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請問你是柳丁嗎(11)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離開書店的他,並沒有馬上搭機返北,而是投宿在自己的連鎖飯店裡。他藉口東部業務拓展,他太太還叮嚀他要吃飯、不要應酬得太晚,而他母親則是看著接電話的媳婦,再次心嘆:這個媳婦,心眼還真是大!

在飯店裡,他上網搜尋了這個縣長的相關訊息,大多都是公務資訊,並沒有誹聞或桃色糾紛之類的。晚上宴請分公司員工時,他一番打探之下,方知他未婚。

未婚!

他認為自己今日實在是莫名,他有什麼權利去生氣,甚至還揮拳,更難堪的是連對方衣角都沒碰到? 未婚的縣長,離婚的她,他們倆可以是現在進行式,更可以是未來式,而自己對於她已經是過去式,是當掃進歷史的灰燼去。理智上雖是如是想,但她曾明白表示過歡迎,實在不知縣長打擾說從何而來。

這一夜,他終究是失眠了。總統套房有著海景第一排美景,他迎接了這後山第一道曙光。他將自己的失眠歸因於這總統套房的枕頭不舒服、床墊過軟、窗簾不夠厚實、地毯吸附一點濕氣與空調少了清新,認為這樣收費的房型尚有改善空間。

這個早晨的匯報,一級主管的壓力山大。

某主管:一定是昨晚欲求不滿,今天找我們來發洩。

某樓管:平時難得一見,誰知道他喜歡什麼類型啊?

某職員:無所謂吧!關了燈,應該都差不多。

年輕女職員:哪個男人不喜歡青春的肉體?

某司機:根據我這幾次接送的經驗,他應該喜歡40歲的女人。

司機的一席話,結束所有的八卦,不年輕的霸總喜歡的竟是遲暮美人,這種老派浪漫實在太過夢幻,以至於早上霸總欲求不滿的形象轉換為成功男人功成名就後的癡心守候。

他不知道自己已成八卦的主角,他只是回想著她是否有透漏過困擾的情況。他想著,以前她就是靜靜的,即便受了攪擾,她依舊不會當面發難。或許這幾次見不著面,就是她有意的閃避。

剛充好的咖啡,味道醇美,靜置冷卻難免走味,時間有著作用力。

從飛機上俯瞰縱谷,很美,但以後不會常來。老婆和兩個女兒沒有特別喜歡戶外活動,這裡的陽光很強,帶他們來反而是折騰彼此。不一會兒,飛機抵達機場,他看見母親已經候在機場大廳,表情不悅。

母親沒讓司機直接載著他們回家,反而在一家咖啡店前停了下來。

她拿出照片,語氣嚴厲說:你就是見她吧?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