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全員]都是鑽石惹的禍15

2023/09/1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LXL的頂流歌手趙少言陪睡前董事長李享成的消息成了頭條新聞。

趙少言打傷LXL合夥董事崔始源的事也傳得沸沸揚揚。

《他會不會被LXL踢除?》

《史上最強小三全慈羽》

《棄婦董娘趙珍》

每家報社的頭條都落井下石的充滿惡意。


肇事者早已趁亂逃逸,好友金厲旭不想錯過任何一個能獲得獨家鏡頭的機會,一路跟著載走崔始源的救護車到醫院。

本以為只是小傷,沒想到崔始源因此住院。

他本想守在醫院大廳希望遇見全慈羽,等到友台媒體捕獲返回李享成告別式會場的美人身影,金厲旭自嘲:「我還是太嫩了,哈。」

他選擇回到趙少言的豪宅,沒想到不少媒體記者堵在門口,他繞過人群,從地下停車場進入大樓。


「金厲旭,你總算回來了。」

趙少言面無血色,全身顫抖。

「你他媽特有種,居然敢打崔始源,你忘了他現在算是你半個老闆。」

「我本來要打的是全慈羽那個賤人。」

「你打她幹嘛?李享成的骯髒事遲早被爆料,何況你本來是受害者,現在搞成加害者,我真的服了你。」

金厲旭坐在客廳沙發上,打開電視機,不論轉到哪個新聞台都是崔始源受傷的畫面。

「我就氣不過啊,她憑什麼爆我的料,自己還不是在幾個男人的床上爬來爬去。」

「你說這話要有證據,不然她氣起來告你毀謗。」

金厲旭又想到吉利馬札羅的金礦礦坑裡偷拍到畫面,那蹲在黑暗角落裡的人,真的是全慈羽?

她為什麼戴著跟金鐘雲一樣的鍊子,他們到底什麼關係?

「喂,你倒是想想辦法啊,萬一崔始源告我傷害怎麼辦?」

趙少言推推金厲旭的手臂。

「你現在最該擔心的是被他炒魷魚吧。他如果真的愛全慈羽,可能會把討厭她的人全都剷除。趙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突如其來的鬧劇令趙珍失了顏面,面對再度回到會場的全慈羽氣不打一處來,她衝上前去恨不得撕爛那張人畜無害般的天使面孔。

才舉手揮下,手腕就被美麗的女秘書狠狠抓住。

「我說過不會再讓妳打我。」

全慈羽用力甩開趙珍的手,這幕剛好被金厲旭的鏡頭抓個正著,八掛記者感受到全慈羽散發的黑道氣息及Omega的信息素,竟是他記憶中熟悉的味道。


全身細胞努力翻找腦中的記憶庫,不知為何一直連結到黑道老大金鐘雲。

他正納悶著至今都還沒看到金鐘雲來上香,鏡頭裡突然出現刑警李赫宰。他低頭跟全慈羽說了幾句話,全慈羽回以一抹嫵媚的微笑,起身往大樓內部電梯走去。

金厲旭跟了上去,卻被保全擋下。


不久,一樓電梯門開,金鐘雲一臉疲倦的走了出來,跟在後面的是春風滿面的李赫宰。

他倆經過金厲旭面前,濃烈的信息素熏得金厲旭這隻單身狗心酸。

他皺著眉頭,調整手上的攝影機,當鏡頭對準金鐘雲那頭和全慈羽相似的銀白色短髮時,一股熟悉的花香鑽進他鼻腔,身為Alpha的金厲旭驚訝的差點叫出聲,以至於黑道老大斜眼看了他一下。

金厲旭無聲的說著全慈羽三個字,嘴型卻被誤會是在罵人,金鐘雲的得力助手Mark不知何時出現,他棲身在八卦記者身旁,提醒他管好嘴巴,小跑步跟上金鐘雲的Mark還不忘回頭對著金厲旭比了個大拇指橫劃脖子的手勢,這倒喚起之前他跟申東熙的對話。

雖然申東熙一直強調他拿去化驗的針劑有可能是美容針,但實驗室的數據明顯就是跟變性基因有關,加上兩個不同的Omega擁有如此相近的信息素味道更是史上罕見,若不是雙胞胎,就是同一人。


金厲旭的推論因為朴正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做實。

「金老闆,啊,不,金總,恭喜恭喜。金總的香味怎麼跟全秘書的味道如此相似?咦,我記得我聞過這樣的味道,一次是在崔總身上,另一次在⋯」

他話還沒說完,曺圭賢就從中遞出一束香。

金鐘雲接過,轉頭對著李享成的遺照拜了三拜,將香交回給曺圭賢代插放在香爐中,全程不發一語的他,在大門口被趙珍攔下。

「你說你這個人,平時沈默是金,沒想到跟崔始源勾結搶走我老公的心血,怎麼樣,當上LXL的董事長開心嗎?哎呦,我怎麼覺得你的髮型跟全慈羽那賤人一模一樣?莫非她也爬到你床上了?可是兩個Omega是可以互相慰藉的嗎?你們ABO人種也這麽複雜的嗎?」

趙珍邊說邊拿著手指戳向金鐘雲的胸膛,黑道老大本不想理會,但趙珍像是戳上了癮,精緻的長美甲不斷刺激著金鐘雲發情期的敏感神經,原本疲累不堪的他,雙眼用力閉上後,再張開的眼神充滿著死神的警告,趙珍顫抖著收手,Mark這才上前喝斥。

「夠了,不用在這個時候表現忠誠。」

金鐘雲竟然對自己最器重的手下不領情,這一切都收在金厲旭的鏡頭裡,而一旁曺圭賢望著金鐘雲的眼神也很玩味,愛幕、憐惜、歉意之情溢於言表。


金厲旭從新理理了關係圖,元配總裁崔始源被綠,小王警察李赫宰橫刀奪愛,原以為全慈羽才是甘願犧牲的地下情人,事實上曺圭賢才是委屈的地下情人,而金鐘雲在這局棋盤上就是披著皇后外皮的王。


坐在VIP病房裡的崔始源盯著電視螢幕,手上拿著非非報社的報紙,目光焦點不在鏡頭抓取的目標,而是全放在金鐘雲身上。

曺圭賢進門告知金鐘雲沒有回到金氏企業大樓。

「鐘雲哥跟姓李的警察到全慈羽家,不知道做什麼。」

「你覺得一個發情期的Omega身旁跟著一個Alpha,會做什麼事?」

「不,鐘雲哥不是那種人。」

「哪種人?不會明目張膽的出軌,只是私下偷情的人,還是故作弱小,被別人上了都不知道的糊塗人?」

「崔總,據我所知的鐘雲哥只愛你一個人,他不是腳踏兩條船的渣男。」

「圭賢啊,你說我是不是太慣著他了?」

崔始源轉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眼神陰沉的盯著曺圭賢。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0會員
381內容數
寫文是忙碌工作之餘的抒發管道。最近愛上super junior的藝聲,就猛寫同人文🤣。 我也寫了不少原創小說。 追劇、電影、看書都是我的興趣,煮食也頗有天份 (自我感覺良好)。 對所有能用手機搞定的新興活動都很有興趣。 沒定性的我最近迷上Line貼圖製作,之後還會迷上什麼不知道。 歡迎來我的小窩逛逛解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