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風中的少年提琴手,小提偉偉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寒風中的演奏者正在街頭為每個經過的人們拉琴
我們短暫交會的三十秒鐘所交換的訊息比預期多
關於夢想 音樂 電影 再回到音樂
從一首獨奏曲的背後 見文學 音樂 電影 新海誠

昨天我去赴一個朋友之約,在寒風之中經過西門,花燈還沒有全部開放,出站之後我感覺有些寒冷,在寒風之中,我拉緊衣服。

在西門站的人群之中,我經過了手工藝店,攤販,經過群人,西門的小巷弄人們甚至都滿出街道。

這樣的感覺對我來說有點陌生,然後我聽見了小提琴的聲音從音箱傳出來。

在寒風中有一位少年小提琴手──小提偉偉,在寒風中一首曲子接一首彈奏,有一個人為他進行演奏攝影,我拍攝下那個畫面。

一個演奏者。

攝影師在一個立好的腳架後方看著手機攝錄。

偶爾攝影師又拿起第二支手機進行拍照。

我將這個畫面拍下來。

在鏡頭前我們的夢想我們的樣貌,跟真實的樣子完全不同。

像是一朵花,人可以有各種角度去拍攝呈現花的姿態,身為一個街頭藝人,將自己完完全全暴露在鏡頭之中,追尋著我們年少懵懂的夢想,要忍受多少寒風?

小提偉偉穿著紅色袍子,帶著一頂編織風的帽子,看來應該是手工製吧!穿著酒紅色的棉褲,開始演奏,宮崎駿的曲子、鬼滅之刃的催淚旋律、鈴芽之旅的電影曲。

人一個一個走過去,我忍不住駐足傾聽,這些曲目,沒有重複,一首接一首,音樂流暢人琴合一,配合呼吸,就像每一場演奏會我聽到的那樣。

拉小提琴的街頭藝人並不少,我記得我偶遇過一位藝人兩次,有一次我在吃麵,他在賣場上一曲曲的演奏,但並沒有那種熱情,雖然技藝完美,卻感覺在安全的環境下每天拉著熟悉的曲目,稍微麻痺了,機械了。我在士林還是劍潭附近也看過一位提琴手,從頭到尾他一直看手機,然後只拉了兩個單音,牌子上面寫著請贊助我成為xxx的夢想。

但昨天在西門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等我發現的時候我已走近樂手,與他說幾句話。跟他表達不能多聽幾首的遺憾,我的朋友在等待我。

回家之後我搜尋了一下他,是一路念音樂班的孩子,曾經因為音樂才華參與選秀競賽(平常並不看節目所以不知道)。

但我知一個樂手動態的演奏多美,也清楚不停的彈奏需要多年累積,而要有很多機運才能站在舞台。

一場演奏會的曲目其實不多,背後需要龐大練習,我懷疑很多街頭藝人並不很在意這些事情,在淡水的新年假期中,我聽街頭藝人唱著麻木的「雨夜花」,像是對人群控訴沒有人欣賞,彷彿篤定不需要太認真,罷了──受風雨吹落地,沒人看見──唱出一種「人群使我受冷風吹」,感覺很需要一件貂皮大衣(當然也可能是點播)。

但就算這樣我還是聽見了。

對我來說,表演者在舞台應該要特別有意識,你的聲音正透過音箱傳出來,就算不是頂尖的。

話說回來,就算表演並不熱絡或是沒有人觀看演出,其實也沒有關係吧!在這世界上有很多你想不到的角落,你聽到並走過去的三十秒時間,在某個街頭,幾首動漫歌曲都是經過幾萬個小時累積練習。

這些都不用民眾浮濫的感性或是同情,那些都是多餘的。但如果有機會,我覺得大家經過可以去聆聽他所選的曲目。


鈴芽之旅現場演奏

我最近聽的版本




備註:我不知道電子小提琴跟小提琴的演奏難度差異在哪裡,當天我聽現場以電子小提琴演出。

小提偉偉

小提偉偉

    57會員
    194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