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塵簿|玩桌遊就是同類相吸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不曉得大家玩過哪些桌遊呢?又都跟誰一起玩呢?

清明連假,高中同學們難得有時間聚在一起,我們找了間不限時的桌遊店,直接在店內待好待滿七小時多,玩個徹底也聊個盡興。


1.阿瓦隆(Avalon)


桌遊種類繁雜,每開一款新遊戲,就要再重新適應其規則和道具用途。為了節省時間,通常會選擇最多人熟悉的遊戲開局。依據過往戰績,我們玩最多次的向來是「阿瓦隆」,一款非常經典的陣營遊戲。

阿瓦隆中,有一個類似全知的梅林(知道壞人是誰)、一個半知的派西維爾(知道梅林和壞人頭頭)、而壞人彼此相識。每一輪即是一次的「出任務」,正方要努力使任務能出發並成功,反方則顛倒。

基本上是另一種玩法的狼人殺,詳細流程就不贅述了。

這個遊戲的正方獲勝關鍵,是要由唯一知道壞人身分的梅林,想辦法帶風向使反方無法參與出任務投票。但因為遊戲機制,如果被認出了梅林的身分,壞人在終局時刺殺梅林,仍是反方獲勝,因此有派西維爾這一枚煙霧彈。


總而言之,正方的特別角色們要一直說話,否則沒人搞得清楚誰在裝。要合理質疑,又不顯得太確信,像魔法一樣施展說話的藝術。

我將手裡的牌掀開一角。上頭畫著大鬍子梅林。

我緩緩閉上眼。

抱歉了,隊友們。我心想。你們這局可能贏不了了。


以下是歷年本人當梅林時鑄造的幾項偉業:

  • 從一開始就認錯壞人是誰。
  • 怕說錯話,全程保持緘默。
  • 開始自暴自棄,成為中立邪惡亂投票。

於是跟我同局的派西維爾幾乎都會過勞,或者有無數身處一團迷霧的普通群眾。後來演變成,每一輪派任務人選時他們會首先把我排掉。

「為什麼?」

「因為避免被你雷到。」

「你傷透了我的心。」

「太好了。」

不知道該說這是優勢還劣勢。假如我抽到壞人牌,正好不容易露餡;我抽到梅林,也幾乎不太被懷疑(「你沒那麼聰明。」)。奇妙的是,我真的很少拿平民牌,儘管每次抽卡前都會在心裡做點小小的祈禱,但五次中至少有三次會是特殊身分。

雖然以特殊牌身在其中能豐富遊戲體驗,可我偏偏更喜歡隔岸觀火。下一次,我還是會這麼許願:請讓我拿平民牌吧──



2.機密代號(Codenames)


當時店內的團客不少,我們的成員也多(快十人),店員推薦我們可以試試「機密代號」。

簡單來說,這是一款分隊競賽的猜詞遊戲。兩隊隊長要引導隊員找出正確的詞,但提示內容也同樣只能是一個詞或一個既有的名稱,例如電影名等。先奪得每輪規定的詞卡量一方獲勝。

店員請我們先分隊、選隊長,由於我們正好是兩個長桌合併著坐,我提議不如沿著桌緣直接拆兩半人。夥伴們說好,同時說反正是你提議的那就你來當隊長吧。

此時店員忽道:「隊長等等會是你們的智商擔當喔。」

朋友們嘻嘻哈哈的嘴臉一凝。

然後我就被這些冷血的傢伙馬上換下來了。

嗚嗚。


但事實證明,這款規則簡單的遊戲真的不太簡單。隊長要想盡辦法,用最簡潔的詞囊括最多詞卡,每一個當過隊長的人都說好難,快燒壞頭腦了。

有的人腦筋轉得快,出了一個「劍影」,夥伴馬上指出桌上的兩張牌:「刀」和「光」;也有的出了個「動物園」,但範圍有點大,我們遲遲找不到剩下哪張牌和動物園相關。那一場結束後我們直接諮詢了本人。

他看了我們一眼,默默把手指放到一張牌上──龍。

「我就覺得動物園可以有龍啊,不行嗎。」朋友很理直氣壯。

我們:?????(過於荒謬以致沒有感想)

好‥‥嗯‥‥可以‥‥你說得都對:)



3.大家一起 Making BL


這款是臺灣工作室「Antler Studio 鹿言工作室」開發的桌遊系列,我們玩的是校園篇,後續另有辦公室篇、暗黑篇兩款。

我暫離又回來時,看到桌上擺著這一盒有夠驚訝(玩過)。似乎是店員聽到朋友在閒聊,轉身就抽出了這盒。

「大家一起 Making BL」是一款故事接龍遊戲。先抽角色卡、職骰決定角色屬性與雙方關係後,打出各自的劇情橋段手牌,串起一齣校園BL故事,想辦法打出該輪指定的最終結局,HE、BE 和友情結局都有──雖然對我們而言,後兩者是差不多的意思啦哈哈哈。

很明顯,這是一款主打女性客群的桌遊。當天是假日,來店裡的幾乎都是男性團客,但店裡卻有這款遊戲。真是無奇不有款項齊全的桌遊店啊……


玩故事接龍,最重要的是成員的編劇能力。不需要多嚴謹,但必須想辦法合理接起上一位的劇情,又做出足夠的球給下一位背黑鍋。這很考驗平常的文本量──平常攝取足夠的故事,才能找出、畫出劇情發展的軌跡。

所以開局選人抽角色卡時,朋友問:「誰上一次看 BL 的時間離現在最近。」

我毫不猶豫舉手。

「你什麼時候看的?」

「剛剛。」我亮出手機上的《勇氣爆發》史密斯x碧勇同人文。

「靠腰喔,大家在這邊關心遊戲規則你在給我看同人XDD!!」

可、可是很好看‥‥(´・ω・`)


總之場面一片混亂。你所有想得到的戀愛故事橋段都可能出現:被小混混包圍、英雄救美、流血昏倒、逗兩句話就臉紅、闖入房間撲上床、「我們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你需要一點懲罰」……

好反正差不多這樣。(怎樣)

前陣子聽聞暗黑篇上市,我馬上把消息傳給朋友,問他有沒有動心。

「還好欸。可能因為我們只玩校園篇也玩得很暗黑了吧?」

我略一思索,頓悟:「像是接龍出,用毛巾把手綁在保健室床上什麼的。」

「不要講得像是我編的劇情一樣,你個罪魁禍首。」


考量到有完全不看 BL 的、不太會編劇情的朋友,我們玩一輪荒唐一下就換遊戲了。但根據平常攝取方向不太一樣但大致雷同的某位朋友感言:「其實和 BG 小說差不多嘛,換個性別而已。」

是的──!

一句話就道出了 BL 文化的重要特徵之一。真不愧是同類相吸呢。(?)

1.4K會員
49內容數
觀賞動畫、漫畫的心得隨筆。只是想推廣愛作,一起沉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