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37~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才剛掛了微微電話,馬上...電話又進來,是函宇。

這個不太關心她的老公,居然會打電話...

舒華一接起電話,電話那頭就聽到:「你在哪?剛剛在跟誰講話講那麼久?你知道我打了幾通電話了嗎?」

舒華聽到一連串的連環炮,只淡淡說了一句:「不知道。」

「不知道什麼?」函宇沒好氣地問。

「我還沒來得及看你打了幾通..」舒華

「這不是重點,重點...你現在人在哪?沒必要每天都搞這麼晚吧?你不要在外面惹了禍,欠了債回來,你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小白兔,最是詐騙集團的獵物...」函宇教訓的口吻。

「你還有什麼是嗎?」舒華十分冷淡的回應。

「你聽不懂我說的嗎?」函宇又接著說道:「現在外面壞人那麼多,你那麼久沒有去外面上班,一定有很多人對你這種人甜言蜜語,騙你上當,所以你趕快回來,不要在上班了。媽不是說你糖果小舖收了嗎?」

「喔,是啊。」

「趁這個機會,就不要做了。證明...你還是在家做家務最安全。」函宇自以為是的說著。

「沒有喔,老闆另外給了我份工作。」舒華回應。

「工作?什麼工作?你還會做什麼?你又什麼都不會...」函宇一副不置可否的問。

「就...老闆還有別間店舖讓我顧,我領一樣的薪水...」舒華說著。

「你的薪水是有多少?」函宇帶著蔑視的語氣。

舒華聽了,順勢回應:「28000,你要給我喔,好啊。」

函宇聽到舒華說的立馬回應:「沒有喔,我是跟你說不用為了一點小錢,到時候被騙....」

「我又沒錢,誰要騙我?」舒華不以為然的回應。

「就是有你這種歐巴桑在外面,因為沒錢他就會叫你簽什麼,簽什麼的,然後你就負債。所以,我跟你說,不用為這點小錢,就這些事...」函宇依舊不屑的說著。

「講完了嗎?」舒華冷淡的問道。

「我跟你講....」函宇還想繼續講下去,舒華早已掛了電話。

函宇聽到那頭已掛,便對著電話ㄇㄇ,說道:「這個舒華....不聽我的...遲早..哼..」

舒華懶得聽函宇說的有的沒的,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安頓好舒華的工作室,也等於舒華第一個家。

雖然...離婚,不是必然,但函宇...很明顯...已經不是舒華想要一起走下去的伴了。

他,看不起舒華,自然...也不在乎所做的每一件事。

他總覺得....舒華,一個在家許久的女人,不懂社會變遷,沒跟上社會形態的腳步,不知道外面人心的險惡,更不會懂商場上的各種詐騙,尤其現在的詐騙何其多,不是詐騙老人,就是詐騙婦女,這些事...每天都在發生。

函宇天天聽,天天看新聞,看得多得去了。

覺得舒華這個在家待久了,都不曉得...這是在保護她。

但他不知道的是....舒華現今已不可同日而語。

舒華忍受著一切,就是想讓自己快快長大,沒有...什麼是容易的。

舒華自當了微微,有了這一層面的見識,其實知道自己很渺小,所以那段時光,他沒少找機會補習,閱讀,增加知識,想要聽懂這社會的人說的什麼話,閱讀不可少,自己缺乏的,找課程上,見識了許多形形色色的人,過去總在菜市場裡看著老闆,客人的對話,這些...都不算什麼。

社會上的人們,形形色色的對話,才是精彩。

有的甚至故意在還是微微的舒華,講著聽不懂的行話,舒華都一一記下,去查去找,靜靜的在旁聽著老闆們的對話,聽不懂的,在記下來,這些筆記,都是他一步步邁向目的的小插旗。

人心是險惡,小人何其多。還有許多的誘惑,再套著還是微微的舒華上當。

投資的項目需要審查,投資的種類需要做功課,這些...對於沒有碰過的陌生領域,舒華在當微微時,每日每日都有著許多千奇百怪的投資上門,卻不是每件都是Apple,這種社會功課,也是在當微微時,練就出來的。

功力是....當你一開始接觸後,用心認真的去學,去試,去做,再嘗試,再做,再嘗試,再做,之後,才有了一番自己的領悟。

雖然當微微的時間不長,但舒華知道自己能佔有微微的身體時間有限。她給了自己很多以前沒做過的挑戰,她知道...如果在猶豫不前,她將失去先機。

社會大學,就是比學校還實際,還馬上,還迅速,還血淋淋。

就好像...舒華從小一一下變成大一這般的落差。

現在猛然回頭一看,覺得那時候的每一天,都令人戰鬥力十足,精神奕奕。每日都不知道今天會有什麼新的事物給舒華什麼樣的衝擊,要舒華在最短時間內給出答案,因為....機會不等人,稍縱即逝。

曾經,為了手上的菜錢,猶豫著該買什麼,該選擇什麼,而花了許多時間猶豫。現在,她可以很快地看到標的,物件,就可以訓練自己在短時間做出抉擇。

有時候,一種思維的差異,便是~有錢人與你的差距,不只是錢。


是什麼樣的思維....阻礙了你邁向成功,邁向有錢的自由的大道。

舒華坐在自己已佈置好的小小空間,想著這些日子以來的奇異之旅,以及目前階段性的成果,她似乎又懂了什麼。

實在很不想再回那個家,但是,她跟函宇還沒有離婚,只得....暫時回到...那個家。

才一進房門,函宇原本在滑手機,看到她一進房門,便又想對他說教:「你...怎麼又這麼晚回家?我不是告訴你外面很危險,騙你的人都是跟你說甜言蜜語的人,你不聽,以後要是吃虧了,可就來不及了。」

看舒華沒理他,只是拿著換洗衣物往外走,函宇又提高聲量:「欸,我在跟你說話。」

舒華頭也不回,只說:「我要去洗澡。」

舒華現在不是羽翼未豐,而是.....等待一個好的時機。

舒華現在不比之前,之前是微微的身體,做任何事都是那麼理所當然,因為微微本來就是老闆,老闆做盡各種投資並沒有什麼特別好意外。但現在在身份上有些不方便,對於一個陌生的投資者,大家多少對這個投資的財力,背景,能耐,持著半懷疑的心態,在投資方面,也沒有像頂著微微光環那般的容易。

很多面向都需要去驗證,去證明,去讓股東們相信,她...也是有投資能力的。

這天,微微又打給舒華,舒華手機響著...

「喂~你不是結束糖果小舖嗎?所以你現在在哪?我過去找你。」微微問。

「怎麼?有什麼事嗎?」舒華回問。

你先告訴我你那邊是哪,見了面再說。

舒華便傳了地址,才一會功夫,人便到了門口,大辣辣的一台大車,完全佔據了門口,微微下了車,便直接了當的走了進來...

舒華抬頭望著進門的人,說:「好久不見。」

微微順手帶了手搖飲,提上桌面說:「來,路上買的,好喝,邊喝邊聊,因為我不曉得你這....有沒有水喝。」

微微環顧四周,看了又看,又起身四周看了看,突然,她看到了上樓的樓梯,問道:「這2樓....」

「樓上不開放。」舒華簡單的說。

微微走到舒華面前坐下,望著她說:「怎麼...樓上有藏小鮮肉?」忍不住虧了她一下。

舒華只淡淡的簡單回應:「樓上是我的起居室。」

這次見面,是微微是微微,而舒華是舒華,各自在自己的身體,第一次面對。

「欸,你這麼快就把這裡買下,看來...你下過很多工夫...」微微稱讚的說著。

舒華抬頭看了微微一眼,說:「這對你不過是九牛一毛。」

微微聽了頻頻點頭,回應:「你這樣稱讚我,我是否該謝謝你?」

「謝我?謝我什麼?」舒華莫名的回問。

「我都聽說了,一堆人搶著跟我說,你在當我的這段時間,積極的瘋狂投資,而且還越做越順手,大家都在問我,什麼時候對賺錢這麼有興趣了?那是你吧!我那時還在當舒華...」

「只可惜....只可惜...我們這麼快就換回來了..」舒華儒嚅的叨念。

「喔,不不不,沒有可惜,我可...不願...在當你了。又看著舒華臉上的神情,繼續說著:說實在的,當你這個舒華,是我人生最最最黑暗的時刻,我現在...很珍惜我的生活。」~待續~

81會員
832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