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龍洞的氣氛逐漸平緩,米娜克絲與蘇迪瓦之間的緊張局勢已經化解,但龍女王似乎感到疲憊,她簡短交流後,然後以需要休息為由,請求米娜克絲離開。


「米娜克絲大人,人類的戰爭…我們不參與,女王交代,抱歉。」


「無妨,這是我的事情,用不著你們操心。」


泰隆表現出失望的樣子,但米娜克絲注意到靜靜守在泰隆身後的伊魯瑟,她突然想到了什麼。


「我不清楚龍族的壽命會有多長,但終究會面臨到盡頭,在這段時間內,好好珍惜與伊魯瑟的時光。」


伊魯瑟明白米娜克絲的意思,向前緊緊依靠著泰隆的身體,泰隆以為伊魯瑟想要玩耍,所以輕輕笑了笑:「他,好朋友。」


「看來你還不了解伊魯瑟對你的價值。」


看著泰隆與伊魯瑟,米娜克絲微笑著,卻在心中暗自感嘆,因為這讓她想起了基奧里恩。


不過她不再逗留,在向紅龍與灰龍告別後,與艾克德斯返回了特林希克城。


當米娜克絲和艾克德斯回到特林希克城,不死手下立刻匯報了寒冰島上幽冥地牢剛剛受到外界入侵的情況,米娜克絲表現出驚訝。


她下令集結特林希克城的不死怪物,為前往寒冰島做好準備。在出發前,布萊克索恩表達對特林希克城的擔憂。


「若您離開,特林希克城可能會面臨危險,最近與龍族的接觸讓我擔心他們,還有部分不明人士開始宣傳起過往不列顛王的統治。」


但米娜克絲認為龍們應該不會再來騷擾,要布萊克索恩不必擔心,然而,布萊克索恩對擔憂持不同的看法,他希望留下不死怪物讓他加快救贖的進程。


最終,米娜克絲做出了留下不死怪物的決定,並給予布萊克索恩全部的指揮權,然後與艾克德斯迅速地返回寒冰島。


她們飛越茫茫大海,來到了寒冰島,幽冥地牢的入口前已經是一片混亂,守門將軍被擊倒,身上遭受砍擊被分成若干段,地面上則有溶化的雪水。


米娜克絲開始看著融水的跡象,試圖理解它們的意義,按理來說,寒冰島上的古老冰雪不應該如此溶化。


接著她們進入幽冥地牢,一路上看著各處被擊敗的不死怪物,米娜克絲心情有些低落,畢竟這些不死怪物曾經是她救贖的對象,也是她親手一個個帶回來。之後,她們到達了地牢第二層深處,發現封印的傳送門已經被開啟,顯然這些人擁有極強的魔法或者武器。


進入第三層,到處都是被擊倒的白骨戰士,這些都是幽冥地牢中最優秀的士兵,看到這樣的情景,米娜克絲心中忍不住擔心起父親—那位巫妖王。


此時,前方浮現出一支人類小隊,約有十幾個人,他們注視著米娜克絲,覺得有些困惑,不太理解為何一名人類少女會在這裡出現。


米娜克絲向前走了一步。


人類小隊的隊長皺起眉來,他向隊員交換了一下眼神,顯然對這位少女的身份感到懷疑。


「立即停下,我們是王國騎士團,隸屬於整合後的第二支隊,奉命清除這裡的魔物,請妳儘速表明妳的身份,否則我們將視妳為威脅,採取必要的措施。」隊長的聲音中帶著嚴厲的警告。


聽到對方提到騎士團,米娜克絲心中泛起對基奧里恩的思念,原本蓄積的殺意漸漸消散。


「你們是否認識基奧里恩?」


為了詢問基奧里恩的下落,米娜克絲繼續向前走著。


「基奧里恩?妳怎會認識他?」隊長看著少女不斷接近,帶著疑惑回應,同時用手勢向身後示意。


突然,一發魔法箭直直射向米娜克絲,然而,由於她自身帶有強大的魔力保護,她並未受到影響。這一幕讓小隊中魔法師大吃一驚,加深了他們對米娜克絲並非人類的懷疑。


「大家小心,她不是人類。」


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與指責,米娜克絲顯得有些生氣,她迅速衝向魔法師,將他狠狠壓制撞向牆面,當場昏迷過去。其他隊員見狀,立即舉起武器,準備迎戰。


小隊成員緊張地調整隊型,一名戰士率先揮舞著巨大的劍,朝向米娜克絲猛烈斬擊,米娜克絲輕盈地閃過大劍,迅速作出反擊,用一道強力的踢擊,踢向戰士的胸甲,讓他砰然撞向牆壁,胸甲上留下深深的凹痕。


另一名弓箭手急忙拉滿弓弦,釋放一支燃燒著火焰的箭矢。箭矢呼嘯而至,但米娜克絲的魔力保護,使這箭矢無法傷害到她。她迅速靠近弓箭手,利用法杖將其擊昏。


在戰場的另一端,小隊隊長漸漸繞到米娜克絲的身後,握緊手中的武器,準備要發動攻擊。


就在此時,地牢深處傳來沈重的腳步聲,隨即出現了一個高大的黑暗身影。


這個身影正是巫妖王,他的存在帶來難以形容的恐怖。他站在那裡注視著戰場,然後一道黑暗能量湧出,如同烈焰般吞噬了想要襲擊米娜克絲的隊長,他的哀號和呼喊在地牢中回響,然後被化為灰燼。


米娜克絲看到父親的現身與安然無事,心中充滿驚喜。


小隊中的魔法師這時醒來,疼痛的背部讓他躺在地面上。


拿著盾牌的騎士為了保護魔法師,護住在他前面,並向巫妖王發問:「巫妖王,你怎會出現在此,先前進入的隊伍呢?」


巫妖王發出輕蔑的笑聲,他的眼神閃爍著邪惡,語帶嘲諷地回答:「你覺得呢?在我面前,只有死亡這個選擇。」


「米娜克絲,消滅敵人。」


騎士不禁問道:「米娜克絲?妳就是米娜克絲?」


米娜克絲陷入沈默,猶豫著如何回答。


見到米娜克絲的猶豫,巫妖王下令讓艾克德斯發動攻擊。


艾克德斯:「將遵循巫妖王的指令,消滅敵人。」


就在米娜克絲還在思考時,人類小隊就在艾克德斯一道道的激光攻擊下被摧毀,僅剩一個魔法師利用魔法傳送逃走了。


米娜克絲站在那裏,她的心情複雜,因為她明白在父親面前,猶豫是不被允許。


「我不該太在意基奧里恩的。」米娜克絲在心中深深自責。


不過巫妖王並沒有說什麼,面無表情地領著米娜克絲和艾克德斯穿過地牢迷宮般的長廊,對於父親的冷漠對待,讓她十分懊惱。


隨著他們深入地牢,周圍的氣氛變得越來越古怪,原本幽冥地牢應該是充滿著陰森以及寒冷,但今天卻有一絲暖和。最終,他們來到了地牢最底層的王座大廳。


在大廳的中央,除了四散著騎士團的屍首外,米娜克絲還看到了一座由白骨戰士堆積而成的小山,白骨們似乎要護住什麼,全部趴疊在那裏。米娜克絲仔細觀看白骨戰士,卻發現骨與骨之間逐漸在溶化,而從這些骨頭的縫隙中,隱約流露出神秘的亮光。


「這是什麼?」米娜克絲驚訝詢問著。


「一件強大的神器。不列顛王從異世界之神得來的『愛心蠟燭』。」


「父親,那我們該如何處置它?」


巫妖王沈思了一會兒,仿佛在衡量著某個重大的決定,然後說道:「我需要妳去接觸『愛心蠟燭』,看看是否會對妳造成影響。」


米娜克絲緩緩地走向那堆白骨,每一步都顯得謹慎,當她的手指觸碰到亮光時,她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流動觸發了她內心深處的感受,就像是久違的陽光灑落在她冰冷的靈魂上。


巫妖王看到米娜克絲毫髮無傷的反應,眼中光芒閃過一絲驚訝。他指示米娜克絲將這件神器儘快扔進大海中,以阻止它對幽冥地牢的影響。


米娜克絲雖然有些懷疑,卻不敢再猶豫,確實接受父親的命令。她翻開那堆白骨戰士,在最下方發現了「愛心蠟燭」。


這個「愛心蠟燭」的底座是由純淨的銀所製成,刻畫著古老而複雜的符文,每一個符文都是對愛和光明的讚歌,它的蠟身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當被點燃時,它散發出溫暖的光輝,能照亮最深沈的黑暗。


米娜克絲握著這件精緻的神器,準備執行命令,卻見到巫妖王突然身體不支向後倒下,她的心中充滿了恐慌和不確定。


她急忙將蠟燭遠遠地放在一邊,試圖熄滅它以免對巫妖王造成更多的傷害,但不管怎麼做,蠟燭始終無法被外力所熄滅,最終決定再度塞進那堆白骨之間。


巫妖王黑袍下的身軀在冒煙,仿佛被「愛心蠟燭」的力量所侵蝕。他痛苦地說:「不要擔心,從他們帶來的那一刻起,我已經是這樣了,這蠟燭的力量對我來說太強大了。」


米娜克絲顫抖著,看著她一直敬畏與愛護的父親如此痛苦,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但是,父親,我能做些什麼來幫助您?」


「即便多次預防,我依然無法逃避這個命運,可惜沒辦法親眼見証不列顛王的失敗,我的時光終將結束。」巫妖王緩緩地說。


「那我又該如何呢?」米娜克絲的聲音帶著哽咽。


巫妖王面對著自己的命運,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種無可避免的絕望,但同時也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平靜。他看著米娜克絲,眼中的綠色光芒充滿了遺憾。


「切記,別被憤怒所牽引,做好妳該做的事。最後,妳依然會遵守跟我的約定嗎?」


米娜克絲點了點頭,眼淚幾乎都快止不住,她再度從白骨中翻出「愛心蠟燭」,然後一手握著銀製底座,一手遮掩著亮光,沿著地牢的通道走向出口,快速地向著大海的方向前進。

80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二十三)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二十四)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二十五)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二十六)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二十七)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二十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二O二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浮光掠影。昨天開車時忽然想到,啊,這個月的車位租金又忘了轉,囑咐自己回家一定要趕快補上,結果連著去接小獅子、上視訊課程、做家事、準備功課,最後我還是忘了。上床時已經兩點,小獅子睡到嘴巴開開好可愛,陪睡到自己也睡著的老黃現在才準備起來要去洗澡。我爬上床躺好,覺得身體無力,腦子卻還停不下來。
avatar
謝美萱
2022-04-29
三月二十九日 關於搖籃《嬰兒》-馬克吐溫 主席、各位來賓: 嬰兒比起你和整個家要能提供更多的東西,他是一種企業,充滿著無可壓抑的活動,做著他高興做的事,而且你不能限制他。一個嬰兒就夠你天天忙了,所以如果你還有理智的話,就不要祈求生雙胞胎。如果是三胞胎,那簡直是造反了。 這裡總有一篇屬於你的文章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3-29
一月二十九日 關於年輕常常聽到有人嘆息著說:「我比昨天又衰老了一天。」我想,他為什麼不說自己還比明天年輕了一天呢? 今天,真的比明天年輕。 比明天年輕,讓我從不有意讓自己懈怠。比明天年輕,讓我在滿面皺紋時依然有蔥蘢的內心生機。 比明天年輕,這是我繼續努力的一個堅強理由。比明天年輕,這是我能夠彈跳的一塊醇厚基石。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1-29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努力取得平衡才不致墜落 致生活:   今日的天空是乳白色的,遠處城市的輪廓像極了攤開的齒輪。而這當中無數的小齒輪,精微地運作著。努力取得平衡才不致墜落。   我也是其中的一員。下班後騎車如倦鳥歸巢的小齒輪,滾動著,被一座城市靜靜地包容。 後記   愛上城市的原因或許是因為發現大家都努力生活著吧。
Thumbnail
avatar
藍草
2021-11-05
二十九、造物主─日常的觀察與模擬:禮儀與儀式日常事物背後牽涉的,往往是人們為了解決特定需求而提出方法、並且不斷改製而成的「最佳解方」,這背後有時還關係到複雜的歷史、環境等因素──這些,都是我們在構築虛構世界時,能夠嘗試去探討、讓小說添加更獨特有趣的敘事呈現。 那麼禮儀,儀式,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Thumbnail
avatar
Moonrogu
2021-06-10
(二十九)試播試播可是很重要的~ 注意:漫畫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Thumbnail
avatar
來恩Ryan
2021-06-08
二十九、奇幻閒談─「階級」在故事裡的存在意義:鬼滅之刃與咒術迴戰然而在此篇文的標題之所以會提及《鬼滅之刃》跟《咒術迴戰》,除了它們同樣都有使用「階級」來定位角色的立場,另一項原因,則是方格子之前都有開它們的活動徵文。 還有最重要的,為何《鬼滅之刃》的階級會從此自作品中消失,以及《咒術迴戰》又是如何緊密地讓階級的概念被妥善使用、沒有走歪──
Thumbnail
avatar
Moonrogu
2021-01-29
十月二十九日我以為七月就會好起來 但我沒有 我是你的夢魘嗎 你說是 你說我的情緒太可怕你接不住我說但我 但我從沒有想要丟給你什麼 我反覆咀嚼直到入冬 或許我該蜷曲如蛇一般冬眠 直到 直到睜眼時我不再想起我曾是夢
avatar
何貞儀
2018-10-29
四月二十九日4/29 或許寫情詩給人總需要一個代號 或許我也該替你起個代號
avatar
何貞儀
2018-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