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35~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婚姻幸不幸福,看氣色就知道。

自己幸不幸福,不需別人證明,自己臉上的氣色光彩就知道。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看到眼前菜色,微微不僅沒有食指大動,反而面有難色,本想動筷子的手,就停在半空中,頓了下來,左看右看,看了許久,就是沒有下手,這怪異的舉止跟平常的微微完全不同。

KK坐了下來,並問:「怎麼了嗎?這菜色不就是你平常最愛吃的嗎?有什麼問題嗎?」

「痾...沒什麼,你在幫我叫服務生來一下。」微微簡單的說著。

「痾..我要..小份牛小排,酥炸雞丁,酥炸拼盤,好...先這樣。」微微如此熟稔不像是裝的說著菜單。

這菜色...KK從沒看過微微點過,不禁讓KK又再一次的覺得眼前的微微這並不微妙的變化。

微微似乎注意到KK那不可思議的眼睛,便故作自然的說道:「我們呢...偶而,也要吃一些垃圾食物,這種美味的食物好吃極了,你待會可以嚐嚐,我常點。」

常點嗎?


是KK忽略了什麼嗎?一向自認很了解微微的KK,突然的也變得混亂了。這些日子以來KK這般的照顧微微,自以為對微微的生活,日常,都很瞭的地步,可這幾天,卻讓他每一次都感到挫折,不禁反覆地自問,我真的...了解微微....嗎?

「我開吧!送你回去。」微微對著沈思中的KK說著。

聽到這..讓KK有些莫名的心酸了一下,又帶點揪心,便說道:「不用了,我待會叫車回去就好,你這幾天也累了,你直接回家不用送我了。」KK說著心痛。

「喔...這樣...不用我送...那...我走囉。」微微說得輕鬆。

KK示意著微微離開,而微微就好像...絲毫不帶一絲感情的離開,彷彿...他們曾經的情,激情,相知相惜,那種依賴,不知怎麼的....全都不見了。

KK拖著行李走在偌大的空間裡,背影顯得十分孤單,他需要....好好想想...他和微微之間,到底哪裡出錯了?

怎麼可能一夕之間...微微對他的態度全然改變,還有微微之前對他的患得患失感,和現在的可有可無,讓他無從想起,根本....無跡可尋...

他甚至深深懷疑,這個微微不是這個微微,以他....跟微微相處這些日子以來的觀察與了解,一個人....就算性格改變,也不可能一夕之間說變就變?

人家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這句話對在微微的身上,根本.....離譜。


而這幾天,舒華快速地處理掉糖果小舖,就之前投資的房產中,覓得一處可以當工作室間居住所的房子,房子不大,議價周旋後,便買了下來。

此刻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暢快感,曾經想都不敢想的經濟獨立,現在居然可以用投資利潤而來的錢買個小房子就像買個東西一樣不痛不癢,這種感覺真的很妙,同時,也更珍惜這樣的感覺,並想要一直擁有這樣的感覺。

這也是她第一次...置辦著真正屬於自己的房產,遮風避雨的房產,忙著興辦水電工程,家具,家電的購置,房子很小,雖然是在大樓的1~2樓,麻雀雖小,但...還蠻俱全的。

有了可以住的房子,舒華的心裡有一種安定感,安全感,便也開始織夢。

佈置著這個完全屬於他一個人的小空間,門口,弄了些花花草草,樓下空間暫時還沒想好,但二樓是起居室,儼然就像個小公寓般,兩間小房間,一個迷你小客廳,和一個迷你小廚房。

這個格局,舒華是一眼就喜歡上了的。

現在,舒華真的有感一個女人的安全感,不是男人給的,也不是家人給的,是自己給的。

雖然一樓空盪盪什麼都沒有,但舒華光站在裡面,就有很多夢想。

他萬沒有想到,自己可以有這麼的一天,可以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天地,站在這個空間裡,可以頂天立地。

沒了微微的頭銜,沒了微微的財力相助,這擴展投資線雖然沒有之前的猛,但舒華原本就有計劃地在拓展她的投資管道,養活自己,迎刃有餘。

只是...現在沒了微微這條線,投資方面若要開拓新線,定是要令想其他途徑,這讓舒華站在空蕩蕩的一樓沈思著。

連著好幾天,舒華不僅晚歸,夜歸,有時候函宇睡著了,舒華才回來,這讓敏感的婆婆不禁等在客廳,舒華才一進門,看見婆婆坐在客廳看著電視,婆婆也瞧見舒華進門..

「媽,我回來了。」舒華說著。

婆婆語氣平淡的眼睛也不看著舒華,問:「噢,這麼晚...」

舒華也簡單回:「對。」

此時,婆婆關掉電視,便正視著他,問:「你的工作不是顧店嗎?有需要這麼晚才回來嗎?」語氣也開始有點質問感。

「糖果小舖...老闆準備收了。」舒華回應著。

「收了?那...你不就不用在去了?」婆婆反倒有些開心的語氣。

「所以老闆問我想不想做另外的工作。」舒華是問一句答一句。

「你還要工作?」婆婆有些提高音量的問道。

「對。」舒華繼續回應著。

「舒華...我是不反對你工作,可是....你工作的時間太長了,這樣會影響到家庭生活,你不能跟老闆說,時間短一點嗎?」婆婆一樣持著平穩的口氣說著。

「其實...也就這段時間兩邊跑忙了點,之後...就不會了。」舒華說話也是平而淡。

「是這樣啊....不過,我還是覺得...如果工作太辛苦,我看..你就跟以前一樣待在家裡,不是很清閒嗎?」婆婆似乎開始說進重點。

「媽,其實如果家裡真的清閒,那怎麼你們都不想待在家裡,都去上班呢?」舒華不知哪來的膽子竟這樣回應。

這一番話倒是讓婆婆眼睛睜大,一時說不出話來,但畢竟在職場混戰許久的婆婆,隨即馬上回應:「我只是...擔心你的身體...」

「媽,我就是一直單在家裡才犯腦溢血的。你們天天在外上班的,有哪個像我一樣倒下的...」舒華也不客氣的回應著。

此話一出,更是讓婆婆眼睛又再一次瞪大雙眼看著她,一邊思考著如何回應舒華的話...

婆婆幾乎是忍著怒氣噴發,硬是忍了下來,語氣帶著平緩的說道:「我不是醫生,不知道你怎麼搞成這樣,但你在家裡舒舒服服,也沒人惹你犯你,這應該是你本身的身體基因就不好,....」

舒華這下也不客氣地說了:「既然如此,不如...我就跟你或大嫂換吧!看是媽,或是大嫂,暫時跟公司告假一個月,回到家庭來,既然家裡舒服,我這人..也不是好逸務勞之輩,我...就出去賺錢...」

婆婆語氣也漸漸有提高音量的說著:「我和你大嫂的薪資,遠比你當個小店員要來得高許多,怎麼能一樣?」

舒華冷冷的回應:「既然...大家都不想做家裡的工作,那我們既然都賺這麼多錢,不如..就請個幫傭,每週都來打理家裡,至於衣物嘛,就各自洗各自的,也可以一家輪流一個月,媽,您覺得這樣分配好嗎?」

婆婆從不曾被舒華這樣一句又一句的頂了上來,但仍然心平氣穩的回應舒華:「我不喜歡家裡有陌生人進出,再說了,你是家裡最小的媳婦,做這些...也不算什麼...」

舒華此刻也立馬不客氣的回應:「那...我就搬出去吧!這樣...我就不用再忙著一大家子的事了。」說完,舒華變扭頭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婆婆望著舒華的背影,簡直...不敢想像....舒華剛剛說了什麼?他說他要搬出去....是嗎?我有聽錯嗎?

不過...就是上了幾天班,挖到金礦嗎?突然這麼大的口氣....要搬出去?

還是...舒華在外面...有了...男人?

這怎麼可能?


舒華現在這個樣子,怎麼會有男人喜歡他?又不年輕了,舒華....不可能的吧!

還是...舒華...遇上了詐騙?

這年頭,很多傻丫頭就聽信了外面的詐騙,被騙了很多錢,像舒華這種沒上過班,沒有什麼社會經驗的小白兔,就是詐騙集團最喜歡的菜色...

難道,她被詐騙騙了....以為...可以一步登天嗎?

真是個......傻丫頭....

~待續~

81會員
835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