭栽進河裡)。

喜歡一種叫可可的飲料(真巧,哈娜也是!)。

討厭算數,或者討厭教她算數的老男人,名叫切爾納密爪。

沒有男朋友(天曉得哈娜她是怎麼從巫娜・莫瑞許多的肢體動作意會到的,她自己都記不得了)。


而巫娜・莫瑞也知道了哈娜:

超級,超級喜歡錢(從彈銀幣的動作跟哈娜彈舌發出叮叮的聲音,還有抱著嬰兒的滿足表情)。

討厭一個叫狄克森的人(指著天邊,說出狄克森這個名字,加上一臉嫌惡地搖頭)。

討厭一個叫巴德的人(同上)。

喜歡畫畫(她直接拿起一根樹枝,在泥灘上畫下巫娜・莫瑞的可愛版肖像,惹得巫娜・莫瑞咯咯笑)。

對一個叫瑞夫的人感覺很複雜(接續在巫娜・莫瑞的男朋友話題之後,巫娜・莫瑞光是讀了她的表情與肢體語言就知道一切)。


明明才剛認識,卻好像交心許久。

明明連語言都不通,卻可以靠寥寥幾個字與比手畫腳談天說地。

明明文化與外表南轅北轍,但是情感與才思卻如此相通。

她們兩個好像是兩本仕女筆記,互相敞開最害羞的內頁讓對方暢覽。儘管雙方以不同的語言書寫秘密,但頁緣畫滿了各種小花小草小圖示與表情,書寫的筆跡快慢粗細不經意透露了心情與煩惱。

這就是心靈相通的感覺嗎?儘管氤氳水氣冷得哈娜屁股都要結凍了,她依然感覺被幸福醺醉了,臉頰暖烘烘的。

上次有這樣心靈相通的感覺,還是在跟瑞夫一起走在史卡拉貝大學院的大草地上聊天談理想時。

可惜最後只剩下體相通。哈娜有點抑鬱地想著。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2K會員
169內容數
寫奇幻小說,畫圖,心得,各式各樣作品的故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