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們還有時間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很喜歡米爾頓・傅利曼說的另一句話:『將平等至於自由之前的社會,兩者都會落空。將自由至於平等之前的社會,兩樣都能達到高標。』」


一個從極權社會共產主義國家逃脫出來的北韓女孩,好不容易在自由美國享受到一切北韓人民無法想像的自由與平等時,她卻看見自由國度的人們,開始抨擊與批判過去的她從未可能擁有的所有一切,她的困惑與憤怒,也讓她的這些意見被貼上了「右派」的標籤。

誰是朴研美

朴研美的第一本書《為了活下去》寫著脫北女孩辛苦輾轉從北韓到中國,再從中國到南韓的恐怖經歷。為了活下去,她短短十三年的故事成為鎂光燈眾所注目的焦點,或多或少的滿足著讀者對瘋狂北韓的獵奇感,也讓她有更多機會選擇成為一個持續為人權發聲的脫北代表,落腳美國,結婚生子。

而她第二本書《趁我們還有時間》,則是在她成為太太與媽媽以及美國公民之後,對美國所提出的困惑:為什麼擁有自由的人們卻想方設法抨擊自由?

越自由越痛苦?

她以自己從外星人降落到自由民主進步國度裡,生活中的種種不思議——北韓餓到吃草,美國人花錢買生菜沙拉;北韓只有飢餓,臨終夢想大部分都是想吃一頓米飯和燉肉,美國人卻有不吃麩質不吃乳製品因為會過敏的飲食禁忌,或直接拒吃肉的道德禁忌;北韓沒有過多詞彙形容內心狀態,美國人重視心靈受創衍生出的創傷治療與諮商需求。

她可以相信,美國人是真心覺得存在性別上的不平等、階級上的不平等、種族歧視的不平等,所以內心受創,活在痛苦之中,但她也可以相信,她在北韓所造受到的肉體與心靈上的折磨與傷害,絕對不會有人認為簡直在天堂。

幸福是比較出來的,痛苦也是,朴研美不可思議人類有這麼多比起餓死還重要的煩惱,但我相信某些時候,她也冷眼看待這些自詡為覺醒進步的知識份子所鼓吹的左派思想,有多虛假。

覺醒是平等的假象

她從生活中感受到的巨大差異,已經不是文化上的,而是進步與落後的差異,這些「進步思想」卻讓她感受到某種不自由的箝制,蔓延到她正在體驗學習的自由國度裡。

有一個例子很有意思,那是在她上人文學科的通識課時,老師問了課堂上有沒有人喜歡珍・奧斯汀,當時的她從有限的學習資源裡,學習到傳統古典文學與藝術之美,她從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內心滿足,但是老師並未鼓勵她持續探索,而直接以批判的角度否定了作者與作品,因為當代要學習的是「尋找隱而未見的結構性種族歧視和壓迫的方式」。

她對於大學教育裡充斥著「覺醒」感到冒犯,對於全然的警覺與敏感的新文化感到莫名奇妙,好不容易學會了性別的代名詞she/he ,沒想到現在為了更多元平等,現在英文總共有七十八種性別代名詞。

讓我想到八尺門的辯護人裡頭有一幕,台大高材女生拉著年輕保哥鼓吹他支持原住民正名連署,講了一長串政治正確的訴求,再扣一個帽子,「你不覺得作為知識份子,這是你應該在意的議題嗎?」

女:「推動正名也是我們這次的訴求之一,不再稱呼山地族籍為山胞,正明為原住民。」

保:「……還是推動正名為前地主?還可以拿土地補償費?」

這一段對我來說,保哥用幽默回應了菁英觀點的政治正確,但仍看出政治操作決定了故事最終的走向。所有的殺戮都一樣,政治菁英是不在乎的。

朴研美擔心,這些政治菁英的進步言論,其實與北韓共產主義的思想獨裁異曲同工。

中國勢力滲透

獨裁共產北韓為了控制人民思想,語言中並沒有「暴政」、「憂鬱」、「創傷」、「愛」這些字眼,因為沒有對應語言,所以人民沒有表達與想像這些狀態的方式。

但即使擁有一切北韓人民所沒有的自由當武器,民主精神仍然脆弱的不堪一擊,假新聞、思想審查、社群媒體控制、還有各種手段早已醞釀多時,溫和的共存在自由民主美國裡。

進步思想的外衣扯下來,骨子裡,其實早已掩護不住背後的境外勢力獨裁政權——中國。

朴研美的擔心來自兩個層面,一個是由內在的自我批判,重重的艱澀批判理論與詞彙,例如白人至上主義、種族歧視、有毒男子氣慨等等論述,已經讓新生代美國人無法敬愛自己的語言文化遺產,無法認同傳統家庭價值,或者支持貼上種種標籤卻捍衛抵制中國的政黨;一個是她長年參與國際性組織,接觸許多具影響力的企業與大人物,當她談及北韓人民悲劇來自中國伸手,這些大人物幾乎無法承諾任何抵制中國的立場,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的影響,她擔心,唯一能抵抗共產極權政府存在的美國,也快要不保。

我猜測,她擔心所有追求平等的進步思想,都是走向毀滅社會共產主義的溫床,都是中國勢力萌芽滲透擴散的機會,當美國人略帶嘲笑的說她被北韓洗腦的日子,她看見的是似曾相似的洗腦過程:無聲無息,意識形態就滲入了你的腦子裡。如果平等與自由只能選其一,她毫不猶豫地選擇自由,因為唯有守護自由,民主才能受到保護,民主的珍貴,不能只有曾被極權主義統治過的她知道。

先守護自由再談平等

她也略帶挑釁的說,如果認為平等更重要的左派進步份子,為什麼不移民到北韓去好好享受呢?而極力鼓吹平等的,都是享有社會資源的既得利益者,他們不是真的在乎底層民眾的生活,他們累積都是自己的籌碼與資產。

現在成為美國公民的朴研美,語言與文化漸漸融入她的血液,曾經匱乏的物質生活現在豐沛優渥,曾經語言障礙的她現在成為專職演講與寫作者,並以經營YG頻道維生,是否容貌有助於經濟收入我不清楚,但是既然已經開了頭,知名度以及隨之而來的個人形象都是資本了,她珍惜並享用著這些資源,即使已經不再是純真女孩形象現身,但選擇如何定義她自己,也是她好不容易才擁有的自由,不是嗎?

趁我們還有時間|朴研美|大塊文化|2023

raw-image







    24會員
    108內容數
    單純閱讀,馬力的私房景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馬力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殘骸書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小小間諜合奏曲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永不告別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白色畫像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天皇蒙塵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練習有風格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趁還有一點點勇氣 開始我的寫作生活我一直都想當個作家 安安靜靜的 喝一杯咖啡寫著自己的故事 沒有特別 只是一個藉由打字的管道來成為更自在的我 文字紓解 我對這世界偶爾不公平的看法 文字幫助我 既便有不好情緒也可以有另一種方法釋懷 文字讓我 即便有說不出口深深埋葬在內心的話也有機會浮現 這就是為什麼既使說不出來 也可以利用我的對於文字
    Thumbnail
    avatar
    Miss 草原
    2022-10-13
    我們該如何「趁年輕」? -均優學習論壇【青年社群】議程導讀我與他聊到關於我想為台灣的教育付出時,他說他也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事物與教育息息相關,青少年的發展、心理健康、家庭關係等等,包括他自己現在的人生...。 身為青年世代的我們,「趁年輕」究竟可以做些什麼?
    Thumbnail
    avatar
    聚起來!Chu Chi Lai!
    2022-09-11
    我只是想活著 第195章 趁隙文沐雨早已有所領悟,如果不將對方置於死地,那死的就會是自己,於是在遇上打算對自己不利的傢伙時,她是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 當一老一少兩名女修見到來勢洶洶的文沐雨正朝自己飛來,而兩人所放出的巫蟲又一時之間無法擺脫掉金獅與金鷲的糾纏,於是在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後,同時望向了後方那名肌肉強健的高大老者。
    Thumbnail
    avatar
    憶宇
    2022-05-02
    襯衫與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會特別注意那些穿著襯衫走在路上的人們,身上穿的是什麼樣的款式、材質。尤其在搭車的時候,有完整的空間跟時間能好好觀察路人。而這之中,有些人的襯衫特別好看,就像是他的代表作,只有那個人專屬的,一件襯衫。
    Thumbnail
    avatar
    Xinda
    2022-03-13
    〈影音食譜〉我心中的100%肉桂捲!一定要趁熱吃的激厚糖霜肉桂捲我心中100%肉桂捲的樣貌一定要包含以下幾項元素:第一,一定要熱。第二是我要鬆鬆軟軟的麵包皮!第三是厚厚厚奶油乳酪糖霜。在充分了解自己的喜好之後,我終於決定嘗試自己烤出我的100%肉桂捲,這樣將來突然嘴饞也不怕找不到喜歡的肉桂捲。
    Thumbnail
    avatar
    XinXin
    2022-02-09
    我命由我不由天,若要改命趁今生以下文章為一位有緣人分享: 聖嚴法師在《六祖壇經》經典講座中說:「人都看到『有』,沒有看到『無』;人呢,都歡喜有,而不歡喜無;人都喜歡生,而不喜歡死。所以,生的時候好歡喜,當人要死的時候很痛苦,這就是沒有智慧,沒有看到佛性。」 (分享完畢)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 南無阿彌陀佛
    Thumbnail
    avatar
    香港吃貨寶寶
    2022-01-18
    【小誌開箱】No.2(下)「因為時間寶貴,所以趁我們還年輕時,努力燃燒自己的一切」在你記憶中的青春時光裡,你是怎麼度過的呢?是在球場上揮灑汗水,還是在教室中苦讀備戰?是在學生活動中耀眼活躍,還是認為自己只是無名小卒?不論是什麼樣子的你,都是青春。
    Thumbnail
    avatar
    《因為我們年輕》WAY小誌
    2021-12-18
    替代役物語:還好我要服役!趁著職涯緩衝期間做好職場心態的調適畢業就要先服役,可以把握這一年的時間好好沉澱自己的思緒,讓自己可以暫時停下腳步,回頭審思自己的人生,是不是走在自己想走的道路上?不是的話,是要繞去別處看不同風景,還是原路上再多走幾步看看?以及未來的自己,又想要走到哪裡去?若把這一年的替代役生涯當做職涯看待,這不就是在提早適應未來的職場生活?
    Thumbnail
    avatar
    Patrick.Wong
    2021-09-25
    給手足的信 (寫信、收信,趁我們還可以)讀信 讀你的來信 讀業已不復存在的你 寫給尚未存在的我的信 你的筆跡 用薔薇色的幸福包裹著 或者浸泡著紫羅蘭的絕望 昨天寫信的你 在寫完的同時 是放棄存在的光源 今天讀信的我 是那時沒有存在過的眼睛 * 讀信 昨天不存在 今天也不存在 遙遠明天的他讀著 沒有今天的昨天的你 寫給沒有昨天的今天的我的信
    avatar
    慕雲
    2020-12-28
    我的襯衫-絲絨.咖啡桔.古著花的映像我的襯衫 帶有一點點灰的咖啡橘,也或許是桔,這個字多了一點果肉汁液般的甘甜,灰蒙的咖啡感是溫柔的苦味。反映了秋天,但仍有那麼一點夏天之時,小島吹起的海風味道。 上面的野菊與牽牛花反覆交錯,看似為在風中飄散,甚或翱翔的飄逸姿態。 野菊從不吝於綻放,街頭至花海,日頭至月亮星辰,都有她低調的存在;她頑強的
    Thumbnail
    avatar
    Gloria Chiu
    201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