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全員]都是鑽石惹的禍 7

2023/08/24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懸疑長篇小說

黑道老大金鐘雲 & 商業鉅子崔始源

捲入合伙人李享成的謀殺事件

時空背景:

ABO與人類共存的世界

激進派的人類與ABO互相歧視,人類看不起ABO彰顯性慾,ABO看不起人類的嬌小柔弱,但大部分都是和平共處的。

人類的嗅覺一般是聞不到ABO的信息素,但少部分嗅覺敏銳的人類接收的到ABO的氣息,不明白的人會將其歸類為體香或香水,只有深度瞭解ABO的人類才知道,那可是ABO世界的重要訊息。


以下正文:

李東海在跑步機上跑了將近二十分鐘還沒瞧見趙少言的身影,他擔心今天如果問不出光碟的消息,可能會被金希澈殺掉。

不停東張西望的他,回頭看著門口不下二十次,就在他忍不住拿起手機準備撥號,趙少言走了過來。

「東海,今天那麽早。」

「不運動混身不對勁。」

不太會說謊的他,努力將眼神定在前方。

「我也是。對了,你上次說不論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你幫忙,是真的嗎?」

「當然,我人脈可廣了。」

李東海心虛的學著金希澈的社交語言。

「那可以幫我從李享成的秘書那裏,套出保險箱密碼嗎?」

趙少言把全慈羽的照片傳給李東海。

「你要偷你老闆的東西?」

「不,是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可以告訴我是什麼嗎?」

趙少言閉上眼睛、沈默許久,久到李東海懷疑他是不是站著往生了,他才深吸一口氣。

「性愛光碟,我猜還有不少練習生的,說不定也有全慈羽的。」

「為何這麽說?」

「李享成喜歡把交歡的情景錄下來,尤其是凌虐我的時候。好幾次另一個房間都會傳來女人的尖叫聲,而出入李家最頻繁的女人除了趙珍就是全慈羽了。」

「但李享成已經死了,為何還要管光碟的事?」

李東海說完這句話就後悔了。

「李享成的死訊除了相關人員跟警方才知道,你是金希澈派來的對吧?」

趙少言激動的指著他。

「不是不是,其實我是全慈羽派來調查鑽石是不是你偷走的?」

李東海情急之下只能亂編故事。

「什麼鑽石?」

趙少言想起抵押在金鐘雲手上的鑽石靈擺,冷汗直流。

「就是LXL新大樓落成典禮那天,趙珍戴的那組二百五十萬美金的鑽石手飾。」

「喔,那組手飾趙珍不是懷疑全慈羽偷的嗎?」

趙少言鬆了一口氣。

「所以全慈羽監守自盜?還派我來查你?這女人太陰險了。」

李東海假裝生氣握拳。

「我沒說是她偷的,但你的推測也不無道理,不過你是什麼身份?」

「我是私家偵探。」

李東海總算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講出今天最後一句謊話。



「赫宰,李赫宰。」

李東海回到警局急得找人,金希澈雙腳翹在辦公室桌上冷眼看著他。

「澈哥,李赫宰呢?」

「約會中。」

金希澈說完還不屑的嘖了一聲。



咖啡店裡,Alpha男跟Omega女天南地北的聊得盡興,Omega淡淡花香的信息素飄進Alpha的鼻腔,女人臉上閃過一絲不安。

「赫宰,我去一下洗手間。」

全慈羽拿著包包起身,腳步一個踉蹌,李赫宰趕緊跳起來扶住她。

「我陪妳去。」

短短幾步路,Omega的信息素又加強了一些,深怕自己被激發易感期,等在廁所門外的李赫宰趕緊吞下一顆抑制劑。

口袋裡的手機不停震動,螢幕顯示東嘿兩個字。

「幹嘛啊?不會吧?偵你個鬼啊,扯謊要用腦啊。」

聽了李東海的謊話連篇,李赫宰揉著發漲的太陽穴,腦袋飛快的組織著該怎麼向全慈羽說明。

「怎麼了?」

從廁所出來的全慈羽看著面露難色的李赫宰。

「那個,小羽啊,有件事想請妳幫忙,不過妳如果不想幫忙也沒關係,畢竟我那個朋友,唉。」

面對欲言又止的Alpha,全慈羽露出個可愛又善解人意的微笑。

「沒事,你說,我能幫一定幫。」

於是,李赫宰敘述著李東海對趙少言編的那套故事,但將趙少言要求幫忙套出保險箱密碼的這段刪除。因為覺得丟臉,他全程低著頭避開全慈羽的表情。

「好啊,就當我雇用你的偵探朋友,不過我先聲明,既然是演戲,我可不會付他酬勞。」

沒想到全慈羽竟然爽快答應,李赫宰望著她美麗狹長的鳳眼,快速的心跳聲震得耳膜嗡嗡作響。

「其實我也在查鑽石手飾到底是誰偷的,ㄧ直被趙珍懷疑,我也不開心。」

全慈羽喝了一口咖啡,李赫宰癡癡望著那印在杯口的粉紅色唇印,以至於Omega之後說了什麼,他都聽不清。

「時間不早,我要回公司了,不能每次都是你付錢,今天我請。」

全慈羽起身,李赫宰跟在她身後聞著她淡淡的信息素傻笑,走出店門口,全慈羽猛的ㄧ個轉身,雙唇不偏不倚的貼上了李赫宰的嘴唇。

兩人驚呼,李赫宰摀著嘴滿臉通紅,不斷低頭道歉,視線落在美人的腳鏈上,那銀白的亮光閃的他心花怒放;全慈羽尷尬說了聲對不起,逃也似的跑進店裡採買咖啡豆。

回程,兩人在車上不發一語,直到抵達LXL辦公大樓才打破沈默。

「謝謝你送我回來。」

全慈羽的雙頰還縕著淡淡的粉紅。

「不客氣,下回見。」

李赫宰的聲音有點顫抖,僵硬的臉部肌肉勉強擠出一抹微笑。


這一切都看在站在七樓辦公室的趙珍眼裏,她撥了通電話。

「金希澈,你的手下是辦案還是談戀愛?撿個二手貨也能開心成這樣,全慈羽那個狐狸精還真厲害。」

「你說李赫宰嗎?他如果追的到全慈羽,我就叫他老大。」

金希澈沒說再見就掛電話。

「李東海,等一下我們一起虧死李赫宰,哈哈哈哈。」

金希澈笑的眼淚飆了出來,但李赫宰回來,將剛才的偶像劇情節重新演繹一遍,這下金希澈不淡定了。

「她那麽嬌羞?莫非看上了你?不可能,我在李享成家看到的是一個幹練的冷臉秘書,不是你今天約會的純情女子。她一定有雙重人格。」

金希澈抱頭哀嚎。

「或許是我太有魅力。」

李赫宰撥了撥前額的頭髮,嘴角上揚的弧度大到接近耳朵。



全慈羽走進辦公室,趙珍擋在她面前:「我家老頭屍骨未寒妳就搞上小鮮肉,有那麼飢渴難耐?」

「對您來說是小鮮肉,對我來說是年齡相仿。何況我說了八百遍,我不是李享成的小三。」

「天天進出我們的臥室,還說不是他的小三,不要臉的東西。」

趙珍舉手往全慈羽臉上搧去,被她一把抓住手腕。

「我說過再也不會被妳打巴掌,妳最好省省。」

將她的手狠狠甩開,全慈羽大步走向座位。

「明明這麼瘦,力氣怎麼大的跟男人一樣。」

趙珍摸著疼痛的手腕,念念有詞。

「沒事的話,您可以離開嗎?」

全慈羽頭都沒抬的整理著文件。

「那個喪禮⋯」

「都準備妥當了,就等公司發佈李董的死訊。」

依舊低頭整理文件的她,語氣冷淡。

趙珍不能理解跟著自己老公這麼多年的女人怎麼能如此無情,就算不是真愛,至少李享成生前可是把關注力全放在全慈羽身上,至於她這個原配只是擺在抬面上,一尊沒有情感的象徵,除了公開場合的需要,每年大大小小的節日李享成都選擇跟全慈羽一起渡過,也是積累了太久的怨氣,趙珍才會在去年耶誕節衝到法式餐廳賞了全慈羽一巴掌。

直到現在,她仍然氣得渾身發抖,突然她想起當時在場的崔始源似乎比李享成還心疼全慈羽。

「不會吧。」

趙珍急得撥通崔始源的電話,劈頭就是一句:「崔始源,你一定要把LXL董事長的位子交給我。」

「李太太,怎麼突然如此氣急敗壞?誰惹到您?」

崔始源溫柔回應。

「你別裝,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全慈羽跟你也有一腿。」

「李太太,全慈羽跟我、跟李董都只是同事,是您一直抓著那些補風捉影的傳聞,還幫著大肆宣傳。害得一個優秀的女孩老是要跟外界解釋自己的清白。」

「你啊,就跟我家那個死老頭一樣,只要我一說那個賤人不好,你們就幫她說話。」

「李太太,妳最好收回這句話。」

崔始源的語氣明顯不悅。

「哪句?賤人嗎?全慈羽就是個賤女人、狐狸精。」

趙珍故意對著全慈羽辦公室的大門大吼。

「妳會因爲這句話付出代價。」

崔始源掛上電話,馬上撥給全慈羽,電話那頭傳來低沈沙啞的笑聲。

「我不在意,因為我根本沒那麼做。」

全慈羽掛上電話,眼神挑釁的望著對面的趙珍。



準備趕往金氏企業大樓的崔始源,才剛按下汽車解鎖,金希澈就鑽進了副駕。

「崔大老闆最近很忙吧。」

金希澈關上車門,自行綁好安全帶。

「請下車。」

崔始源焦急的語氣勾起金希澈的興致。

「我跟你走。」

「請下車,金警官。」

崔始源黑著臉打開車門,擺出請的手勢。

「我懷疑你是殺人兇手,現在開始你必需配合調查。」

金希澈重新關上車門。

口袋裡的手機不停震動,崔始源嘆口氣,坐進駕駛座,踩下油門。

才踏入金鐘雲辦公室,差點跟迎面而來的曺圭賢撞在一起。

「對不起,我正要離開。」

曺圭賢的慌張引起崔始源的不滿,他抓住特助的手臂要求他交待行程。

「我只是把你交待的帳本拿來,鐘雲哥一下班就待在房裡休息。」

曺圭賢眼神閃爍,崔始源想到之前被移動的沙發椅,怒火中燒。

「你確定沒做什麼⋯多餘的事?」

他把踰矩兩個字吞了回去。

曺圭賢猛搖頭:「崔總,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不打擾你們。」

全程在線的金希澈ㄧ臉吃瓜樣,惹得崔始源惱羞成怒。

「金希澈,今天我真的沒空理你,明天ㄧ早我一定到警局報到,你請回。」

「你這種待客之道我不滿意,這樣,我呢就坐在這等你,你跟金鐘雲說完話就出來。」

金希澈敞開四肢癱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崔始源瞪了他一眼,轉身隱沒在金鐘雲房內。


Omega呼吸急促的睡在床上,散發著信息素的Alpha一靠近,他很快就平靜下來,崔始源心疼的撫摸著金鐘雲佈滿針孔的手臂內側,金鐘雲睜開一隻眼,對著他微笑。

「你來啦。」

他的小手貼在Alpha的大手上。

「情況還好嗎?」

崔始源躺在他身後抱著他。

「就這樣。」

金鐘雲撫摸著摟在他腰上的臂膀。

「怎麼提早發情?」

他在Omega耳邊輕聲細語。

「好像被誘發的。」

「是誰?」

「那只是個意外。」

「金希澈在外面,我把他打發走,等一下再好好談談。」

Alpha吃味的口氣,引起Omega的輕笑。

金鐘雲的雲淡風清,相對於崔始源的醋海翻騰,這段感情的天平看起來並不平衡。

「他來幹嘛?」

「懷疑我殺了李享成。」

「哈,不是趙少言跟全慈羽的嫌疑最大嗎?居然懷疑到你頭上。我去會會他。」

「別,你狀態不好,還是在房裡休息吧。」

「你就這麽怕他知道我們的關係?」

「你知道我在顧慮什麼。」

崔始源抱著金鐘雲,吻了一下他的頭頂。

「我想,讓他知道也沒有什麼不好。」

金鐘雲起身套上一件長袍。

「讓他知道就等於昭告天下。」

崔始源拉住他。

「那我就舉發他收賄。」

金鐘雲打開房門,挽著崔始源的手臂走向金希澈。

「我說你們兩個生意人怎麼這麼契合又不計較分成,原來是這種關係。」

金希澈勾起一邊嘴角。

「聽說你懷疑崔始源殺了李享成,那我可以提供不在場証明,而且是鐵証。」

金鐘雲點開手機,放了一段錄影畫面,剛開始金希澈還一副藐視的表情,最後十分鐘的片段看得他目瞪口呆。

金希澈不敢置信的按下播放鍵,重複觀看影片,嘴裡不斷的發出驚嘆聲,要不是金鐘雲搶回手機,他估計能看整夜。

「你⋯。我為李赫宰默哀一分鐘。」

金希澈雙手合十、閉眼默念。

「既然你知道了我們的秘密,那就請你專心調查其他的嫌疑犯,不要再來煩始源。還有,你如果把這件事說出去,我就把你收賄的事公諸於世。」

金鐘雲起身準備回房。

「威脅執法人員,金鐘雲你好樣的。」

金希澈哼的冷笑一聲,揚長而去。



自坦尚尼亞回來,申東熙不時的睡在警局,剛從金氏企業大樓回來的金希澈提著一打啤酒,看到還有人在,開心的邀請申東熙一同暢飲。

「澈哥,在辦公室喝酒不好吧?」

「別讓外面值勤人員看到就好啦,來,乾。」

金希澈喝得又急又快,申東熙喝沒幾口又把注意力轉回電腦上。

「你在幹嘛?」

「我想找出蹲在角落的人是誰?」

申東熙不斷調整著光線跟解析度,畫面不斷重複播放著,李享成對著蹲在地上的人抬了抬下巴,崔始源牽起那人的手,把全慈羽摟進懷裡的片段。

「不就是全慈羽嗎?」

李赫宰跟李東海提著兩袋食物進來,李赫宰過於興奮的語氣,引起喝酒的兩人側目。

「怎麼樣,羨慕吧,我吻了那美麗的秘書。」

招牌牙齦笑比平常還要燦爛。

金希澈舉起啤酒罐朝他致敬,眼神充滿哀悼。

沈浸在粉紅泡泡裡的李赫宰並未察覺,局外人李東海卻準確的接收到不尋常的訊息,他沒挑明,只是將手搭在李赫宰肩上,以防等下畫面修復神秘人露臉,他的好兄弟會震驚到無法接受。

搞到天微亮仍然辨識不出神秘人的臉,大夥兒忍不住眼皮的重量,接二連三的打嗑睡,在半夢半醒之間李赫宰瞥見畫面中神秘人的手腕上有條銀白色的手鏈,在崔始源將全慈羽摟在懷中時,那手腕上的手鏈明顯變的鬆弛。

「手腕粗細不同?蹲在那的不是小羽會是誰?」

李赫宰從申東熙手裡搶過滑鼠,將兩人手腕部位的畫面放大、截圖、比對。

「這不合理啊,變魔術嗎?」

李赫宰忍不住摸著螢幕上全慈羽的臉。

「赫宰啊,你可能沒法接受真相,要不要先回去休息,等東熙解開謎題我再告訴你。」

金希澈半醉的語氣並沒有幾分憐憫,幸災樂禍的表情根本就是昭告天下他早就知情。

「澈哥,你早就知道是誰了對吧,來,說,我就不相信有什麼我李赫宰不能承受的事。」

李赫宰灌了一罐啤酒,用手背抹去嘴角殘留的液體。

「你們不要只會在那裏吧啦吧啦的,沒看到我弄不出來嗎?」

申東熙搶回滑鼠。

「就ㄧ直打亮、ㄧ直放大啊。」

李東海突然湊過來,壓著申東熙的手,不停點擊神秘人的臉。

「你個3C殺手去一旁坐好。」

申東熙推著李東海,他不放手繼續按著滑鼠,金希澈朝他屁股踹了一腳,李赫宰拍著他寬大的肩膀要他別鬧。

「你們看,這不就亮了嗎?」

李東海指著神秘人耳朵上的耳環。

「咦,這耳環很面熟,在哪看過呢?」

李赫宰摸著下巴,來回踱步。

申東熙趁勢搶回滑鼠,繼續努力。

半小時後,隨著畫面中神秘人的臉孔越來越清晰,李赫宰面部肌肉逐漸扭曲,

申東熙一句:「搞定。」

盯著螢幕的眾人,除了金希澈,其他三個人都倒抽一口氣。

「怎麼會這樣!」

李赫宰的驚呼並非純粹的失落,反而參雜著一股那也不錯的意味。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0會員
381內容數
寫文是忙碌工作之餘的抒發管道。最近愛上super junior的藝聲,就猛寫同人文🤣。 我也寫了不少原創小說。 追劇、電影、看書都是我的興趣,煮食也頗有天份 (自我感覺良好)。 對所有能用手機搞定的新興活動都很有興趣。 沒定性的我最近迷上Line貼圖製作,之後還會迷上什麼不知道。 歡迎來我的小窩逛逛解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