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14)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飯,沒有人會偷吃;書,不會有人偷讀。

柳青青花了點力氣將所帶來的書籍,分門別列放好。她看見有好幾本書,在入宮檢查時被翻的有點暴力,部份書頁快要脫落,她感到心疼,想著有機會一定要請託三叔書坊裡的專業人員。

她將內寢室一區闢出來,專門放她喜歡志怪小說和鄉野奇譚,尤其後者,很多是姑姑遊歷或巡視分店時,特意蒐羅給她的。有些遊歷的地方,還有用著不同文字,彎彎曲曲像蚯蚓一般,姑姑說他們講的話也不太一樣,所以有些書籍是兩種語言呈現,讀著讀著,有些多處重複的外國文字,也可猜出個意思來。

她有幾本空白書冊,用來記錄兩種語言的對照或是繪畫描繪,這是她特意請三叔書坊的人訂製的。因為外國文字書寫方式是左到右、橫書,與自己直書慣用格式不同,所以她請師傅能否畫出橫線,方便她對準書寫。師傅說劃線反而破壞頁面,他花上一日想了解決之道,他利用像是梳子但又有著厚度的工具,在白紙上押出一條條橫線,確實她可以對準書寫,而且還沒有隔線礙眼;更且,父親要她觀察植栽成長時,她得以跨頁紀錄描繪生長,更清晰。她想著,如果有個專門的老師教學,她可以學得更快。

柳青青很快地適應公主殿上的生活,也因為郡主身分的關係,她得以自由出入公主殿上許多房間,比如公主娘娘的書房。她站在書房內,書籍之多,兩側牆面書櫃無法容納之餘,在兩側書櫃中間還有三排書櫃,左右也擺滿的書。最酷的設計是,內側靠窗面有著五階平台設計,都鋪設著軟墊,靠著就舒服。

柳青青看到宮主娘娘收藏裡也有著地方傳奇,她隨手抽一本翻閱,她發現好幾頁頁面上有著插畫,墨水顏色與文字不同,她在抽上幾本翻翻,也是如此。很明顯地這些插畫是事後在畫上的,筆觸並非出自大家之手,更像是小孩子的塗鴨。她突然想到,這些該不會是公主娘娘幼年的傑作,她覺得有趣也感到悲傷,這麼有活潑思想的人,怎麼就成了靈魂與身體分離的狀態。她想起父親對公主娘娘的敬意,心中有壑藏千百書,不僅閱覽群書更能融會比較,當年該是怎麼樣的文采,以硬實力贏得當時太子的心。

有一天,她照例念著書籍給躺在床上的公主娘娘,剛好念完。她來到書房,抽上幾冊書後,走上兩階往第三階一靠,反手把其他想看的書望第五階平台一放,沒想到有人出聲大喝,並將書籍丟了下來。
「大膽!」
「有賊!」柳青青不意料這書房會有人在其中,第一時間反應就是要抓賊。

「酉儷郡主,想抓誰啊?」躺臥在這五階平台的人終於起身,居高臨下看見柳青青。蘇昊下朝後,想找個清靜區補眠後,再來探視母親,沒想到書本竟從臉上砸來。

柳青青抬頭看著那個發聲的人竟是少年皇帝,剎那間她驚慌,但很快地又站回道德制高點。

「驚擾皇上晝寢,真是對不住。」

蘇昊聽出這話中有話,表面是道歉,實際上在暗諷他像孔子的弟子宰與,居然在白日睡覺。

「渾說!我在思考。」

「那驚擾皇上躺著思考,真是對不住。」她確定自己進屋時,沒看到有人坐在平台上,不是用坐的,那他就是用躺著。她抓這這一點,繼續站在道德制高點上,不過她不想與皇權周旋太久,懟對兩句,見好便收。

「皇上來探視公主娘娘嗎?」她轉移話題。

皇上順著抬階下,拾起那幾本砸他的那幾本書。
「以前母后會陪我讀書,這幾冊上面還有當年心得的畫畫呢。」

「母后不會罵我汙染書面,總是說讀書就是要跟寫書的人互動,寫註釋,塗鴉都是互動。」

柳青青聽到這樣的言論,驚訝地抬起頭來看少年皇帝。她驚訝地不是皇帝居然說出童年往事,而是公主娘娘的育兒方式。父親與姑姑也曾提及類似的話。

學問無法經由灌輸而得,我們真正擁有的知識,是自己發展出來的。

是行動造就出學問,不是學問帶來行動。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