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體絕命黑牢城 身陷桎梏冤難伸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米澤穗信的主要成名作《冰菓》暨古籍研究社系列動畫化已滿十年,除了劇中日常推理的懸疑要素外,也有不少歷經多年才得以昭然若揭的謎團,且符合時空背景,看得過程相當賞心悅目,難以想像在推理的外衣下,可以將重點放在人物角色的心境變化、家族包袱的難言之隱、兩小無猜的情竇初開等,沒有殺人犯、沒有被害者屍體,擄獲不少未關注此類型小說的讀者,與同時期的高中生名偵探作品壁壘分明。奈何於學生時期經濟有限無力支持、後續此作家也闊別文壇多年,直至出道20周年的代表作《黑牢城》接連洗榜,因而喚起學生時期的記憶,不得不支持一下。此作的考究別出心裁的從史料記載中,架空出一套全新的理論事實,對文化未知或稍有涉獵的讀者皆可一窺經典傳奇。

    筆者對日本戰國時代的歷史認識,多來自於《魔獸爭霸III—信長之野望》,包含了織田、聯合、中立軍的人物介紹,還有武防用具、戰技兵法等,令人深惡痛絕的無非是技能組能大殺四方的英雄,在戰場上神出鬼沒,黑田官兵衛即是前期優勢的角色之一,智力加成傷害配合招式使用無往不利。在本書中也靠著過人的天賦發揮長處,在進退維谷的陰暗地牢中,如何靠其辯才無礙、老奸巨猾遊說城主,影響著戰事的布局與世界的走向。

    織田信長是亂世梟雄,自封為第六天魔王,靠著獨特的個人魅力、押注鐵炮部隊以及眾家臣盤據一方,所到之處寸草不生、生靈塗炭,因此在本能寺之變以前,眾叛親離的武將們不在少數,本作即是圍繞在佔據易守難攻驛口—有岡城的荒木攝津守村重身上。背叛織田的他,打算求援於毛利,還出於個人因素囚禁了使者黑田官兵衛,非按照武者慣例活放或送回首級,開啟了一段斬不斷、理還亂的因緣孽果。

以下內容恐涉及劇透,請謹慎閱讀

〈雪夜燈籠〉

    支城的同盟開城投降了,不僅未耗損織田軍一兵一卒,還拱手獻上戰備物資,按傳統理應斬殺牽制於此的人質示眾,但荒木硬是網開一面留下活口,因此引來不少非議。就在午夜時分,人質即在守備森嚴臨的拘所遭暗箭穿心當場喪命,動搖著侍奉主公的忠誠。在日本戰國時期,軍法如山,若有忤逆抄家滅門乃見怪不怪,要死之人還活著、要活之人卻死了,都顯示著大人的威望受到挑戰,因此要捕獲兇嫌才得以重塑威望。弔詭的是,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的守衛並無發現凶器、更無離開的印跡,一時片刻間繪聲繪影地傳出天罰一說。叛徒的親人死有餘辜,佛也發火便用無影箭矢制裁之,就算城主再大,也無法匹敵神佛,宗教信仰在當時人民的心中有如定律般穩固,無計可施之下荒木只好求助於黑田。關押桎梏又身為織田家臣的一員,自然不願透漏天機,但與竹中半兵衛齊名的他要是被看扁,或是謠言四起城寨早晚陷落自己也難逃一死,故隱晦的用詩歌傳唱方式給予提示,化解了兇手的不在場證明與犯罪手法,動機薄弱則是伏筆的一部份。

〈花影功名〉

    戰場上存活理所當然,但無法建立功勳會被恥笑為冗員,即現世所說的米蟲、飯桶,因此大丈夫即便光榮的戰死沙場,也不願苟且偷生寄人籬下。由本願寺派來支援的雜賀眾以及先前對戰一箭未放鎩羽而歸的高槻眾,即面臨此等問題;私底下各將領間的爭鋒相對一觸即發,彼此的猜忌內鬥將重挫士氣,為此討伐東來的織田大名便是穩定軍心的關鍵一役。

    精兵奇襲效果顯著,對方敗逃作鳥獸散,將領也不敵敗陣,進行確定何人斬殺的首實檢便遇到了問題,沒人見過對方家系,那賞賜要歸於何方,定奪的結果有辦法服眾嗎?雖說勝敗乃兵家常事,爭名奪利更是雪恥的機會,未能好好處理這棘手的首級,恐換來更腥風血雨的對立,連少數南蠻宗信仰的高槻派禮拜堂還遭人縱火、甚訛傳為神佛顯靈。不得已只好求助於黑田荒木,遭其口頭勸誘的守門人偷襲,沒想到此舉也跟案情的突破有所關聯。

子曰:上士殺人使筆端、中士殺人用舌端、下士殺人懷石盤

,使荒木再度暗忖此子不可留。

〈遠雷念佛〉

    毛利援軍的遲未發兵、織田信箋的挑釁、多方勢力的降伏倒戈,逼迫荒木要有所割捨。在烽火連天的戰亂時期,遊歷四海的迴國僧是很好託付任務的使節,亦是平民重要精神支柱,往來各城池多半不會受到刁難,但就在拂曉出城之際,遭刺殺橫死於庵廬,刀法第一的御前侍衛還因公殉職,霎時間百姓嗚呼哀哉天理難容。是有內神通外鬼導致情報洩漏?還是織田內奸功夫了得?消失的祕寶下落何方?僧人怪異的言行究竟透露著什麼秘辛?得民心者得天下,反之則禍國殃民,密函遭截、眾臣疏離、坊間流言蜚語不斷,使得荒木只能找黑田這個活死人談論武略,少見他言之鑿鑿地剖析情勢,還明確的指引方針,全是為了不久將來的一盤棋布局。荒木則用計逼出兇嫌,看似完璧歸趙、重拾民心,但換來的僅是短暫的和平,天譴說及外部勢力的步步進逼未曾止歇、戰情每況愈下。

〈落日孤影〉

    明槍易擋、暗箭難防,疑似幕後黑手意圖伏擊前案兇嫌,且地點為宅邸、天守或樹梢,頓時有岡城內早草木皆兵,彷彿刀尖架上荒木頸項,身邊已無可信之人。不知命運將如何擺布的荒木,僅能走向獄中與黑田對飲,三杯黃湯下肚道出了自己的欲念,黑田也口無遮攔的訴說怨懟。未擊中兇嫌的鐵炮,作者花了相當大的篇幅描寫動機與因果,一同回收前面看似已了結的各案伏筆,使文章臻於完美。戰爭帶來的劫難牽連甚廣,而救贖人心的不見得是真相,而是能自我認同的道法。黑牢,本指陰森黑暗、蒙受不白之冤的監牢,筆者一開始認為是囚禁黑田的地方,閱讀至此,才知整座城池就是一墩沒有未來的囹圄墳塚,且時序僅過一年而已卻豬羊變色。套句織田信長廣為流傳的台詞:

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劇末,交代了所有人的去向,包括幕後黑手的伎倆與目的。黑田飽受屈辱的苟活,使他獻計出荒木無法拒絕實行的提案,殺了武將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他聲名狼籍、臭名遠揚,綜觀推理小說相當罕見。在各案間堆疊的氛圍與後期一氣呵成的暢快,使筆者體驗戰國的爾虞我詐、機運無常,不僅佩服黑田的智慧,更佩服作者的巧思。眾生皆苦、我佛慈悲,願世間莫再有戰爭。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