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34~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最近的函宇和舒華,總是一陣一陣的激戰,函宇並不想再跟舒華吵下去,激戰的後來就是冷戰。

函宇下班只要..回到房間,便是手不離機,寧可滑著手機,也不願面對可能和舒華戰爭的危險。

舒華覺得納悶,不是總偷偷摸摸地跟微微談天說地嗎?怎麼..想要給他自由了,卻又不動聲色,這是為何?

夫妻倆在房間裡,就是一個安靜的氛圍,你不說話,我也不想說,各自....滑著自己的手機。

夫妻生活就是如此平淡,淡到比一杯水還沒有味道。


既然沒了這場旅行,舒華開始鋪排她之前的所做的投資項目,雖然用的全是微微的名義,但入的全是舒華的帳戶,早知道這天會到來,有許多後來的投資項目早早就已改成自己的名義,雖然都是微微代理,微微經手。

不能再過...以前的生活了。


過去,家事婦的生活,伸手跟老公拿取生活費,跟公婆拿取家用,這樣的日子...舒華不想再回去了。

這段時間,她用著微微的各種關係,得到了很多投資機會,雖然..剛開始用了些微微的錢,但後來利潤上來後,便逐步的存回微微的帳戶,可...也由於太快變回自己,這些資金並不是舒華最終的目標。

財富才正要累積的同時,卻從微微換回了舒華,不僅..在投資上有些不方便外,很多事..舒華並沒有告訴微微,也是還沒來得及告訴微微,只能說...用微微的大錢,要累積投資利潤的財富,真的很快。

舒華想要獨自生活,想要獨立,基本上是完全沒有問題。

問題是....函宇,並沒有打算跟她離婚,這是舒華始料未及的事。

她不懂....


怎麼我的好心成全,反而沒有得到他的認同呢?他不是一直看不起,看不上眼我這個家事婦嗎?總是望著青春,得意的江微微嗎?現在要成全了....卻得到函宇的冷回應。

在糖果小舖整理著資產的時候,突然想起了他和函宇之間的狀況,不由將手邊的工作停頓了下來,她十分不解且納悶地想著。

男人,看著望著...總是外面的女人,笑臉盈盈,幽默風趣...總是,給了外面的女人。回到家,老婆煮好飯菜,打理家務,乾乾淨淨的迎接辛苦的男人回家,卻只得到男人疲累的回應,不耐的敷衍,全面的醜態,通通...讓老婆全部吞下。

舒華真的不懂....


既然,你喜歡外面的女人勝過我,又為何在我提離婚時,回應如此冷,處理如此冷。又覺得我無趣,沒有光鮮亮麗的打扮,沒有青春活潑的樣子,沒有說不完的話題可聊,有的是...應該,應該,應該,3個應該....讓舒華也覺得這樣的生活,十分疲累。

除了接受丈夫總是口中的很忙,身體的疲累,不要煩我,夫妻生活....再沒別的話題。

男人嘴上總說著~我養你,你就在家打理家務。我養你,你不用擔心生活,我會給你生活費。我養你,你不工作的那麼辛苦,看別人的臉色過日子。我養你,你就在家照顧我的家人,自己也有時間,想幹嘛就幹嘛。我養你~~~

我養你....


可是生活卻不是這樣,自從待在家後,的確可以睡到自然醒,但家務呢,卻不是你想的那樣,地板,今天擦了,明天灰塵又蒙上。衣服,今天洗了,明天又更多。坐在這個家裡,眼睛看到的...全是事,你可以閉眼什麼都看不到,但明天會越堆越多。

待在家裡,看是很閒,但如果想做,不怕沒事做。

工作,雖然辛苦,但..哪個工作不辛苦。這個工作不喜歡,就可以掰了老闆。工作辛苦,最多上了12小時,老闆再怎麼不願,也得讓你回家休息,老闆再怎麼苛薄,一個月至少有8天休,有年假,有特休,可以請病假,事假,產假,育嬰假....

而家事婦,沒有假,還24小時,全年無休。生了病,還得擔心什麼事沒做,積下來會更多。

生活費,又是一個看人臉色的關卡。老闆發薪水,天經地義。家事婦領生活費,還要受各方來氣,怎麼這個月這麼多?你在家化不化妝有人看嗎?保養品用了也沒看到什麼變化,還不就是那樣,在家穿什麼都一樣,重點是穿成那樣,有辦法做家事嗎?隨便穿穿就好了。

生活,就是要精打細算。即便,你再省,也是有被挑剔的魚刺骨渣。


想要生活有儀式感,經濟得先獨立。

這是舒華一直想要追求的,家事婦,就是一直被生活磨成了黃臉婆,磨成了沒陽光,沒朝氣,沒知識,沒內在的空殼。

雖然錢不是萬能,但生活上99%都需要用錢。

儀式感也不是樣樣都需要用錢,但儀式感也是需要錢來點綴。

女人,也不是樣樣都要用錢來包裝,但知識,學問,專長,所有投資自己內涵的中程還是需要花錢上課,投資自己。

這些,沒有人會給你,但你自己可以給你自己。

有太多女人,皆敗在~我養你。

男人,並不會覺得你需要優秀,男人,也不會因你的優秀就能平起平坐,更不會覺得你優秀而投資你。

但,你自己可以。


女人,當你連養活自己都很吃力,哪還會有什麼尊嚴和底氣?


舒華覺得自己幸運,一場大病,卻得到一個機會。

抓住這個機會,舒華也沒錯失,這是一個多麼不易的機會,有人可能十輩子都遇不上一次,而我...就遇上了一次。

舒華怎麼也沒有想到,微微竟比想像中還要有財力,也沒想到...藉由微微累積的人脈竟讓他可以拓展快速的累積財富。

想到這,舒華覺得這一切彷彿一場夢般。

而今的她,不需要擔心是否養的起自己,也不需要擔心自己的出路,反倒是看清了許多事。

投資,有很多種。

而其中一種就是投資自己。

在賺錢的同時,舒華給了自己一個功課,就是重返學校要再求知識,再造頭腦,雖說上EMBA,上課時間很少,但舒華欠缺的社會學習,在這裡...可是大大的見了世面。

與自已不同圈圈的形形色色人士,鍛鍊了不少舒華的眼力。

為了出國,本以為錢很好用,花錢請翻譯,但後來...還是花錢投資自己。

能力,是一種別人帶不走的東西。


舒華擺足了心思,就鑽研在能力上面。

有底氣,有賺錢能力,就再也不用擔心風吹雨搖。

舒華不在關心函宇是否要離婚,既然已經接受換回來的事實。

有些事...也是必須一直做下去。

舒華不敢再想會跟微微再換回來,更加不敢想KK的事,如今...舒華唯一可做的事,就是繼續壯大她原本計畫的版圖。

這間糖果小舖,本就是應付微微而設的。如今,也沒有在花錢的必要,他現在最需要的是一間工作室,一間能處理她現在事業的工作室。

之前建立的幾個社交小圈子,現在彷彿可以幫助舒華又踏上另一個方向。

微微頗感意外的是...KK這幾日都睡在沙發上,兩人也就像好友一樣,保持著一種微妙的距離。

KK打心底..是尊敬且尊重微微的,若是微微不喜歡,他就不會去做。他感覺到微微有些與他保持距離,雖...不知道為什麼,但,微微不喜歡的,他就不會踰矩。

玩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雖然微微沒有跟陌生男子這樣出去的經驗,但她並不討厭KK,反倒偶而還有一絲絲對KK莫名的好感,這也是身體的記憶嗎?

只是理智線告訴自己,KK喜歡的並不是現在這個她,而是之前那個有著舒華靈魂的微微。

她這樣告訴著自己。

在飛機上,KK問著微微:「待會你需要我開車送你回去嗎?」

微微歪著頭,想了一下:「噢,好啊,...」又想到什麼:「那...我們要先去吃飯嗎?」

KK被微微突如其來的邀約感到有些詫異,因為這些天來,微微總有意無意地與他保持著奇怪的距離,雖然KK一直感到莫名,也懷疑過自己是否做錯什麼,但後來給自己一個合理的答案-女人心,海底針。

這句話最最適合KK的心境。

KK望著微微露著大男孩般的燦爛的笑容,說:「好啊,...那..你有想吃的什麼嗎?」

微微露出狀似詭譎的笑容,便說:「我想由你來的安排,平常..不都是你安排的嗎?」

這話說得沒錯,打自KK照顧舒華開始,他按著舒華愛吃的在準備,而且從不出錯,這次...當然...也不會。~待續~

81會員
833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