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替死鬼 中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短篇小說》替死鬼 中

《短篇小說》替死鬼 中

我從沒想過,我竟然會在死後跟日本女孩以及魑魅魍魎圍坐在一起。

我好奇地問他們:「這座山頭就只有我們嗎?」

尋子先行發話,「不只,這山頭還有其他鬼魂。只是他們都被那黑衣人給各自隔開了,唯獨不受限制的大概就是你眼前所見的魑魅魍魎。」

「咦?為什麼這傢伙可以不受限制?」

當我說出「這傢伙」時,魑魅魍魎不滿地怒斥道:「什麼這傢伙!好歹我也是有名字的!」

我見他怒不可遏的樣子,急忙道歉:「真是抱歉,那請問您的尊姓大名是?」

魑魅魍魎思索一會兒對我說:「忘了⋯⋯我只知道,過往我也是個人⋯⋯」

「哦!」原本要吐槽的我,忍住了,對於祂那凶神惡煞的樣子,令我不敢隨意開玩笑。

尋子見場面尷尬,立即轉移話題。

「隆一,那你打算怎麼抓交替?」

尋子這番話,讓我不禁滿臉疑惑地說:「我不是在這裡等待就可以了嗎?」

「不!既然會被稱之為抓交替,那也就代表你必須想辦法找一個和你一樣莽撞的人,來替代你,不然,你永遠都無法離開這裡唷!」

「那妳呢?」我不禁好奇,尋子為何沒有離開這裡,「妳是沒找到替死鬼嗎?」。

「我啊⋯⋯」我看見尋子臉上露出一股淡淡地憂傷,望著遠方說,「我不是替死鬼唷!正確來說,我是孤魂野鬼。」

「那為何你不去地府投胎呢?」

魑魅魍魎隨即插話:「她在等他心愛的人啊!」

尋子滿臉通紅地往魑魅魍魎的頭上拍了下去,「滾回你的樹上啦!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難得我正覺得這傢伙很有趣,妳就要這樣把我趕走嗎。哎⋯⋯算了,老樣子,我總是會給新來的一點見面禮,」魑魅魍魎指著樹林裡一棵奄奄一息的老樹,說,「等等我幫你將那棵樹的土壤翻鬆,明天一早你就自己抓住機會,看到有人來,就把這棵樹扳倒,運氣好,有人死,你就有機會到地府投胎了,祝您好運呀!」

祂話一說完,便走到那棵樹下開始恣意地翻攪土壤。

「真沒想到,令人聞風喪膽的魑魅魍魎,竟這麼熱心助人?」我不可思議地說道。

尋子無奈地表示:「這都是因為祂們喜歡吸取人類陽氣和捉弄人,導致人們以訛傳訛誇大了對祂們的誤解。」

不過,我指著正在翻攪土壤的魑魅魍魎,說道:「不得不說,從裡到外,祂的樣子確實會讓人相當懼怕。畢竟,祂要做的事情不就是要準備殺人嗎?」

「呃⋯⋯」尋子看著魑魅魍魎那一臉邪笑的模樣,原本是希望能替祂們平反,待她細想了一會兒後,輕歎了一口氣,說道:「或許,是我跟祂們相處太久,誤解他們了。」

「沒事的,如果我跟妳一樣,只有祂們可以做朋友,也會覺得祂們不錯。」我如此說道。

「你這麼善解人意,就這樣死了,真可惜。如果你能多珍惜一下生命就好了⋯⋯」

尋子對我的惋惜令我感到羞愧。這也不禁讓我開始反省,自己為何車速要這麼快。

我為了紓解工作壓力,將騎車當作是一種發洩。

起初,在沒有身穿防摔衣的情況下,車速相對緩慢。可在買了防摔衣後,包覆感時我產生了自信,也使我在不知不覺中拉緊了油門。

起初,在沒有身穿防摔衣的情況下,車速相對緩慢。可在買了防摔衣後,包覆感時我產生了自信,也使我在不知不覺中更加大膽地拉緊油門。

但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呢⋯⋯

尋子見我悶悶不樂,便問:「你有交女朋友嗎?」

「蛤?」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我結結巴巴地回她,「沒⋯⋯沒有,現在沒有,以前有一個,分了。」

尋子似乎自認自己找錯話題,急忙指著暮色的天空,大喊:「你看!天亮了!我們準備來抓交替吧!」

5.3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住院時的小趣事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短篇小說│替死鬼 上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賢言賢語》易於感動的我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抗癌之路|正子攝影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賢言賢語》關於喉嚨這件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閱讀】《短篇小說寫作指南》這本,不特別強調令人想翻白眼的小說公式,或許有些篇章有這種感覺,但至少沒有自大的小說家愛為自己造神,因為集合眾多作家的實際經驗和敏銳觀察。
Thumbnail
avatar
亦若是
2023-08-09
短篇小說《失序》預告文如果說,有天我們所在的這島國之城,臺北,真的發生了戰爭,將會是何種光景?
Thumbnail
avatar
甘納許
2022-12-21
極短篇小說《大寒》女人與男人見面了...他們各自有家,卻私下會面。 有人說,玩越大,要越小心。 與各自的家事說點藉口遠行,在遙遠的地方預訂了飯店過夜。 嚴冬的枯枝隨風顫動,細小的綠芽蠢蠢欲動。 那裡長年下著雪。 三點,他們準時拿著鑰匙入住飯店。 然而掩得越緊、風越是會從縫隙鑽入,干擾室內的空氣。
Thumbnail
avatar
靜語
2022-01-01
短篇小說 《安身》-完在海灘上看著漁船的燈火在遠方閃爍,與燈塔彷彿彼此對話。漆黑的海平面,只有零散的紅光畫出邊界。是否笑過之後,依舊徬徨。無從想像未來的輪廓,像是遠方的海岸隱沒在黑暗之中變得遼闊,昏暗而未知。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8
短篇小說 《安身》-3輪子在磁磚的地板上摩擦著,偶爾聽見火車行駛的聲音,越來越大聲。太陽慢慢地下墜,影子被拉得細長,幾個小孩相互踩著對方的影子。老伯從口袋掏出糖果,分給小孩們。不一會兒,我們停在最後一棟大樓的門前。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7
短篇小說 《安身》-2每當從床上醒來,身體總感覺疲憊。不僅是身體的細胞需要被喚醒,更是修補著夢裡所消耗的腦力。浮游在潛意識中,不小心下沉太深,被他人破碎的思緒包圍。睡眠並未真正讓心裡放鬆,反倒是逼著自己面對。平日刻意忽略掉的情緒。曾試圖從混亂的夢中尋找答案,卻只是比自慰更加空虛罷了。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5
短篇小說 《安身》-1大腿為枕讓我想起隱藏的寂寞,潛藏在每個看不見的角落,提醒著自己弱小而孤獨,脆弱又不堪一擊。將兩人放在一起,彼此都會變得軟弱。為了接受對方的情感,不得不將通道打開,放任各種情緒流竄,怎樣都過濾不了,趁虛而入。寂寞並非產物,而是從出生就帶著來到這世上。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5
危險與書|極短篇小說《附身》「今天的你感覺不像你耶?」 我摸摸自己的臉,聳聳肩膀問:「有嗎?」又從背包裡翻找出鏡子照映自己的臉。 我看見自己黑眼圈極重,兩頰消瘦,卻神采奕奕,掩蓋不住心中快迸發出的跳躍之心,我也覺得自己不一樣了。 「有發現到嗎?」她問。 我蓋上鏡盒,將它放進背包時,我的指尖撫過背包裡的這本書,猶如觸電。 「我
Thumbnail
avatar
麗談
2021-01-15
短篇小說《露生》| 故人   雨季可算是阿文最不喜歡的時節了,不只是因為無法曬乾的衣服和難聞的霉味讓人鬱悶,還因為七歲那年,父親被雨季暴漲的河水給沖走,留下母親與阿文相依為命。
Thumbnail
avatar
星期三
202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