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37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就在我心中還抱持著疑問時,廣播器傳來了一則通知:


「請各位同學盡速回到各自的班級中,查看自己桌上的成績表。」


「確認完結果後,請根據指示移動。」


視線在盯視廣播器後,透過窗戶瞥到了一陣慌亂的景象,同學們如遷徙中的動物一般,一個個進入自己的教室中。


我也注意到了自己桌上,正被貼著一張白紙。


而這張成績單的標題是:「綜合戰略帝國大學 - 入學能力之判定結果」


下方和以往的成績單一樣,在表格上將科目與成績條列出來:


微積分 | 得分:43

形上學(進階) | 得分:40

東方哲學 | 得分:42

...

...

...


這些表上的數字,幸好分數都緊緊地抓在了及格邊緣...而順著分數的列表,出現了一個十分驚人的數字:


競技格鬥技 | 得分:450


450...450!?等等,等等...雖然有聽說一部分體育科目的分數,會根據各個學生的程度判斷是沒有上限的,但考慮到100分就已經算是高分的情況...我竟然拿了450!?


在成績表的旁邊,畫著一個10邊形的雷達圖,每個角都代表一種能力,像是語言能力、思辨能力、數理邏輯...每個數值幾乎都在雷達的中心點附近。


唯獨一項 - 戰鬥能力,凸出來的色塊甚至蓋住了十邊形的角,可見在那天的補考中,我頸部上的印記使出了多強的實力。


回想起那天剛與波爾教官交手後,我就這樣昏倒並被送至他的辦公室時的對話。


據教官的說法,我至少使出了他五成以上的實力。


是那個齊爾斯∙波爾的五成實力喔!那個齊爾斯∙波爾欸!


腦中浮出目前經歷過的戰鬥畫面,讓我的身體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在第一次的戰鬥中,是因為約爾德的身體素質足夠強壯,所以才沒有出現太嚴重的事情。


而在第二次的戰鬥中,是因為對手是齊爾斯∙波爾,才不讓我那類似爆炸的情況失控。


一切都是因為對手足夠強大,所以才沒發生什麼。


但如果...如果說,之後在一個一般人面前,我的身體和那時一樣失去控制的話...


擁有強大的力量,明明就是大家都期待、嚮往的事情才是。


我望著拿在手上的成績單,上頭寫著我所屬的分組是:戰鬥特遣隊 - 第一分隊。


吞了吞口水,我失望地垂下了眼皮。


德爾蘭帝國的戰鬥特遣隊在國際上可是相當有名的,其隊員能得到的不論是財富、地位...那些之前的我不曾妄想過的東西。


五味雜陳的情緒湧入我心中,我明明就比以前更加接近我所想要的一切:


強大的力量,讓我得以脫離那些骯髒的大人的控制


崇高的地位,讓我得以不用再經歷那些看垃圾般的眼神


不敢想像的財富,讓我得以有自由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


一切應該是這麼的美好,理應是往好的道路前進的才是。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我比更加地恐懼、害怕?


------------------------------------------------------------------------------------


在老師發下考卷後,此時的說話聲與平時相比更為吵鬧。


可能是因為現在能夠討論的話題,除了平常的八卦、玩遊戲的不滿,多了考試成績可以討論吧?


「平常都不見你們這麼活潑欸?我上課的時候,大家都睡死一片的說。」


老師用粉筆敲了兩下講桌後,語帶調侃地說著:


「怎麼了?一討論到成績大家就這麼興奮是嗎?」


我想令老師沒想到的是就連他現在正說的話,台下也沒有半個人在聽。班上八、九成以上的人,現在正拿著手上的考卷,對著自己隔壁的人一面比來比去談論著。


不以為意地掃過眼前的這場景後,無趣地向著窗外的一覽景色。


就這樣跟著一台又一台車任意地移動我的視線,聽到了來自隔壁同學的請求。


「尚恩同學,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考卷嗎?」


如果記得沒錯的話,他的名字是叫做史蒂夫對吧?記得之前他在電車上的樣子,還以為他是一個不重視成績的人。沒想到他會來找我要考卷,訂正自己寫錯的地方。


「隨便,你拿去看吧。」


「不愧是尚恩同學,那個維爾斯將軍的兒子,這點程度的題目果然難不倒你啊!」


「你剛剛說什麼?」


自窗戶邊轉過頭來,收起撐著臉部的右手,確定著他所說的話。


「我說,不愧是你 - 尚恩同學,那個威爾斯將軍的兒子...」


「你除了知道我是威爾斯將軍的兒子以外,你還聽說了什麼?」


我激動地從座位上站起,搖了兩下史蒂夫的肩膀後說道。


想起伊菲特之前曾說過的:「希望你這次也不要後悔喔~」


在我腦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與意外被我發現他竄改成績的事跡。這回她所說的:「喲~怎麼了啊?那張臉,該不會已經傳開了吧?」


該不會指的是,她傳了什麼不好的謠言?當時的我有點被情緒蓋過,沒有思考她所說的每一句話,甚至可以說是沒有認真在聽她說話。


「啊?我...我沒聽說什麼其他的...啊!好像還聽說你很受女生歡迎什麼的...不過那好像不是聽說,是事實就是了,哈哈。」


「關於威爾斯將軍的部分,有聽說什麼其他的事嗎?」


「這...這倒是沒有,我雖然有點忘記了,但大多數應該是在說你個人的事情。」


我盯著他那訝異地雙眼後,收起搖的猛烈的雙手,坐回到了椅子上。


原來...伊菲特,你根本就不是什麼值得我敬佩的對手...先是改成績,後是造謠抹黑來抨擊我嗎?


就想說真是奇怪,二流的人怎麼會有那一流的結果呢?




4會員
63內容數
有任何想法的時候,請允許我在此暢談我的所思所想! 音樂創作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murasaki_shunichi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紫洵一的創作平台 的其他內容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32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33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34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35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36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