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21~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微微回到家,來回的走在自己家中,許久不見的小窩,這兒看看,到處摸摸外,又把他平常泡澡會用的泡泡球,面膜,全部的...拿出來,用一遍。

好些時間沒有享受這些愉悅的保養品,又是泡澡,又是去角質,又是保養手足的,可以說從頭到腳的享受一番。

放著輕音樂,坐在浴缸裡,臉上掛著面膜,很是享受的陶醉在泡泡的香氣裡...

竟...睡意上了頭。

約過了有5分鐘吧,微微突然驚醒,發現自己是在自己的浴缸裡,嚇出了一身冷汗,她以為..又跟舒華交換回去了...

從浴缸起了身,換上浴袍走出了浴室,舒舒服服的躺在大床上,這一個人獨享的大床,很久..都沒舒舒服服的躺了,這個床墊的好處是幫助睡眠,但此刻..她真的很擔心,若是他睡著了,又換回去了,怎麼辦?

完全焦慮到不敢睡著,睡,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當你抗拒不想誰時,它就一直深深的誘惑你..

越是抗拒,越容易入睡,微微就在抗拒下....又再度睡著了。

這..一覺醒來,舒華趕緊地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又看看四周,幾乎是驚喜到跳起來,她-又回到微微的家。

忙著梳洗的同時,看見微微的改變,大捲髮變大直髮,也不管不顧了。

因為..她有比這些更重要的事要做。簡單打扮後,趕忙著出門。

今天一早KK看到以往的微微,那是..一種感覺。KK並沒有多問,只是一如往常地聽從舒華的安排執行工作,舒華趕緊的把她將來會回到舒華這個位置的準備工作,抓緊時間的完成。

而睡得香甜的微微,突然一個警醒,她看了一下抱著的枕頭,又看了一下四周,糟...他又...變回舒華了。

她坐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發呆。

這個時間,整個屋子...只有她一個人,雖然...在她的家,她也是一個人,但..畢竟..不一樣,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她想起舒華曾經說過,也許...他們真的快要換回來了。可是...換回來了為何他又還是舒華?

微微想得出神,最好是...此刻她又能趕快的睡著,因為目前是...睡著,是交換回來的唯一途徑,可越是想睡,就越是-睡不著。

躺在床上,閉上眼,想像著...自己,睡著了,睡著了,......

可....大白天的,睡不著..就是睡不著..

「恩...KK,待會你先回公司,我有事要去別的地方,那後面的事情,就交給你處理囉。」舒華交待著。

「痾..微微,我...」KK欲言又止地說。

「怎麼了?」舒華問。

「我看你最近很忙,本想說找你一起吃晚餐的..」KK回應。

「噢,晚餐,那..我這邊忙完,再打給你。」舒華說著。

舒華不安的趕緊離開了。KK還未曾看過微微這般地要緊與不安,只是想著..微微的野心,或許是太大了,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

這些日子以來,積極的微微讓KK也變得很積極,也很有目標。KK現在也能獨當一面的發掘能投資的標的,他有意投資一家餐館,想要肯定自己的眼力,當然,也是需要舒華的認同。

這些日子以來,KK在舒華身上沒少學到一些眼力,同時....

早...KK已經在餐廳等候,舒華一到位置就說:「我有遲到嗎?」

KK在稚氣的臉龐,露出穩重的回應:「沒,是我早到了。隨即遞上菜單,說:看看,想吃什麼?」

舒華接過菜單,認真地看到,KK又接著說道:「我點了些涼拌小章魚,和清爽的前菜,其他..就想說等你來點。」

舒華邊看菜單邊問:「這家店裝潢的不錯,你怎麼找到這家的?」

「這..就是我想找你看的店,我想..投資他們,但,怕自己的眼光還不到位,我來吃過一次,就很喜歡,這次,我想多一個人幫我鑑定鑑定。」KK說得甚是小心翼翼。

舒華看了KK一眼,覺得他的小心翼翼有點刻意,便說:「你怎麼了?這說話語氣不像你...」

KK依舊小心翼翼的問:「沒,我是看你最近壓力很大,很早就想找你來,可是看你這麼忙,....」

舒華放下菜單又認真的看了KK問:「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別繞彎。」

KK望著他,很是認真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回應著:「這陣子..我看你被那個前男友困擾著,我想說的是...如果..我是說如果,其實..我願意當你的擋箭牌,我沒關係的..如果,你感到很困擾,需要我的話,或任何時候,我都能...當你的...護花使者。」

舒華輕鬆地看了他一眼,眼前的KK稚氣的那張認真的臉,便說:「你..為什麼要為我做這些?」

KK依舊用著認真的態度回應:「就...只是想這樣..為你做這些,我想...保護你。」

看著眼前的大男孩認真的模樣,很是心動這般真誠,她相信...KK的話不假。

只是...舒華在此刻突然警醒,因為他是對微微講這番話,而不是自己,現在的自己..只不過是躲在微微身體裡的舒華,她有什麼身份..接受KK的情意呢?

看舒華沒回應,KK擔心到馬上補了句:「我..我只是想...我只是..」

舒華看見KK的焦慮,便說:「你..你是認真的嗎?」

KK想也不想,立馬回:「當然。我當然是認真的,我...」

舒華看著KK,說著一種只有自己聽得懂的話:「如果有一天...如果..你發現..眼前的我不是你眼中的那個我,或著說...你突然發現...我不是我,你要守護的那個我,不是...你眼前的這個我?...」

舒華很想把一切..都說出來。但..又覺得自己很扯,即使...對KK說實話,KK也許會把自己當瘋子,不會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蠢話。

KK看舒華很認真的說,不像是在敷衍,或推託,婉拒他,他感覺得出來,可是..又覺得舒華好像話到嘴邊,又說不清楚,辭不達意,到底...舒華要表達的是婉拒他,還是對他沒意思?到底...

看著眼前的舒華,眼中若有似無的無助,不由..就突然來的一股熱流湧入KK體內,KK突然身體向前微傾,輕輕的吻上了舒華,後便溫柔的說:「不論..你何時需要我,我都會在你身邊,只要你需要我..」

被KK突如其來的一吻,身體也有股熱流竄遍全身,就如觸電般。

頓時,也顧不得這是間餐廳,便伸出一隻手來環抱KK地頸,將自己湊上前去回吻,雖然..就只那麼一下,兩人交換的眼神,交換的心意,兩人都很明白。

此刻,不需要任何言語,卻彼此明白對方的心意。

這天晚上,KK留宿了微微的家。

舒華靈魂的解放,用炙熱的,燃燒般的情意,和KK交纏,興許是KK年輕的身體,整夜..燃燒的舒華,未曾有過得快活,享受著青春的燃燒..

舒華,是除了函宇以外,接受的另一個男人的滋潤。

舒華..在KK的懷裡睡著,一路進入幸福的夢鄉,完全..不在乎..如果睡著被換回來的可能..

翌日天剛亮,舒華從睡夢中驚醒,眼睛一睜開,看見的是KK寬闊的胸膛,這不是函宇的,而且...函宇,已經很久不曾擁著她睡,這胸膛..也不是函宇的。

再次確認,她微微抬頭,深怕吵醒了KK,KK確實是擁著她睡,她幸福的躲在KK的懷裡,深怕...這一切...瞬間流逝。

KK雖然沒醒,但..卻下意識地摟著舒華沈睡在夢裡,看來是...做了一個好夢。

而微微好不容易讓自己睡著,卻在猛然驚醒中,發現什麼...都沒有改變。

身旁依舊是..她已經失去興趣的-函宇。

看著函宇呼呼大睡,很多美好的回憶,好像...在她的腦海中一點一滴的消逝。

微微想的是~睡著,不一定會換回來,是不是又有什麼改變,所以..也改變了回去的模式。

又或是....睡著,只是其中一種模式,就像上次按摩室裡發生的事情一樣。

微微看著天花板又想著~舒華,本來就不太願意換回來,是因為...她對這個家已經沒有留戀,是否..若有一方的靈魂在沒有意願的情況下,就不會換回來?

真的是這樣嗎?

~待續~

81會員
835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