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紅樓夢》談親子管教:賈政與賈寶玉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紅樓夢》裡頭的男主角賈寶玉,賈母寵著他,眾人護著他,是王夫人口中的「混世魔王」。這樣一位浪蕩瀟灑的公子哥,跟他父親可完全不一樣,因此父子關係相當緊張。我想賈政管教寶玉的方式,是有問題的。
賈政。劇照。來源:網路。

賈政。劇照。來源:網路。


一、貶抑而不鼓勵
首先,傳統華人父親有個特色——「打小孩」給別人看。不知道大家可否有這種經驗,明明表現還不錯,爸爸卻總在外人在時,盡說些「勉勉強強」、「普普通通」之類的貶抑話語。


譬如大觀園落成,賈政帶著寶玉,請他命名題辭,寶玉表現不俗,眾人喝采之際,賈政卻說:「不當過獎他。他年小的人,不過以一知充十用,取笑罷了,再俟選擬。」當眾數落起寶玉。


在眾人題了些俗語、俗詞,想讓寶玉表現時,賈政卻說道:「他未曾做,先要議論人家的好歹,可見是個輕薄東西!」「休如此縱了他。」「更是胡說!」「畜生,畜生!可謂『管窺蠡測』矣。」「咳,無知的蠢物!你只知朱樓畫棟,惡賴富麗為佳,那裡知道這清幽氣象呢!--終是不讀書之過!」


《紅樓夢》很厲害,寫的人物很是立體,尤擅長對話。賈政是相當恭謹的人物,怎會說出「畜生、蠢物」這類的詞語,不消說,一定是對寶玉講的。一句話就讓人物活了起來!


又在大家才思困窘時,寶玉未等父親點名,就說了想法。換來的不是讚譽,而是「無知的畜生!你能知道幾個古人?能記得幾首舊詩,敢在老先生們跟前賣弄!方纔任你胡說,也不過試你的清濁,取笑而已,你就認真了?」當寶玉被唬得噤若寒蟬,閉起嘴巴時,父親卻又說:「怎麼你應說話時又不說了?還要等人請教你不成?」


總之,無論如何都得挑出寶玉的毛病,在眾人面前「打孩子」給人看!


然而,嘴巴這麼說,身體倒是很誠實。曹雪芹安排了細微的動作與內心OS給賈政:「心中自是歡喜、點頭微笑、拈鬚點頭不語、笑道」,透露出賈政對寶玉的肯定。其實一開始會帶上寶玉,就是因為「賈政近來聞得代儒稱讚他專能對對,雖不喜讀書,卻有些歪才」。讀書上,寶玉或無興趣,但詩詞歌賦、腦袋靈活度上,可遠勝他老爸。


「賈政拈鬚沉吟,意欲也題一聯,忽抬頭見寶玉在旁,不敢作聲」,亦可知賈政對寶玉才幹的讚許,同時顯現出賈政前文對大眾所言「我自幼於花鳥山水題詠上就平平的;如今上了年紀,且案牘勞煩,於這怡情悅性的文章更生疏了,便擬出來也不免迂腐,反使花柳園亭因而減色,轉沒意思。」恐怕不只是謙虛應答,而是心中真話!

賈寶玉。劇照。來源:網路。

賈寶玉。劇照。來源:網路。


二、嚴厲而不親暱
再來說說傳統華人父子關係的第二項特色——父嚴。賈寶玉是很害怕賈政的,在〈劉姥姥進大觀園〉他敢肆無忌憚「早滾到賈母懷裡」,這動作是很親暱的,對於賈政,他斷然不敢。


一樣以為大觀園題辭的這回為例:


忽見賈珍來了,和他笑道:「你還不快出去呢,一會子老爺就來了。」寶玉聽了,帶著奶娘小廝們,一溜煙跑出園來。方轉過彎,頂頭看見賈政引著眾客來了,躲之不及,只得一旁站住。


「站住」這兩個字用得極好,以現在觀點來看,遇上了,大不了打聲招呼離開就好,你看那寶玉不只「站」,還得「住」,動作上像木頭人似的雙腳釘在土裡,態度上則唯唯諾諾、恭恭敬敬。


當寶玉愈說愈有心得的時候,賈政一句話,就讓寶玉嚇個半死:


未及說完,賈政喝道:「誰問你來?」唬的寶玉倒退,不敢再說。

非常生動、活潑的描述。

賈母。劇照。來源:網路。

賈母。劇照。來源:網路。


三、管教手段不足
最後,第三項傳統父親的特質——打罵式教育。前面關於「罵」的部分,說了不少,我們就來看看「打」的情節:


賈政此時氣得目瞪口歪,一面送那官員,一面回頭命寶玉:「不許動!回來有話問你!」一直送那官去了。


寶玉後來果然不敢動,這點他比我聰明。小時候我跑給父親追,當然,下場是毒辣辣的抽打😂。

明明是很緊張的環節,曹雪芹卻安排了一段笑料,舒緩些緊張氛圍,「擒縱法」的運用,很是高明:


那寶玉聽見賈政吩咐他不許動,早知凶多吉少。那裡知道賈環又添了許多的話。正在廳上旋轉,怎得個人來往裡頭捎信,偏偏的沒個人來,連焙茗也不知在那裡。正盼望時,只見一個老媽媽出來,寶玉如得了珍寶,便趕上來拉他,說道:「快進去告訴:老爺要打我呢!快去,快去!要緊,要緊!」寶玉一則急了,說話不明白;二則老婆子偏偏又耳聾,不曾聽見是什麼話,把「要緊」二字只聽做「跳井」二字。便笑道:「跳井讓他跳去,二爺怕什麼?」寶玉見是個聾子,便著急道:「你出去叫我的小廝來罷!」那婆子道:「有什麼不了的事?老早的完了。太太又賞了銀子,怎麼不了事呢?」


寶玉此時應該欲哭無淚。笑點過去後,來看看他怎麼被修理:


寶玉急的手腳正沒抓尋處。只見賈政的小廝走來,逼著他出去了。賈政一見,眼都紅了,也不暇問他在外流蕩優伶,表贈私物;在家荒疏學業,逼淫母婢。只喝命:「堵起嘴來,著實打死!」小廝們不敢違,只得將寶玉按在凳上,舉起大板,打了十來下。寶玉自知不能討饒,只是嗚嗚的哭。賈政還嫌打的輕,一腳踢開掌板的,自己奪過板子來,狠命的又打了十幾下。


這裡有三點值得注意:
1.父親的狠,來自長年積累的舊恨(不讀書。前面題辭時也是一併唸了幾句)外加新仇(與優伶交往、影響親王對賈府的觀感、逼淫母婢)。無論是親子、師生、夫妻等等關係上,最忌諱「翻舊帳」。人們吵架或生氣時,往往會失去理智,不就當前的問題理性而客觀的評斷,卻是揭人傷疤式的翻舊帳,不只會使雙方火氣都上來,還會模糊原本的焦點。當然,寶玉「自知不能討饒,只是嗚嗚的哭」,權力關係的不對等,只能為俎上肉。
Ps.班上同學常得意洋洋說著,掉幾滴眼淚爸爸就心軟了,幸好他們沒遇到賈政……
2.不問緣由。我們讀過教育心理學都知道,學生或孩子出現偏差行為時,重點不在偏差行為,而是背後造成的原因。常常學生犯錯,我第一時間絕對不是責備,而是把雙方找來,說說事件經過、了解原因。如此,不只不會胡亂發脾氣,還可以知道學生的想法是什麼。像「逼淫母婢」這件事,根本子虛烏有,是寶玉弟弟賈鐶的陷害,賈政卻不問個明白,火氣一來,直接猛打,是其不足的地方。
3.除了打罵,還是打罵。「眼都紅了」的賈政,看到下人不敢打實的(廢話!公子哥寶玉你打他?他縱然不介意,太太那呢?老祖宗那呢?),乾脆「一腳踢開掌板的,自己奪過板子來」(到底是有多生氣啦XD)面對寶玉這些問題,除了打罵外,應該可以請他寫悔過書,反省自己錯在哪裡?如何改善?萬一再犯錯,何如處置?讓他自己寫、自己想!應該比單純的「打罵」,更有教育意義,也比較不會斲傷父子關係。當你在孩子身上的「親情資本」夠多時,將來叛逆、浪蕩起來,才有可能能勸得住!


賈政殺紅了眼,媽媽趕緊來「救駕」:


賈政正要再打,一見王夫人進來,更加火上澆油,那板子越下去的又狠又快。


看到大家護著寶玉,心裡更是不爽。讓你們看看誰才是一家之主!父權思想完美展現。可憐的寶玉啊!只好端出最後一張王牌來:


正沒開交處,忽聽丫鬟來說:「老太太來了。」一言未了,只聽窗外顫巍巍的聲氣說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就乾淨了!」賈政見母親來了,又急又痛,連忙迎出來。只見賈母扶著丫頭,搖頭喘氣的走來。賈政上前躬身陪笑說道:「大暑熱的天,老太太有什麼吩咐,何必自己走來?只叫兒子進去吩咐便了。」賈母聽了,便止步喘息,一面厲聲道:「你原來和我說話!我倒有話吩咐,只是我一生沒養個好兒子,卻叫我和誰說去?」

賈母這一出場,是很傳統戲曲式「聲先到,人後到」的手法。通常是「重要人物出場」,例如鳳辣子王熙鳳初登場時:


一語未完,只聽後院中有笑語聲,說:「我來遲了,沒得迎接遠客!」黛玉思忖道:「這些人個個皆斂聲屏氣如此,這來者是誰,這樣放誕無禮?……」心下想時,只見一群媳婦丫鬟擁著一個麗人從後房門進來。


另一種是「解救危難」(呼應「巍巍」,二字顯現其尊貴身分,有此事最終裁定權)。另外,也因為賈母年邁(呼應「顫」、「喘氣的走來」),只得「聲先到,人後到」。

宗法制度下,傳統華人講究孝,一聽賈母來了,賈政只好「連忙迎出來」、「上前躬身陪笑」。


賈母一來沒好聲氣:「你原來和我說話!我倒有話吩咐,只是我一生沒養個好兒子,卻叫我和誰說去?」話說得非常重,直接不認這個兒子。面對傳統禮教,這可是大不孝啊!賈政只好忙跪下。


然而自古以來,老子管兒子,何錯之有?因此,內心頗不服氣,遂言:「兒子管他也為的是光宗耀祖。老太太這話,兒子如何當的起?」


賈母不愧是厲害的角色,便啐了一口,先是說之以理:「我說了一句話,你就禁不起;你那樣下死手的板子,難道寶玉兒就禁的起了?你說教訓兒子是光宗耀祖,當日你父親怎麼教訓你來著?」賈政你拿列祖列宗來壓我,我就拿你老子來電你。在父權結構下,我看你賈政從還是不從。

接著動之以情要離家(情緒勒索):賈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無立足之地,你反說起你來?只是我們回去了,你心裡乾淨,看有誰來不許你打!」一面說,一面只命:「快打點行李車輛轎馬回去!」

面對賈母情、理交逼之下,賈政只能「直挺挺跪著,叩頭謝罪。」


賈母是個很不得了的人物,不只是因為她地位崇高,更是人老而腦袋不老,平日與孫兒輩說說笑笑、打哈哈,可內心並不糊塗。


說了這麼多,我覺得賈政把傳統華人父親的三個形象表露無遺:對孩子貶抑而不鼓勵,嚴厲而不親暱,以及管教手段上有所不足。我不知道西方人能不能讀懂《紅樓夢》這些細節,例如「孝」這個概念,西方社會並沒有對等的語詞。或是遇到他人稱讚,西方人總是:「謝謝。我也覺得自己很棒」,而非東方社會貶抑謙讓地說:「沒有啦!哪那麼好?」


如果說要了解日本的民族性,得閱讀 露絲.潘乃德的《菊花與劍》,那麼,我想要了解華人間父子親情的互動,應該得讀懂《紅樓夢》吧!

315會員
90內容數
國文課大家都上過,國文課本大家都讀過,但你真的有讀懂嗎?或者說你讀的到底是作者要告訴你的資訊?還是編者要你知道的訊息?又或者是國文老師要教你的東西?大家常說求學時最廢的科目就是國文了?真的是如此嗎?這此你可以找到對課文不同的詮釋以及生活上的應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