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31~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函宇當下有些不可置信地望著舒華的背影,卻沒有說一句話,他在等舒華。

舒華依舊背對著函宇坐在床沿,維持著如一的姿勢,舒華淡淡而平緩地說出:「我們...離婚吧!」繼續說著:「這對你我...會是最好的結果。我不想再做你家的家事婦了,我不是你的妻子,你對我的態度,讓我心灰意冷,既然..你喜歡單身,我們..就到這。」

函宇聽完舒華說的這番話,真是一頭霧水,問:「你又哪個筋不對勁了?誰又給你委屈了?」

舒華這..才轉過身,看著函宇的樣子,又說:「你真的沒聽懂嗎?我說...我們,離婚吧!我發現..你對我的情意並不如一個外人。這樣沒有意義的婚姻,我沒有勇氣再過下去了,我在你心中,到底...是個什麼?」

函宇摸不著頭腦的,滿是疑問地看著舒華,問:「那你覺得你在我心中是什麼?」

舒華回應道:「什麼...都不是。」

函宇有點不開心,提高了聲量:「什麼都不是?」

「對,什麼都不是。不然,你可以說說我在你心目中是什麼嗎?」舒華回問著。

「你是我老婆啊,你不知道嗎?」函宇說著。

「我真的是你老婆嗎?」舒華問著。

「你是腦子開到傻了?你不是我老婆,不然你是誰?你不會連這個都失憶了吧?」函宇有些不耐的回道。

「我是開過刀,我是失過憶,但我沒有失去感覺,你對我什麼態度,什麼對待,我都感覺得到。」舒華開始述說。

函宇也放下手機,看著舒華,不是很高興地問著:「喔,那你說..你說啊,我對你是什麼感覺?」

「需要我講這麼明嗎?要我一條條說出來嗎?」舒華回問。

「好啊,你一條條說給我聽啊,我有做錯什麼嗎?還是....我有出軌嗎?還是...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對不起這段婚姻的事嗎?」函宇不滿的說著。

「你做了什麼?一定要等到你出軌才算嗎?你有尊重我的存在嗎?你有在乎我這個妻子嗎?」舒華又回擊道。

「好啊,那你說,我是哪裡沒有在乎你,你那時被送入加護病房的時候,你又怎麼會知道我沒有心急如焚,我沒有擔心你能不能脫離危險,要怎麼樣在乎才算在乎?要把你背在身上才算存在嗎?嘖..」函宇也不客氣地回了一篇。

「你不用說那些耍嘴皮子的話,你會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跟舊情人談天說地,你會故意的把我給拋下,只為把握機會和別人聊著你不會跟我聊的話,你跟我...沒話聊。」舒華回話道。

「我...我...只是...只不過是...」函宇突然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結果。

「其實你也不用解釋,我對你的答案沒有興趣,你高興就好。對我而言,你我之間,已經到了無話可聊,無話可說的的地步,你也不會和我聊你的心情,你也不會想跟我說說你今天的狀況,你遇到了什麼,發生什麼事,這些....你聊天的對象,已不再是我,那麼...我們還生活得下去嗎?」舒華問著。

函宇很不以為然的說道:「這...這不就是夫妻日常嗎?大家不都這麼過的嗎?」

「是這樣嗎?」舒華反問著。

「難道不是這樣嗎?」函宇又說:「你最近老是找我麻煩,挑我毛病,你以前不會這樣...」

「是不是因為我以前就不會找你麻煩,所以你就很自然的把我當成空氣,很好用的空氣,可以幫你們家打理家務,讓你們隨意差遣,給你們煮飯,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舒華細數著。

「又來了....你又來了...」函宇十分不耐煩的講著。

接著又說道:「舒華,你不要因為你生病,大家都讓著你,你就開始挑東挑西,找碴,我工作都已經很累了,回家還要聽你說這些有的沒的,不是已經讓你出去上班了嗎?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意?都順你意了,你到底還想要怎樣?」

「噢,終於...說出你的感受了。原來..我在你心中,就是這樣的啊....」舒華喃喃的說著。

「你一定要吵吵鬧鬧才會開心嗎?你以前...不會這樣的。為何現在....」函宇十分不解的並帶點憤怒。

「我就是因為不吵不鬧,你才會如此的忽視我,我就是因為不吵不鬧,你才會覺得生活太無聊,我就是因為不吵不鬧,所以你才會沒有話題跟我分享,所以...我想問你,難道是因為我太順從你,替你想,所以...你才會這麼忽視我,不理不睬我嗎?」舒華一口氣說著委屈。

「你....你在胡說什麼?什麼我忽視你?什麼我對你不理不睬?舒華,你有病吧!」韓語也是不甘示弱的回應。

「你不是很希望單身嗎?我現在要放你自由了,你還不願意嗎?」舒華說著。

「神經,你有病吧!沒事...就早點睡,不要想一些有的沒的,也不要幻想一些有的沒的,我上班很累,不想跟你吵,你剛好就好了,不要再鬧了。」函宇似乎想要結束這段沒有意義的對話。

「我胡鬧?我若不是一直被你忽視,一直被你看不起,一直被你冷落,撇在一旁,我會這樣?你若不是讓我感受失望,我會沒事找你說,你卻說我胡鬧?那...你可曾有過我為何會一直繞在這個問題?莫不是因為我們就是有問題,我需要這樣?」舒華又是一口氣說著這些。

「夠了喔,這個話題到這裡已經夠了,我已經夠忍你了喔,如果要在一起....」函宇說著。

話未說完,卻被舒華打斷:「要怎麼在一起?我的感覺就像是守活寡般的生活,丈夫回家,手機比我還親熱,有話不會對我說,卻很有話對別人說,老是...就一副對我感到厭惡的樣子,我是多讓你嫌棄,多讓你不堪?」

「你是又在胡說什麼?都是你自己胡思亂想,沒有人...這樣說你...」函宇解釋道。

「這是感受,不是你說的,是你讓我這樣感受到的。」舒華這樣說著。

「那就是你胡思亂想了。從頭到尾,我擔心你腦子會不會康復,我擔心你身體會不會恢復,我擔心你會不會有後遺症,我擔心你失憶會不會好,你以為我就很好過嗎?我白天要上班,下班回來還要看看你是否有異狀,我不累嗎?」函宇也為自己細數著。

「你真的會擔心我嗎?還是在等我會不會死?」舒華問著。

「說什麼你?你這術後...思想,都偏了。你硬要這麼想,我很難改變你。」函宇聳著肩回應著。

「既然...你都說你如此關心我,為何我一點感覺都沒有?」舒華又問。

「我不需要...為你做什麼都向你邀功吧!這有什麼意義?」函宇反問道。

舒華不再說話,只是瞪大眼睛看著函宇,想從函宇的眼睛裡看到些什麼,可函宇的眼神裡又沒有那股心虛不寧的樣子,反而是理直氣壯的神情,這讓舒華當下猶豫了...

函宇看著舒華,眼神堅定,深信自己沒做錯什麼,再說了....他根本就沒有出軌。

不一會,舒華又似醒過來一樣,便說道:「好,那我問你,你對那個...江微微,存著什麼心態?」

函宇被問到微微,眼神中堅定裡帶著飄忽的感覺,又是支支吾吾的回應:「我...我跟微微,哪有什麼?你不要老把話題套到人家那邊去,我跟他..什麼都沒有。」又馬上接著說道:「再說了,人家現在又有新的男朋友,你忘了...上次出遊的時候,那個年輕人啊,你啊...不要看到黑影就開槍,我平常工作就很忙了,還要應付你這些根本就沒有的事,這樣我很累,你知道嗎?」

「真的....是這樣嗎?」舒華抓住重點不放,緊抓著問:「若真是這樣,你幹嘛趁我洗澡,要不..就是我不在的時候,偷偷..打電話給她?既然你都說光明正大,我卻感覺不到你的光明在哪?」

函宇繼續著剛剛支吾的模樣,回應:「拜託...我不過就是突然想到想打電話而已,就這麼簡單。哎呀....你不要老把我跟他算在一起,人家身旁不缺男朋友,況且...我又已婚,又大她那麼多,人家有錢的很,多得是選擇的機會,哪...哪會看上我?」

「人家..看不看得上你,我是不知道。但我就是覺得,你雖有自知之明,卻總是做著令人誤會的舉止,你都知道人家有男朋友,還抓著人家聊天,硬是把人家的男朋友擠到一旁,阿不就還好,人家真的看不上你...」舒華刻意苦酸函宇說道。

這句話說的,在函宇聽來有些惱怒...~待續~

81會員
832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