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旻南】In The Soop 2 腦洞 番外篇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1

金南俊隨著訊息到了朴智旻的房間。

「哥~~~」朴智旻在房門前等待來者,撲上前。

金南俊被人撲得踉蹌,重心不穩退了幾步穩住身子;然後手拂向人的背。

「哥,你那邊有個東西我還沒拿回來。」朴智旻頭往上揚,帶點撒嬌的聲音對金南俊說著。

金南俊彷彿看到朴智旻身後有一條尾巴搖著,水汪汪的雙眼朝他眨阿眨。

金南俊原地死機。
嗚嗚嗚我的小心臟承受不了這攻勢。

朴智旻當然不知道這哥現在內心的慘狀,帶著此刻被他禁錮住的人質,推到沙發上。

金南俊這時才回過神回應朴智旻的問題道:「嗯?什麼東西?」而他完全沒意識到兩人姿勢正處於個曖昧的姿勢。

金南俊坐在沙發上,而朴智旻正跨坐在金南俊的腿上。

「這個。」朴智旻雙手伸往金南俊的後腦勺,然後往自己方向壓,兩人的唇就這麼撞在一起了。

金南俊瞪大雙眼,但還沒完;朴智旻將他的雙唇分開,舌頭探進去,給他一個法式深吻。

不久後兩人喘著氣分開,兩人深情地望著對方。

「哥,你說這是bobo還是kiss?」並對金南俊露出一個天真無害的笑容。

欸不對,怎麼好像哪裡怪怪的?
這句話不是應該要由我來講嗎?
這小子怎麼把我教給他的東西拿來用在我身上?
我堂堂金南俊怎麼疑似被自家弟弟反攻????

 

2

很好,看來兩人是和好了。

閔玧其看著和樂融融的兩個弟弟,露出一抹放心的微笑。

然後他看向在自己身旁的金碩珍,那人的笑有點怪怪的,彷彿在看什麼好戲似的。

「金碩珍,你能不能別笑得這麼齷齪?」看著身旁笑容逐漸崩壞的人,閔玧其皺眉說。

「呵呵呵呵呵... ...」金碩珍已經在另一個世界發神經了,閔玧其如此想著,並且趕緊離開這哥,誰也不知道他等等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啊!

金碩珍眼中所見的場景是兩個小情侶在那打情罵俏,自己則是被塞狗糧塞得很開心的那位。

暖暖小番外

 

在一日夜晚朴智旻偷跑去金南俊那蹭房睡。

在床上,朴智旻將頭埋在金南俊的胸膛。

「哥……你真的很好很溫柔,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說完便向金南俊討吻。

兩人交換一個綿長的吻後,金南俊下巴輕觸在朴智旻的頭頂蹭著;抱著他。

在朴智旻意識逐漸模糊時,他感受到金南俊的動作,那人將額頭同樣抵在自己的,輕聲道:「智旻吶,你才是個下凡而來的天使,人間天使啊。」

說完,維持額頭相觸的姿勢;沒多久後,金南俊輕輕的將唇覆在那人的額上。良久,唇從額上離開,他將人再度抱在懷裡。

嘴角上揚,蔓延,幸福的微笑。

兩人此刻是同樣的溫暖。

END.

🚫勿抄改🚫

♤♡◇♧☆
by.K
♤♡◇♧☆

6會員
20內容數
關於特海小可愛之現背隨筆 致特海一些或許不算禮物的小禮物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K(光)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2021南俊生賀(94)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南旻南】In The Soop 2 腦洞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難民路徑:過程直到最近,才在台北找到一些讓我能夠流連的地方。或許是因為方便,只需再公車抵達台北的第一站大橋頭下車,沿街閒晃便能抵達大稻埕。實際上也不是沒來過這一區,只不過是因為幾場活動而踏入些許空間。 雜草町外有許多賣羊肉料理的餐館,我們與不吃羊的曾肥就約在這裡晚餐。晚餐前,我跟叔叔參加了一場講座,與其說是講座不
avatar
CCe04
2022-10-24
難民路徑在鈞媛與筱琪的邀請下,透過難民路徑 Refugee Path這樣的平台上再次分享《活為難民》這本書。身為一個晚輩,要在兩位與關心難民議題的聽眾面前說些長篇大論,倒是有些不自量力。最終,我沒有特別保守修改整體看法與論點,所幸大致有開啟一些對話,而非遭致嚴厲Diss,否則我一定玻璃心碎。 //Diss/
Thumbnail
avatar
CCe04
2022-10-02
難民日誌不想受注目,也沒甚麼好說的人,卻決定寫起公開的日誌。你能明白其中的原因嗎? 暫時急於尋求關注婊之道,只草草留下英文日誌連結,抱歉。
Thumbnail
avatar
Lochard
2022-09-06
難民與移工:被疫情驅趕的失根者跨界遷徙,自古就是人類的求生途徑,無論是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或是五胡亂華後的衣冠南渡,温飽始終是千里之行的心之所向。然而如今疫情當道,跨國流動成了時下禁忌,對某些客居異域者來說,這彷佛是遇上名為「疫情」的暴風雪,自己也就此被凍結在某種尷尬的失根中。
Thumbnail
avatar
劉燕婷
2022-05-11
難民卡俄烏戰爭爆發後,烏克蘭政府曾公開希望各國能以加密貨幣進行捐款,加密貨幣也成為該國難民在其他國家的主要交易方式之一!加密貨幣交易平台—幣安宣布推出烏克蘭難民專屬加密資產卡片,所有因俄烏戰爭被迫離開烏克蘭的難民,前往其他歐洲經濟區國家的新舊用戶都可使用該卡片。
Thumbnail
avatar
區塊鏈世界
2022-04-29
難民申請沒過隔天就被遣返,第一起外國人遭強制遣返訴訟判違憲2014年12月18日,2名斯里蘭卡籍男性遭到日本強制遣返。他們其實在前一天(2014/12/17)才知道自己的難民申請沒有過。然而,這 2人當時明確表示自己想要要求重審,但出入國在留管理廳的人沒有讓他們有機會和律師接觸,隔天就這樣把人送回斯里蘭卡了⋯⋯
Thumbnail
avatar
張郁婕(CHANG, Yu-Chieh)
2021-10-05
難民擬真活動-工作人員篇 最後有一句話想跟大家分享,這是海巡組均一高中的老師,謝馨緯老師跟我們說的。 現在做的事,意義會在未來;未來的意義,則是你現在做了什麼事。
Thumbnail
avatar
茲生滋事
2018-11-26
難民擬真體驗活動-體驗篇那張照片裡的小孩只有三歲,臉俯臥在沙灘上,任由海浪一波一波的打在他的身上,只是他是個再也沒有心跳的一具屍體。 而,難民群裡,他只是一個點,周圍還有千萬個點。
Thumbnail
avatar
茲生滋事
2018-11-14
難民議題的延續-永無止境的惡性循環前年9月,第71屆聯合國大會於18日在紐約舉行。因著難民議題遲遲未獲解決,今年的聯合國大會首次就難民問題舉行峰會,各國領袖都發表了對此議題最深的關切。而造成難民危機最關鍵的國家—敘利亞,內戰已邁入第六年,整件事情能否有轉機?此問題是否能被解決?
Thumbnail
avatar
LBB 嚕嗶啵
2018-11-01
難民能不能談戀愛?<p>難民能不能談戀愛?難民像你我一樣,慾望是本能,不管是對於有形資產或親密關係。人們偏好在同甘共苦情境下相互扶持的故事,卻對身份地位不平等的情感關係多有揣測。愛情之所以為愛情,一定要純粹無涉世故嗎?</p>
Thumbnail
avatar
林汝羽
2017-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