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牧工作者的甜蜜與哀愁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raw-image

只要有網路、筆電,數位遊牧族就可以在任何地方遠距工作兼旅遊,聽起來是多麼地美好啊! 一位名叫 Alex 的遊牧工作者,正在一個迷人的沿海城市工作,他選擇在海灘邊的一家時尚度假酒店住個幾天,這家酒店有著壯觀的海景,沙灘細軟如絨,陽光灑在金色的海灘上,美不勝收,早上起床後,就拿著電腦去酒店屋頂的露臺酒吧,找個空位坐下開始工作,邊工作邊品嚐各種創意雞尾酒,傍晚,工作完畢後,走到海灘,坐在躺椅上,可以感受到微風從大海吹來,帶來了鹹澀的海水味道,夕陽好美喔,會選擇數位遊牧工作的人們,大概都有「旅行即工作,工作即生活,生活就是充實的過好每一天」的想法及態度,他們想更好地找到工作及生活的平衡點,或者希望能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互動,從中獲得寶貴的跨文化經驗。

因為疫情,加速了職場上的數位改革,全球許多企業不得不採行遠端工作,如今,「數位遊牧族群」的人數早已是疫情前的數倍,這種以自由為核心的工作模式深深擄獲諸多專業人士喜愛,根據統計,2022 年僅在美國就有 1,690 萬人自稱數位遊牧者,人數相比於2019年( 730萬人 )上升了131%,數位遊牧(digital nomad)一詞出自 1997 年出版的〈遊牧上班族:數位元時代的新生活工作方式〉(Digital Nomad)一書中,簡單來說就是使用電腦利用網路工作,工作地點不受地點限制的工作者。

然而,大部分的數位遊牧工作者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浪漫,人活著總是要賺錢付帳單的吧! 所以,有著極低的生活成本的某些地方,如泰國清邁、印尼峇裡島,或是南歐如義大利的一些鄉村地區,便是歐美數位遊牧工作者的大本營,對於數位遊牧民族來說,他們只能在母國享有醫療保險、退休金等社會權益等保障,一旦到了不同的國家或轄區便失去了這些原有的權益,需要自己另行安排,此外,某些工作者因為常常搬遷和工作在不同地方,可能導致感到社交孤立,陷入無法自拔的低潮。

於是,因應數位遊牧族群的工作型態,及衍生的遊牧經濟型態開始出現,以滿足該族群對於行政,財務和後勤的需求,保險公司 SafetyWing 為遠距工作者提供保險,無論他們身在何處,在面臨不可預料的健康狀況或旅遊意外時能有所保障,美國的保險科技公司 Insured Nomads 也針對遊牧工作者提供心理健康諮詢服務以及全天候的急難救助等福利措施,新創公司 Stuf 致力於針對數位遊牧族群提供個人倉儲服務,方便他們隨時取得個人物品。

總之,我們已經度過後疫情時代,回歸到原本的生活,數位遊牧族群這種新生活型態,讓我們看到不再需要過上一週五天、朝九晚五的生活的可行性,全面的數位遊牧熱潮可能不會那麼快到來,但越來越多公司正嘗試混合辦公的可行性,新的生活型態需要與之配套的工具或政策,很多公司正在這方面做出許多努力,以因應全面數位遊牧化的發生。

很多人都討厭保險業務員,可能是,常常接到陌生電話強推保險商品,或曾有過被學生時代的同學約出來喝個下午茶,卻聊了一下午的保險商品,或是碰過或聽過核保寬鬆但理賠刁難的故事,總之,這職業給人們的印象是不好的,不過,這是一個故事,描述我為何會優雅的成為他們,和期間的不適應、學習、及體驗,歡迎大家放輕鬆來聽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