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 - 愛上一雙眼睛 極短篇小說

2024/02/0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我是獨生子,父母經營超市,全國都有分店,我的資質平庸,只唸完大學,在他們的蔭庇下,在超市剛當上「內務監督主管」,可以說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但職業上卻不是如一般人的想像,大學畢業後,我先當雜務員、收銀員、普通文員、採購助理,很多時候,很多同事甚至不知道我是老闆的兒子。


我不知道別的超市企業有否「內務監督主管」這個職位,我要「巡迴」到全國每一間分店,留守一兩個月,以圖了解員工們的各類情況,大概像古代王國中的「欽差大臣」。


我從未交過女友,但父母兩都是一見鍾情,終生不渝的愛侶,我知道自己也有這樣的遺傳基因。


總公司在台北,我卻要到高雄工作兩個月,我告訴高雄分店經理當我是普通職員看待即可,看到他們的業績,我告訴經理:「你的領導實在十分出色,我只是來學習、觀察,就當我不存在就可以了,這樣相處,大家都會舒服一點。」他也沒有反對。


職員們只知道多了一個高層的員工,我只是收集他們的意見,匯報回總公司,無論是好的與及壞的,合理的和不合理的,都可以告訴我,由於大家都很尊敬這分店經理,因著他的緣故沒有人敵視我。


有一天不經意看到一位很年青的清潔女工,這時期很多工種都需要戴上口罩,我只知道她的眼睛好美好美。在第一個星期裡,我總是偷看「她」,我當然知道她叫「艾薇」,我常想像她口罩裡的漂亮面孔。


大概總有點年少氣盛,我終於癟不住:「對不起,我是羅力,工作稍為空閒的時候可以到辦公室見我麼。」「等一下三時十五分的小休來見妳好麼。」「不要,請在別的時間來,我不要剝奪妳的小休時間。」


她坐在我的辦公桌前,我第一次看到她檔案上的照片,原來跟我想像的不一樣,但那是另外的一種美:「不好意思,可以脫下口罩麼,我需要核實。」「好哦!」果然是另外的一種美,不知怎的,心裡卻有一把聲音:

「我沒有失望。」我問她:「妳大專畢業,卻當清潔工,不是大材小用麼?」「沒辦法,我急於找工作,當時沒有別的職位。」我想了一下:「嗯!對這裡的工作環境有甚麼提議嗎?」她也想了一下:「都很好啊,沒有。」

「謝謝妳的回應,沒別的事了。」「謝謝你,我去工作了。」


三天之後,人力資源管理主管通知艾薇:「採購部有一份文書處理員空缺,依妳的學歷可以擔當有餘,妳願意嘗試一下麼。」艾薇有點喜出望外:「好哦!」兩個月後,艾薇又收到通知:「台北總公司指定要詢問妳可否當內務監督助理,但條件是需要到全國各分店協助視察,不定時,食宿、逾時工作津貼全有,妳願意考慮麼?」「為甚麼是我?」「我們也不知道,跟上次一樣,推薦人都是妳們的分店經理。」「我最信任他,那好吧!」


私底下我曾跟高雄分店經理有一些交往,有一夜我到他家小聚,我跟他說:「除了父母以外我沒有甚麼親戚,在這裡感謝你的照顧,看到你們的業績,不經不覺間我欽佩你的聲譽和工作熱誠,心底裡視你如親人長輩般,這段期間我曾濫用職權,搞了一些人士調動,可能越過範圍,我向你道歉,我保證這種情況不會再次發生。」


沉默了一刻,他笑了:「謝謝你的坦誠,我也知道這些事,我甚至猜到你的意圖。我也年青過,這些情況還不至於造成很大的影響,既然你保證以後不會發生,就當這些事從未發生過。艾薇是一個好女孩,值得你去冒險。」


我誠懇地捉著他的手:「謝謝前輩。」


艾薇見到我,有點驚訝,隨即意識到一些事,她問我:「羅風雲是你的甚麼人?」我咬了一下嘴唇:「他是我的父親。」她瞪著我:「你濫用職權,讓我來了這裡,意有所圖,你想怎樣?」「我只想妳當我的助理。」「要上床嗎?」「不要想得那麼髒好嗎?」她凌厲地望著我:「為甚麼是我?」「妳要我說真話嗎?」她沒有回答,在等我說下去:「我的父母是一見鍾情的,我對妳也一樣,只有一點不同。」「甚麼的不同?」「妳的眼睛好美好美,我第一次見到妳沒有口罩的照片,原來妳是一個漂亮的人,我.........想結交妳。」「你以為我在你身邊就可以感動我?」


我不知道怎樣回應,但還得說:「妳根本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我爸很有福氣,這公司絕大部份的人都十分優秀,彼此扶持,讓這個企業欣欣向榮。我尊重清潔工人,四年前我剛入職的時候亦當過雜務員、收銀員、也曾清潔廁所,職業無分貴賤,我不是同情妳,而是發掘妳的才華而已。」


「你洗過廁所?」「我十分感謝父親的安排,我到每個分店視察,都是為了大家的工作環境更好,大家工作更愉快,不管他是甚麼職位。妳幫助我好麼?」艾薇仍是那個問題:「為甚麼是我?」我嘆了一口氣:「我愛上了妳,妳可以不接受這個職位,妳可以拒絕我任何事,但妳無法拒絕我的心愛妳,妳不喜歡我也沒關係,但我的心愛死妳,妳無法反對,妳可以怎樣?」


艾薇想了一下:「不要想入非非,高雄分店經理很維護我,我只是不想讓他失望。要我喜歡你,暫時不要妄想。」我心裡其實在高興,她已經知道我喜歡她,但她沒有強烈拒絕。我也佩服自己為何說了這些坦白的感受,反正她知道我愛上她。


開始了一段長期的合作關係,艾薇跟我共同進退,她開始對我稍為友善,很多時候工作上遇到難題,我總會告訴她,但她反過來:「你是主管啊,為甚麼不獨立一點,老是要問我。」「我爸不懂理財,他總是依賴媽媽。」「那跟我有甚麼關係。」「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總有一個女人嘛。」

「真好笑,誰要當你的女人。」「不當就不當,我會找別的女人。」「你敢?」「我不敢,只是開玩笑,妳幫我,求求妳,好麼?」她瞪了我一眼,我告訴她:「我喜歡妳,請妳幫我好麼?」「不准喜歡別的女人。」「為甚麼妳這麼漂亮?」「嘴甜舌滑的傢伙。」


半年來我跟艾薇合作愉快,有時她只讓我挽她的手,有時卻不。她知道我喜歡她,但又不是我的女友,她認為還需要交往一段時間。很矛盾,她又容不下,如果我真的有其他女人。


公司發展得更快,開了更多分店,我根本跑不了這麼多。高雄分店經理升職,接管了我一半工作,分開南北,國內北方由他負責,我則負責南方。職位亦有改動,我升為經理需要秘書。


我問艾薇:「如果我要妳作我的秘書,妳有甚麼意見?」「當你的秘書要出入很多高級場所,我沒有衣服去擔當這種職位。」


我帶艾薇到了某家百貨公司,進入英國 BURBERRY 店,拜託店員提供意見,買買買。也順道替她換了一身的衣裙。她有點疑惑:「你想怎樣?」我神秘地笑一笑:「當然需要妳幫忙,等一下妳就會知道。」


我帶她前往 Belon貝隆餐廳晚膳,然後告訴她:「不是要炫耀甚麼,我跟這餐廳很熟絡,八折優待,用餐後要到隔壁新光碼頭看一艘遊艇,除了自用之外,我們構想是員工福利,任何人都可以申請假日陪同親人享用,費用由公司負擔。我約了船長。」


餐廳的燭光晚會,實在浪漫得很,食物精美,名酒香醇。其實 BURBERRY 的英式風味也很迷人,艾薇時常看著鏡中自己的衣裙:「我從未穿過這麼高級的裙子,昨天我的夢中還在洗廁所,真的好像南瓜車的幻覺,午夜之後這些幸福還在嗎?」我告訴她:「物質都是其次,最重要是遇到妳一生都不離不棄的人。」艾薇幽幽的道:「那不離不棄的人會是你嗎?」我笑了一笑:「我多渴望那人就是我,妳由始至終都清楚得很。」


我吩咐了船長到附近試航一圈。艾薇的秀髮隨風飄逸,她好美,我問她:「暫時作我的秘書好麼?」「我才不要。」「那很嚴重。」「怎樣嚴重?」「妳要脫得精光才能下船,妳身上的只有秘書才能穿。」她變的好快:「我不要脫過精光,我要作妳的秘書。」突然間她才想到:「為甚麼是暫時的秘書?」「因為我怕很快妳會懷孕,無法履行秘書的職務。」「為甚麼我會懷孕?」「因為我會千方百計想妳嫁給我。」「如果我拒絕呢?」「請不要這麼殘忍!」「會有甚麼後果嗎?」「有。」「甚麼後果?」「因為我會死。」她怔了一下,悄聲說:「真的這麼嚴重嗎?」


我馬上取出了鑽戒,跪在甲板上:「我向妳求婚。」她雙手掩住了嘴巴:「你早有預謀!」「我說真的,沒有妳,我真的會死。」她在猶豫,最後終於讓我舒了一口氣:「站起來吧,我嫁給你,你跪著很難看。」「對,我攬著妳的時候最好看。」「你在吃豆腐。」「不,我在揩油。」


艾薇突然吻我。我對她說:「我正好需要人工呼吸,不要停,停下來,我會死。」

「你的嘴巴很香,你吃了甚麼。」「是妳的唇膏啊,這麼香,我要再吃、再吃、再吃.........」




74會員
381內容數
曾經,流行歌曲成為主流,有一派的古典樂先賢具備特殊的眼光,用 管絃樂演繹流行曲。她甘於成為非主流音樂,留下不少經典。我只是 剛好生於那個世代,剛好活在華洋交雜之處,得聞其色聲魅影。時移 世易,這種「經驗」亦成明日黃花,漸行漸遠漸朦朧,將會消失於茫 茫的「流量」及「光陰長流」當中。我只是盡力保留這樣的歷史。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