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4中東・三︱中東資金湧向中國,香港扮演什麼角色?

2024/02/16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李家超到訪阿布扎比港務局。(行政長官辦公室)

李家超到訪阿布扎比港務局。(行政長官辦公室)

2023年的中東衝突,主要展演在伊朗與美國、以色列的對抗上,包括加沙戰爭、紅海危機、以黎邊境衝突;和解則發生在沙特、伊朗、土耳其三大中東強國間。

其中,沙特作法體現了新時代的中東路線選擇:發展才是硬道理。面對以巴衝突,沙特沒有重複埃及軍事介入的老路,也沒有重拾先輩發動石油禁運的手段,而是口頭支持「兩國方案」、凍結與以色列的建交進程,同時讓卡塔爾嘗試斡旋停火;面對調動哈馬斯、黎巴嫩真主黨、胡塞武裝的伊朗,沙特明知對方不懷好意,卻也沒有因此中斷復交作業,而是邀請伊朗總統前來訪問,表明自己無心對峙的誠意。

整體來說,沙特更希望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推動「2030願景」(Saudi Vision 2030)的產業轉型,所以面對近期的區域衝突格外獨善其身,不論是關乎阿拉伯民族主義的以巴戰爭,或是關乎南境安危的也門與紅海危機,沙特都沒有表態涉入,更不想因此大動干戈。

不過這種姿態其實也不是沙特獨有,而是海灣國家的普遍立場。綜觀科威特、卡塔爾、阿聯酋等國的整體路線,其實就與現在的沙特如出一轍:把握「後阿拉伯之春」的和解氛圍,布局國家在「後石油時代」的軟著陸,對內推動再工業化,對外積極投資布局。而中國,明顯就是海灣國家的新攻略市場。

中國與中東的雙向奔赴

回顧2023年,中東資本與中國企業的雙向奔赴迎來新高潮。

以汽車產業為例,蔚來汽車在6月宣布,與阿聯酋的投資機構CYVN Holdings簽訂股份認購協議,CYVN Holdings將通過定向增發新股和舊股轉讓的方式,向蔚來進行總計約11億美元的戰略投資。

這一動作意義重大,因為CYVN Holdings不僅隸屬阿布扎比主權投資基金體系,其董事長艾哈邁德·賈西姆·扎比(Ahmed Jasim Al Zaabi)更是阿布扎比經濟發展部(ADDED)主席,也是阿布扎比全球市場(ADGM)、哈利法企業發展基金(KFED)的主席。從更宏觀的視角來看,這次投資不是單一的資本行為,而是阿布扎比對外戰略布局的一環,也是CYVN Holdings董事長扎比所提「獵鷹經濟」(Falcon Economy)的概念展演。

所謂「獵鷹經濟」顧名思義,是以靈活機敏的「獵鷹」形象,比擬阿布扎比乃至阿聯酋的發展願景:在政策與結構改革支持下,朝著多元經濟體轉型,吸引區域與全球企業前來開展業務,創造本地就業機會、提升非石化產業的GDP占比;同時,也結合主權財富基金、創投公司、機構投資公司、資產管理公司、家族辦公室等金融與投資機構的力量,強化阿布扎比的「資本之都」定位,面向海灣與全球進行布局。

從這個脈絡來看CYVN Holdings對蔚來汽車的戰略投資,雙方的合作基礎相當明顯:CYVN Holdings及其背後的阿布扎比,看中了蔚來在電動車市場的一系列優勢,包括品牌地位、產品高端定位與技術能力,希望藉此布局電動車市場;而蔚來有了CYVN Holdings的戰略挹注,也更能拓展國際業務、革新技術,建立面向全球的長期競爭力。

但蔚來不是阿布扎比的唯一目標。興業證券2023年發布的報告《中東資金在買什麼?》指出,阿布扎比投資局(ADIA)對中國資產的興趣持續上升,數據顯示,中國資產在ADIA的資金占比從2019年底的4.5%,上升到了2023年第一季的22.9%,排名則從2019年底的第五上升至2023年第一季的第三。另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2023年第二季末,ADIA出現在26家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的股東名單中,總持股數約4.8億股,總持有市值達人民幣77.35億元,其中持股市值最高的五家A股上市公司分別為紫金礦業、東方雨虹、海大集團、恆立液壓、雲鋁股份。

再從2023年中東海灣的整體視角來觀察,CYVN Holdings與阿布扎比並非特例,沙特也同樣積極。2023年3月,沙特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以人民幣246億元買入榮盛石化10%股份,雙方更就原油採購、原料供應、化學品銷售、精煉化工產品銷售、原油儲存及技術分享等方面簽署了合作協定;6月,高合汽車母公司華人運通與沙特投資部簽署了價值210億沙特里亞爾(約合56億美元)的協定,成立從事汽車研發、製造與銷售的合資企業;10月,小馬智行宣布獲得沙特新未來城(NEOM)及旗下投資基金NIF的1億美元投資;12月,沙特公共投資基金(PIF)的子公司Jada Fund of Funds宣布投資沙方與阿里巴巴集團合資的易達資本(eWTP Arabia Capital),總投資額約2億美元。

同屬海灣國家的科威特也不遑多讓。《中東資金在買什麼?》的報告數據顯示,從2020年至2022年,中國資產在科威特投資局(KIA)的占比也持續上升,截至2023年第一季,已經穩定在2%以上。另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第二季末,KIA出現在36家A股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中,總持股數3.127億股,總持有市值達58.23億元。持股市值最高的五家A股上市公司分別為恆立液壓、三花智控、貝泰妮、邁為股份、晨光股份。

作為海灣軟實力強國的卡塔爾當然也沒有缺席。2023年12月,金蝶國際軟件與卡塔爾投資局(QIA)共同宣布達成戰略投資協定,QIA將投資約2億美元認購金蝶的普通股,交易完成後約佔金蝶總普通股的4.26%,是QIA首次投資中國軟件企業,也是自2019年以來,QIA在中國的最大單筆金額投資。

整體來說,2023年中東如果只看加沙地帶、紅海沿岸,當然是烽火連天、流血漂杵;但如果聚焦觀察海灣國家的相關動作,「布局中國市場」則是相當明顯的年度關鍵字。

香港的特殊角色與機遇

而這個現象反映了海灣國家的時代需求。

首先觀察海灣主權基金流向。過去30年,各國的主要配置都在歐美發達市場,近年受到「東升西降」的時代脈絡影響,漸有流向新興市場的趨勢,中國因此成為對象之一。當然,從整體規模來看,目前海灣國家依舊偏好歐美市場,沙特、阿聯酋、卡塔爾、科威特對中國的主權基金配置雖在上升,卻還是沒有超過整體管理規模的5%,即便近年中東資金顯著進入A股和一級股權市場,但與進入歐美的流量相比,進入中國的流量比重依舊不高。不過從另一角度來看,這也預示未來還有巨大開拓空間。

再來是中東與中國的相互需要。如前所述,海灣產油國正在耕耘國家的產業轉型,不只沙特有「2030願景」,阿布扎比的「獵鷹經濟」也鑲嵌在阿聯酋的「2031願景」(We the UAE 2031)、「2071百年計劃」(UAE Centennial Plan 2071)中,卡塔爾「2030願景」(Qatar National Vision 2030)、科威特「2035願景」(Kuwait Vision 2035)也是同樣目的,要布局國家在「後石油時代」的軟著陸與永續發展。在這個背景下,海灣主權基金的對外挹注,就不只是為取得財務投資回報,更是要帶動國家的發展轉型,所以各國格外關注中國的高端製造、金融科技、新能源、銀行業、生物製藥與新農業,希望為母國引入新的工業與科技體系。

與此同時,中國企業正好也有「走出去」的需求。觀察「一帶一路」脈絡下中企在中東的出海軌跡,一開始主要是靠國有企業開疆拓土,專攻能源與基建場域,接著是高端產能企業,如今則多了華為、人工智能、金融科技、線上支付等新企業,各方或是爭取海灣的主權基金投資,或是落地海灣搶攻藍海市場。

整體來說,即便現在中東資本對中國企業的挹注依舊有限,雙方擴大合作已是無庸置疑的時代趨勢。在這個浪潮下,作為中國重要資本之都的香港,當然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從結構來看,香港地理位置優越,是通往中國大陸、東盟的門戶;以市值計算,香港交易所一直被評為全球十大股票市場之一,且在過去14年裏,香港有7次榮登全球最大IPO市場,對於資本雄厚的海灣國家具有強大吸力,所以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已於2022年2月在香港開設了中國辦公室,香港的基匯資本也在2022年6月代表卡塔爾投資局收購了日本32項住宅資產。

聚焦2023年,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李家超在2月率團出訪沙特、阿聯酋,希望加強與海灣國家的經貿合作,包括邀請沙特阿美等公司來港交所上市。該月6日,香港交易所便宣布與沙特證交所集團(Saudi Tadawul Group Holding Company)簽署合作備忘錄,希望推動雙方金融市場的互惠互利、交叉上市。

11月29日,亞洲首支沙特ETF於香港交易所掛牌。這個動作對沙特來說,是跨出了連接自己與香港資本市場的第一步,對香港來說則是豐富了自己的產品多樣性,同時為亞洲投資者提供了新機會,各方可用港元或人民幣,直接在香港市場通過ETF交易沙特股市指數成份股,包括石油企業沙特阿美。從資產規模來看,這支ETF在全球同類產品中位居第一。

12月7日,沙特未來投資倡議研究所(The 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FII)在香港舉辦首屆亞洲峰會,李家超在開幕致辭中表示,香港目前正與沙特洽談投資促進和保護協議(IPPA),沙特公共投資基金主席亞西爾·魯梅揚(Yasir Al-Rumayyan)更在峰會上透露,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有意擴大國際投資,繼在香港開設辦事處後,也將在中國內地開設辦事處。

顯然,在「一帶一路」出海、海灣國家致力推動產業轉型的時代浪潮下,香港與中東資本的合作機會不斷增加,未來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深化,這塊佔地面積不足中國1%、經濟總量卻佔中國11%的地帶,勢必能為香港吸引到更多中東資本的戰略挹注。

當然,海灣主權基金與中國的媒合不是毫無障礙,在香港也是,許多上市、合規、揭露和ESG要求的差異,都會對中東資本與香港的合作構成挑戰。但如今大量中東金融機構都想隨客戶一起進入亞洲,香港又是亞洲的金融重鎮與通往區域市場的門戶,各方合作雖還在探索階段,卻已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遼闊前景。

常言道,天下大亂形勢大好,但對2024年的中東與各方行為者來說,這句話更像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從伊朗、以色列與美國的視角出發,2024年的中東恐怕還是一片煙硝,難離「天下大亂」的衝突慣性;但從海灣國家、中國大陸與香港的視角來看,2024年的中東無疑傳遞了「形勢大好」的時代訊號,可供彼此深化布局,攜手探索各種合作的可能。

原文發表網址:

2024.2.16

展望2024中東・三︱中東資金湧向中國 香港扮演什麼角色? |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article/991127?utm_source=01articlecopy&utm_medium=referral


67會員
339內容數
國際時事與政治評論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