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把狗當作你人生的成績單。」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raw-image


近期,因為各種場面,例如諮詢時、例如與飼主有些對話時,「別把狗當作你人生的成績單。」這句話屢屢從大腦跳出好在沒說出口。島輝離開幾年後,我才意識到那幾年的時間我把島輝的一切當作我的成就。

結婚前我離開了自己小有成績的職場變成freelancer,說實在,成就感大不如以往,設計案也沒有以前有趣、做不到人人喊得出的大品牌,想到客戶端當設計內職,卻在面試時被屢屢質疑是不是很快就要生孩子了?幾年後才明白這一個接一個的今非昔比,堆出了說不出的委屈。

沒有工作上的成就癮,沒有值得炫耀的成績,養狗成了我的重心,因為狗是我生活中唯一可以讓我完全掌控的存在。網路背景出生自然有著經營網路自媒體的體質,再加上犀利的語氣產出一篇篇含金量高的文章,高分享高觸及再配上一隻可愛的狗,很快的這裡成了我的舞台,這時我並沒有意識到「拿掉我的狗,我什麼都不是。」

島輝被診斷出腫瘤的那個半夜,我的世界崩毀了。因為對死亡毫無準備而崩毀、因為從來沒想過他要死了而崩毀、因爲他是我幾乎全部生活而崩毀、因為我沒有自己而崩毀,因為沒有我的狗,我沒有了生活、沒有了舞台、沒有了愛,我不會愛自己,我還會什麼?我活著還能為自己做什麼?島輝是我生活的全部,也是我自媒體上的成就,更是推動我學習、活著、前進的存在。沒有他,我這個人還有價值與用處嗎?


他皮膚不好,是我失職,

他行為失衡,是我無知,

他的腫瘤,是我的疏忽,

他只要沒有好好的,全部都是我的無能我的錯,

他是我的愛,也是我生活的成績單

他死了,我的大部分也死了。


因為我沒有自己,我更沒有自己與他皆是獨立個體的意識,我不但沒有生命會有自然的老與病的認知,我更不懂的尊重自然,當然,我也沒有尊重自己、接納自己有其極限,並臣服於這個宇宙的安排,我有的是想要掌控一切並希望一切要好好的執念與妄想,最好就是,他永遠不會病、不會死、永遠都帥帥可愛可愛的。

回看這一切,基底的心態是這麼的不健康,因為我的心不健康。島輝的生命,讓我看見自己有多麽的空乏。島妮,陪伴我碎裂兩次後重建,這次我臣服了很多不可控,因為我有隻完全無法控制的極度恐懼犬,無法訓練、無法討好,也有著先天基因問題,無法用醫療掌控什麼、無法延長她註定比其他狗少上好幾年的壽命,我知道我能做的非常少,當我看到這件事時是痛苦的,那我能做什麼?

只有「陪伴」與「創造」。認真的陪伴與創造快樂,陪伴不是只是我的肉身跟妮妮的肉身在同一個空間,是感受她、理解她、看她需要什麼、提供剛好的需要。認真想想,光是這一點就已經不是「只有」了,尤其生命是一個不斷改變的過程,滾動式調整的註定已經很挑戰「追求穩定、喜歡穩定」的人性。

創造,是在上天給我們的有限時間內,譜出我們的旅程樣貌,可以花多少時間快樂?多少時間在哀愁?還可以體驗什麼?看到我能創造時實在鬆了一口氣,因為我還能主動做些什麼,也適合我這個天生適合在一片荒蕪披荊斬棘的個性。

了解到這邊之後,我終於比較知道生命與生命相遇是為了什麼,實在不是一件輕鬆的事(笑)。而她最後三年陪伴我的是再次長大、我能愛我自己,讓我有我自己。而我能控制的也只有我自己,剩下的我只能努力並接受。

島璐是島妮之後的狗兒,是個幸運的孩子,直到現在我才覺得我養狗的心態是比較健康的。他們不再是我的成績單,不再是我能力好壞的證明、不是我生活快樂與否的關鍵,更不是我有沒有愛的陪襯,也不是我生活唯一的重心。我是我、她是她,我們走在各自的旅程上,只是現在剛好走在一起相伴著一些時間,可能幾年,可能十幾年,只是這樣...

如果她病了,我會說「你真棒,我也很棒,我們努力看看。」

如果她要走了,我會說「你是最棒的小狗,我是你最棒的旅伴,你就前進吧,我會好好的。」


這一路確實好難,掌控很容易,不掌控很難。放下控制、臣服、戒掉光鮮亮麗成就感的癮、去掉一個個執念、找到恐懼的根源、把自己拼回來,這些真的好難。脫離原生家庭後的人生,可以說是一隻狗一隻狗接力著把我拼回來,但他們不是我的成績,這些轉變才是自己的成績,而他們,是我生命的導師,讓我知道我終究要把關注回放在自身、最重要的是把自己過好,那麼看出去的世界、身邊的毛孩們,不管發展如何會看得比較清楚,清楚知道我能做什麼、什麼不可控、什麼只能臣服接受,再把時間花在值得的事物上,那麼這個旅程會比較的...有意思。


從空乏到獨立自己 ;

從利用另一個生命打亮自己的舞台,到我們各自在自己到舞台 ;

從沒有他我將枯萎死去,到不管你在哪我都仍飽滿前進... 

因為微光湖盼讓我能從寵物臨終服務師的角度,說些一般人看不到的事情,讓每個毛孩飼主可以反思將來要如何面對自己毛孩年老、生命與死亡,毛孩來到我們身邊之後的日子,就是一場最完整的生命教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