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30~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微....」KK又再度喊著:「微...你怎麼看傻了?太驚喜了嗎?這個房型,我也是很喜歡..」KK開心的自說自話, 絲毫沒有發現微微臉色的變化。

微微這哪是開心?哪是喜歡?微微..是想~這幾天...不就都不用睡了?

這下...真的玩大了...


我雖然不是什麼放不開的女子,但..也不是這麼放得開的女子,尤其...還是別人的男人,我江微微,要什麼男人沒有,怎麼可能去佔有別人的男人?世上男人多的去了,我不可能和有女人的男人上床...

這個舒華...扔下的感情債,讓我收拾.....實在是...

可...眼前這個男人,哪知道我跟舒華的差別?

哎...早就警告過這個舒華,不要亂用我的身體搞男女感情,現在好了...我若跟他說實話,他搞不好會以為我瘋了?就算他不覺我瘋了,也定以為我始亂終棄,哎..這個舒華,簡直是亂搞。

微微想得出神,讓KK覺得她魂不守舍的樣子,便上前摟著她說道:「想什麼...這麼出神?累了,就上床去睡一會,等等我會叫你的。」

這舉動嚇得微微馬上從KK懷裡跳了出來,也讓KK有點尷尬,微微只得為自己的舉動找個說法:「痾...我...我暫時...還...還不想睡,我..我先去看浴室。」便跑開了。

KK覺得眼前這個微微好像...有點陌生,陌生到有點不認識這個微微,但明明..就是微微,為何她會從我懷裡跳開,昨天...還依依不捨,怎麼今天就....女人善變,有這麼快的嗎?

KK權當微微是因為剛下飛機,還不適應罷了。

真是這....樣嗎?


KK看著微微心神不寧的進了浴室,跟隨著上前在浴室門口,說:「微,你是不是不舒服?若不舒服的話,我們今天就不要出門了,待在房間休息吧!」

微微在浴室的洗手台前,看著自己,同時聽到KK的話,頓了一回,便回道:「不,我等等就出去了,都來了,我要出去走走,吹吹風。」

說什麼鬼話,如果我說待在房間,這房間不就只有我和他嗎?待在房間能做什麼?微微越想是越不安,且不妥,...這...有不是台灣,可以要回家就回家,除了出去,就只能待在房間,這漫漫長夜,又是第一天的,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微微越想越浮躁起來,努力地站在鏡子前想辦法,心裡不斷對自己喊話~微微,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想出辦法,快想出來,你辦得到的...

待在糖果小舖裡的舒華,根本也沒有心思管顧店裡,只想著....

現在....他們,應該下飛機了吧!也...應該到飯店了吧...

KK發現了嗎?KK...跟微微到飯店了嗎?

之前KK透露了些旅遊的行程,這不免讓舒華好想,只要想到...微微跟著KK去到另一個國度,5天....想到她心就痛,原本,該跟KK出去的應該是自己才是,想到這...心,又是一揪。

微微...又會...怎麼樣呢?

她會...代替我...跟KK一起嗎?

喜歡上KK本來...就是奢求,但越是奢求,就越想得到...

微微...也會喜歡上KK嗎?KK本來就是個溫柔體貼的小男人,很難...讓人..抗拒。

又想到這...心,又再次...揪了一下。

實在....沒有辦法,不敢再繼續往下想下去,這樣下去,她會瘋掉...

舒華開始裝忙,忙著....打掃小店,忙著...整理糖果,但...這都沒有辦法讓舒華揮去腦中的胡思亂想,滿腦子...都是KK和微微...

還沒意識到...晚上,她也要做自己,回到...原來的..那個家。

離開這麼久,絲毫沒有想回去的念想,更不想要...面對..那家子的人事物,想到..就整個讓他煩躁..

函宇對他的蔑視,已經過了快7年的那樣生活,想到..函宇當著她的面對著自己獻殷勤,她就沒有辦法面對他,是要...用什麼心情...面對這個對別的女人猛獻殷情的叫了快7年的老公,還..真是無法面對...

一個家庭主婦,待在家裡盡心盡力的操持家務,打理著家中的飯菜,卻沒有一個人...覺得她犧牲自己,讓家人不用為家裡事務操煩擔心,而感謝。久了,這些工作,變成...應該。變成...她一個人的事。變成...只她一個人需要做的事。

舒華,在這個家,就是一個家事婦,再...沒別的定義了。

過了一段工作女性的生活,找回了以前的自信,找回了自己,找回了過往失去,找回了隱藏在心中的成就感,和..以前沒有過的快樂。

原來,快樂...是自找的。

在舒華心中,默默....做了個決定....


又是...一陣驚嘆...

家裡的飯菜香,讓每一個下班回家的人,進門...都不禁...被吸引了進去。

舒華刻意地做了些拿手飯菜,香味四溢,婆婆看見舒華又是...做了一桌飯菜,便說:「舒華,你做了飯菜?」經過上一次到現在,又過了...好一陣子,甚是懷念的香味。

舒華只淡淡回應:「噢...都好了,可以吃了。」就...這麼簡單回應著婆婆。

函宇也跟著回到了家,聞到熟悉的飯菜香,聞香近了飯廳,看到舒華忙著,便說:「舒華...今天..你做了...飯菜?」有些不敢相信眼前。

舒華又是淡淡的回應著:「噢,吃飯了。」

舒華面無表情地洗著剛剛用過的鍋子和清洗整理著廚房,心中彷彿有了某種決定...

大家又是開心的吃著飯菜,嚐著很就沒有吃到口味,席間,除了吃著好吃的飯菜,還閒話家常的互動著,舒華冷眼看著他們開心的吃著飯菜,你們...看起來....好開心啊。

大家依舊吃完了飯菜,就又各自回去自己的房間,留下舒華一個人,整理著菜餚碗盤,其實這種生活,就是舒華還沒生病前過的生活,都一樣....一切...都沒有變。

舒華阿舒華,你還要再過...這樣的生活一遍嗎?


舒華手裡洗著碗盤,心裡這樣的吶喊~可以了,真的.....可以了。

忙完的舒華,走回許久未踏進的那間房間,那個有著6年家事婦生活的故事,真的...也該告...一段落了。

從廚房走到房間,彷彿..有一世紀...那麼久,走在玄關的路上,舒華踏的每一步,都曾經有著足跡和故事,直到...舒華走到了房門口,舒華...突然停住了腳,就面對著門,看著門...

凱凱不知何時來到舒華身邊,志氣地抬頭望著舒華,並看著舒華問:「嬸嬸,你在幹嘛?你被叔叔關在外面喔....」稚氣的孩子還以爲,嬸嬸也跟他一樣犯錯,才會被關在門外。

被凱凱稚氣的話語,喚醒了沈浸在自己思維的舒華,她摸著凱凱的頭說:「沒有,嬸嬸沒有被關在門外,凱凱你又偷跑出來,待會媽媽會找不到你...」

「對,我在跟媽媽玩躲貓貓,我要去躲起來了..」說完,便一溜煙的又跑不見人影。

舒華...努力地吸了一口空氣,轉開了許久未踏進的房間,打開房門就見函宇在床上滑著手機,抬眼看了她之後,馬上又把焦點放在了手上的手機,兩夫妻...已經沒有什麼共同的話題,共同的心思,有的...只是室友的氛圍...

舒華走進房間後,關上了房門,便走到床邊坐下,有那麼一世紀長的光景,這房間沒有半點聲音,對於函宇,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他就是...滑著他的手機,而舒華...可是鋪陳了許多情緒,許多...在這房間曾經的故事,許多的過去一一湧現腦海,就這個姿勢又坐了許久。

函宇並不以為意,也不想理會,深怕又一個踩雷,激起了舒華上次的爭吵,他並不想跟舒華吵架,餘光裡看著舒華坐在床沿,靜靜等待不知的未來....似乎深怕又有個什麼...

舒華又倒吸了一口氣,這讓坐在床另一邊函宇也不由跟著倒吸一口氣,不知為何讓函宇感到不知名的....什麼事,好像要發生一樣。

舒華在又吸了一口氣後,說:「我們...離婚吧!」~待續~

81會員
833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