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全員]都是鑽石惹的禍 8

2023/08/26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崔始源正在辦公室裡處理李享成LXL股份移轉的問題,全慈羽走了進來。

「今天還好嗎?」

崔始源抬頭露出溫暖的微笑。

「嗯,什麼時候可以公佈李享成的死訊?我想快點結束喪禮籌備工作,那個趙珍真的很煩。」

她坐在辦公室中央的沙發上,端著白瓷的咖啡杯。

「快了。對了,趙少言要的光碟妳拿出來沒?」

他在電腦裡的某個欄位輸入金鐘雲三個字。

「還沒,有人想幫他出頭,我還在想要不要跟他們玩一玩。」

「澈哥的人是吧?」

「是啊,警察玩偵探遊戲。」

「別玩過頭了。趕快把光碟拿給趙少言吧,他找人挖妳的底。」

「有人去天安?」

全慈羽瞬間臉垮。

「嗯,拜訪了你老家附近的鄰居。」

「是什麼樣的人?」

「據說是記者。」



金厲旭收到線報,記者朋友拜訪了全慈羽在LXL員工資料上記載的天安老家附近的鄰居,沒有人認識李享成的美麗秘書,而更奇怪的是那長年處於空屋狀態的老宅,隸屬金家。

「金鐘雲的老家?」

金厲旭整理著另一封裝滿全慈羽行蹤的照片及監控,畫面顯示她平常下班後很少回到李享成送她的獨棟別墅,而是前往金氏企業大樓,更奇特的是崔始源也常進出金氏企業大樓,而且ㄧ待就是一晚,有時候甚至幾天都在那出沒。

「崔氏跟金氏是業界有名的鐵血夥伴,不管是在人類還是ABO的世界,都有很大的影響力,一個Alpha、一個Omega,難道相互吸引?那全慈羽呢?莫非三人行?」

金厲旭震驚的看著全慈羽婀娜多姿的身影、崔始源帥氣英挺的體格,以及金鐘雲陰柔魅惑的姣好面容,他深吸一口氣,又搖頭又點頭。

「厲旭,你怎麼了?」

剛進門的趙少言關心著好友。

「有錢人的生活真亂啊。」

金厲旭指著桌上凌亂的照片。

「喔,公司流傳很久的傳聞,說全慈羽就是利用美色巴著有錢人。」

趙少言放了兩杯咖啡在桌上。

金厲旭心想難道她周旋在李享成、崔始源跟金鐘雲三個男人之間?

不對,平常工作天她進入金氏企業大樓之後,不到早上不會出門;崔始源進入金氏企業,有時候晚上會跟金鐘雲一起出門;但全慈羽從來沒有跟金鐘雲出雙入對,且三個人也從未一同出現在同一個場合。

「少言,你對全慈羽了解多少?除了她是李享成的秘書兼小三。」

「她好像是天安人,父親早逝,母親聽說下落不明,但也有人說其實是住在李享成幫忙付錢的高級安養院。」

「那她跟金鐘雲什麼關係?」

「你說那個黑道老大金鐘雲?她是去過幾次金氏企業繳交帳款明細。等等,你那眼神是在懷疑金鐘雲也是她的裙下賓客?」

金厲旭沒回應,他皺眉歪頭想不透其中的隱情,準備起身出去透透氣,放在腿上的資料袋掉落,ㄧ張全慈羽跟李赫宰接吻的照片滑了出來。

「不會吧,她原來是李赫宰的女人?」

金厲旭跟趙少言驚訝的對視。

「警察的女友是不是就難辦了,我如果逼她逼太緊,她會不會在李赫宰面前說些不利的言詞?」

趙少言緊張的猛抖腿。

「你跟她交惡?」

「她⋯她看過我在李享成的雪茄裡加粉。」

金厲旭捏著照片的手指泛白。

「她沒揭穿你?」

「沒有,她只是笑得很詭異。可是她一定也有吸毒,我看過她手臂內側都是針孔。」

「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啦。」



金鐘雲提著每個月的分紅,站在老地方等待金希澈,手指點了點煙蒂,煙灰飄落在空中。

「今天來的那麽早。」

金希澈走了過來。

「是你每次都遲到吧。」

他往牆邊撚滅了煙頭,順了順染成銀白色的短髮。

「全慈羽好像也是染這個色。」

金希澈突然丟出這句,金鐘雲微微挑眉。

「你的分紅。」

金鐘雲將手提袋遞給他,金希澈突然一手抓住他手腕,另一手拉開他的袖子。

金鐘雲一個反手壓制,金希澈矮下身子一個踢腿將金鐘雲撂倒,不料黑道老大沒倒地,反而藉著碰觸地面的手掌,彈跳起來給了金希澈腰間一腳,警察大人悶哼一聲,用盡全力穩住陣腳,無奈左腳踩了右腳,整個人失去重心,倒下時竟把對方襯衫的袖子扯下,露出一條雪白臂膀,手臂內側密密麻麻的針孔令人觸目驚心。

「果然,我的線民沒有亂講。」

從地上爬起來的金希澈,拍拍身上的灰塵。

「你在說什麼?」

金鐘雲撿起斷裂的袖子,一臉惋惜的低語,可惜了始源送的禮物。

「崔氏企業旗下的W酒店據說是首爾最大的冰毒批發商,裡面的工作人員也不少是癮君子,最近接獲線報,似乎開始在店裡供客戶吸食。上次抽檢你的貨櫃沒查到,我還氣得扁了一頓線人,如今看來是上梁不正下樑一定歪啊。」

金希澈勾起一邊嘴角,笑得輕蔑。

「我沒有吸毒。」

金鐘雲握緊拳頭微微顫抖,金希澈以為他被抓到把柄不願承認,殊不知金鐘雲準備殺到W酒店興師問罪。

「我說鐘雲啊,別氣,我知道事情敗露的窘境,看在我們長期合作的良好關係下,我會閉一隻眼,只要你給我一些業績表現。還有,我相信你吸毒是逼不得已的,畢竟有那樣艱難的人生,需要比較刺激的放鬆。」

他摟上金鐘雲的肩,被他用力甩開。

「我說了我沒吸毒。至於你說的什麼艱難的人生,我聽不懂。你拿好你的臭錢哪來哪去,老子要去算帳,沒空理你。」

金鐘雲臉部肌肉扭曲,雙眼快要噴火的模樣,看得金希澈背脊發涼趕緊後退讓路,他心裡燃起很強烈的不祥之兆,等金鐘雲離開,他撥了通電話給李赫宰。



全慈羽第一次光顧W酒店,店裏清一色的人類服務人員並不知道這個美麗動人的Omega有多可口,只有玩樂的Alpha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吞下眼前誘人的獵物。

「美女,ㄧ個人?」

ㄧ個身材壯碩、皮膚黝黑的Alpha前來搭訕。

全慈羽沒回應,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往舞池移動,他端著一杯酒跟了上去。

「熱了會跳得更嗨。」

全慈羽勾起嘴角,送出一個魅惑微笑,接過酒杯一飲而盡,隨即隨著音樂搖擺的她引來更多Alpha的聚集。


深怕金鐘雲砸店的李赫宰衝進W酒店,眼前一片歡樂氣氛把他搞懵了,他四處尋找黑道大哥的身影,卻被舞池中央熱烈的歡呼聲牽引,一頭銀白短髮、身材高挑的女人正以極其性感妖嬈的舞姿勾引著全場的Alpha,與其尬舞的男人時不時摟上她的腰,摸上她的胸,李赫宰走近一看竟是全慈羽,他氣得腦子一熱,抓上她手腕將人拖離舞台。

「你幹嘛?我跳得正嗨。」

全慈羽甩著手,幾次都沒甩開。

「你沒看到那些人虎視眈眈一副要把你活剝生吞的樣子。」

李赫宰咬著後牙槽低吼。

「怎麼?你吃醋?」

全慈羽咯咯咯笑得不停。

「全慈羽,不,金鐘雲,你給我聽好,會變成這樣不是你的錯,不要這樣懲罰自己。」

李赫宰充滿憐惜的眼神,惹得全慈羽笑得更大聲。

李赫宰被她的反應愣得停在原地。

「我沒有那麼脆弱,我只是慾火焚身。」

她拉著李赫宰走進走廊末端的包廂,門一關上,她立馬給了李赫宰一個熱吻。

「妳怎麼了?」

李赫宰不想乘人之危接受這突如其來的艷福。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熱、很想要。」

不等李赫宰回話,她張嘴死死纏著他的唇、他的舌,被撩起情慾的Alpha精蟲衝腦,顧不得前來的任務,慌亂卸下彼此的衣服,跌進床裡翻雲覆雨。

半夜,李赫宰口渴起身拿了瓶礦泉水,轉身想再多看看美人身影,赫然發現床上躺著的竟是黑道老大金鐘雲。

他故做鎮定抓緊差點滑落的水瓶,輕手輕腳的走近,蹲在床邊仔細觀看看著金鐘雲,從他修長的眼睛、高挺的鼻樑、水嫩的雙唇、性感的鎖骨,視線ㄧ路向下至剛才留下不少粉紅印記的胸肌,直到手臂上的針孔,他上揚的嘴角才放下。

李赫宰心疼的撫摸他的手臂,金鐘雲緩緩睜開眼睛。

「怎麼是你?」

他嚇的像蝦子遇到滾燙沸水般的往後彈跳,再看看自己的身體,更是驚嚇的抓起被子將自己裹緊。

「你不記得了嗎?」

同樣被嚇得不輕的李赫宰聲音有點顫抖。

金鐘雲瞪大雙眼環顧四周,視線掃到地上攤擺的白色連身裙跟紅色蕾絲內褲,他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

空氣中瀰漫著他跟李赫宰的信息素,金鐘雲閉著眼皺著眉頭滿臉懊悔。

「那個鐘雲哥,我想知道你跟全慈羽是怎麼互換身體的?」

李赫宰拋出的問題拉回金鐘雲的思緒。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不用打針就會變回金鐘雲。」

「所以你手上的針孔⋯」

「對,不是吸毒,是打藥。」


於是金鐘雲告知李赫宰自己身體的秘密。

17歲身體分化時出了狀況,醫療機構用了實驗用藥,導致金鐘雲外貌呈現女性化,必須施打特殊藥物才能控制。

而當時身兼藥廠董事的李享成便藉此要脅崔始源入股LXL,以挽救即將破產的演藝經紀公司。

「所以白天我就用全慈羽的身份成為李享成的秘書,表面上是員工,事實上是監控,幾年下來,我跟始源的生意越做越大,李享成為了討好我們,沒事就請我吃飯、旅遊,搞得他老婆認定我就是小三。」

「你跟崔始源是⋯」

李赫宰伸出兩隻食指漸漸靠攏。

金鐘雲點點頭,李赫宰失望的嘆了口氣。

「赫宰啊,如果讓我查到崔始源賣毒,那就不是這樣了。」

他拉開李赫宰的雙手,李赫宰忍不住將他摟進懷裡。

「既然我是你的解藥,不如我們在一起。」

金鐘雲沒有推開,就這樣任由李赫宰抱著他直到窗外透進耀眼的陽光。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0會員
381內容數
寫文是忙碌工作之餘的抒發管道。最近愛上super junior的藝聲,就猛寫同人文🤣。 我也寫了不少原創小說。 追劇、電影、看書都是我的興趣,煮食也頗有天份 (自我感覺良好)。 對所有能用手機搞定的新興活動都很有興趣。 沒定性的我最近迷上Line貼圖製作,之後還會迷上什麼不知道。 歡迎來我的小窩逛逛解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