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文持續卡關的研究生與面臨重大疾病/挫敗者,有類似的心理歷程,怎麼說?

在「公主病」後,只與重要他人互動,我知道有很多善意的關懷,但仍選擇暫時不接觸,為什麼?因為擔心成為別人口中聊天的話題嗎?不是的,周圍的親友們絕大部分都是善意的關懷和積極的協助,那為什麼不接觸?因為擔心改變後的自己情緒反覆,卻沒有應對的策略,常常是坐雲霄飛車般的心情,不利於病情。直到最近才鼓起勇氣跨出第一步,怎麼說呢?


舉例而言,第一次在外人的邀請與自己的「公主病」間做取捨,兩項都是我很重視且想要做好的部分,可是,「公主病」需要早睡和清淡的飲食,但宴會一定會超過睡眠時間且口味重,怎麼辦呢?有人會說:「破例一下,沒關係。」我會說:「的確,特殊事件特殊處理。但假如破例變成常態,我有勇氣做取捨嗎?這才是關鍵。」是否能做出取捨,這個問題讓我思考得很久,最後,仍決定「練習取捨的第一步」。還記得宴會有12道菜,我只吃了4道菜就與所有人說再見,有夥伴開玩笑地說:「你只是去上個廁所、到外面晃一下吧?」我只能說:「你很幽默!」然後,離開會場。有人可能會說:「你乾脆不要去!」我會說:「那是一個從未有過的人生體驗,我想體驗看看!在4道菜後,蒐集到想要的資料,便決定離開。」跨出第一步,難不難?我會說:「做自己好難!宴會後,仍感覺到不安,因為以前的我一旦參加宴會就會從頭坐到尾,覺得這樣才是對邀請人的尊重。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可能是父母的身教,可能是學校的教育。但這似乎沒有考慮到個人的不便,反而有點像軍事化管理。我的時間在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下,本來就可以自我調配,為什麼要弄得像『情緒勒索,或道德綁架』呢?對吧!」


又如最近與親友碰面時,他非常地關注我的手腳的關節,以及走路的姿勢。若是以前,一回到家可能就會開始想該怎麼樣讓腳和走路變得正常,但發現自己好像無能為力或無法控制時,負面的情緒又會不知不覺地籠罩在自己身上。這次卻不同,「我開始在想如何將這類的關懷,順利地在大腦裡懸置和歸類,以及怎麼樣讓對方慢慢地接受我關節損傷無法回復這件事?」後來,想到的策略是,「我會聽取建議,等適當的時機出現,再試試看建議的可行性;若建議的可行性不高,但確實是真情實意的關懷,我會略過意見,但把對方的心意記在心中。以及告訴對方醫生的診斷和自己無法蹲坐的情況,給他消化的時間,以及告訴他如何與改變後的自己相處。」馬上就可以調整嗎?當然不行,都需要一個過程。在沒有確定關節損傷無法回復以前,「不安和焦慮」是我們「公主病」常見的反應,給自己一段時間,該哭該笑,順其自然。當下並不好受,但事後我們漸漸又可以發現「公主病」或自己的優點。不相信嗎?我們絕對不會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面臨人生重大疾病或挫敗者。我們曾經走過的坎,會讓我們對類似的事情有敏感度且可以提供對策。


有一次好友跟我聊近況,提到家人因為車禍而顏面骨折,慢慢地在好轉,以及收到很多人的關愛和協助。看似無憂的狀況,當下的我馬上詢問「照顧者是誰?」好友跟我說:「是長輩。」就以自身的經驗提醒他:「這位家人現在完全關注自己的疾病上,長輩對他越好,他可能會越內疚和自責,覺得自己這麼大年紀還要長輩來協助自己。若每個人碰到他都只提『疾病』,再加上他自己對病情的高度關注,慢慢地『疾病』的份量會越來越重,不自覺地讓他成為只看見自己的人,覺得自己是受害者。很快地,他的世界會只剩下他和疾病,沒有其他的人事物。再慢慢地,「疾病」的好壞會與「他是否值得活下來密不可分」。這時候就開始靠近危險的邊緣,如果病情上下反覆,而他無能為力(『公主病』的診斷意味著身體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病情不穩定或無能為力都是自然的事情,但當事人因為心理因素,沒有辦法理性地思考),越認真想改變者,越容易越過危險的門檻,因為快扛不住自己的壓力。不出意外的話,就會陷入「為什麼遇到人生重大挫折或疾病時,憂鬱的情緒會隨之而來,甚至加重?」提及的四個心理惡性循環的階段,隨著時間推移,情緒走極端的可能性升高。

 

說了這麼多,跟文章標題提及的「論文」有什麼關係?論文持續卡關的研究生跟面臨重大疾病/挫敗者,類似的心理歷程是:一開始對於「論文/疾病/挫敗」僅是重視和關注,但因為每個碰到我們的人都只講「論文/疾病/挫敗」導致這些議題在心中的份量越來越大,以及往往期待都被現實打臉,像是「無止盡地卡關或個人狀態起伏大」。在理性的思考下,不管是論文一直卡關或初期病況不穩定,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對於研究者/疾病者/挫敗者而言,心如玻璃般的脆弱,已經讓他們沒有辦法理性地思考,因為世界只剩「論文/疾病/挫敗」和自己。慢慢地「論文/疾病/挫敗」若有風吹草動,都會讓自己驚慌失措,甚至若體認到「自己再怎麼努力都無可奈何(習得無助感),越認真越努力者,越容易陷入「為什麼遇到人生重大挫折或疾病時,憂鬱的情緒會隨之而來,甚至加重?」這篇文章提及的心理困境中,進而容易走極端。這是為什麼我們會聽到研究生走極端的新聞,如「武漢研究生留遺書輕生!家屬哭喊:望校重視學生『心理健康』」。可能有人會問:「親人不管嗎?重要他人不管嗎?」我會說:「周遭的親人已經自顧不暇,因為這是長時間的抗戰。親人真的也壓力山大,只是說不說而已。若沒有適時的外援介入,真的、真的很難扛過去!」人生起起伏伏是自然的事,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遇到「無常」,不只是「珍惜當下」的老生常談,能不能在有能力的情況下,建立自己的支持網,以及在對方需要心理支持的時候,主動陪伴?面對整個大環境的轉變,我們真的太渺小,但我們可以凝聚小小的微光,攜手往前走,體驗不一樣的人生。以上,我們下次見嘍!一起換個腦袋「想通」生活大小事吧!

在疫情下,我們都感受到無助;是一點一點的微光,讓我們慢慢相信自己和他人的!


目前「公主病」多是「醫生說」或「預防疾病說」,而沒有診斷後的「相處說」。作者以病患的身分和特殊教育專業的角度,分享治療過程的點滴和因應策略。雖然沒有辦法適用所有情況,但希望給大家另一種思考方向,讓我們換著「腦袋」想通生活大小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