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2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隔天一早,杜平安提早到了蕭景和的休息室,他敲了敲門,沒有人在裡面,杜平安暗自鬆了口氣,拿出警衛交給他的磁卡,打開了休息室。裡面有著很大的化妝台,鏡子旁的燈沒有打開,少了「幕後花絮」的感覺,桌上放的瓶瓶罐罐杜平安一瓶都不認識,而化妝台的另一邊是一組華麗的巴洛克式沙發,光看那浮誇的椅腳就知道是真古董,不是仿的,一旁的櫃子散發著好聞的木頭香味,用料肯定也是高檔貨;杜平安深怕碰壞了什麼昂貴的古董,不敢隨意坐下,只好呆呆的站在裡面等待美樂蒂過來和他交接。

等了半小時,美樂蒂終於倨傲的踩著高跟鞋前來,一開門,就用充滿著敵意的眼神盯著杜平安。又不是我害你被辭退的……杜平安心中嘀咕著,表面上裝得虛心受教的樣子問好:「你好,我是杜平安。」杜平安伸出去的手沒獲得回應,他尷尬的縮回手,摸摸鼻子。

美樂蒂拿出一隻手機,交給杜平安,接著連珠砲似地開始交待:「這邊是打歌服,那邊是淘汰下來不穿的,凱倫後天會再拿兩套衣服過來給蕭少試。蕭少不喜歡喝冷水,而且他懶得用手機,所以你要幫他拍照放在粉絲頁上,張貼的內容靠他口述,不能自作主張。他家門禁卡在這裡,但沒有吩咐千萬不能進他家;明天早上八點要去周大哥那邊拍宣傳照,下午三點回公司討論見面會的事項……」

他知道美樂蒂講這麼快,是故意要害他出糗,但好在他的記憶力不錯,硬是把蕭景和這兩個月的行程還有生活習慣都記了下來……果然是大少爺,什麼浴巾要先薰香過……這也是助理的工作範圍啊?杜平安重新認識了助理這個職位:與其說是助理,倒不如說是蕭景和的貼身管家?杜平安敢打賭蕭景和家裡有一票傭人尊稱他為「少爺」,說不定在國外唸書的時候住的房子是從花園門口到住宅大門要開車的那種。

呵呵。就這習性,專輯會在排行榜上獲得名次都是家裡砸錢買出來的吧?杜平安暗自冷笑。美樂蒂說完該交接的事項,歪頭想了想,「喔,要去哪裡就聯絡老劉,就這樣。」語畢,拍拍屁股走人,完全不給杜平安發問的機會。

……誰是老劉啊!杜平安無言。唯一的線索就是他手上的這支手機;會這麼輕易交給他,絕對不是蕭景和的私人手機,於是杜平安也沒有顧忌,直接翻起通訊錄來。

「餐廳、老劉、老闆……」非常簡單明瞭的命名,「餐廳」只有一個,應該是蕭景和常去的餐廳,沒有「酒吧」之類的娛樂場所,看來蕭景和的私生活很規矩——不過不排除一些亂七八糟的號碼是存在他私人的手機上,這支公務機裡面不會有。「老闆」應該就是蕭麗人,其他的人名就是知名的明星或製作人,但……通訊錄裡面的「虎姑婆」是誰?蕭媽媽?還有個「傀儡」,是誰?杜平安猜不出來,只能嘆氣。

今天只有被蕭麗人吩咐過來和美樂蒂交接,沒有安排其他事項,他知道明星們都有經紀人和助理,既然昨天被指名為助理,那肯定還有個經紀人負責通告聯繫什麼的,自己最好先去打個招呼……但剛剛美樂蒂有提到經紀人是誰嗎?杜平安努力回想了一下,確認不是自己遺忘,而是美樂蒂真的沒有提到。嘖!這下肯定會得罪經紀人了!杜平安嘆氣。

既然不知道經紀人是誰,那先去買個保溫瓶好了?杜平安拿起磁卡,正打算將休息室的門給鎖上的時候,手機響了。

是「老闆」!杜平安趕緊接起來:「您好,我是杜平安,剛剛跟美樂蒂交接完。」

「哦,那正好。」是低沉醇厚的男聲,杜平安愣了下,蕭麗人的聲音在電話裡面聽起來這麼低沉嗎?「小杜,幫我買份早餐來,和昨天一樣就可以了。」這聲音就是個男人無誤!

「……」杜平安想到了另一種可能性:「老闆」是蕭景和本人!有人在自己的手機通訊錄裡面設置自己的電話號碼嗎?是多懶得使用手機到完全讓助理管理啊?還有「和昨天一樣」是什麼鬼?美樂蒂沒跟他提到!就算買好了早餐,蕭景和住在哪裡他也不知道!杜平安不敢直接問蕭景和,怕一個不小心就把內心的抱怨給說了出來,只好唯唯諾諾的應承下來,接著立刻打電話給老劉求助。

「喂?請問是老劉嗎?我是蕭少新的助理。」

「是。」對方的聲音彷彿砂紙磨過聲帶一般沙啞,如此簡短的回答,杜平安沒辦法推測出他的個性如何、會不會跟美樂蒂一樣討厭他,但早餐的問題擺在眼前,杜平安只好硬著頭皮問了:「請問蕭少住在哪裡?我要帶早餐過去給他。」

「公司門口,我五分鐘後到。」

「欸等……」杜平安還來不及問地址,老劉就把電話掛掉了,看來美樂蒂說的「去哪裡,找老劉」是真的。只是這點小事還要麻煩另個人載他去,杜平安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不過路上趁機和老劉多打聽一些事情也是好的。

老劉說五分鐘,就真的一秒都沒多,非常準時的出現在公司門口。他是個年約五十歲,黝黑的男人,杜平安第一眼見到他就馬上將他的外貌和那沙啞的聲音搭上線,他身上很多疤痕,喉嚨甚至還有做過氣切的痕跡……是個有故事的人呢。

「您好,我是杜平安。」杜平安伸出手,這次獲得友善的回應,杜平安也不再廢話,直奔主題:「請問您知道蕭少昨天早餐吃什麼嗎?剛剛可能我疏忽了,沒有記錄到。」

老劉微微嘆氣,杜平安緊張了下,以為要被責罵了,但老劉沒多說什麼,只說了句:「上車。」老劉開著保母車來,杜平安知道這種車的隔音和玻璃都經過處理,可以有效防範狗仔拍攝,但……他只是要去買個早餐啊!是有多惜字如金,捨不得和他說那該死的少爺吃什麼啊!

老劉看來是個沉默寡言的人,杜平安也不太敢發問,兩人一路沉默著到了早餐店的巷口,保母車開不進去,老劉才對他說:「火腿蛋吐司和大杯溫紅茶。」

「啊,好。」竟然是這麼平凡的早餐?杜平安以為照美樂蒂敘述的瑣碎程度,這位大少爺早餐不吃個五星級飯店叫來的餐點會對不起他的格調?杜平安摸摸鼻子,下車買早餐。買完早餐回到車上才想到:這是不是該報公帳啊?他忘了跟早餐店要收據!杜平安心疼自己的荷包,安慰自己就當作學一次教訓,老劉卻彷彿看出他在想什麼一般,從車內的置物箱摸出一個配色俗氣到非常有魄力的小碎花珠扣錢包,遞給杜平安:「公費支出。」

「好。」杜平安捏到錢包的瞬間發覺裡頭都是零錢!沒想到這個大少爺意外的很摳門?

兩人又一路無話的到了蕭景和所住的高級社區,門口警衛看到老劉有通行證直接放行,杜平安一邊打量著四周,知道不和老劉一起是沒辦法進來的,這或許有互相牽制的效果?他有門禁卡,老劉有通行證,沒辦法一個人偷偷摸摸的混進這個社區。

「三十二樓A室。」老劉開到停車場之後就走出車外,點起煙來。杜平安知道這是等他下來的意思,他點點頭,乘坐電梯來到三十二樓。

「叮咚。」雖然有門禁卡,但美樂蒂說沒經過蕭景和同意不能進他家,杜平安只好規規矩矩的按門鈴,裡面的人似乎透過貓眼確認是他,便直接開了門。

「進來吧。」蕭景和還穿著睡袍,領口鬆垮的敞著,杜平安瞄了一眼看到他隱藏在睡袍底下精實的肌肉,回想起《跳躍》那首MV的畫面,身上突然一熱,他趕緊轉開視線不敢多看,跟著蕭景和的腳步進入客廳。

「不好意思昨天這麼突然。」蕭景和接過杜平安手中的早餐,杜平安對於這個道歉微微感到訝異:他也知道這樣很突然?不過臉上還是客氣的回道:「呃,能被蕭少指定為助理是我的榮幸。」

蕭景和微微一笑,表情雖然很溫和,但那笑聲是從鼻子哼出來的,杜平安敏銳的感覺到蕭景和不喜歡他這種恭維的態度——身為富家大少爺,他身邊肯定不缺這種人吧?真是麻煩。杜平安在心裡翻了翻白眼,維持著表面的假笑:「蕭少不知道還有什麼吩咐?」

「等我吃個早餐,待會兒帶你去轉轉吧。」蕭少爺都發話了,杜平安也只能乖乖坐在旁邊看他吃早餐……還好自己到公司之前就已經吃過了,杜平安給自己的機智點讚。

從蕭景和不急不徐的吃相可以看出他非常的有教養——不是每個人都能把火腿蛋吐司吃得像英式下午茶那般優雅,然而透過這種優雅的動作用吸管喝紅茶,喝到見底時那突兀的空洞聲響讓杜平安想笑,他盡力繃住自己的臉部表情,耐心等到蕭景和用餐完畢、換完衣服,這才跟在他後面出門。

也不知道蕭景和是故意還是剛好,他今天一整天都沒有行程,有非常多的時間帶杜平安到處逛;蕭景和先是帶他去停車場和老劉會合,由老劉開車,載著兩人在社區附近繞。

「那邊就是『水晶』,外賣從那裡叫。要買日常用品的話轉角那邊有超市。」

「……」明星還真是麻煩啊!出門買個東西都得靠助理,杜平安其實不太喜歡這種跑腿的工作,但從蕭景和吩咐的如此理所當然的態度來看,八成使喚人習慣了吧?為了飯碗著想,也只能忍了……杜平安暗自嘆氣。

「今天就先這樣吧。」蕭景和帶著杜平安又回到自己家,杜平安蠻慶幸的是打掃和什麼瑣碎的「幫浴巾薰香」這種雜事是由專門的家政公司處理,不需要靠他來做,不然他會嚴重懷疑他整天幫蕭景和的衣物薰香就夠了!

「對了,『小花』呢?」蕭景和突然問道,杜平安愣了下,蕭景和這才發現他沒聽懂,於是再補充道:「錢包。」

「……這裡。」從手機的通訊錄來看,似乎不用太期待蕭景和這個人命名的能力?杜平安從口袋裡拿出那個俗又有力的錢包,交給蕭景和,蕭景和拿出支票簿,寫了個數字之後放進錢包內,杜平安看得翻白眼:……誰用支票買早餐的!原來蕭景和不是摳門,而是完全沒有生活概念!那些零錢肯定是老劉,或者是前任助理想辦法換的吧?況且現在電子錢包這麼發達了,能給公務機安裝個電子錢包,直接感應付費嗎?

吐嘈了一整天,杜平安覺得心很累,在蕭景和沒有其他吩咐後婉拒老劉的搭載,自行疲憊的搭車回家。




「你覺得怎樣?」在杜平安回家之後,蕭景和倒了杯茶給老劉,詢問道。

「不喜歡你,但能用。」老劉能看出杜平安其實是不太想擔任助理的,不過還是乖乖的記著蕭景和的生活細項,是個很細心的人,外表雖然裝成乖巧的模樣,然而內心應該已經把蕭景和吐嘈到天邊去了。今天從會計室那邊打聽來的消息是杜平安平常話不多,不會像美樂蒂一樣到處聊八卦,人又機靈,只要和蕭景和待久了,就能發現蕭景和的好了吧?老劉這麼相信著。

「嗯,那就留著。」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