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32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兩人一睡就是睡到傍晚,陽曜德率先醒了過來。夕陽的餘暉沿著熊海斳的眉角,顴骨,再攀過山峰一般的鼻樑,慢慢地覆蓋了他的臉;一睡醒就能看見自己心愛的人躺在身邊,陽曜德心中覺得很幸福,他情不自禁的吻上了熊海斳的唇,將他給吵醒了。

熊海斳迷糊的睜開眼睛,看見窗外即將落下的太陽,寵溺的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餓了?」

「……」熊海斳慵懶的笑容充滿著成熟的魅力,陽曜德看傻了眼,他想再度吻上去,但熊海斳卻輕輕的將他推開:「等我沖個澡。」




身旁突然少了一個人的溫度,陽曜德有點慌張。熊海斳背對他走進了浴室,慢條斯理的脫著衣服。陽曜德這才發現——浴室的隔間是透明玻璃!前幾天自己一個人住沒注意這點,現在有了熊海斳,陽曜德發現自己可以清楚的看見熊海斳入浴的過程!

熊海斳不知道是刻意展示他健美的身材,還是尚未完全清醒,他動作緩慢的擰開蓮蓬頭,讓熱水淋在他的身上。水珠在熊海斳結實的肌肉跳躍著,透出誘人的光澤,熊海斳將頭髮打上泡沫,搓揉了一陣之後回到蓮蓬頭下沖掉,白色的泡沫像是情人的手那般溫柔地拂過熊海斳的胸肌,腹肌,再來到底下那尺寸驚人的地方。氤氳的熱氣朦朧了玻璃,讓熊海斳沐浴的動作更加引人遐想。




陽曜德在外頭看得口乾舌燥,他「磅」的一聲打開浴室門,熊海斳將濕淋淋的頭髮往後一抹,挑眉用詢問的眼神看陽曜德,陽曜德目不轉睛的盯著熊海斳的胯下,吞了吞口水,最後不太好意思的看著地面:「我、我餓了。」

這充滿性暗示的話語讓熊海斳笑了,他一把將陽曜德拉到自己身邊,陽曜德嚇了一跳,熊海斳咬著他的耳垂呢喃:「你來幫我刷背,早點洗完我們早點吃飯。」說著,拉起陽曜德的手放在自己腰上,鼓勵他動作。




陽曜德得到許可,貪婪的撫摸著熊海斳厚實的背肌,不知道是熱氣影響,還是熊海斳學著他的動作撩起他的衣服的關係,陽曜德覺得身體很熱……他輕輕吸吮著熊海斳的鎖骨,熊海斳像是領著他跳舞那樣摟著他搖擺,將他帶到蓮蓬頭下。

淅瀝瀝的水聲似乎將一切的不愉快隔離在外,陽曜德在熊海斳挑逗的愛撫下完全硬了,他本能的用下體蹭著熊海斳,熊海斳也順勢將手探進陽曜德的股溝之間,情色的揉著他的臀部。

「你溼了,脫掉好不好?」這刻意省略的曖昧話語讓陽曜德呼吸粗重,他把頭埋在熊海斳的肩窩,任由他一邊揉一邊捏的將自己身上的衣物都給扒了乾淨。兩人高昂的下體互相觸碰著,陽曜德有些受不了的抓著熊海斳的背,熊海斳摟著他的腰,支撐他站立,一邊藉由水的潤滑,將一個指節伸進蜜穴當中。

「嗯……」幾天沒有做愛,陽曜德發現他非常想念熊海斳的溫度,後頭憶起被貫穿的酥麻,主動吞吐起手指,熊海斳驚嘆陽曜德適應的能力,手指刻意在裡頭轉圈,引起陽曜德的顫慄。手指噗啾噗啾的玩弄著蜜穴,陽曜德情動的咬著熊海斳的頸子,下巴,最後來到嘴唇。

陽曜德試探的舔了舔熊海斳的嘴唇,熊海斳笑著張嘴,任由陽曜德將舌頭深入他的口腔之中。這是陽曜德第一次主動吻他,熊海斳感到很高興;他配合著陽曜德的動作,和他糾纏起來,並低聲的喘息,表達自己愉悅的心情。兩人熱情的溼吻了一陣,陽曜德喘著氣,眼神溼潤的看著熊海斳,暗示他可以進入,熊海斳笑了,拍拍陽曜德的大腿,示意他抬起:「熊哥用精液幫你洗屁股,嗯?」

「……嗯。」陽曜德從沒想過他會主動允許熊海斳射在裡面,但現在這樣接吻和愛撫已經不夠了,他需要更多、更多屬於熊海斳的氣息。碩大的龜頭撐開了緊實的蜜穴,陽曜德有些承受不住的喘著氣,然而熊海斳不給他休息的機會,粗壯的莖幹緩慢但蠻橫的闖入了陽曜德的身體,男根上猙獰的青筋彷彿第二個心臟一般突突跳著,刺激著陽曜德的感官。




陽曜德單腳站立,重心顯得有點不穩,這種隨時可能跌倒的情況讓陽曜德很緊張,收縮的比平常還要用力,熊海斳淺淺抽插了下,陽曜德劇烈的痙攣著,熊海斳知道他感到不安,於是雙手抱著他,一個發力,將他整個人抱了起來,讓他靠在牆上。

「腿夾緊。」熊海斳示意他用雙腿夾著自己的腰,陽曜德羞恥的照辦,熊海斳埋首於他的胸前,一邊舔弄著他的乳頭,一邊往上頂。

「嗯啊、啊……」熊海斳往上頂,陽曜德會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自己往下滑,他全身的重心都放在插入的部位上,讓熊海斳插得比平常還深;熊海斳彷彿要對抗地心引力一般,不斷的將他往上推,陽曜德隨著熊海斳的動作上上下下的起伏著,讓他有種正在騎馬的錯覺。




「嗯……熊哥、熊哥……嗚!」這種體位非常的消耗體力,陽曜德很快的就雙腿發軟,無法支撐自己的重量,熊海斳嘖了聲,維持插入的姿勢,抱著他離開浴室。

「你喜歡在床上還是陽台?」陽台的落地窗也是透明玻璃,從外頭可以將房間一覽無遺,陽曜德有種被窺視的羞恥感,他焦急的用腳跟蹭著熊海斳的後腰,「窗、窗簾!」

「嗯?」熊海斳假裝聽不懂,抱著他在房間內走來走去,還隨著走路的步伐一下一下的頂著陽曜德,兩人交合的地方發出黏膩的聲響,滲出了不明液體,液體流下的搔癢感讓陽曜德忍不住縮了縮,熊海斳用手指抹過那液體,在嘴裡品嚐了下:「你被我操得都出水了呢……」

「嗚……」陽曜德羞恥的咬著嘴唇,知道熊海斳就是不想拉窗簾,只好自暴自棄的選擇:「床上、床上啦!」

「好。」熊海斳給陽曜德一個安慰的吻,溫柔地將他放在床上,並拿了枕頭墊在他的腰下,調整好姿勢後一下就精準的撞在陽曜德的敏感處上。

「啊!」陽曜德背脊激烈的反弓著,熊海斳用吻將他的身體壓了下去,粗壯的男根迅猛的出入,令粉嫩的小穴綻放出妖冶的紅;熊海斳飽滿的囊袋快速又用力的拍擊在陽曜德的臀上,彷彿下一秒就會爆發,將所有的精華都注入陽曜德的體內;房間內迴盪著淫靡的交合聲,陽曜德舒服的想大叫,卻又因為窗外透進來的陽光提醒他窗簾沒拉,陽曜德感到非常羞恥,遮著臉,不敢放開聲音。




「曜德……」熊海斳拿開他的手,停下動作,深情的凝視著他,「我想聽你的聲音。」

「欸?」讓自己頭暈目眩的溫度突然停下,陽曜德錯愕的回望著熊海斳,熊海斳又頂了頂,催道:「我想聽你的聲音。」

「你……」陽曜德漲紅了臉,瞄了一眼窗外,遮著臉嘀咕:「我不敢……」

「嘖!」這匹小馬也太怕羞!熊海斳有些惱怒的離開床舖,拉上窗簾,用眼神詢問陽曜德,陽曜德紅著臉點頭,翻了個身,將枕頭墊在腹下,並翹起臀部,暴露出自己因為欲求不滿而收縮著的小穴,可憐兮兮的回頭看著熊海斳,邀請他進入。




從不願,到主動,熊海斳明白陽曜德已經接納他了,但是要怎樣才能讓他跟自己走到最後一步,熊海斳還在思考。

「嗯呼……」熾熱的男根重新插入,填滿空虛的甬道,陽曜德舒服的嘆息,熊海斳先是溫吞的律動著,勾出陽曜德慵懶且甜膩的呻吟,接著逐漸加重力道,讓陽曜德的聲音應和著抽插的啪啪聲,規律的分段,再來進行狂風暴雨般的衝刺,每一下都撞在陽曜德的敏感處上,陽曜德的聲音開始破碎,亂無章法的喊著:「啊!哈、哈……熊哥……慢、嗯哼……」




叫聲是聽到了,但是害羞的小馬像隻鴕鳥似的把臉埋在枕頭當中,不願面對他,熊海斳挑眉,一把將他翻了過來,陽曜德立刻意識到他想看自己意亂情迷的神情,羞得拿枕頭遮住自己的臉,熊海斳拍拍他的手,要他把枕頭拿開,陽曜德嗚咽著,不肯配合,熊海斳只好蠻橫的將枕頭丟開,陽曜德一驚,正要用手遮臉時,雙手就被熊海斳扣在床上。

「你遮著臉我怎麼跟你接吻?」

「……」這句話彷彿咒語一般融化了陽曜德的羞恥心,他舔了舔嘴唇,害羞但熱切的望著他,熊海斳親暱的咬了咬他的鼻子,調笑道:「今天怎麼突然害臊起來?」

「不、不知道啦!」陽曜德用唇堵住熊海斳接下來的調戲,不好意思說這是他第一次主動勾引人,也是第一次這麼想和一個人做愛。熊海斳緩慢的抽插著,刻意延長做愛的時間,陽曜德癡迷的和他接吻,從鼻腔發出舒服的哼聲。熊海斳吻著吻著,突然想到什麼,抱著陽曜德又翻了一圈,讓他趴在自己身上,陽曜德腦袋暈呼呼的還沒搞清楚狀況,熊海斳就拍拍他的屁股:「換你動,我累了。」

「……欸?」明明那根還硬得跟鐵一樣,熊海斳居然說他累了?陽曜德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熊海斳,熊海斳只是回以慵懶的笑容:「你不是餓了嗎?」




這是要他……主動?陽曜德舔了舔嘴唇,扭動了下,熊海斳的呼吸因此凌亂,陽曜德瞬間明白為什麼熊海斳想看他的表情了: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動作而陶醉,那讓人很興奮!陽曜德雙手按在熊海斳結實的腹肌上,謹慎而緩慢的扭動起來;埋在體內的巨物因為他這樣淫蕩的扭動而又大了一圈,陽曜德因為這樣的尺寸而放大了知覺,兩人不只身體,似乎連心靈都前所未有的契合在一起……陽曜德不再憋住自己的呻吟,他昂起頭,沉醉在這一進一出的律動中,熊海斳舒服的瞇上眼,低聲喘息;他那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感到愉悅的表情讓陽曜德腦門一熱,脫口說出平常打死他也不肯說的句子:「熊哥你……好大、啊!好棒。」




「嗯?」這是陽曜德在兩人的性愛當中第一次稱讚他,熊海斳往上頂了頂,直覺的反問道:「插得你爽嗎?」

「爽、嗯呼……爽!」兩人結合的地方發出黏膩的噗咕聲,陽曜德快到了,他加快扭動的速度,那陶醉的神情讓熊海斳暗自鬆了口氣——他才正在檢討自己對陽曜德說的話是不是太低俗引起他反感,不過陽曜德看起來並不是在意這個……所以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嗚!」陽曜德一個震顫,柔軟的媚肉劇烈的抽動起來,熊海斳被他吸得舒爽,也跟著射了。大量滾燙的精液注入在體內深處,陽曜德有些承受不住的趴在熊海斳身上喘著氣,哀怨的嗔道:「太多了……很難清。」

「我幫你。」熊海斳雖然這麼說,但是沒有動作。兩人親密的相擁著,這種體溫傳遞的感覺很好,雖然沒有說任何情話,不過溫馨的氣氛滿溢在整個房中,熊海斳像是撫摸貓咪那樣摸著陽曜德光滑的背脊,陽曜德舒服的快要睡著,但熊海斳將他拍醒:「你晚餐要吃什麼?」

「哎?」陽曜德渾渾噩噩的抬頭,無法理解熊海斳的句子,熊海斳抽出下體,黏膩的體液瞬間衝至穴口的窘迫讓陽曜德一個激靈,醒了過來;熊海斳一邊拿起紙巾替他擦拭,一邊問道:「下面的嘴吃飽了,你上面的嘴要吃什麼?」

「……」長這麼大還被別人擦屁股的感覺讓陽曜德羞紅了臉,他掙扎著想自己來,不過一見到熊海斳眉頭微皺的模樣又乖巧的趴著任他清潔。為了緩解這樣尷尬的狀態,陽曜德隨手將客房服務的菜單拿來,看也沒看,隨便指著一個圖片說道:「就、就這個吧!」

「生蠔啊……不錯。」熊海斳惡意的摳了摳陽曜德柔軟的穴口,弄得陽曜德又是連連喘息,本來以為熊海斳要再來一次,但他抱著陽曜德去沖澡,接著還真的打電話叫了生蠔大餐來。

是吃飽再戰嗎?陽曜德低著頭不敢看眼前把生蠔吸得啾啾響的熊海斳,那吸吮的力道如果是含著自己的……不對!怎麼今天自己這麼期待和熊海斳做愛!陽曜德在內心鄙視自己的飢渴,草草用餐完畢後,揉著自己浴袍的腰帶,不曉得熊海斳接下來想怎麼做?




「來。」熊海斳拍著床舖,陽曜德自覺的依偎在他懷裡,熊海斳打開電視,兩人頭靠著頭,肩並著肩,像老夫老妻一樣的看著無聊的肥皂劇。

未免太和平?陽曜德有些按耐不住的想是不是要再勾引熊海斳的時候,發現靠著自己的重量漸漸增加——熊海斳竟然睡著了!

「……」這三天他肯定沒睡好吧?陽曜德嘆了口氣,扶著熊海斳躺好,熊海斳迷迷糊糊的抱著他,咕噥道:「明天我們去逛博物館。」

「好。」陽曜德不敢說那天他在博物館待了整天,默默關了燈。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