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騎士異聞譚✎CV.回歸虛無與初始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翻揚的髮絲與膨脹的魔力無形浪般向前進逼,與史旦對峙的索羅連輪廓都開始與息融合似逐漸曖昧不清。未曾見過這種狀態的索羅,史旦移不開目光──過去任憑蹂躪的對象那些怯弱與恐懼、不安與羞恥的模樣都像虛夢一場。無論打擊多少次,眼前的人都會再一次突破那些不堪,此刻甚至擺脫原生種族會被人類吸引、受制於誓約的壁壘,提前結束掉理應能爭取儀式完成時間的嚴重發情後重新站了起來。

  凜然的神情、未曾動搖的信念、不可侵犯的氣勢,宛如超脫此世之物。

  盟友們亦對此目不轉睛。既莫葉的戰姿後,索羅呈現出的純白身姿既美麗亦莊嚴,令人忍不住聯想到遙遠的傳說裡,賜予萬物魔法的神明──

  預期之外的場面令史旦心底湧上了什麼,卻還沒辦法準確地描述出來。油然而生的情感與恐懼不同,更像某種想要放低身段的衝動──很快意識到自己被震撼的史旦,為了採取對策不自主地後退一步。幾乎是同時,視線不曾挪開的索羅輕聲開了口。

  「寧息。」

  不需伸手、不需前置的咒文,知曉萬物、身懷森羅萬象之理的代言者給出的宣告是最後一聲慈悲。語落之際,應和魔法師的息彷彿席捲的颶風、彷彿打進海底的巨浪、彷彿不見盡頭的幽谷朝史旦包圍襲去──掠過耳際的聲響宛如大自然以意志發出嘶吼與咆哮,震耳欲聾的尖銳嚎泣令即使有心理準備亦無法反應過來的史旦傾身跪地。

  沖向史旦的龐大魔力也在撞上他後四散開來,浪花拍打般搖曳著流向周圍負傷的盟友們。穿透眾人身體、混了些許天藍色的白色暖流,令所有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全數癒合──就在觸到索羅施放的魔力之時,除了莫葉以外的人們都在同時聽見了索羅的聲音。

  那是拜託他們某件事的簡短之詞。

  寧息帶來的衝擊因被施術者的魔力是前所未有的規模而造成更加嚴重的反撲。嗡嗡作響的腦袋像有誰對著意識尖叫,也像有誰在抗議。清晰地感受到從內裡被連根拔起了什麼,史旦粗魯地捏緊劍柄,為了緩和劇烈的變化用力喘氣。而不僅是史旦,索羅也承受著同樣的一切。

  在自己將那些被壓縮過的龐大魔力,從不斷榨取與利用它們的史旦身上剝除連結之時,原先壓抑著的那些無助、那些淒厲、那些憤怒與絕望便洪流似無法抵擋──然而,一直以來都在傾聽這些聲音的自己,早已能對這點程度的衝擊無動於衷。

  同時,索羅也比誰都清楚,天上與連接天上的聖塔內這些魔力,是經過多少殘忍的途徑所收集。只解放天上的這一小部分就讓史旦失去再次起身的力氣,要是史旦所能掌握的範圍再更大一點,恐怕就會直接失去意識吧。

  「大地萬物的自主權與未來,不會再受任何人掌控。失去鍊金術的你也已經無法再操控『息』……你已經走到死路了,史旦。」冷聲做出結論,渾身泛著白光的索羅看上去已然不似眾人印象中溫和的魔法師。

  「哼哼……我的話或許吧,但是,咒文已經第八節過半了……」維持頻率混亂的喘息,史旦倒是相當乾脆地維持傾身之姿,道出最可怕的消息。「為了使用寧息,你的魔力,勢必得跟『這裡』連接起來啊。」他瞇細帶著笑意的雙眼,緩緩地仰首。「現在還要避免被『儀式』吸收,就連站著都很勉強了吧?」

  絲毫不知自己是唯一沒聽見『什麼』的人,感到身體負擔減輕許多的莫葉重新站直,看向前方對峙的索羅與史旦。雖然不知道史旦說的吸收是真是假,但自從史旦中了『寧息』後,就能隱約聽見遙遠的空中有誰在低喃什麼的聲音──看來剛才為止都被史旦用煉金術隱藏著位置。既然史旦現在已經成了無法使用鍊金術的廢人,當務之急是先將這傢伙綑起來,然後趕緊找出正在詠唱咒文的魔法師……啟動儀式的咒文即將進入第九節,卻還不知道施咒的人在哪裡一點總讓人有不好的預感。

  試圖從狼籍的現場找出異常的位置,莫葉左顧右盼──將一切看在眼裡,即使失去魔力依然保有相關知識的青年,維持訕笑之姿,略微混濁的藍眸捎向莫葉。「可惜了啊,小妖精,一次都沒嚐過這傢伙就要失去機會了啊?」

  「蛤?」沒料到對方還能吐出污辱性的句子,聞言瞪向史旦的莫葉反射性地捏緊劍柄。

  「所以說,是『索羅・普依路・奧塔』的味道啊。」像是在說床邊故事、像是在說令人興奮的秘密,刻意喊出對方名字的史旦煽動什麼似的低語──「嚐過很多次的我可以特別告訴你喔?是芒……」

  意識到史旦是在暗中爭取時間好讓茹可以念完第九節的咒文,索羅正想喊莫葉不要中計,身邊已然掠過一道紅光──「你這混蛋!」怒吼著往對手揮砍出劍,乾脆俐落的劍法一刀兩斷,令還維持著笑容的青年首級滾落地面。

  「莫葉……」手臂跟脖子都浮出青筋的少年以行動守護誓約主人的名譽,清晰理解這點、懷著些許感激的索羅放緩了表情。「在唸儀式咒文的是任務目標之一的茹,她在連接正殿二樓的觀星台。不過……」

  告知騎士這一點卻沒有往下說,依然沐浴於白光之中的索羅轉向盟友們,快速的環視一圈、確認弗朗傑一族也上來正殿後,才看向娜塔莉亞與姆拉特。「從這裡開始是我的工作──除了莫葉以外,其他人請立刻撤退。」

  「索羅大人……」妖精們之間傳來的窸窣喚聲,是出於擔憂、也是出於想與開闢新時代的英雄團聚的期盼。無力與管理者對抗的他們,僅憑信任與衝動便與曾失敗過一次的領導挺身而出,自然要一同迎接勝利的結果。看著眾人的神情,索羅輕輕一笑。

  「嗯。這裡的事處理完後就會回去的……各位地面上再見。」簡短吩咐完後,索羅等騎士團的大家與妖精朋友們開始往外撤退才回過身。

  「莫葉。」輕聲道出身邊的人之名,索羅看進那雙凜然的藍眸。「我們走吧。」

  帶領莫葉繞過斷垣殘壁,沿著石頭做成的樓梯走上半開放的二樓,走路速度沒有慢下來過的索羅,呼吸逐漸深沉──跟隨他的腳步,莫葉忍不住開口:「我們趕得上嗎?」

  「趕不上……」搖了搖頭,索羅相當乾脆地給了令人絕望的答案。「這裡的魔力已經膨脹的相當嚴重,不是能夠再使用魔法的狀態,我們只能用走的……」一面告訴莫葉真相,表達他們無論如何都慢了一步,熟門熟路的索羅走進二樓的梯台後方,那裡有條連接數道門的走廊。

  「茹已經快唸完了……不過,『儀式』還不會正式啟動……」絨毛地毯上的花紋做工精細而繁複,踩在上面有著篤定的踏實感。「因為我用了『寧息』,暫時跟那些啟動儀式的魔力連接……現在正藉著普莫劍抑制。」

  按上在腰際間散著光芒的普莫劍,索羅深吸一口氣。「但是,這方法撐不久,還是得處理『儀式』……現在天上已經沒有其他敵人,是不需要戰鬥的空間了,可是,還需要莫葉的劍。」

  「我要怎麼做?」跟著索羅走到其中一扇沒有門板的門前,莫葉見到一條盡頭連接巨大圓形陽台的走廊。門後的是整片半圓球體的空間,仰首便能見到空間內滿是璀璨的星空。這就是天上界的觀星台──空間內的壓迫感相當不祥讓人卻步,而裡頭的中心點有個人影。

  金色短髮無風卻能飄逸,維持著平穩無波的神情,通緝犯之一的茹轉過臉,沈默地注視抵達觀星台入口的兩名偉人後裔。

  「那傢伙……」握緊劍柄前,莫葉便看見任務目標之一的少女雖看起來是站姿,卻已經沒了腰部以下的身軀。

  「茹──是比妞他們特意培養,剝奪自我與意志,只為了用在完成儀式而生的人……」從少女的息讀出她的人生僅受管理者擺佈,就連通緝犯的身分都是刻意安排好方便讓她行動,索羅只是安靜地看著逐漸分解為點點燐光、消散殆盡的少女。「作為啟動儀式的代價,她的命運註定會迎來消失。」

  然而,沒有為她感傷的時間,索羅帶著莫葉往茹才站過、同時也是消失處的中心點位置走去。

  「兄弟劍是守護之劍,能形成結界──請把亞奧劍插在這裡。」言談之中帶著兩人走到石造的圓台中心點,索羅沈著地道出請求。莫葉則是依言將劍插在索羅指定的位置,並且看著他在距離亞奧劍三大步的距離外拔出普莫劍插進地面。

  雙劍之間形成了白色的半圓球形結界,其大小完整包覆住兩柄劍、也包覆住了身處其中的索羅。

  「這樣就可以了。」成立好保護自己的結界,索羅緩慢地褪下莫葉的黑袍,送到結界外。在莫葉重新穿上的同時,索羅再次深呼吸──「謝謝你陪我走到這裡,莫葉。」

  溫柔的金綠異色眸之中,含著濕潤的滿足笑意。「至今為止謝謝你。」認真地道出第二次謝語,銀髮魔法師伏低視線。「還有……對不起,我對莫葉撒了謊。」

  「你在說什麼……」沒有料到會在這時聽見索羅如此讓人摸不著頭緒的道歉,莫葉卻能憑直覺就知道,眼前渾身都是魔力編織出的白光、承受著世界的命運而努力的索羅正在訣別。

  「我答應過會讓『索羅』回應你,所以也跟『息』討論過轉讓誓約或是重置的可能──而結論是,只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我的魔法可以做到這件事……可是,世上沒有能解除『回歸虛無與初始』這儀式的咒文,弄個不好,連另一個我也會消失,所以,要怎麼完成這件事,我也苦惱了一陣子……不過很剛好,現在跟息纏繞在一起、接下來只能跟這些息融為一體、為這些亡靈鎮魂跟淨化好平息儀式的我,也已經無法繼續前進了。」

  從回歸後便一路隱瞞真正的目的、選擇不將沒有方法的真相告知任何人,本就想要跟管理者們同歸於盡、正式讓管理者一役從世上消失的銀髮魔法師笑容有些寂寞。為了接受因失敗與愚蠢而害死諸多無辜生命的懲罰,曾經的管理者索羅選擇將未來與和平的榮耀歸於自己以外的所有人,當中亦包含被製造出來、代替銀髮魔法師活了十數年、現正融合為一的黑髮偽人格。

  「我能做到的,只有盡我所能全力保護好黑髮的我,讓『索羅』的誓約完整存續、繼續活下去……」

  即使這是銀髮魔法師一開始就知道,也是在聽見莫葉求取誓約的當下,就已經決定好的事。終於走到了這裡的時候,卻不得不為之戰慄。無論做了多少心理準備,說出口的時候,因意識到分別而從胸腔泛上來的疼痛與鼻頭的酸楚還是難以忍耐──但是,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在自己要完成的責任之前,銀髮的魔法師知道無論如何只有一條路可走。於是,他在兄弟劍的守護之下,向一臉不可置信的莫葉道出了一路以來不斷思考掙扎後,得出的答案。

  「真正與莫葉相知相識的那位『索羅』,會在這一切結束後,回應你的伴侶誓約。」

  不是骯髒不堪的自己。不是什麼也沒能完成的自己。不是為了完成阻止儀式這項使命而自願回來成為活祭品的自己。滿懷衷心期盼、希望眾人能夠平等地互助合作、一起前進的溫柔世界,銀髮魔法師知道自己不會容許造就出世人這麼多痛苦的自己介入其中。

  莫葉垂下了臉龐。雖然看不見他的表情,卻能透過主從誓約感受到困惑。為了解決儀式,自知所剩時間不多的索羅只得殘忍地再度開口:「時間不多了,請立刻離開這裡吧,莫葉。」

  一直以來唯命是從的騎士,頭一次在索羅給出命令之時毫無反應。他低垂著頭,動也不動──

  「莫葉……沒時間了,請快逃──」

  「你開什麼玩笑!」緊掐著右拳的少年仰起臉來,藍眸之中似有熊熊烈火。「是叫我丟下你自己逃跑嗎!」

  憤怒在莫葉的心底燃燒,楚彬給過的忠告言猶在耳──是啊,早該在更早的時候就察覺異狀了。為什麼求取誓約的那時,索羅給出的反應是閃躲、為什麼他明明不拒絕親密的碰觸卻不肯回應誓約、為什麼他一路以來心事重重、為什麼他的態度若即若離,這些埋藏在心底不去思考、也沒有特地去想的異狀,歸根究底全是來自同一個理由──

  「單方面的決定我的感受、單方面的說要去死是什麼意思!」

  那就是索羅既不認為銀髮的自己有存活的價值、也不認為已經被玷污的他有資格回應誰的伴侶誓約。

  這是何等荒謬且悲傷的自我貶低──兢兢業業、如履薄冰前進直至解放大地所有人、讓萬物獲得自由的魔法師卻從沒脫離過去的囚禁,還將這些當成犧牲的藉口──楚彬說的一點都沒錯,他一直都讓索羅獨自面對著這些,從來沒有想過要去揭開、沒想過要去觸碰──

  像是應和莫葉對索羅跟對自己的憤怒,石造地面因魔力膨脹得臨界而開始不自然的搖晃與震動、甚至龜裂。

  「給我聽好了,索羅・普依路・奧塔!」邊吶喊著邊一拳捶上兄弟劍形成的堅固結界,拳頭被迫停在空中的莫葉,其憤怒令拳頭都附上了鮮紅的魔力。

  「是、是?」沒料到莫葉會如此憤怒,內心暗叫不妙的魔法師驚慌地半張著口、瑟縮起肩膀,卻沒有能力阻止莫葉發洩。

  「索羅就是索羅!不管是白的還是黑的,本質是一樣的!你就是你啊!」摸不到劍也觸碰不到誓約主人的騎士,怒嚎著又搥了一拳結界,由兄弟劍形成、文風不動的最強防禦依然完美的守護著在裡頭的魔法師。

  「我……」妖精是注視本質、而非單純外觀的物種。正因如此,才……還在說服自己,思緒冷不防被莫葉緊接而來的下一句打斷。

  「既然你是可以讀取整個世界、最偉大的魔法師!」用力咆哮出這句,發覺只用右手拳頭無法傷害結界的莫葉交握雙拳,狠狠地砸上過分堅硬的保護網──「就不要忽略自己、好好面對自己真正的心情啊!」

  「啊……」

  「給我出來!」越發不講理的莫葉完全不管周遭開始崩落的石塊,只是逕自從黑袍內抽出了之前一直保管著的、索羅的魔杖──

  「不犧牲掉你世界就會毀滅什麼的誰管他啊!」怒吼出真心話,少年將魔杖狠狠按到結界之上,像是在宣示自己不會丟下他離開──「你不是在哭嗎!」

  「咦……」從未料想過會聽見這些話、也沒想過莫葉的行動如此直率而深情,索羅愣然地摸上臉頰──兩邊都是濕潤的。胸腔內的情緒已經分不清是在悲傷或感動、也不確定對莫葉是抱歉還是認同。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滑過臉龐的淚水不受控地滴落,索羅吸了吸鼻子,試圖掩蓋無自覺的狼狽。

  「既然你不出來的話……」深吸一口氣,雙手攀著結界的少年微微後傾──「哼!」

  本想用頭鎚擊碎兄弟劍形成的堅硬保護,撞上去的當下便一陣暈乎──吃痛地退開身,莫葉感受到悶痛與從額間流淌下來的腥鹹。「該死……」攀緊結界的少年咬牙瞪著過分堅固的保護膜,滿是不甘的語調之中沒有想過要放棄。

  「莫葉……」結界之外的觀星台,已經有不少石塊在莫葉舉拳攻擊時隨著敲擊的節奏墜落。意識到再這麼下去,原本還有機會逃離的莫葉可能也會死在這裡,不忍心繼續看下去的索羅主動靠近臉龐帶血的少年、伸手覆上內側厚實的壁緣,與自己的騎士隔著結界互貼掌心。「對不起……」

  語調染上了哭腔,結界內的魔法師在自己所做出的囚牢內安靜地發動了強制讓對手睡著的魔法──沒能做出任何抗議,中了魔法的莫葉隨即傾倒、失去意識。

  漆黑深沈的觀星台景中,憑空出現了準確接住莫葉的身影。

                《續》

12會員
130內容數
寫出角色的那瞬間,便已獲得身為作者的勝利。 歡迎寄給我匿名心得:https://forms.gle/ARnVmakcBqWNzvLb9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冰ノ采的小天地 的其他內容
見習騎士異聞譚✎XCIX.祖靈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C.邂逅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CI.陰謀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CII.污辱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CIII.史旦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見習騎士異聞譚✎CIV.『息』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音樂故事] 地震天災來襲,你第一個想到的是誰?/莫文蔚〈忽然之間〉/范瑋琪〈每天〉〈忽然之間〉和〈每天〉兩首歌,以不同的角度切入,卻都同樣展現著,面臨天災當天的強烈無力感,以及人和人之間的思念和牽絆,無論隔著什麼樣的距離,都還是會如此堅毅地、緊緊地,相繫相連。希望這次突如其來的地震,大家都平安、無損。天佑台灣。
Thumbnail
avatar
渡狼/DL
2024-04-03
【靈氣技術學習紀錄2】: 聊聊關於神聖空間的技術~所有的療癒奇蹟都是從自己的體悟開啟~練習的機會是非常難得的經驗,不論是對「學員」或是「我」~ 在過程中~我都會仔細且謹慎地幫學員注意從祈請文開始-現場能量場的變化,目前學員的成長軌跡的紀錄,到整個最後的結尾~重點是-以當前學員做出來的空間結界,顏色變化/能量質地/空間的防禦程度/空間結界的持久......等等,都是我必須詳細觀察的重點
Thumbnail
avatar
富美子國際靈氣學院
2022-09-17
【閱讀筆記】《原子時間:奇蹟的晚間4小時》~推薦給想要開始斜槓或學習管理時間的人必讀的書!《原子時間:奇蹟的晚間4小時》 這是一本很好讀、很實用、也很激勵人的時間管理書 適合想要學習善用時間的人,更適合想要斜槓的人! 市面上很多的書都著重在早晨時間利用的重要性 但這本書很特別是強調下班後的時間如何利用 當我拿到這本書的時候發現它是熱門的館藏,借期只有14天 很好奇的是為何這麼多人想要看這
Thumbnail
avatar
塔妮雅
2022-06-13
《以太奇襲》導讀• 以太為鑑,可以知興替〖Premium 完整試閱〗先介紹作者書寫的動機,話鋒一轉,以太幣是一種證券嗎?回顧以太坊的危機,那是一場商務之爭,也是一道靈魂拷問。
Thumbnail
avatar
閱讀筆耕
2021-11-30
#22|財富金字塔你在哪一層?理財這件事,需要學習與教育,通往財富自由路上其實一點都不擁擠人生中的待辦目標清單,有人想買房、有人想出國留學工作、有人想存錢旅行環遊世界,在每一個人的心中,似乎都有著大大小小涵蓋於內心的夢想清單,而這些夢想清單,大多數取決於自身的財務狀況來決定能否執行。金錢與我們的生活密切相關,你和金錢的關係處得還好嗎?而自己目前在財富金字塔中的哪一層呢?
Thumbnail
avatar
Silvia
2021-06-30
桌遊聊聊|遊戲式學習究竟是噱頭,還是真有其存在的價值?近期漸漸被人提出的遊戲式學習,究竟遊戲可不可以被當成學習呢?讓我們在開始觀看影片,或者是文字內容之前,自己先來想一個問題:「你覺得遊戲式學習,可以取代傳統教育方式嗎?」
Thumbnail
avatar
偉宏 Dooney
2021-05-21
我看《跟著考霸記筆記:教你在考試中通關的筆記學習法》:與其理解,不如記憶我看《跟著考霸記筆記:教你在考試中通關的筆記學習法》:與其理解,不如記憶 身為臺灣規模最大的筆記社群「我愛寫筆記」創辦人,常有人會問我有關寫筆記的問題。特別是如何透過做筆記的方式,來順利通過各種競爭激烈的考試? 如果你也有類似的問題或困擾,那麼且讓我跟你推薦一本輕薄短小的好書《跟著考霸記筆記:教你在
Thumbnail
avatar
鄭緯筌
2021-05-06
其實習慣 【霹靂同人/狂刀X劍君】數算著日子,其實劍君離開沒多久。零丁寒舍裡裡外外,大致都維持著劍君離開前的模樣。灶房裡那口還剩三分的水缸,適時地,又讓人注滿山溪挑回的清泉。
Thumbnail
avatar
ShioDoki
2020-10-27
【人生經驗分享--課本外的學習】勾起「韓國瑜風潮」的,其實是社會對成就與自我價值的刻板印象我們今天沒有要討論罷免韓市長,只是剛好從韓市長這個人物,看到自己父親內心的議題—用成就和金錢的高低來定義自我。所以想要和大家分享這個發掘到處理議題的過程。
Thumbnail
avatar
溫曉風
2020-05-22